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3/8/8:数码

 

手捧梁文道的《我执》,驻足于一篇关于时间的文段。过往,一封情书需要十天半月才从一个人的手上传至另一人手中,而在这十天半月中,其中的焦虑,是需要信任才能维持这情感的热度。“你到底收到了没呢?”“会不会邮差送错地址啦”诸如此类的自问总没能得到圆满的答案。唯有对方邮件的出现,才从既往期待转而懵懂,转而欣喜万分。

互联网不这样。写好的邮件,弹键间,已出现在对方的电子邮箱里。

讲求效率的年代,来去匆,似乎停歇就是碍事儿。

数码化的年代,凡事物都能贴上一个代码,然后索引,定位。搞这套东西的人,把生活的所有事都弄得确切,清楚。看似可以搞懂很多东西,看似可以因此明白很多事情,但现实情况是资讯泛滥,识字能力下降,对简单图片的嗜爱胜于一套繁琐的理论。简化并非不好,若是怕难而选择不学,这就太糟糕。

思考不单是重视结果,还有期间的逻辑推论和求证的根据。严密的逻辑,严谨的架构,随着视野的广,得出的结果适用范围就深。

不喜小孩拿ipad,iphone,确切地说,是不喜小孩痴迷ipad,iphone。父母为了安抚小孩爱跑爱动的情绪,便塞只ipad,iphone在小孩的手里。专注iphone游戏的代价是对课堂上的老师在黑板画下一笔一划的粉笔字,感到极度厌倦。不喜欢,就可以像删除一个游戏一样,把这节课,从脑海中给删除了。小孩面向黑板,瞳孔却无法聚焦,因为脑袋装的是iphone ipad的游戏内容。

我们都找快乐,不是吗?小孩也一样,不快乐的时候,就去想想快乐的事情。

如果教育不以学习是快乐的为宗旨,这不是好的教育。父母为了压抑小孩的活泼乱跳而视ipad iphone为枷锁,企图套牢对外界好奇心甚重的小孩,这不是好父母。

“雕刻家 Luke Jerram 在英國 Bristol Temple Meads 火車站月台,
放了他最新創作品。

這作品的創作源起是,Luke Jerram 的女兒從小就iPhone不離身,於是
他想以位元形象來表達現代小孩「數位化」的程度。”——–商业周刊(link)

挺有趣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最近把facebook封了,为了自省,也为了逃亡。觉得自己太狂傲,言论武断,迎合市场的想法,可能是糟糕的,我只想从群众独立出来,省思自己,静下心,看清自己的丑样。最基本的智慧,是自知之明,显然,我没有T_T 共勉之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