随便写2013/2/6:独游心得&古晋旅舍

IMG_20130118_135911
喜爱背包旅行的感觉,尤其抵达一个不熟悉的车站,那人来人往的场面,很尴尬,很陌生,却很写意,像钻进童话故事般,老期待发生什么。前一两天,会是亢奋的情绪,像学校假期后的第一天上学,抱着期待。

第二天,第三天,当和周遭的事物混熟了,那杯子茶具,还有那堵红砖墙前的木桌椅子,情绪就松了。生活回到了最根本,最基础,少了兴奋,亢奋的情绪,可以帮助我们理性地去捉摸当下的生活。放开了日常的枷锁,把该带的不该带的都往背包里塞,然后塞不下的,就留在本来的生活中,能带走的,都是生活最基础,最根本,最迫切需要的。

除了衣服裤子,牙刷牙膏沐浴乳,就是相机,手机,充电器,还有一本书,一本笔记,一支笔。我的背包不大,外表是耀眼的红色,鼓胀的背包,放在我瘦小的身子,有些突兀。身上多了一些重量,却意外地自在。我们都有一颗叛逃的心,离开车贷房贷,责任,别人的眼光,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那些诸如“几时结婚啊?”“还没有拍拖吗?”等的言语,似乎像只无形的大手,意图指正我的生活方向。我最怕那类以为自己是汪洋中的一盏明灯,他把他认为的好,强加在我的身上,就想从前的他,被另外一个同样的人,把同样的价值观强加在他的身上。我的人生,由我做主。对不起。

离开,寻找孤独。

喜爱一个人自顾自地逛,对着迎面而来的不管是游客,还是当地人,大咧咧地微笑。我发现我在我生活的都市里,我做不了。连微笑都成了奇观,幸好大家都躲在车子里,隔了一道门,一个空隙,又一道门。不然双眼交接,那份尴尬,已让大家习惯性地低头。我必须说,现在的生活,让我拥抱不了热情。所以,我那么爱着这片土地上的非华裔,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城镇里的他们,才会对我大咧咧的微笑,做出友善的反应,而不是低下头。

原来,对着陌生人笑,在华人眼里,是很奇怪的。

在东马的诗巫,似乎又不是这样。隔了一个南中国海,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缩小了,不再隔着片屏障小心翼翼地说话了。这是我享受旅行的原因,因为风景再美,也没有比人心善来得美。

这次去诗巫参加老友婚礼。听着老友的母亲,堂哥,二哥,岳母的坦诚说话,我发觉我身上似乎找不到外人的身份。人与人之间的隔阂,陌生,竟然可在关系链的延伸下,被信任取代。那种信任,不是我日常中一场客套说词的大声喧哗,而是可以互换心事的。离开诗巫那天,老友宿醉,由他的朋友送我到巴士站。那女生和我下了车,她的男友便驱车离开。巴士启程前还有半小时,我和那女生谈起工作,生活。有烦恼,有开心,有不满,有无奈,女生的坦诚,让我对诗巫人的印象很好。我假设,若那女生是柔佛人,我想,我们会在互相言语试探后,聊些有的没的,谈旅行,电影,哪家馆子好吃阿,新加坡币的汇率阿等等,但甭想谈什么人生态度,碰上的生活困难。

我们意图把自己包装得很好,只因为我们害怕别人瞧不起我们。可以瞧不起我们的人,其实,只有自己。我看到,我的虚荣。

离开诗巫后,我到了古晋,sarawak的首府。这是一个好地方。

第一个晚上,我入住了一家旅馆,一家让我毕生难忘的旅馆。

已近夜晚十一二点,老友驱车载我寻访旅馆。由于我指明要便宜的旅馆,结果我被带入这一家名叫中兴酒店的旅舍。走到柜台,我发现这两老竟然不笑,甭管我怎么努力地保持友善态度,他们还是坚持他们硬邦邦的脸皮不出现任何有微笑的迹象。我付了款,不多,就45元,就走到对面的商店买汉堡当晚餐。回来时,旅舍的大门旁,站着一位化浓妆长发披肩穿红衣的丰满妞,我没兴致,只有害怕。我脑子在想:都十一二点了,干嘛有人化浓妆站在哪儿呀。。。他娘的,该不会只有我看到吧。。。如此一想,你就清楚我的为人是百分百的善良,因为我最怕这类灵异事件。不做坏事,尚有可能被他们找上门,更何况是做了不该做的坏事?孔子对鬼神的看法是:敬而远之。我想当然尔是敬到不能再敬,远到不能再远。但如果她真上门,我也只有问他喜爱怎么调味法。。。是要我把生鸡蛋涂身体呢,还是加点牛油花生酱在头顶上就好了。。。反正你就吃了我,别折磨我,我怕痛。。。

这番乱想后,我走到位于三楼的客房,单人房。

门,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墙,把两个空间隔开,却由门给了联系的可能。我不知道门后是什么。这就让我聪明的脑子又转过千百种可能。走廊的灯光并不友善,像香港电影里凶杀案的现场,钨丝灯炮,橙黄的色泽投影在一堵堵墙上。我敲了敲门,用广东话说“吾该~”,打开门,黑漆麻黑。开了灯,放下背包,松懈下的身子,软瘫在床上。感觉,并不舒服。那床单,十足陈旧。凡手能触及的布料材质,像窗帘,枕头等,都十足的陈旧。我发挥独有的创意:是不是之前的旅客离开后,没换上新的床单。。。还是那位旅客其实并没有离开。。。我抬头望向天花板,没啥东西。。。但我始终没有翻床底,因为不管发现什么,对我都不会是好事。。。

我会把自己给吓死。我有这种潜能。

累坏的身子已经不允许我去胡思乱想什么,虽然我脑袋还舍不得休息,硬把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说得有理有据,但我确实累了。打开厕所,又是一番良辰美景。坐在马桶上,眼看着镜子里占三分之一的自己,另三分二是马桶后的窗户。钨丝灯泡,配上部分发黄的瓷砖,还有不停歇的滴水声,就差一个抢手和一具尸体。

我有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旅馆要搞成这个样子。厕所的镜子前,是洗脸盆,洗脸盆的下边,有对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人字拖。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低下头,即无奈又紧张地放出一坨屎。我松了口气,左手惯性抽水。抽不了,坏了。于是我打开水龙头,放置一小红桶,满溢后,往马桶一冲,总算了结我和那坨屎的缘分。脱去上衣裤子,打开热水器,等了许久,那水的温度,依然执我,维持着冷冷的态度。我想,我不会因为没有热水而生气。结果,我被那和我小便流量差不多的花洒给激怒了。

幸好,还有小红桶。

浴室的排水管似乎有缺口,难闻的气味老爱冒出来。我乏力地胡乱洗刷一番,抹干身上的水滴。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合上冒出恶心味道的浴室的门,便倒在异味的床上。

先是浴室里的水滴声,不绝于耳。再之后是空调吱吱的颤抖声,彻底地掩盖水滴碰撞地板的滴答滴答。

那一晚,我用了三小时,才入眠。我想起张智诚的凌晨三点钟。恰好,三点入眠,六点起床。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人生可以几次睡得不安眠?

离开时,掌柜的那两老,还是不笑。我,也不笑了。

(待续。。。)
hotel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随便写2013/2/6:独游心得&古晋旅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