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3/8/16:和电影无关,就随谈

前言:看了中国电影《中国合伙人》(超级赞,属佳品,导演陈可辛不是盖的),原想写写影评,但写着写着,不知怎的就走调了。。

erm…..所以,这和电影<中国合伙人>无关,就随谈

我不能说你不懂中国,你就感受不了这部电影。因为连我自己都搞不清,中国和我的关系。

记得高三那年,同一个班级的我们,考试结束后,就聊着到哪儿升学。之前每一次的升学讲座,各大院校派发的升学咨询,我脑袋里就装着一个问题:不知道钱够吗

结果我妈帮我报名,把我送到了中国。原想去台湾南部的成功大学,妈说:看你表哥在台湾生活似乎很复杂。我妈就是这样,老人家或许都是这样,不一样,就是复杂。

农历新年过后,我上了飞机,到中国,那是2003年。

我自小身性懦弱爱哭,怕事胆小,在小学中学也一样。妈希望我能学习独立,在我十三岁那年,把丢进了寄宿学校。头一年,被室友整,被大个子的学长欺负。那一年,爱哭的毛病还是没改。在儿童和成人之间的年份,很尴尬,身体成熟了,思想还幼稚的很。仗势欺人,爱炫耀,爱脱颖而出,即听朋友的话,却又喜欢搞自我。在女生面前,更是乱成一团。

住了校舍一年半,我妈从原本的那个小镇搬来学校附近。我朋友说是孟母三迁,我想,是的。

上完初中上高中。白色短裤,变成白色长裤。刹那间,长大了。

得到更多的自由,带来的是更叛逆的心态。常跟父母对着干。真的不好。

浑噩念完高一,一直想慵懒过完这辈子,还嚷嚷着要转系。其实并不想转,只是懒得念书。上了高二,知道自己不转了,留在理工科了,老实听课,发现数学物理什么的,还挺有趣。至于那英文马来文,还是无缘分。没了自信,什么都学不好。分数和周边人对我的看法,我断定自己学不好这两门课。或许,自己也懒。

顺利上了高三,开始和数学物理谈恋爱了。解题的最大快乐,就是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考试最大的快乐,就是一道题你解出来,别人解不出。考试最滑稽的是,我以为自己是最差的那个,结果,还有人比我烂。这应该比我解出一道你解不出的题来得快乐。当大家都冀望你的时候,压力好大。那时分数就比别人高一点,就开始嚣张了,以为自己很行。不知道是老天看顾,还是前世修来的福,每当我傲气凌人的时候,我的考试分数就往下跌。后来就假谦虚了。结果分数就一点一点上来了。

最近觉得自己好傲,所以把非死不可给关了。我不想回到那个自视过高的自己。我希望自己是个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宽容的人,虽然我做不到,但我还是希望自己一点一点地是这个样子的。

2003年,过了农历新年,我上了飞机,终点站是中国广州。

我拿着入学通知书,护照,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个从高中死党们去升学的。离别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最难忘的,是走下手扶电梯,我回头,脸颊流着两行眼泪,手臂挽着外套,转身看见母亲微笑地向我挥手。

那一幕,我至今还记得。我想,我永远不会忘。

在去之前,中国,太神秘了。它跟我很近,因为在马来西亚我都会说自己是华人,而不会优先提出我们是马来西亚人。到了国外,我们就称呼自己是马来西亚华人。

那时候也没祖国不祖国想法,更没有认祖归宗,回到母亲的怀抱,回到故里的亲切。当下飞机的刹那,我觉得好陌生。虽然,他们都讲华语,可他们不说这是华语,他们说这是普通话。

在我小小的心中,在13亿人口里的一个矮个子(他娘的,现在竟然还是个秃子凸=_=”)想着:中国是什么?为什么那些马来西亚的长辈们提起中国总是感动天感动地,甚至那引以为豪的表情都让我觉得,我应该属于中国的。

踏入中国境内,办了入学手续。靠,不就来上学吗?

头两周,特想回家。广州的三月,还冷着。裹起那超市买的棉被,便宜货,初入学,心里还惦记着家里的老父老母正为着上学费用担担忧,虽然那棉被只能盖四分之三的身子,也必须忍。你知道你花了父母这么多钱,你还这么随意乱花,这对吗?

结果那一年,我省吃俭用,却把钱都花在年中暑假回国的飞机票上。

大白痴。

青春,就是淋浴不感冒,还会激动地对响雷的云朵喊着:看着吧!我不会输给你的!

青春,就是神经病。青年,有发病的权力。

高中时候,我一直在期盼一个能静下心读书的环境,好好读书。到中国念书,这点倒是挺赞的。我痴迷解题,而大学的环境,让我彻底沦陷其中。

有那么几个月,临睡前都会装一道数学题入脑子,然后转阿转,竟然睡意全消,立马开灯,在草稿纸上用铅笔作潦草运算。原定十点就寝,这么一折腾,十二点熄灯。那个时候,图书馆的题库已被我翻完了,于是我盯上了硕士班的数学。玩了几个星期,终于累了,就不玩了。

除了上学,余下的就是空闲时间。那时就开始把名著一一囫囵吞枣,享受那看不懂的自以为看明白的乐趣中。以为看不懂,就是了不起的东西。那时的自己,爱装高尚,思想水平和中学没差,就两个字:爱装。

拼命读书,引起的消化不良,再不老实的人,也不可能一辈子就活在这看不懂看不明白的迷糊中。于是,我开始抽些闲暇时候,走走,看看。偶尔起个大早,到后巷的小店买豆浆油条。吃毕,步行回走来时路,看着人渐多,车子的喇叭声开始急躁表达着城市人的情绪。就觉得醒着的感觉真好。没有一日之际在于晨那些看似华丽实则不亲近的表达,就感觉很好,生活无需装腔作势,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松开中学小学老师套上的华丽枷锁,文字,可以用来表达情绪。用适当适合的文字,去表达我的看法。不用把什么一日之际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放在嘴边,这些应试的套路把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少年包装得有志向有志气有抱负,但这二十岁的青年,其实并不这么想。

人生并不一定要很伟大,很了不起的,那才是人生。人生就他娘的是我自己的事儿。在中国学了不少,这是其中一样。

学习颓废,从上课准时,交作业准时的好学生,变成上课迟到,忘交作业的懒学生。“原来懒是这个样子的”我心想:“那就去试试看别的呗”

学生会,踢球,舞蹈团。去试,去撞,去做些平常我不可能会去做的事儿。跳舞?拜托!结果我真的去了。去的原因更多的是为了挣钱。可后来,还真爱上跳舞了。原来,认真,投入做一件事,是很快乐的。这是我在中国求学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人生看法。认真把一件事情做好,你就会有快乐。(看A片应该不算吧。。。)

忆起当初到中国求学的回忆片断,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感触,假若我明天就死了,幸好,我没白活。想起好多朋友,一些已经失联,一些还不时有联系,但就碰不上面,一些,她连婚礼都不邀我。

大概,我身上系着她的一些往事。她身上,也系着我的一些往事。碰面,或许尴尬,但我真得很想见她。希望,她过得好。

想起秋天的一个清晨,我踏出学校校门,到平常那间卖豆浆油条的老店光顾。返回时,特地绕了远路,从学校正门步入。那里有一排长长高高的大树,不过泛黄了。落地的秋叶像为水泥地盖上被子。园丁不久就出现了,拿着扫把老练地扫呀扫。

我呼了口气,化作白烟,在空气中消散了。

那一刻,好寂寞,呵,孤芳自赏。

我和中国的故事,就告一段落吧。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随便写2013/8/16:和电影无关,就随谈

  • feirene

    感觉自己有点像是偷窥了人家的隐私,不知道该装作没看到而默默路过,还是浮出水面上说点儿话…呵

    最近喜欢上一个作家——褚士莹,他的书让我觉得视野被开阔了、思维又拓展了,用很舒服的文字,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借用一篇他投稿的文章与你共勉之吧。

    ———————————————————

    青春名人堂/褚士瑩:我想成為的人

    我有一個在美國以脫口秀喜劇為職業的朋友,他說過一個笑話,大意是說有個老太太努力養生,保持運動的好習慣,就是為了要長壽地活到可以參加自己的告別式,看看人家在背後都是怎麼說她的,結果偏偏在告別式前兩天死了。
    「有夠可惜的!就差這麼一點點!」他說。台下的觀眾都笑了。

    人生無常這檔事,說來也挺有趣的。

    我朋友這個笑話讓我開始胡思亂想,如果現在的我突然死了,在告別式上,這些在各種不同面向跟人生階段認識我的人,會怎麼形容我。
    大概有人會說:「他在國際非營利組織(INGO)工作超過十年,其中在緬甸北部山區的有機農場計畫,好像很有意思。」
    也有人會說:「他十七、八歲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已經出版超過四十本著作,其中絕版的很多,而且好像都不怎麼暢銷。」
    大概會有人說:「他擁有荷蘭水手證,過去十年來,每年至少有十周在海上度過,每次都曬得超黑的。」
    也有人會說:「當他不在發展中國家工作的時候,其實住在波士頓南方一個小島的海灘,過著與世獨立的安靜生活。」
    還有人會說:「他從台灣和泰國搭飛機前往歐洲或美洲時,都會擔任志工協助動物保護組織運送流浪犬到海外的新家接受收養。」
    或許也有人記得褚士瑩崇尚健康自然的生活方式,愛好戶外運動,但不是素食主義者,也不是非有機農產品不吃的龜毛、雅痞。
    但所有認識我的人,大概都會同意一件事,就是這個人不抽菸、不喝酒,最大的壞習慣是每天喝太多美式咖啡,搞不好這個人的死因,跟長期喝咖啡過量很有關係。
    當然,這都只是我自己的幻想而已,實際上,我永遠不會有機會參加自己的告別式,知道別人都說我些什麼。

    但是我知道,我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不僅是我,我們每個人其實隱約都知道自己想成為的人是什麼樣子,
    應該就是我們在臉書上塑造出來的形象,或是線上遊戲裡量身訂做的那個人物。
    現在的我,可能還要更加努力,多加鍛鍊文筆,才能很具體地描繪出我想成為的人。
    但是一個世紀前的日本文學家宮澤賢治(1896~1933),曾經寫過一首很有趣的詩歌,
    篇名就叫「不要輸給雨」(雨ニモマケズ),裡面說得棒極了:

    不要輸給雨,不要輸給風,也不要輸給冰雪和夏天的炙熱,保持健康的身體。
    沒有貪念,絕對不要生氣,總是沉靜地微笑。
    一日四合的糙米,一點味噌和青菜。
    不管遇到什麼事,先別加入己見,好好地看、聽、了解,而後謹記在心。
    不要忘記,在原野松林的樹蔭中,有我棲身的小小的茅草屋。
    東邊若有生病的孩童,去照顧他的疾病。
    西方若有疲倦的母親,去幫他扛起稻稈。
    南邊如果有快去世的人,去告訴他:「不要害怕。」
    北方如果有吵架的人們,去跟他們說:「別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了。」
    旱災的時候擔心地流下眼淚,夏季時卻擔心寒流來襲,不安地來回踱步,大家說我像個傻瓜。
    不需要別人稱讚,也無須他人為我擔憂,這就是我想成為的人。

    時代變化,我們似乎很難想像,今天的我們跟一百年前的人有何共同之處,直到我反覆誦讀這首美好的詩歌,才發現在千千萬萬的可能性中,我真正想成為的,正是宮澤賢治一個世紀前筆下的這個人。

    這麼一想,所有對於未來的不安一掃而空,原來有些真正重要、美好的事情,是不會輕易因為時空而改變的。

    文章轉載自【2012/01/30 聯合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