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3

2013 in review (哈哈哈哈,blog 都有annual report)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3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18,000 times in 2013.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7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Advertisements

随便写2013/12/26:过节

 

过节,实没差。老友说,一个人过节,没意义啊。

更显寂。把时间放在哪儿,就在那儿有收获。我收获了学识上工作上见闻上审美上,可一碰感情就触礁。一个人,毕竟是一个人。

前些日子在街上看见一曾喜欢的女生,依偎一男生走。脸上的幸福,用文字是写不出来,说阳光灿烂,又少了分甜滋滋的感觉,说幸福小女人,又太甜,甜得腻了。

别人怎么看,终究雾里探花。自己感觉对了,那就真对了。爱,就是这样叫我奋不顾身,又粉身碎骨。

昨日圣诞节,无例外,在公司里忙碌而又充实地度过。想不起何年何月曾收他人送的圣诞礼物,更记不起自己何时送过他人礼物。这些事,好像不属于我做的,一个人过惯了,生活也就自私了。

一贯的批判写实,延续到了画画,最近迷上画画,写字,费劲,还不如涂鸦,随心所欲。我在这个世没法尽情挥霍钱财,就让我在另个世界纵情纵欲诉诸我各种想法呗。

最近,真的好累

IMG_20131226_090003


随便写2013/12/22:。。。

IMG_20131216_095005
前几天和别人吵架,为了工事。你说你对,我说我对,脾气一向不好,这下就暴走了。

吵完不能了事,该做的还是得做,熬夜加班,身体虚,视线失焦,心一想:为何?

走向矛盾,陷入矛盾,自寻矛盾。为自己辩护,为自己找理由,把责任往其他人身上推,换来一句句的“为什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连夜睡不好。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屠刀,可解释为欲,欲之一,为贪。贪钱,爱钱,为了钱。

不只视线失焦,我心也茫了。

晨早看着电视上西游记卡通版,脑海却浮现“嗒~嗒嗒~嗒~嗒嗒嗒”的六小灵童真人版的西游记。

“悟空”三藏唤孙猴子过来。“你看这路怎么走啊?”

“师傅”孙猴子惯例摇头晃脑手瘙痒,“俺老孙去前方探路,二师弟三师弟,你们保护师傅,俺老孙去去就来”

一个筋斗,消失了。

西天在哪儿?

悟空是只猴子,还是三藏告诫电视机前的观众:悟空,悟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孙猴子又上哪儿?取西经他一人就能办妥,筋斗云去一万八千里,回一万八千里,看似无极,却偏偏逃不脱如来佛的五指。

看似了不起的功名利禄,又能逃脱生死逃脱苦难逃脱生离死别?

三藏一步一脚印,抵达天竺。取经,又为了什么?

连想吃他的妖魔鬼怪也显怜悯心,三藏,你为何?

是慈悲。

三藏以西天为目标,以慈悲为原则,我又去向哪儿,又以什么做准则

想,出走了。

 


随笔 为一棵树 悲鸣

家门前的那片林,要被伐,老树扎根于地,选择用倒下的方式,反应建筑商贪婪的掠夺。[我们有资格批评吗?不也在争相抢购盖好或没盖好的房子,天天期待它增值,不是吗?]

入住野林的机械张牙舞爪,嘶吼的汽笛声喧嚣着安静安逸的林子。目睹一棵树的倒下,如视家门前的流浪狗地躺在泊油路上,等着身子变冷。我们没能选择生命从何而来,至少让我们选择离开世界的方式。

带尊严活着,带尊严离开。张牙舞爪的机械继续在林子猖狂,那被斩断的树枝叶子,伤口冒出绿意一样的翠芳,带着尊严离开。尊严。像发动战争的独裁者,赐予武士道精神的继承人光荣地切腹自尽。

我们制造悲剧,却无耻地寻找,制造光荣感

悲鸣,为一棵树,也为一片林,为人类,也为疯狂的经济之上

真想哭


随便写2013/12/7:压力大阿~

P1110759-001

工作似洪水猛兽,不理会呼救,就把我下咽。

天气冷了。细雨纷坠,没有陨石的壮观,也不似流星的浪漫,就很湿嗒嗒,无精打采的模样,恍若昨晚没睡。

我像昨夜没睡,也不知睡为何物,是感觉吗?只知道疲累拖垮身子,倒在一个叫作“床”的海绵物,隔天手机铃声报时,刷牙洗脸换衣上班,这就是生命。

复杂的生命。充满欲求的生命。

我看到了钱,也看到了贷款,信用卡和懂得帮我储蓄的一切储蓄计划。我的人生,就是为这些东西服务。是经济服务于人,还是人服务于经济?置若罔闻,看着周遭那群低下头玩手机,西装笔挺的人类,我蹙眉。

这不是我吗?必须这样吗?

看着街道行走的人,欢喜地看着手机,像个呆子似的。手腕戴着名表,衬衫领带,专业吗?若我能浑浑噩噩,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我想我可以快乐点,哪怕我觉得这是假的,假的满足感。真的,骗不了人,假的,就需撞骗。

可以隐瞒的人,早已懂得伪装。我不想这样,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是妥协?是盲从?是藏的好,就是好日子?

我就不相信假的东西能有什么好结果。

虚情假意,对别人对自己不坦诚,这是唯恐的。常碰壁,生活和理想并没融洽,反之矛盾重重。弯曲的路,是看得见的前方,看不见的转角,可能就是悬崖。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事情,没能乐观地呆滞地等着死神降临,只好苛求自己做得更多,尽全力去做每一件事,完成每一个小小梦想,我不是神,只是个人,上帝对我来说,代表永恒。相对上帝,人类就是短暂。

走起路来,也要痛快淋漓。

呼,请加油吧

 


随便写2013/12/06:老了

踏出公司大门,九点正,心里惦记着流浪老狗,没多想,锁上大门,径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雨落纷,细碎在泊油路上。我躲着水洼,打开车门,发现车镜有两片叶子。心想:你来自何方,又准备去到哪里。我呢,又是谁,又准备去哪儿呢。

留它在镜子上,任由它贴紧着铺展着翠青的身躯。罔如年轻时候的自己,傲阳下不怕晒的小黑人,跟着足球跑。

又雨了

车子停在邻近的7-11。我推开玻璃门,在面包架上找不到老狗喜爱的牛油面包,便挑了玉蜀黍味的。我选了一品橙汁。走到柜台付钱,习惯性微笑地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手推玻璃门,倏然发现玻璃门里的人,好老。

原来是自己。刹那,二十几岁不再属于我。

走出便利商店,重回驾驶座,那副场景挥之不去:镜子里的自己,手拿着面包和橙汁——我用钱买到了同情,买到了温饱,可是,我买不回我已逝去的青春。

路上车子匆忙,上哪儿,又去哪儿。

雨,又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