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谈+社论

这是很尴尬的事情。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前一阵,写了篇哀悼前州议员的文章,很单纯地想把一些场景和看法记录下来。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被传了两百多次。我并没留下搜索字眼,但上google键入黄南华三个字,你现在看的这个网页,就被捧上前几个搜索条目。

我不太喜欢这样。感觉好像靠一位刚过世的议员热抄一下话题,我并没这么想,真的。我不认识黄议员,但流言中的他,并不好。尤其当一群人争着攻击他,只因为流言中的他是个无能之徒,他们也和我一样没真正接触过黄议员,可当群众的矛头都指向同一个点,躲在群众中,盲从群众的脚步,是最安全也最时尚的。

我觉得这篇文,写得有点晚。或许我也很自私地躲起来,顶多就在别人闲话黄议员时,不插话。可这其实是纵容。

政治的狂热,以至失去理智,把矛头指向敌人,可民主其一的真谛在于妥协。埃及伊斯兰保守派和军方和民众还有知识分子,倘若所组成的政府可在妥协的方向上,囊括各方人的意见,我想埃及在举步阑珊下,如幼儿学走路,虽然在短期内难免有嘈杂争辩的景象,但长期来说却走在发展的道路上。

不是只打倒敌人,而是要懂得妥协。从前英殖民时代,为了争取国家独立,我们打倒英国人,赶跑英国人。今天国阵延续分而治之的英殖民政策,把大马分为各种族治理,走回老路的国阵政府,在每况愈下的民调中,只能在历史中寻找求胜的依据,又是土著非土著,这很糟。

反观民联,何尝不是分而治之。当今天华人票几乎都投给民主行动党,乡区马来票回流,众多人把责任推给伊斯兰党,当国阵以分而治之的原则处理大马政策问题,让巫统争取马来人选票,让马华争取华人选票,讥笑国阵的分而治之手法的群众,竟然把民联推向同样的老路,不照镜子只懂得怒骂的民众,确实在愚民政策下,继续愚下去。

友人说公正党不行,输了好多议席,说行动党好,胜了好多议席,又说华人集体投向反对党,不管是伊斯兰党还是什么党,只要它不是国阵,立马就投给它。

这里头有点矛盾。

今天行动党胜了好多议席,主要原因是它所在的选区都是华裔为主,而伊斯兰党和公正党主要集中在马来人乡区。倘若今天行动党的选区全给了伊斯兰党公正党,这两党的议员会胜出吗?如果华裔选民的态度是逢国阵必反,那民联三党谁上都会中选。倘若我们仍把马来人选民就交给伊斯兰党负责,华裔就交给行动党负责,种族政策专家巫统马华,就有机可乘。

今天不是民联强不强,素质好不好的问题,而是我们选民的知识水平和对民主的认知到了什么地步的问题。

今天投党不投人的争议犹在,但从权力架构中,我看到的是结构性问题。

若今天纳吉是我们选出来的,就像美国选总统一样,他是由票选出来的,我们可以相信纳吉会站在我们百姓这边。但现实情况时,纳吉除了要在自己的选区胜出外,最重要的是必须在巫统党选中胜出,当了巫统主席才能问鼎大马首相这个职位,倘若党选失败,纳吉只能听由新任巫统主席兼首相的安排,或许当个部长呗。

所以我很可以确实首相纳吉在巫统党人的利益和大马百姓的利益之间,他必然会倾向巫统党羽,摒弃大马人民的利益。

今天的巫统和开国时期的巫统有天渊之别。靠着血缘关系上位的官二代,自小享受着荣华富贵,对削减津贴涨油价,说是减赤字,可稽查报告里的内容却尽是蝗虫官僚啃噬国家财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闹剧,就在哄骗愚民,闭上大门后就穿金戴银奢侈度日。

真的这么好骗吗?百姓真的如此无知吗?

看回“选人不选党”“马华不入阁”等等言论,就不难发现,我们连整体结构都搞不清。选人不选党,就是为了中央政府下派糖果,因为难夺得政权的民联暂不能入主布城,没有中央的权力,就只能在外头高调喊话。而掌控实权的国阵,就能以威迫利诱的方式,讨好或恐吓选民。

若要救国,第一件事,就是拉国阵下台。除非,纳吉想和阿都拉一样,尝试限制巫统党羽的官僚作风,但结果也只能和前首相阿都拉一样,下台。

下台,并不表示你没有能力,而是您未能维护巫统党人的利益,这才是关键。最白痴的莫过于巫统人每每说捍卫土著权益,却不说捍卫巫统人的口袋,而藏在民间的马华伺机喊话说要捍卫华裔权利。

你说好笑吗?

这本来就是个闹剧吧。

或许是个间接扭曲问题的方式。

马来人有穷人有富有,当巫统人喊着捍卫土著权益时,穷苦乡巴马来人脑海里装着的是“我是马来人,巫统捍卫马来人,我这么穷,当然必须帮助我啦,你们华人反什么?帮穷人有错咩?”

听在巫统人的耳中却是“当然要捍卫我们(有钱)马来人的利益啦”

华人的反应则是“我们华人对国家经济贡献很大,这个国家没有华人,马来西亚完蛋阿!”—–这句话被翻译成马来文后,传到穷苦乡巴马来人的耳中,就会有这样的意思“华人很厉害,很有钱,orang cina gaya,tapi  nasib baik la,kita ada umno,umno akan tolong kita!”

最终的结果就是:华人富而不仁,撇下马来穷人,独个儿huat huat huat。

安华说,凡是合乎法律所赚取的财富,都必须得到保护。

但无论他怎么说,那些到底是天才还是内奸的华裔言论,往往让事情复杂化。今天我们要帮助的不是马来人华人还是印度人,而是穷人,如何针对穷苦阶级给予最大也最有效的援助才是真正的硬道理。而不是在那边嚷嚷着说马来人占人口60%却只占有2,30%的财富,或者土著特权影响国家发展,我们必须在回应巫统言论时,更加聪慧,而不是拿起自己的种族主义去攻击对方的种族主义,这不智。

马来人需要帮助吗?需要,但我们针对穷困的马来人,而不是在富裕的马来人。这个最浅白的道理在大马华裔的思维中,书读得再好似乎都不能被理解,倘若今天的格局是城市马来人支持民联,而乡区马来人投向国阵,城市马来人代表着开放,乡区马来人则代表保守,同理华裔也一样,我周遭的一些阿伯阿婶,浓得化不开奴性,足以看到愚民政策在大马的空前成功。而连续闹水荒的雪兰莪州,竟然没有摒弃民联政府,反而勇夺绝大部分议席,若水荒事件出现在华裔乡区,说不定没两下当选的民联议员就被请下台了。

在我眼里,并没有华裔巫裔之分,只有穷人和富人,官僚和非官僚的分别。若,我们还那双充满种族歧视的眼光,像不认识黄议员的人众听信谣言而选择不辨清真伪,大声说黄议员的坏,就如我们不清楚伊斯兰教,不懂得马来人,就在哪儿颠三倒四地谈歧视友族,我想,这个国家不可能会好,也没有变好的理由。

政治评论有言,乡区巫裔选票回流的主要原因是行动党太强势。当国阵里的巫统得到最多议席,而民联的行动党得到有史以来最多的议席,我们看到两股单元实力在相互对抗并成长。而火花,就在激化的种族氛围中酝酿,在适当的时候迸发。迸发的那一刻,或许是下一个513。而造成迸发的真正原因,不是种族主义,是贫富悬殊。

这是我看到的现象。一老生提出他的看法,叫马来人进行动党,叫华人进公正党和伊斯兰党。

我笑了,今天进党的,谁不是为利益。真正为国家的又有几人,尤其行动党的声势浩大,攀龙附凤的人大有人在,像苍蝇闻到大便般兴奋。反观其余两党,由于在大选惨败,投机分子都流向大大党,呵呵,才是小党茁壮成长的好时机。

下周去缅甸,息笔一周。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