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3

随便写2013/4/29:随谈临近三十

我不知自己怎么想。害怕寂寞,又热衷寂寞。

生活,总是意想不到的吧。像有些人,不想结婚,偏偏结了婚,有些人不想这么快有孩子,偏偏老婆就怀了孕。我也不知拿自己怎么办才好,想有个家,偏偏成不了家,想有个孩子,偏偏还是单身。可遇不可求,充实自己,准备好自己,就是为了迎接我生命中的那个你。充满希望的说法,像太阳底下的小孩骑着脚车,单纯,真诚的可爱。

临近三十,所有的可爱,似乎都带讽刺。仿佛到了我这年纪,嘴上不应该提及可爱。稳重,谈吐像个大人模样,不再溜达至半夜三更才回家,有个论及谈婚论家的女朋友,虽然不是完美,可这把年纪也没勇气再花多一个三年五年,去看清另外一个人,明白婚姻不是天天说爱,而是彻底认识一个人,并能在适当的时候保持距离,让双方不那么紧逼。

银行存折里的数字,尽可能多一点,因为房子汽车结婚生孩子无一不用到钱。很多芝麻绿豆的小事,从前不让步的,都在叹了口气后,轻松对待。碰上一些青年人的痴话狂妄的梦想,刚开始心里还会嘲讽一番,后来,竟由衷的羡慕。多陪母亲说话,老人家的啰嗦,竟然也让自己莫名其妙地感动许久。陪父亲喝早茶,发现他走路开始一拐一拐,细问下才知道,原来爸老了。

三十,一个尴尬的年龄。我还什么都不懂,也才知道自己的无知,竟然就要在生日的那天,急速让我们明白所有的事。呵,多么不公阿。又是这么的公平。

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

认真地活着,三十岁的那一天,就写个传吧。纪念,我的三十。还真他妈的不想长大:(

Advertisements

随便写25/4/2013:大选省思

IMAG0601-1

天未央,雨倾盆而下。

话题离不开大选,人人陷入争辩中,偏偏不带理性的居多。找出证据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却不敢面对不利自己的事实,做不到坦诚相对,就只好蒙蔽理性,继续沉醉在煽情的演讲。

早在古希腊罗马年代,煽动就是政治家必备的才能。凯旋归来的战将,很可能就因为城邦的民众被对手掀起煽动的情绪,而被驱逐出城邦。一人一票,看似合理,却又十足霸道。

民主,在历史的进展中,被赋予三权分立,人权自由等价值观,才成就今天比较合乎人的管理制度,或者说是代表一种对生命敬仰的崇高价值观。所以才有“我不赞同你的想法,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权力”。

尊重,体现在民主中,是为尔虞我诈的真实,披上一层文质彬彬的外衣。有些人相信,并尊为信仰,这就成了发自内心的真诚尊重对方。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大选,还剩不足两星期,就要投票。势均力敌的朝野两党,正施出浑身解数,以求民众的手中一票。部分民众就像被怒气憋久的暴怒狂,一触及意见相异,就急着面红耳赤地发飚。

我想起参加bersih2.0过后的自己,对环境社会的不满似乎一时间涌出来。现在看回当时的文字,里头包裹着一种情绪,是对暴政下义无反顾的反抗,是独臂挡车的正义感,是对周遭环境的集体冷漠而产生的愤怒。就是不解,或者说是困惑,为什么大家见死不救?

到后来的bersih3.0,情绪化的用字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更多是反思反省。从刚开始懵懂着跟随良知的呼唤参加bersih2.0,到最近开始静下心,去反思社会现象背后的种种原因,以及利用行动去贯彻内心的想法,发现自己变了好多,尤其多了份沉稳,也多了份执著。

别人怎么看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你自己在干什么,也明白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为良知。

我不知道别人对手中那一票是怎么想。我投票所抱着的想法有点可笑,我想为改善马来穷人投下我这一票。

赵明福事件,稀土厂等等都是我选择在野党的原因,社会的治安问题以及国家经济没搞好更是我摒弃执政党的主要原因。可如果今天没有赵明福事件,也没有稀土厂,治安很好,国家财政没有赤字,我也过的很不错,就像八九十年代的马哈蒂年代,大家安分守己,明哲保身,只要不过问政事,你可以安稳地工作,回家吃饭睡觉看电视。只要不过问政事。

我还是会选择把选票投给在野党民联,不为什么,就为声称“照顾土著利益”的巫统并没有提高大部分马来人的收入,反而是重点照顾自己的朋党。我常在模拟一个场景,一个乡村地区的穷孩子,巫统每个月都来派米粮,同时还送上一份充满种族主义的报刊,试问看着这些文字,受这些思想控制的孩子,可以不是种族主义的信徒吗?他可以不憎恨其他种族吗?

我想,不能。

当我们大马华裔以中华文化自居,其实我们已和中华美德脱离,取而代之的是极其功利的思想。我厌恶这类自私自利却外表装成儒学华教的捍卫者,打开内心,其实里头都是名与利。

若无法对自己坦诚,无法认知自己,所有问题的本质都可以轻易被搅浑。像不投票的选民,真认为躲在家里,把门锁好,窗户闭紧,安装防盗系统和闭路电视,就可以避开盗窃的可能。罪犯横行的原因并不是门没锁,窗户没关紧,更不是你家没有安装防盗系统或者闭路电视,而是警察办事效率低,巡逻的警员不足。从中我们也可以继续探讨,警局的贪污普遍性已为赌博中心等等非法风月场所打开一扇大门。同流合污就不在话下。要整治治安,就必须调整警局内的秩序着手,更高一层的解决方式是设立完善的三权分立的监督制度,营造惩恶扬善的气氛,对于贪污受贿一概诉诸于法律,以法律形式控诉,这才能严惩朋党勾结政府滥用私权。

整个大马社会似乎不鼓励大家多做思考,更多的是鼓励大家赚多点钱,凡牵扯上政治的事儿都别理,因为政治很危险。

今天的狂怒,愤怒,暴怒之徒,如果可以借着这股怒气在咒骂之余,去省思自我,去省思争取独立的国阵为何会逐渐步入腐败无能的朋党政治,然后再贯彻自己的信念于行动上。我想,大马的未来就不是一场空谈。

 


Saving General Yang 忠烈杨家将 影评:并不忠烈的杨家将

Saving General Yang 忠烈杨家将 影评:并不忠烈的杨家将

内容简介:杨家七子北上救老子。

导演号召大帅老帅小帅齐聚一堂,以历史故事作剧本,拍出一部不怎么样的电影。原是壮烈的伟大牺牲,被拍得庸俗,老套,仿佛战争只是一场儿戏。

场景失真。战斗场景无战斗力,专注脸部特写的拍摄,倒像是为了不浪费众帅哥的漂亮脸孔,但本末倒置,激战的气氛就这么被一搞,就整垮了战斗的严肃和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场景失真,我觉得应该排在众败笔中的首位。太假了。

武打动作失真。用七零八乱的画面拼凑激烈的武打效果,是电影常用的手法,可是忠烈杨家将本质上就是一场救父抗外敌的戏,若打斗画面不多,或许可以用凌乱的画面掩饰主角们武打技巧的不成熟,可拥有不少武打戏的《忠烈杨家将》被这么一瞎搞,能吸引目光处,就只剩下众帅哥的漂亮脸孔了。电影《忠烈杨家将》,并不把忠烈,甚至是原著杨家将的忠孝仁义放在要表现的首位,反倒把一众帅哥的戏份多少放在更重要的位置,所以电影《忠烈杨家将》的重点在于导演如何合理分配戏份以及帅哥的脸部特写。这不应是描述忠孝仁义的杨家将,这应该是青春伦理偶像剧《寻爸的杨家孩子》。

电影在剧情上体现忠孝仁义的方式过于僵化。杨业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仍旧慷慨赴义,是为忠;杨家七子北上救父,是为孝;杨六郎对杀兄仇人最后一刻仍保仁慈,是为仁;杨家视死如归,誓不投降敌军,是为义。忠孝仁义这四维,没能在电影里贯彻始终,反倒是被剧情段落给分割,分别表述,不成一块地显现,就有些变扭,像对中华文化一知半解的老外拍出来的中国传统文化电影,东一块,西一块,无整体感。且画面缺乏细腻,无法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部分,我觉得这是电影最没中国味儿的中国电影。

杨家将一个个的死去,本是电影激荡人心的时候,也是电影剧情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的时刻,可失真的场景和气氛,儿戏了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壮烈牺牲,镜头想表达的更接近帅哥们的死,而不是杨家将们的慷慨赴死,低俗了杨家代表的忠孝仁义。电影《忠烈杨家将》,除了名字和杨家将领相似以外,基本上和帅哥走秀差不多。不过帅哥亮的是衣服,《忠烈杨家将》里的演员亮的是壮烈牺牲。虽然我并不觉得壮烈。

十分给五分,贬多褒少,忠烈杨家其实并不忠烈,有空才看,不看也没什么。画面缺乏细腻。(自己给自己评分,是分给五分,可圈可点,和往常一样,主观的很。不过说实话,看完之后,还真想去看看原著小说)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忠烈杨家将(百度/豆瓣/wikipedia
导演: 于仁泰
编剧: 黄子桓 / 刘诗嘉 / 于仁泰
主演: 郑少秋 / 徐帆 / 郑伊健 / 于波 / 周渝民 / 李晨 / 林峰 / 吴尊 / 付辛博 / 邵兵 / 梁家仁 / 安以轩
类型: 战争 / 古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香港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粤语
上映日期: 2013-04-04(中国大陆/香港)
片长: 103分钟
IMDb链接: tt2072220


随便写16/4/2013:随笔

罂粟花   鸦片  花

 

不知几时开始的,咖啡和报纸,成了早晨的一部分。近几周都睡得不好,咖啡里的咖啡因更显得重要,像个躺在病床的老人看着戴口罩的护士往他手臂插针,打点滴。

生活,像个监牢。也不知道几时萌生这样的想法。每每出远门回来,心里装满对生活的期待和热情,可日子被日常磨啊磨,所有的棱角都被圆滑,街道上的每个人都极其相似地生活。脸上没了笑容,仿佛人生就要活得严肃才叫成熟,面碰陌生的脸孔,双眼就急着避开,假装在看什么,自己知道,不知几时开始,要露出儿童天真般的微笑竟然需要练习。我还是我,可曾经的已不再了。

生命不似他们说的“明天会更好”,更像是每过一天,就更接近花谢的凋零。活在当下,我以为我明白了,其实我还不明白啊。

老友病愈,身上多了二十几颗螺丝钉,现在做着复健。

人生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明天,也一样。

照片上的花,据说是制鸦片的罂粟花。美,可危险。


印度随谈:无题

P1060035-002
以后会少写,想静下心,去看多点书,精炼思维,年纪不小了,也不能老在这里打混,作为一种精神寄托,这个地方对我是相当重要的。维持在一周两篇,其实不难,但要做到自己满意这就不简单。我想萃取我的文字,和思想,去寻找思维的突破点。与其在这里拼凑我自己都不满意的文字,还不如老实地面对自己,正视自己的无知。我知道我要什么,所以我就必须去做什么。我不敢保证下一秒钟,我的人生是否会被迫画上句点,呼吸停止。

所以我必须赶紧去做我想要做的事。

去印度这一趟,似乎给了我很多启发,到今天,我还捧着关于印度的书籍,去触摸印度更深一层的文化传统。印度不像新加坡,一个新的城市,里头的人尽可能地谈钱,谈旅行,谈投诉,谈买房子等等。我就有那么一个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丢掉了互相尊重,纯以新加坡做标准,最好的标准。

没有了质疑,拿科学来干嘛?
没有了疑问,凭什么说自己是对的

不喜欢高傲地谈起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不像是在讨论交流,更像是炫耀。拿知识来炫耀,只显得自己更无知。偶尔我也这样。

碰上印度,所有的想法和标准,像城市的街道必须干净,市容必须被美化等等等,这些刻板印象,我到印度的几天,似乎被狠狠地刮了一记耳光。没有绝对的正确,也没有绝对的错。

标准,是人定的。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但对于不同样意见的人,我们必须保有尊重,虽然我不常做到。但我知道尊重是对的。

像有天我对一位向我苦苦哀求乞讨的年轻人怒吼。我用不灵光的英文问他:今天我请你吃餐饭,那你明天怎么办?又要去和别人乞讨吗?

那天早晨,我异常愤怒。还对着街边那些印度当地人怒吼:一个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为什么搞到街边都是乞丐?这是否证明民主是无效的?

而且还是用英文。现想想,我还真佩服当时的自己。

但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可以用我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因为生长的环境不同,受教育的程度也不同,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悲惨,我不能体会,也未曾经历,我凭什么去教训他。

我一个人走在加尔各答的大街,乞丐并不多,只是当我看到一个个西装笔挺的精英分子,一个个地经过衣着不能遮体的乞丐时,我接触到的是冷冰冰,自私的社会。一开始我很难接受,我甚至愤怒地向一个小摊买贵一条香蕉,然后放在一个沉睡在摊位旁的乞丐。我心里就那边骂:你不给他吃的,我给!

但是这种愤怒维持不了多久,因为我见到的乞丐,有不少是以家庭为单位,也就是这个乞丐团里,有爸爸妈妈,还有孩子。

我突然就愤怒不起来了,虽然我知道这个孩子长大后大概也离不开这个身份,可我心一沉,想:或许孩子的爸爸,也是被他的父亲给教唆成为乞丐。

那错的是谁呢?

“poverty has not been created by god.we are the ones who have created poverty.before god,we are all poor”—–mother teresa

我可以从文化历史上得到关于种姓制度对”贱民”的解释,满足我对事情真相的探讨。可是,我掩饰不了我的冷漠,我的冷漠在加尔各答的街道上,成为了平常。

从印度教和种姓制度理解,高阶级的种姓被规定不能和贱民接触,而对贱民而言,来生才更为可贵。所以,人权自由的西方价值观,在这里被栽了跟斗。

在我面对这种乖戾想法而发出愤怒的同时,我也意识到,我的骨子里,是彻彻底底的现世思想,看重的是今生今世。同理,他看我也觉得我怪,我看他怪,也正常不过。

是时候静下心,去聆听内心的声音,明白自己,接触自己。寻找突破点,聪慧自己一点。

P1060134-002


印度随谈:认识自己

夜深人静,雨过处,湿漉,还有打漂了的叶。

心静心虚心沉寂。
就像泛舟般,任由字迹在空白的页面上留下泛过的痕迹吧

碰上一些扰人的事,和扰人的人。

害怕高傲的声音,尤其我看透里头的虚,尤其我看透那人的傲气。

为了不甘示弱而傲起来的语气,是彻底的懦弱。手上拿着道理,何必强硬着语气?

自满,自大,都不是好东西。谦虚,尊重,保持好奇心,是成长的妙方。也是不老的秘诀。

我必须承认有的时候我很自大,甚至傲慢。但上帝总是很奇妙地在我傲慢当儿,当头赐我一棍,于是,醒了。先是愤怒,再来是静心,之后才觉得好在我醒了。

我们接触的人,生活所触及的一切,跟整个地球上住着的生物非生物比较,其实我们真的很渺小。可有些人,就爱作结论,根据小小的生活圈子,去定结论。我最讨厌的结论有:钱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我讨厌,但我尽可能尊重你的想法,毕竟成长环境不同,我会想,如果换作是我在你成长的环境下长大,我也会和你有一样的想法。

所以我很强调尊重别人的重要性。虽然我自己也做的不怎么好,尤其在情绪的控制上。我还是很小孩子气。

所以害怕喜爱凌驾在别人头上的大人,语气大过人。自傲,或许在他们看来,是很重要的。不能凌驾在别人头上,或许就找不到自己。某种程度上,我会选择同情,虽然他们也在同情我。

这类通过比较的个人定位方法,我不喜欢,因为很累,而且很容易陷入盲目。可以为了面子,而抛弃理智,抛弃质疑的态度,我不想这样。

去了一趟印度,收获了认识自己。

我一直以为我没有信仰。在我以马来西亚人为标准去批判印度时,我发现我错的厉害。因为从印度人的标准上看,我的生活也是一团糟。所以学会了尊重,也同时明白我潜在的信仰,原来是:科学的质疑精神,和侠义的正义与公道。

我一直以为我通过后天的努力,每个人都可以追求自身的幸福,所以一个好的社会,就是让大家在起跑点上不至于过多的不公平,基础的教育,医药卫生,一个公平竞争的社会,大概就足够每一个人通过努力,去追求幸福。

在我去mother teresa house之前,这一切都安稳无恙。可当我看到一群弱智小孩,像本封尘的书,啪一声,在我眼前打开,我所有对正义和公道的坚持,瞬间瓦解。

如果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追求幸福,那一开始身体就出现缺陷的小孩,是不是体现着生命的不公平。我陷入一场思想交战。

一位职工对我说:他们其实很快乐,你也不能改变什么,你是来这里把快乐带给大家,之后,你还是要回去你的生活,回到马来西亚去的。

我到现在,一直到现在,每当想起这段话,我心里就泛起无数个涟漪。难平静。

有些事情,我们不能改变,我们只能献出我们的爱,去完美,去完整,在我看来的“缺陷”。

其实,他们并没有不快乐。他们的不快乐,是来自周遭人歧视的眼光。只要我们不歧视他们,用更多的拥抱和爱,去完美,去完整他们的生活,我想,这是上帝要传达给我的讯息。

“当你发现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就必须用你的手,去作出改变”一位来自德国的老职工这么对我说:“用你的手,去做点什么”

我庆幸,自己是渺小,没被内心的欲望,贪婪,自大,傲慢给自我膨胀,不可一世。

人 的成长 是不断纠正自己的同时,用泪和汗,还有爱,去鼓舞,去热爱,周遭的一切。

世界上没有坏人,有的是培养坏人的坏环境,和缺乏爱的土壤。

哎,生命,真伟大。神,真伟大。爱,真伟大。

P1080151-001


随便写5/4/2013:无题

我想,是告一段落了。对印度的好奇,在《甘地与印度》这本书结束时,我怀着悲伤的情绪,合上甘地被枪杀的那一页。是悲鸣,还是哀悼,我不清楚自己内心的声音,一位言行一致的伟人,倒在埋伏的枪手下,枪手认为是甘地的懦弱造就印度分裂的局面。枪手是一名极端的印度教徒。

“如果可能的话,(甘地)一定会大声疾呼制止紧随这两名凶手犯下的罪行而起的暴力行为”这是托尔斯泰的女儿在甘地被暗杀后,向印度政府写的信,里头要求宽恕行凶枪手。

这就是甘地。脆弱,高尚。用自身,献给正义。用充满爱和怜悯的行动,去唤醒敌方沉睡的良知。

这大爱,像人类初始的接触,单纯善良和友善。和平的好,在硝烟与利欲,还有英殖民地参与的历史中,不再明朗。

哎,沉重的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