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3/10:我 累了

写于10月4日
抿一口啤酒,我需要酒精,抗衡我内心的不安定。

晨早,和母亲闲聊,见母亲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塑料袋里是几张复印的身份证。母亲开口说,这些是申请福利金的穷人。也就是弱势群体。

母亲指着其中一张复印的身份证说,这个就是上次我上次跟你提起的那位妇人。

我好奇,哪一位?

母亲用平常的语气和我谈话,没有无奈,没有悲哀,更多的是履行职责的态度。我妈是名兼职社工,司职弱势群体。

她说,这一个妇人,她丈夫被狗咬,进了医院,不久就死了,妇人报了警,警察抵至狗主家,狗主一家已搬走。

(对不起,我需要再喝一口酒)

于是妇人就一人守着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孩子今年二十几,每个月可从政府的福利部门获得一百五十元的救助金。

(我必须再喝一口)

妇人前不久失业,在母亲的介绍,到一件caltex邮站工作,一小时四令吉,工作时间一点到七点。

而孩子,就留在家里。

(我必须再喝一口)

有天,同是唐氏综合症的朋友带了另一位朋友到妇人家。家里只有孩子一人。

那人问我帮你的福利金拿了吗?你给我那张提款卡,我帮你去银行看看钱来了没有,好不好?

孩子拿出母亲放提款卡的小盒子。由于害怕忘记密码,提款卡的背后写有提款时需输入的密码。

那人带着孩子,到银行领了款,请那孩子在邻近的老巴刹茶餐厅喝茶。于是便走了。孩子,留在哪儿。

共六百元。相等于四个月的福利金。

妇人的朋友发现孩子在老巴刹茶餐厅,领他回来。知晓事情来龙去脉后,妇人不敢报警,因为那人,有背景,是黑道。

我很想哭。所以我需要酒精,去稳定情绪。

这世界,好坏参半,我看到生命积极的一面,我认为每一天都很好很快乐很美,未来是光明。

因为我没有看到社会的黑暗面。而这些躲在社会阴暗角落苟存的弱势群体,在新闻价值不高,以群众喜好为主的报章媒体中,只是一群被贴上“同情”标贴的群体。

当我每天必翻看娱乐版,看帅哥美女,看谁又和谁离婚,谁又和谁相爱,谁又和谁背着谁搞在一起;当我看着经济版揣摩着股票的走势,看着各国金融界所蕴含的危机,猜测未来经济的导向时;当我看着头版,看着政治人物的尔虞我诈,想着国家的未来如何牵系着我的未来,我应该如何作出反应并在facebook大放厥词,针对事件的来龙去脉,去发表我个人认为正确的观点时;他妈的这些人竟然在温饱都成奢侈的生活中挣扎,并被一群没良心没良知的狗崽子欺负。

一天之中有白天有黑夜,社会也一样,必定有光明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可当我享受着迎接光明的那一刻,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以有钱去旅行换大车,买更大间的房子时,他们,躲藏在社会阴暗面的他们,却必须忍受着被人欺凌,被人陷,活在无助,惊恐的生活,那他妈的我凭什么值得为换一部车子让其他人投射羡慕眼光而感到光荣!

如果那狗崽子是王八蛋,我想,我置之不理,对于他们的困境,当作没看见,不懂装傻的行为,不更应该被雷劈吗?!干!最大的恶,可以是乘人之危,可以是欺善怕恶,但有种普遍的恶,叫做富而不仁!什么叫富?当我有饭吃,不愁明天饭饱的事情,那就叫富!

说真,我真觉得我他妈的该死

若你是居銮人,有空就到aeon邻近的caltex油站添油吧。可以的话,带点蛋糕什么的小礼物,给那妇人。那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在油站老板同意的情况下,和妇人一同呆在油站,直到妇人下班。

生命是什么?我想,没了怜悯,我这条命最好就给雷劈死算了。

酒,我喝完了。。。

我 累了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随便写2014/3/10:我 累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