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议员黄南华

P1080579-001

“(居銮29日讯)民主行动党明吉摩区前州议员黄南华今日清晨5时左右,因心脏病猝发逝世,享年64岁。”
http://www.nanyang.com/node/567657?tid=772

我对黄南华认识不多。第一次真正接触“黄南华”这三个字,是在一间茶坊,当时一群二十几三十岁出头的人众,拿着一张纸,要求联名向行动党抗议,罢免黄南华代表行动党竞选居銮区州议员。

当时,我没签。犹记对方是这么说:“我们已经给他(黄南华)很多次机会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换人”。我不晓得给他很多次机会,指的是什么。是议员黄南华没按照他们说的作,还是议员黄南华不听他们的劝告。我当时没签的原因是,对方态度有些恶劣,另一方面是,从我父亲母亲口中的议员黄南华并非如居銮大街小巷言传的那样坏。在罢免黄南华的行动持续升温,父亲每逢听人批判黄南华,就一肚子气,他最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黄南华并没有很好,但绝对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他就是个土味很重的老实人。母亲说:“有一位曾受黄南华帮助的auntie听了外头的传言,就很无奈地对我说,黄南华那里会这么坏,他曾经帮助过我咧”

哪里有权力,哪里就有斗争。

黄南华守土居銮,连败几届,08年刮起的政治海啸,黄南华乘势当上州议员,他没有邱光耀的犀利言论,也没有刘镇东的学者风范,他就一个老实服务民众的乡土人。在行动党的旗帜下,他似乎被要求要做得更多,或者发表更激烈的言论,更多在台前幕后的政治秀,他不懂也不会,当小镇居銮响起罢免黄南华的号角,他并无任何动作,于是星星之火成了燎原之火,从议员黄南华喝醉酒在后巷小便,到黄南华养小三,政治的黑暗面袒露无疑。谣言的力量,在发动联名罢免黄南华的运动中成了绝对主力。议员黄南华没有过多的解释,或许,他也没认清谣言的威慑力,倘若要我举出议员黄南华不适合当政的一个原因,我想,议员黄南华对政治情势的敏感度不高,若以为国州议员就是要为民服务提出建设国家的正确纲领,那就错了,国州议员的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任务是:如何在下一次大选中胜出。因为害怕失去选票,失去民意,就必须作符合民意的事儿,而做这些事儿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国家进步或者为了社稷安危,而是因为选民喜欢。

“民吳新國曾代表10人在308大選前將身份證複印本交給黃南華,要求對方協助更改選區地址,但至今尚未處理,還把這些人的身份證副本弄丟。”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55307

更换地址,难道自己不懂得去做吗?非得劳动州议员去做吗?当我们今天大骂国州议员只懂得看水沟堵塞,马路有坑,那请看看日常的我们是如何把国州议员当作一名佣人来使唤,就可以明了,今天马来西亚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巫统一个马华可以造就出来的,民众的配合才是关键点。

当指鹿为马的言论开始街头巷尾相互言传,假的也变真的,当罢免运动的主导人开着一辆货车,货车两侧挂上“支持反对党,不支持黄南华”的醒目标语,黄南华被罢免,已进入倒数。

当居銮群众享受在竖立敌人打倒敌人的团结一致,同仇敌气的氛围中,议员黄南华,被贬为一个好吃懒做,态度恶劣,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好事的投机分子时,我看到的是,群众不择手段的抹黑。在谣言主导民意的舞台,民众的非理性和不公正且情绪化的言论,竟然可以把一个人连同他的议员身份一同打入永不超生的无底深渊。对事不对人,是理智,为达到罢免目的而不择手段或以谣言,或以情绪化言论去打倒一个人,这就只能是不带理智的行为。

“瘦田無人,耕開有人爭”黄南华如是说“我不是政客”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82677

可他不晓得,打从他当上议员的当儿,已卷入权力斗争。当一群人发起“支持行动党,不支持黄南华”,老实说,我看不明白,倘若行动党当时仍派黄南华竞选居銮州议席,那他们投票的时候是看着行动党的火箭标志投,还是看着黄南华的名字投。或许,他们认为黄南华不适合当行动党议员,因为行动党在他们眼里是素质高,人品佳的绝对好党。

所有的政党,要的只有一样的东西,那就叫选票。为了选票,他可以在所不惜。真正的奠定国家未来发展的是选民,而不是政党。倘若我们只渴求英明领袖的带领,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真理,就会在拥有绝对权力的英明领袖执掌国家大权后,兑现腐败。

大选后至今已四个月,从政党拼政治,百姓拼支持的热闹情绪,到今天的烈火将熄,当时感性的言论及想法,在如今看来,何其可笑。像我接触的阿婶阿伯就认为,只要一脚跨入行动党,就立即是英明党员,仿佛如通灵般神明附体,民主知识,人权知识,就会在跨入行动党的门槛之后,如顿悟般灵感源源不断涌出来。

呵,何其傲慢,又何其偏见。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前 州议员黄南华,今日清晨5时左右,因心脏病猝发逝世,享年64岁。

若,连一个澄清的机会也不给,只懂得利用街头巷尾的谣传,去鼓动喧哗取众,利用集体的力量把一个人批判得一文不值,这,大概和最大的恶不差几了。我不晓得那些一谈起议员黄南华就气愤莫名的居銮人,当赵明福去了一趟反贪污局从此就回不了家,当警察局里频频传出印裔扣留者死亡的消息,当莱纳斯稀土厂已开始运作,当大马国债又一次突破新高,这些人,为什么不生气?那为什么你就能对议员黄南华迸发出如此多的愤怒和歧视??

这,就是我认识的居銮人。而我,就是居銮人。哀悼议员黄南华,哀悼居銮并不存在民主这回事儿,哀悼跟风跟潮流跟着群众的脚步对着一个人嘶吼,原来并不是一件错事。

外头,下雨了。我想,它在哭吧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