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

Image011-2

天气很热。额头冒汗,赤裸半身,风扇呼呼作响,外头一片宁静。现在是晚上九点。

风静,闷闭的房门,半掩着,我上前打开,风始终不来。

抿了一口啤酒,更热了,谁说喝酒解暑了。

多两个月,就要告别二十八,步入二十九,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岁。三十前的最后一个二十几,好像要突变式的成熟,没想该如何庆祝,反倒哀悼的心情比较适合。

回想过去几年,十八以后的轻狂,到二十几踏入社会的逐渐稳重,再到近几年的追寻热情,从懦弱胆小故作冷静,到如今期待自己是率直坦诚的小人物,由外到内,在从内到外的蜕变,经历了一个十年,在年龄三十这个分水岭,在曾经的自己和对未来的期许中捏造自己。

心情是忐忑的。太多的事,来不及做,太多的话,来不及说,太多的人,来不及道歉告白致谢,太多太多没做的,就在三十之后,留给了明天,留给了三十岁。

大概也没想到,二九的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十年前的自己,也不期待什么,就想认真地工作,生活,可以的话,找个人谈恋爱,花点时间在自己的嗜好,花点时间陪陪家人。我像是只能专注一件事的人,当bersih2.0被搬上大马历史的舞台,在许许多多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只身上路,搭了四小时的火车到首都吉隆坡。但我知道,我若不去,我一辈子都不会搞不明白。去,或许有个答案。

现今一看,大概那是良知的呼唤。对的,就去做,错的,就不要碰。

开始花时间在大马政局上。通过阅读,通过面子书,去明白当今的马来西亚以及未来可能的模样。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单单只是好奇,而是源自于同情,同情穷人的处境。

在阿拉伯之春的激烈变革中,马来西亚没有参与浩荡的改革队伍中。原因我想,虽然大家在生活上有不满,可还没有到流血冲突的阶段。因为民主的一人一票,提供给大家一种改变生活,政权轮替的和平方式,尽管不公平,但这是不流血革命的最好方式。

每每谈及政治,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又一个的穷人家,在国阵政府的唆使或蒙骗下,把手中的一票以一包米,一张五十元给替换。至少他们手中还有一袋米。虽然我知道这远远不够,我怪只怪国阵的利欲熏心。舍得让乡村人继续穷下去,原住民继续愚昧下去。鼓励我继续探索的,是同情的力量,是同理心。至今不大撒钱买酒,也是心里那关过不去。

决定作更多,写也好,在面子书发文,去觉醒他人,同时也觉醒自己。漫长的路,终有抵达的一天。学习的路,却是无穷无尽,但我愿臣服,低头虔诚地匍匐前行。看似卑微,实则乐趣无穷。

一直到今天,有些人的名字,还是会让我百感交集。大概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的名,到死都忘不了。

互联网的方便,除了更轻易地与人沟通,同时也更不经意获晓她的消息。

一年总有那几天特别低落,买酒买醉,然后登入面子书,去窥探她的消息。照片,最是容易唤醒人的记忆。仿佛举手投足,那说话的表情,都从静止不动的照片里,放映。

原来,有的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原来,一辈子,可以就这样联系不上。

时间像不停歇的火车,前进着。而我,选择在适当进站停歇的那短短一分钟,摸着走来的轨迹,去缅怀曾经,打从心里感谢那么一个又一个的人,曾让我那么接近幸福。还以为生命本深刻,其实可以深刻的人或事,也就那几个。

原来,我已经慢慢接受,成为我记忆的一部分。我人生的一部分。

来不及道谢,我眼眶已含着泪

悼念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完。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悼念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