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4

随便写2014/3/31:随想~

“你好”

“你好”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不说你就不知道吗?”

“。。。如果我知道,我应该掐死你。。”

“干嘛这么凶啊?”

“。。。你是娘们儿吗?”

“我是公的”

“干嘛性格这么娘们儿啊?扭扭捏捏,像个男孩子好不好?”

“你是母的吗?”

“。。。我是你妈”

“呵呵 那我叫你娘,行吗?”

“。。。挂线了。。最好不再见”

“别这样嘛,你不认得我了吗?”

“。。。你不就是我那长得很娘们儿的儿子嘛”

“哎唷,娘,你干嘛取笑我啊”

“。。。我服了。。还没见过这么贱的路人甲”

“你真的不记得我啦?”

自动跳出谈话视窗,我被对方block了

这是第三个在聊天室赶我出去的小学同学。朋友接二连三都拍拖了,中学友人不是恋爱就是带小孩,于是我把目标转向小学通讯录里的小学同学。

第一个,换了邮箱。第二个,和我聊了很久,后来才知道他不是我的小学同学,而且是个男的,但小学的时候是女的。第三个,也就是刚从聊天室赶我出去的那一个,我还不清楚他是不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就被block了。但我肯定它应该不是我娘。

我今天28岁,是一名售货员。我白天上班,晚上上网,在为数不多的朋友中,我是唯一一个没拍拖的。其实这并不让我苦恼,但是周边都是成双成队,有些还对着我念妈妈经,我就开始受不了了。

前几个月的高中同学聚会,不是大肚子,就是带小孩,不是带小孩,基本上就没来。在继续接受妈妈经的熏陶以及热恋男女那可刻意大声嚷嚷的甜蜜悄悄话之下,我终于决定找女人,诶,不不不,是找女友。

既然高中友人各个名花有主,我开始从初中的毕业特刊查起。勤奋资质又不差的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缘分这事儿。因为我的初中毕业特刊不见了。望着零碎的蜘蛛网,我捧起我小学最爱看的机器猫小叮当。拍拍封面上的尘埃,我翻开第一页,那一天,我用一箩的小叮当填满我失去初中毕业特刊的空洞。

阿哈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哦~哦~

我唱起赵传的歌,虽然我只记得这一句。但我仍旧十分欣赏自己,因为就这一句,我可以重复唱个十来分钟。那一天我的初中毕业特刊消失了,那一天我唱了十分钟的“啊哈我终于失去了你”,那一天我看了一箩的小叮当,那一天,在我把小叮当重新放回书柜,我发现另一本毕业特刊,小学版的毕业特刊。

难道老天就是要我从里头找出我的颜如玉?!

我心一惊,思绪飘到另一个可能性:我再找一找,会不会出现另一本的毕业特刊:幼儿园版的毕业特刊。后来想想,这基本不可能,因为在鼻涕还不懂得抹的我,怎么有可能会写毕业特刊呢?

我随便翻翻书柜,结果当真给我发现幼稚园的毕业特刊。我吓傻的脑袋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我拍拍封面上的尘埃,打开一看,就一张退色的全体合照,还有老师的祝福语。“祝你快高长大,成为国家栋梁”

我心叹:老师,对不起,我长得不高。。我也不没成为国家栋梁,我至多是在送货的时候碰过张栋梁。。。

好了别扯了。切入正题

于是我就拿着小学的毕业特刊,通过面子书找。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三仗皆墨。现在是第四个,叫小茜的家伙。

面子书上的她是一张黑色背景衬托黑色主角的照片。就是一张全黑的照片。是男是女,她没写,我想她应该是男的。因为先这样想,如果真的是个男生,我不会像之前这么难过。如果他真的是男生。。。那我还联络来干嘛呀。。。

这就让我为难了。纠结了三分二十秒,在这三分二十秒中,我脑海翻出各种画面,小叮当拿起缩小灯往技安身上一照,技安变小了!

我在三分二十秒中,看了一则小叮当短篇。所以脑海里都是我亲爱的小叮当。

三分二十秒后,我胸口有那么一点勇气去面对这位小学同学是男还是女。我开聊了

“你好”

“你是谁?”

“诶,你不记得我了吗?”

“哦,你是不是早上刚来送货的那位帅哥啊?”

“不是啦,但我的职业真的是送货的”

“那好,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借你的货车用一用啊?我有一点东西要搬回家”

“阿?不是吧。。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们还不熟,这么快就出来见面?而且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早上来送货的朋友啊”

“是你自己说你是送货的啊”

“对,我是送货的。。但”

“是就对啦,你有一辆货车对吧?”

“有,但是。。。”

“那你是不想帮我咯?”

“没。。。我可以帮你。。。但”

“那还但是什么呀,你多半小时来好吗?016xxxx这个是我的电话,我在分公司,不是你早上去的那间,你准时到哦,我有事要出去一下,等会见阿”

“。。。。”

对方挂线了。
*****好奇问问,这么无聊的东西,你会想看下去吗?*****

 

Advertisements

随便些2014/3/30:随谈mh370周边事儿

1-001

我不晓得我这样理解对不对,你若觉不妥,请直批,别对我客气,毕竟真理越辩越明。

对于中国网民用一些侮辱性字眼去讥讽嘲讽马来西亚人,或许过分了。但我可以理解的是,国阵政府在这一次的灾难中确实不当。中国网民,不管是爱滋事还是不爱滋事都好,愤怒地谴责马来西亚政府处理不当,我想是合理的,而不合理的,或许是用词污秽,并把所有持马来西亚护照的人都骂翻了。在我有限地观察,大家比较不能接受的有几点,一中国艺人公开针对马来西亚发表“抵制马来西亚商品”“从此不去马来西亚”的言论;二,则是针对大马艺人的微博,用恶劣留言进行攻击;三,则是中国大陆的媒体集结批判马国的言论进行大篇幅的报导。

站在一群不满的大马民众的角度上看,这次的客机失联事件,是自说自话自爽的纳吉马国政府,矛头应指向纳吉先生和其内阁成员,为什么要针对所有马来西亚人呢?而且梁静茹,西拉等一众艺人又犯了什么错?为何用污秽留言去攻击不相干的人呢?

当少数网民在网络上对大马做发泄式的攻击,当中国艺人在微博上留下“从此不去马来西亚”的留言,当中国媒体即刻以大篇幅集结愤怒的中国民众对大马的攻击性言论,我们看到了,或者说,我们只看到了这些骂翻马来西亚和马来西亚人的言论,我们不解,随之而来的是愤怒,控诉,并把我们所接触的污秽言论转发,并留言控诉:中国人xxxx

在like&share的世界里事件的严重程度会被放大,同时相关留言在不停地“like”的情况下,仿佛看到似乎很多大马人乃至外国人都和我们有一样的想法,仿佛全马来西亚人都为之愤怒,火上加油,更犀利或更悲情的言论相互扶持,填满整个fb空间。所谓自由言论的网络世界,我们看到的往往不是世界的大体,而是世界的一角,小小部分,我们选择沉浸在里头。在我们选择自身喜好的page或言论的同时,网际网络并没有让我们的视野变开阔,而是更局限我们的视野——-因为你不喜欢的page和留言和相关消息,会在like&unlike的情况下自动消失在你我他的视野中。

当冰山一角的中国偏激言论一登台,仿如末日大审判,对大马判死刑。谁有能力这么做?艺人吗?中国网民吗?马来西亚的好或不好,是由这些偏激的言论去决定的吗?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把一些许的偏激污秽言论当成是13亿中国人的事儿?假如说发表偏激言论的少数中国网民针对所有大马国民发出污秽的言论攻击是不妥,那我们根据这些零丁言论去冷嘲热讽13亿的中国人这也肯定不当。

我不认同那些在梁静茹微博上留下下流文字的中国网民,但我们不能因为留言者来自于中国就把整个中国骂翻。若你之前有上梁静茹的微博一看,反驳用污秽字眼攻击梁静茹的网民也大有人在。

若mh370是从中国起飞,失联后,中国政府含含糊糊地一下子说在越南海域,一下子说在印度洋,我不认为我们一些大马人不会失控地说:“俺一辈子都不去中国啦!”这类的话。偏激的人到处有,问题是,我们是否该被这些偏激的言论影响,以更不理智的言语去谩骂去攻击去回应那些侮辱性字眼,并把攻击的对象扩大至所有的中国人,这显然不妥。

我再次向亲爱的您说明一件事儿,我非常反对一些中国网民的偏激言论,但我更不赞同一些大马人把矛头直指中国13亿人,这只是中国网民里的个别事件,我们可以针对发表污秽言论的网民进行驳斥,但我们没理由迁怒于所有中国人,当然更更更没有理由把什么中国崛起阿,中国威胁论阿扯进来,个别网民的问题,升华至种族和国家的层级,有这般幻想力,为什么我们不能稍微理性点去看待呢?

(前一篇文已提及)关于中国艺人“从此不到马来西亚”“抵制马来西亚商品”的言论

艺人是人,是国家公民。是国家公民,就享受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一长者曾对我说:“身为公众人物的艺人,必须顾及自己的言行举止,因为小孩会学坏”。如果我的小孩看喜欢的艺人自杀,他就去自杀,那错的是我没教好他。艺人该不该背负教育大众的社会责任,我想,艺人身为一份职业,那他就一定有工资。维持曝光度是一种方式,认真演戏唱歌也是一种方式。在各类粉丝影迷歌迷的有所求的情况下,艺人在各别的舞台满足各类粉丝的需求。出自真心地咒骂马来西亚,或为了炒作自己以煽动字眼喧哗取众,若无涉及煽动或歧视或侮辱的相关法律,他是没罪的。艺人慎言不慎言,他来不来马来西亚,抵制不抵制马来西亚商品,这是他个人的选择,如果那些粉丝跟着照做,也不来马来西亚,也抵制马来西亚商品,那是粉丝自己脑袋有问题。中国艺人不来,那就不来嘛,这很重要吗?因为他是公众人物,所以说话就要面面俱到,难道就因为他是公众人物,我们就有资格剥夺他说真心话的权力吗?

若想以抵制大马商品为手段的中国朋友,就算中国艺人不带头,他们也会抵制。若只懂得跟着艺人屁股走的中国朋友决定效仿他们喜欢的中国艺人,一起不来大马,抵制大马商品,那就去吧。他们有这样的权力,他们可以做这样的选择,但如果我们从经济的角度去反驳,去批判,例如那些xx总会的会长说一大串那些“飞机事件不影响中马友好关系”等等的措辞,更让我觉得恶心,要赚钱不就直接讲要赚钱咯。况且人命关天,现在还有闲情去谈亲爱的大马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前景,干,我是大马人,我看到都不爽啦,神经病!

关于大马报章一直重提的“停止造谣”“停止一切不实言论”,我觉得更恶心。国阵把所有非祈祷性的攻击政府的言论都当作造谣,在讯息不曝光,国阵政府含含糊糊地一会儿否认一会儿改口的举动,你叫民众那里可能不X你。报章及国阵领袖皆呼吁国内民众团结不能被流言分化,它希望大马人唯一的动作就是在家祈祷,别再说国阵不好(因为他们已经很努力了)更别上网编制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不实”言论,因为会危害社会和谐。

躲在团结和谐背后,去诉斥一切危害自个儿政权的言论为谣言,为造谣,利用挂上“自有言论”的媒体去打压揣测的言论,政府应该检讨的是自身的不透明和乱七八糟对外公布消息的程序。而不是政府自己说话含糊,动作缓慢,一下子说在南海,一下子说在印度洋,你不懂,你不就不要讲咯,或者用更谨慎的言辞去规避责任,更不要让你其他部门先透露消息,然后你第一时间站出来否认,隔天又证实说这个消息是正确的——要想外界不揣测,请先把自身的透明度搞好。说话含含糊糊,一问三不知,又一再地否认自个儿之前发布的消息,你不给外界媒体民众造谣,那你想怎样?

推荐《鄭丁賢‧大馬不是你們想像中的……》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2101

大马出品,绝属佳作,充满大马特色的“感恩论”“华裔悲情”,从历史角度去责难集体中国人,我个人的偏见,这是一篇符合大马华裔悲情论以及摘录历史片断去迎合大马华裔叫中国应感恩的最佳评论。

忽视部分理性中国网民对污秽字眼的驳斥,再把部分偏激的中国网民的言论放得大大,自个儿站在历史和现实的道德制高点去点判集体中国人,不针对事件,不针对个人,而把矛头指向中国群体,最后退回来,用“华裔悲情”作落幕,我们真的很惨。

真的

link:facebook


围绕MH370所发生的那一点儿的小事儿

围绕MH370所发生的那一点儿的小事儿

我厌恶被遥控,更厌恶作无目的的争吵

在以求盈利为首要目的的市场经济世界,我们有所求,就有所供应。这是在简单的供需理论。我喜欢吃米饭,但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有很多,于是米饭被抢购,同时也因为米饭供应不及,米饭价格被抬高。于是价高者得的分配方式被有效地排挤那些付不起钱的民众,富裕的人理所当然地得到他想要的,不因为什么,就因为市场原则遵循的是“钱乃王道”的道理。但也因为米饭的价格上涨,于是更多商家引进更多的米饭来卖,在经济学中,解释为“市场有自我调控的机能”。似乎“市场”是位铁面无私的法官,它所作皆合情合理不偏袒任何一方。

这是假象,市场的自我调控机能,说穿了,就是向着有钱人看。需求未必会造成供应,如果一群手上没钱的穷人躺在马路边喊饿,市场不会空降米饭让他们温饱,但如果这些穷人里有一个手上有钱,那市场的“自动调节机能”就能自动调节。

所以你我他老在找钱。因为完全遵循市场规则的马来西亚社会,有钱才有被市场服务的权力,没有钱,就只能等别人救济。

话题转至中国艺人怒骂马来西亚的事情上。

一些大马人认为,不应把事情全都怪在马来西亚人身上,要怪就应该怪我们的国阵政府。
一些大马人认为,中国艺人过于偏激的言论伤害了马来西亚人的情绪,当中国有毒奶粉地沟油等问题大马也深受其害,却没逢中国人就骂,现在不止中国网民,连艺人竟都在怒骂马来西亚人,问题是,错的不是我,是政府啊?
一些大马华人直说:“我们华人也是受害者啊!”

情绪太多,这篇文容不下如此丰富泛滥的感情字,恕我省略跃过。

现让我用市场的供需论,去推导“中国网民&艺人怒斥马来西亚”

中国网民很生气,因为纳吉所组的马来西亚政府,一下子说飞机在越南海域,一下子说飞机在印度洋。于是网民在他们最熟悉的地方起哄:网络。新闻被关注的程度,在于关心这件事的人数有多少。当关注此事的人多了,从报章媒体角度上理解,这件事就有了新闻价值。对马国不满的中国愤民希望全世界跟他们一起痛骂马国,这在报章媒体的眼中:这就是需求。所以,报章媒体集合所有的不满声音,包括网民和艺人,以此为报章头条,刺激中国愤民的愤怒,掏钱买报。报章媒体得以提高销售量,得到盈利,同时,也让愤民有了继续燃烧愤怒的柴火,继续怒骂。

在被市场操控的世界,你要什么,它就给你什么,只要你有钱。

在临近赤道的马来西亚报社,发现了中国艺人网民痛骂马来西亚这件事儿的新闻价值,于是赶紧以大篇幅报导。这,就制造了反驳中国无理言论的空间,我们身为马来西亚人需要澄清的机会,更需要对这些偏激的言论进行回击。报章以刊登“中国痛斥大马”的言论制造了大马人对此事急需澄清及反驳的需求,于是大马报社作了一堆的采访,筛选其中“符合大马民意”的文章,以看似回敬中国痛斥大马的言论,为大马人急需反驳澄清的需求作供应。

中国报社在发现大马报章的反击动作后,再以大篇幅的报导去刺激中国民众的怒气,借以制造新的言论需求。

那些未能引起民众兴趣的,甚至是有违愤民民意的采访,皆在筛选制下被删除。

我厌恶被遥控,更厌恶作无目的的争吵

Q1:那中国艺人网民的怒骂是可以被接受的吗?

如果,今天这架飞机是从中国出发,在失联后,中国政府唯唯诺诺,今天说在南中国海,明天说在印度洋,我想,我也会失控,痛斥说:“不去中国”这类的言论。

Q2:言辞中有必要这么狠吗?

中国近年来,示威频密。也因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才托以重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习近平是否清廉我不晓得,但倘若他啥都不做,中国草民团结起来的力量,是足以动摇中共在中国大陆的政权。当一群群中国民众在中国各地冒出来用肉身对抗民警对抗保全对抗城管,他们为什么没有理由去痛斥整个马来西亚呢?中国民众的狠,是被中共教出来的。就像大马华人不靠政府吃饭的坚韧精神也是拜国内政党马华所赐。没有自命清高的马华大官爷,哪有可能出现不靠政府资助且能独立自主的华裔?言论自由,若涉及人身攻击,能以毁谤或威胁罪控之。若不然,他来不来马来西亚,真是他个人的事儿。

Q3:艺人必须慎言之?

艺人是人,是国家公民。是国家公民,就享受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一长者曾对我说:“身为公众人物的艺人,必须顾及自己的言行举止,因为小孩会学坏”。如果我的小孩看喜欢的艺人自杀,他就去自杀,那错的是我没教好他。艺人该不该背负教育大众的社会责任,我想,艺人身为一份职业,那他就一定有工资。维持曝光度是一种方式,认真演戏唱歌也是一种方式。在各类粉丝影迷歌迷的有所求的情况下,艺人在各别的舞台满足各类粉丝的需求。出自真心地咒骂马来西亚,或为了炒作自己以煽动字眼喧哗取众,若无涉及煽动或歧视或侮辱的相关法律,他是没罪的。艺人慎言不慎言,没关系,因为我有脑子阿,我会进行判别阿,哪个对哪个错,我会分辨阿,我会思考阿。

关于造谣

前几天大马报章一直重提的“停止造谣”“停止一切不实言论”,我个人认为这不妥。执政党国阵把所有非祈祷性的攻击政府的言论都当作造谣,在讯息不曝光,国阵政府含含糊糊地一会儿否认一会儿改口的举动,实难让人不起疑。报章及国阵领袖皆呼吁国内民众团结不能被流言分化,它希望大马人唯一的动作就是在家祈祷,别再说国阵不好(因为他们已经很努力了)更别上网编制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不实”言论,因为会危害社会和谐。

躲在团结和谐背后,去诉斥一切危害自个儿政权的言论为谣言,为造谣。团结的意义在马来西亚永远是个谜,其神圣意义让不同种族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希望。

我曾以为牺牲小我完成大团结愿望,马来西亚会变得很好很好。长大以后,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小撮人为了达到绝对统治控制国家国民的欲望所想出来的好法子。

人权,民主,法制的言论若能超越有关团结的言论,马来西亚才有进步的可能。

围绕MH370所发生的那一点儿的小事儿,和机上两百多条人命比较,太滑稽,也太渺小了。


300: Rise of an Empire 300壮士:帝国崛起 影评:一部在内容上修修补补,瞻前顾后的外传电影

https://i0.wp.com/www.hdwallpapers.in/walls/300_rise_of_an_empire_movie-wide.jpg

300 rise of an empire 影评

故事描述:话说在大流士领导的波斯,侵略古希腊。帅气胡须男themistocles一箭,毙了大流士。大流士的儿,目睹这一切的发生,仇恨的种子撒苗在大流仔(大流士的儿子的简称)的心中。撤回波斯后,躺在床上大流士对着大流仔说:只有神才能打败希腊,别和希腊开战了。语毕,立即升天。“爹!!!”正如琼瑶小说里生死离别的情节一样,大流仔痛哭流涕。萎靡不振的大流仔被大流士的爱将杀手靓女呵斥,大流仔决定前往远方,远方在哪儿,我想他也不懂。天助大流仔,竟让大流仔探得隐士们的居所。当我讶异地看着字幕上“隐士”两字时,心道:难不成波斯诸葛先生在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我心里正妄想着多种可能性时,大流仔竟向山穴中的池子走去。全身浸入水中的大流仔,再从水中出来时,已金光闪闪,耀眼夺目,大流仔升级为无毛流仔!错,是无毛流神!自称为神(king god)的他,开始了无毛生涯,不不不,是复仇生涯。想起父亲嘱咐的话“只有神裁能打败希腊”。无毛流神露出微笑:“爹,我现在是神了,所以我一定能打败希腊!”

杰伦说,要听妈妈的话,没说要听爸爸的话。但孝顺的无毛流神,爱父之心与丧父之痛,以及杀手靓女的催眠,让大流仔,跃升为了无毛流神。可惜,他妈忘了告诉他:找一点老实的事儿来干,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更别妄想自己是神。

无毛流神在杀手靓女的指引下,开始对希腊的攻占。。。

就故事性而言,电影《300 rise of empire》只是一位连贯电影《300》和《300第三部曲》的传话人。尽管它本身有前座《300》厮杀的特色,可这只能让故事空洞及流畅性差矣的《300 rise of empire》更像是一个电子游戏,like a online game。不用任何理由就让主角随意厮杀,最终的目的不是打倒游戏里最强最难战胜的boss敌人,而是不停地杀,不停地杀。

电影开始既以熟练的方式操刀,流畅的刀起刀落,血喷满天的效果,在任何一个顿点都能引起惊讶。暴力升华至美学的境界。喷不完的血,浓稠且量多地大胆地挥洒在荧幕上。暴力美学,并不血腥,电影的优点,仅此而已。导演和编剧的野心在这部片子的剧本上,可以明显地看出来,不为单纯厮杀和暴力美,想连贯《300》和《300第三部曲终极一战》,为两部电影做铺陈及连贯。企图让三部电影连贯为一组史诗巨片。

跳tune跳跃式的剧情像是在为前后两部电影做剧情上的修补。与其说《300 rise of empire》是一部电影,还不如说这是一部外传。为尚未理清的情节做修补,仅此而已。由我的角度来看,导演,不过是把外传想方设法凑足两小时的时长,以电影的方式售票捞钱。

电影的另一特点是过于拟神化。电影像以平面作画,少了透视原则,这更接近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当代艺术特点。无景深的画面,促使人物的表情被放大,背景的月亮以极大的姿态象征着神化的不可思议。可当主角在与敌人搏斗时,不魁梧的身躯和其他人相较,就显得单薄少了男子气盖。面容讨好的帅气胡须男,实缺了点神级面孔和身材。和背景所营造的神化氛围有些冲突。

相反,无毛流神就传奇得很,挺适合电影的拟神背景。

灭雅典,匆匆用一幕带过。为了厮杀而厮杀,为了终极一战《300第三部曲》,这一部《300 rise of empire》只能陪跑,当作铺陈来用。刻意制造的杀手靓女在剧终轻易就毙了,没制造惊叹,倒让大家明白:她不过只是个跑龙套的/k le fei。

我看不出正义何在,也揣摸不透帅气胡须男口里说的“为自由而战”,为下一集光复雅典城作铺陈,似乎是电影《300 rise of empire》最大的功用了。

十分给四分,片头的暴力美惊艳,至中段又要主角讲古又要主角砍人,再到临尾跑龙套的杀手靓女简单被毙,我不觉这部电影有什么好看的。频频出现的慢动作暴力美血,和拟神化的大月亮,造成的审美疲劳,让一部原本就乏善可陈的电影,更乏味了。除了杀人和喷血,为上一集作剧情连贯至下一集,并为下一集作铺陈,这电影说白了,就是拿外传来充桥段,把修修补补的剧情放上大荧幕坑钱。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300: Rise of an Empire(wiki/tomatoes/imbd/豆瓣/official website/facebook/google app game)
Directed by     Noam Murro
Produced by     Gianni Nunnari,  Mark Canton,  Zack Snyder,  Deborah Snyder,  Bernie Goldmann
Screenplay by         Zack Snyder,   Kurt Johnstad
Based on     Xerxes (unpublished)
by Frank Miller
Starring  Sullivan Stapleton,  Eva Green, Lena Headey,  Hans Matheson,  Rodrigo Santoro
Music by     Junkie XL
Cinematography     Simon Duggan
Editing by         Wyatt Smith,    David Brenner
Studio         Legendary Pictures,    Cruel and Unusual Films
Distributed by     Warner Bros. Pictures
Release dates

March 4, 2014 (TCL Chinese Theatre)
March 7,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02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10 million


随便写2014/3/10:我 累了

写于10月4日
抿一口啤酒,我需要酒精,抗衡我内心的不安定。

晨早,和母亲闲聊,见母亲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塑料袋里是几张复印的身份证。母亲开口说,这些是申请福利金的穷人。也就是弱势群体。

母亲指着其中一张复印的身份证说,这个就是上次我上次跟你提起的那位妇人。

我好奇,哪一位?

母亲用平常的语气和我谈话,没有无奈,没有悲哀,更多的是履行职责的态度。我妈是名兼职社工,司职弱势群体。

她说,这一个妇人,她丈夫被狗咬,进了医院,不久就死了,妇人报了警,警察抵至狗主家,狗主一家已搬走。

(对不起,我需要再喝一口酒)

于是妇人就一人守着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孩子今年二十几,每个月可从政府的福利部门获得一百五十元的救助金。

(我必须再喝一口)

妇人前不久失业,在母亲的介绍,到一件caltex邮站工作,一小时四令吉,工作时间一点到七点。

而孩子,就留在家里。

(我必须再喝一口)

有天,同是唐氏综合症的朋友带了另一位朋友到妇人家。家里只有孩子一人。

那人问我帮你的福利金拿了吗?你给我那张提款卡,我帮你去银行看看钱来了没有,好不好?

孩子拿出母亲放提款卡的小盒子。由于害怕忘记密码,提款卡的背后写有提款时需输入的密码。

那人带着孩子,到银行领了款,请那孩子在邻近的老巴刹茶餐厅喝茶。于是便走了。孩子,留在哪儿。

共六百元。相等于四个月的福利金。

妇人的朋友发现孩子在老巴刹茶餐厅,领他回来。知晓事情来龙去脉后,妇人不敢报警,因为那人,有背景,是黑道。

我很想哭。所以我需要酒精,去稳定情绪。

这世界,好坏参半,我看到生命积极的一面,我认为每一天都很好很快乐很美,未来是光明。

因为我没有看到社会的黑暗面。而这些躲在社会阴暗角落苟存的弱势群体,在新闻价值不高,以群众喜好为主的报章媒体中,只是一群被贴上“同情”标贴的群体。

当我每天必翻看娱乐版,看帅哥美女,看谁又和谁离婚,谁又和谁相爱,谁又和谁背着谁搞在一起;当我看着经济版揣摩着股票的走势,看着各国金融界所蕴含的危机,猜测未来经济的导向时;当我看着头版,看着政治人物的尔虞我诈,想着国家的未来如何牵系着我的未来,我应该如何作出反应并在facebook大放厥词,针对事件的来龙去脉,去发表我个人认为正确的观点时;他妈的这些人竟然在温饱都成奢侈的生活中挣扎,并被一群没良心没良知的狗崽子欺负。

一天之中有白天有黑夜,社会也一样,必定有光明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可当我享受着迎接光明的那一刻,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以有钱去旅行换大车,买更大间的房子时,他们,躲藏在社会阴暗面的他们,却必须忍受着被人欺凌,被人陷,活在无助,惊恐的生活,那他妈的我凭什么值得为换一部车子让其他人投射羡慕眼光而感到光荣!

如果那狗崽子是王八蛋,我想,我置之不理,对于他们的困境,当作没看见,不懂装傻的行为,不更应该被雷劈吗?!干!最大的恶,可以是乘人之危,可以是欺善怕恶,但有种普遍的恶,叫做富而不仁!什么叫富?当我有饭吃,不愁明天饭饱的事情,那就叫富!

说真,我真觉得我他妈的该死

若你是居銮人,有空就到aeon邻近的caltex油站添油吧。可以的话,带点蛋糕什么的小礼物,给那妇人。那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在油站老板同意的情况下,和妇人一同呆在油站,直到妇人下班。

生命是什么?我想,没了怜悯,我这条命最好就给雷劈死算了。

酒,我喝完了。。。

我 累了


随便写5/3/2014:随文

一封信催促她到白杨树下。路口的白杨树,两边穿行着单车,单车上都意外地载上两人,成双成队。站在白杨树下的她更显寂寥。

装着钨丝灯泡的街灯缓缓亮起。她抬起右手看腕表,还差十分就到五点,离约会时间还差十分钟。

她犹豫,想:提早到,是不是少了女孩的矜持。女孩是不是都要迟到的阿—-她想着同窗室友对她说得花:男人,是不可以宠的。

“但。。我喜欢他啊,不想让他等”她着急地回复涂起口红胭脂水粉的女同窗
“呵呵”女同窗笑道:“你迟早懂得,哈哈哈”

她,还是没打算让男生久等。

这是一个好男孩,至少她这么认为。至于真相,往往只有男孩最清楚。

单车穿梭白杨树两旁的街口。单车是铁制,和白杨树零交流,反倒单车上的情侣越显热烈。两人害羞的对白,比白杨树和单车,来得有趣多了。但她,不怎么想。

“他会来吗?”
“会失约吗?”
“我今天穿的这身白色连身裙,他注意到了吗?”
“他会不会喜欢红色呢?早知道穿红色那件裙子好了”
“他为什么会约我呢?为什么不亲自把邀约信交给我呢?为什么要委托别人交给我呀”
“是不是一场误会呢?不会的,别想这么多!”
“会不会。。真的是一场误会呢?后边是不是有人看着我啊?是不是这是一场骗局啊?而我就是那愚蠢的表演者。。。不会吧。。不要这样。。”

他来了。转角处,晃出一个人影,在街灯的照耀下,影子被拉长。面向街灯的她看不清他的脸庞,但如热锅上的蚂蚁,她着急得连小脸蛋都和晚霞一般红紫了。

“是他是他是他。。。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阵响雷,雨下了。

后话: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真无聊!这种烂东西你也看完!买了罐啤酒,看着网友飞儿送的书本《所以》,一时兴起,打开电脑堆叠文字,组成这一组没头没尾的文字组。。。亏你还看得下。。。不行了,我睡了。。。祝大家无聊生活知足快逍遥!


non stop 直航杀机 影评:太神

https://fbcdn-sphotos-f-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t1/p720x720/1017446_425907540888158_624284741_n.png

non stop 影评

故事简介:一随机警探在一架被夹持的飞机里寻找劫持犯。。。

模糊的视线为疲劳及酒精所致。到底是哪一样,他也分不清。若不想看得清,当然没法看得清楚。电影开始即以警探bill的第一视角去阐述这与他无关的世界—朦胧,模糊,分不清谁与谁,谁又和谁 接吻。

混沌的世界因一小女孩掉了玩具熊而清澈。bill还记得自己是个警察。

踏入机舱的bill平凡地在自个儿的座位坐下。略显稚气的蓝丝带被bill紧握,飞机升空后,bill松了口气。蓝丝带,让一个酗酒的警察,返回当个单纯的小男孩。我们都记得自己小时候的单纯,长大后,看似好或不好的习性纠缠着我们,越是长大,越分不清对错。好像,所有的事,背后都可以有好理由。

神秘信息的出现,加速电影的节奏。“每二十分钟杀一人,除非汇巨额款项至银行户口”。bill的警探身份如醍醐灌顶,更像天降关公,简短的文字唤醒bill的天职:警察。

在密封的机舱里,画面更显紧绷,仿佛逃不了的命运的安排,只能坐以待毙。而搭客,仍旧不知情地安坐在危急中。命运的大手把bill扯进这架飞机里,并安排接收这考验。原是幕后黑手早有安排。。。

电影《non stop》是部迷中迷电影。靠着一连串的问号,去纠结眉头上的深锁。挑衅观众对凶手的猜测,以及下一步的动向。我想,电影最有趣的地方,是那几位熟悉的陌生人—-身旁的女搭客,侍应生,机长,做同一架飞机的警探,直到后来出现的穆斯林医生,手机程序编写员等等,谁有可能谁又没可能是匪徒?电影在这个方向掌握得不错,至少压抑我呼吸的次数,“到底是谁”我脑袋重复最多的就是这句话。气氛陷入亢奋,保持战斗力到最后,气氛的营造和剧本的巧思这两点功不可没。

电影《non stop》并没掉入教条式的沉闷,没加浓加厚悬疑的味儿,反倒迎合商业片的简单:不玩感情戏,没放大各人物的脸孔,反以剧情的转折来凸现故事的张力。这也是电影深度不足,但票房不错的原因:够简单,没有复杂的人际网是片子的一大优势,也是电影缺乏深度的另个主要原因。没有人物的丰富表情,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剧情聚焦在“到底是谁”的简单线路上。看着主角被折腾,以及身边的或熟悉或陌生的人被怀疑,猜测的氛围没被推向极端,倒是返回商业片的主旋律,也是电影值得称赞的地方:没过度深入,也没因此变得肤浅。

惊讶飞机上的医生说:既然他们要我们死,那为什么还要放计时炸弹?直接引爆不就得了?

惊叹bill瞬间大悟。可惜这转折做得过于简单,但力求剧情流畅的制片人大概也不想把电影搞得复杂,也因如此,当bill大悟时,感觉剧情在转折点上少了力道。当bill确定匪徒不在飞机上时,电影并没过度强调这一点,乃至医生贸然说出那一句话时,效果就乏善可陈。主角bill的行动不可预计,也是电影的看点之一。像少年拿着手机录像,bill一获晓,立马冲过去拿手机,还以为他要摔烂,或者当场来个youtube直播自我介绍等等,没想到他竟然拿起电话收罗证据,太神了阿。

电影收尾有些仓促,尤其在飞机着陆时,显得匆忙。小妹被主角bill拯救如例常演出,正义必胜,吃老梗了,但,最重要是大家吃得开心。non stop ,一些地方直译“永不停歇”。停歇的是什么?不停歇的又是什么?bill丧女的悲痛,是持续着,飞机也在持续航行着,逮捕匪徒的行动不会继续,正义对抗邪恶也不会中止。父亲在911事件中阵亡的劫匪决定以死 作为自己的结局,多少令人有些感慨:悲剧,奠基恶的形成。

十分给七分,电影无冷场,值得一看的商业片。少了一般商业片的没脑。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Non-Stop(wiki/tomatoes/imbd/豆瓣/mtime/official website/facebook)
Directed by     Jaume Collet-Serra
Produced by      Joel Silver,  Alex Heineman,  Steve Richards,  Andrew Rona
Screenplay by       John W. Richardson, Chris Roach,  Ryan Engle
Story by      John W. Richardson,  Chris Roach
Starring      Liam Neeson , Julianne Moore, Scoot McNairy, Michelle Dockery, Nate Parker, Corey Stoll, Anson Mount, Lupita Nyong’o
Music by     John Ottman
Cinematography     Flavio Martínez Labiano
Studio         Silver Pictures,    StudioCanal,    York Studios
Editing by     Jim May
Distributed by     Universal Pictures
Release dates

January 27, 2014 (Paris)
February 26, 2014 (France)
February 28,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06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France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50 mill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