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4

edge of tomorrow 异空战士(港) / 明日边界(台) / 杀戮轮回(中) 影评:血的困惑

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xpa1/t31.0-8/s851x315/1606519_190598911150921_1431344705_o.jpg

edge of tomorrow 影评

故事简介:故事背景设定在异型生物袭击地球的那一天,而那一天的开始,意味着人类终结的倒数。不向往战场的cage(tom cruise饰演)选择当个入伍广告的戴军阶军人/艺人。自以为有小聪明的cage得罪了总司令,并被关押至前线,充作对抗异型生物的冲锋队。莫名其妙踏上战场的cage却发现更莫名其妙的事儿。。。那就是在战场牺牲的他不断地重生。。。reborn

电影edge of tomorrow由日本小说all you need is kill改编。而漫画则以同名all you need is kill呈现。漫画和电影有差。

老汤的幽默和电影气氛相容,相碰出火花。玩味地不断死而复生,让老汤重现可爱的魅力。电影在剪辑方面可称得上一绝,流畅不带痕迹,让剧情紧凑着重复老汤的重生。其中更加了点点笑料,以至不陷入沉闷。

重生第n次的老汤,想过逃跑。于是他真的逃跑了。躲进一家咖啡馆,对语周围的老人,被鄙视,并停电后,走向河岸的大桥。一群异型朝他冲线。离不开命运的安排,唯有接受,才找到出口。

犹记上小学的某天,突然明白”死”是怎么一回事时,内心顿时充满着恐惧。我怕死,因为我不晓得死后,会去哪儿。也因为死了,就回不来,所以我畏死。电影<edge of tomorrow>玩味着死亡。若让你不断地死后冲重生,那你还畏惧死亡?

当cage碰上战场女神rita,并在不断地调教及训练下,只要略受伤的cage,立即就被rita枪毙了。cage死而复生,继续特训,继续受伤,继续被枪毙,继续复生,继续特训。。。。

死,变成回到过去的方法。那死,还可怕吗?我知道我要上哪儿去,也知道怎么样回来,那还怕什么呢?于是cage,开始习惯死,并接受命运,不为扛起拯救人类的重任,为打破宿命,为结束轮回重生的命运去寻找破解之道。

不断地试探,不断地轮回,不断地前进,老汤和rita走到了农舍。站在一直升机前。老汤不慌忙,煮热了水,泡了咖啡,让rita坐下慢慢地品尝。心细的rita怒问,直升机的钥匙是否在你身上?你为什么不拿出来?

cage是个好人。他没有大到要拯救全人类的超然价值观,但他有一颗关怀旁人的心。cage对rita说,我们走到这里已经几次了,而你,而你只要一上直升机,立马就会被异型发现并被攻击。换成车子也一样,rita你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rita愤怒,也不信。我想,她或许是信的。只是,她不愿苟活。人类的命运这幅大棋扛在她肩上,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拯救人类,也为死去的父亲报仇。若,rita和cage的角色互换,换作cage走不下了,而rita则可以继续追杀异型,我想rita或许会动容,但她不会像cage这样,为了她,找一个他俩都能活下去,且又能干掉异型的办法。她不会,因为她是rita,女战神。

cage的人性化,促使他在重启轮回时,不依循旧有的套路去寻找rita,而选择只身作战,通往水坝干掉异型王。

血的困惑

饰演cage的老汤在初次踏上战场意外地染上蓝异型的血。和普通的红异型不同,蓝异型的比例甚少,并能在死亡时重置时间,回到过去,也就是回到未被伤害前。如躯体受损,但元神回到过去重注入当时完好的躯体。而这是异型主子omega的特殊能力,它让红异型充当肉盾去击杀人类,同时又利用少量的蓝异型去试探人类的攻击模式。利用时间重置(回到过去)的方法,寻找一条自身士兵损害最少的胜利路线。

而不小心染上蓝异型的cage,得到这种能力。这实是血的困惑。

若把omega比喻为大脑,而蓝异型为神经线,红异型为普通士兵。身为首领的omega利用蓝异型为试探,只要任何一只蓝异型死亡,omega就会重置时间,并根据蓝异型的作战记忆重新调整作战策略。也就是说,omega是利用蓝异型去收集情报,并以蓝异型的死作为调整对人类作战的策略。

在这儿有个谬论,若蓝异型的重生,是omega启动的,那cage的重生,是不是也是omega启动的呢?我觉得有可能,若cage被误认为蓝异型,omega就会启动时间重置。也因为cage被误认为同类,omega从cage的人类脑子里读出了什么,或许因为时间重置是默认设定,不能更改,只要cage继续死,omega就必须让他回到过去重生。因为omega不能阻止cage重生,所以便诱导cage到水坝让蓝异型狙击他。用唯一杀死cage的方式:放血。

缓下脚步,从另一假设推导:若染血者皆有重生的能力,也就是说,若染上蓝异型的血,就能以死去进行时间重置,无需经过omega,就能回到过去,重生,那剧终前cage的轮回重生,或许就可以得到解释。但重置时间的能力是个体拥有(无论是蓝异型还是人类),而非只有omega掌控,那随便哪一只一死就回到过去,那身为拟定策略的最重要异型omega该留在现在这个时空还是随亡者回到过去。

试想,若rita和cage都拥有重置时间的能力,他们都能单独地进行时间重置,那cage死了回到过去,碰上的rita,该有和cage的记忆吗?

若由omega掌握时间重置的能力,故实线就相对简单。若时间重置的能力是由蓝异型个体掌握,那会有无数个平行时空出现。共同上演不同的结局,而omega或许也会因为蓝异型传来的作战资料过于丰富而爆头。(哈哈哈哈)

当rita毫不犹豫地举枪毙掉cage,cage回到了过去,而举枪的rita在哪儿呢?

十分给七分半,流畅幽默,虽结尾回到皆大欢喜,但仍旧是部好电影。(上网搜到一张两主角的合照,被排除在战乱世界的情侣们,请好好地活着)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link文章<关于《明日边缘》你应该知道的10件事>
link《明日边缘》剧情及设定全盘详解

link漫画<all you need is kill>

edge of tomorrow(wiki/tomatoes/imbd/facebook/official website/mtime/豆瓣)
Directed by     Doug Liman
Produced by         Erwin Stoff,    Tom Lassally,    Jeffrey Silver,    Gregory Jacobs,    Jason Hoffs
Screenplay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Jez Butterworth,    John-Henry Butterworth
Based on     All You Need Is Kill
by Hiroshi Sakurazaka
Starring     Tom Cruise,    Emily Blunt,    Bill Paxton,    Brendan Gleeson
Music by     Christophe Beck
Cinematography     Dion Beebe
Edited by         James Herbert,    Laura Jennings
Production  companies         Village Roadshow Pictures,    RatPac-Dune Entertainment,    3 Arts Entertainment,    Viz Productions
Distributed by     Warner Bros. Pictures
Release date(s)         May 28, 2014 (London IMAX),    June 6,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13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78 million


馬華 入閣

IMG ruge

 

晨早翻报,头条登出马华入阁的大消息。我想其他人也和我一样都这么想,马华入阁,只是迟早的问题。对于一个政客,越是嚷嚷着“洗心革面”等等言辞,越是值得怀疑。因为没人看他演,他只好大吼大叫,装小丑还是爱说谎的木偶,对他都没关系,他要的是成为观众的焦点。哪怕一分钟都好,对一戏子最残酷的实施莫过于没人看他演戏。

现在的马华很简单,不是要钱就要做官。人嘛,为名为利大有人在,政客的投机取巧其实也无可厚非,只要身为选民的我们小心一点聪慧一点就行了。但满口仁义道德却行非义之事,这类伪君子,马华当仁不让。我最欣赏一些马华领袖爱把”忍辱负重”挂在嘴边,尤其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姿态:受华社唾弃,却仍坚持为华社服务。这里头有一点特别值得去深思,一个戏子之所以爱扮可怜,就是因为观众爱看。我们社会对政治人物的理解仍旧停留在好人好父亲好家庭的好好好层面上,也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于政治人物,我们期待他是善良,有好的品德,对内持家爱子,对外公德无私,所以我认为大马人需要的是神,不是人。要一个品德优良仁义兼得,必要时还可以舍身取义的再世耶稣(or释迦牟尼),我们以超现实的想法去梦幻我们的政治人物。所以马华会这样。装得诚恳,装得善良,装得亲民。所以马华不谈政策,在我看来,他也没有必要去谈政策。因为马华就很单纯地想要钱和做官而已。

但这没错。只是披着“忍辱负重”不堪内阁没了华社的声音,这让人很不愉快,不爽。爱官爱钱,试问谁不是?林冠英不想当首长?安华不想当首相?我切掉。爱当官没关系,做好本分就行了,爱钱没关系,合法地赚钱这是应该的,干偷鸡摸狗的勾当收取贿赂佣金还刮民脂民膏,这就不对。

这样看来马华入阁,其实没什么好惊讶。马华领导层,一群爱钱爱当官的大马华人,为什么会走上一条爱自圆其说,爱唠叨自己受委屈的路呢?

国阵里的实权领导团队,是巫统。获得议席最多的巫统拥有最大的话语权,而马华在国阵的定位,在历史上可被视为巫统延续英殖民的分而治之的政策,马华负责华裔事务。但从巫统对马来人政策上来看,我个人的偏见是,马华的出现有利于巫统向低下层马来人制造对华裔的恐慌。巫统摆在前的口号是捍卫马来人的权利,这话在大选似乎不断地被重复及传诵。而在捍卫马来人的权益上,巫统主要以制造华裔独霸国家经济为轴心,向外延伸至华裔政商势力的膨胀将会取代马来人的地位。马来人的地位是什么?土著。而非土著,在巫统极端派的解释,就是外来者。叫华人回中国等等言论从来不会停止,我想也不可能会停止,因为这是巫统制造华人外来者身份来确定马来人为本地土著的核心概念。

城市马来人基本看透这套滑稽理论。因为巫统仗着“土著捍卫者”的身份搜刮国家财富,但并没有公平地和所有土著分享。亲疏有别,得益者,为朋党也。可马来乡村始终为巫统的铁票区,里头确切的原因我也不晓得,我有限的认知是,乡区获取政治信息的管道不多,在巫统宣传下,单纯的村民很容易被牵着走,而对华裔的不了解,更促使他们接受华裔威胁论。马华在国阵里的非常角色,就是在适当的时候站出来,为巫统的华裔威胁论充作一角,充作一非常角色。像前几周的反回教刑法,马华一马当先,以巡回讲座的方式去宣传反伊斯兰刑法的立场,并要求群众联署签名反对伊斯兰刑法。

身为政党,就必须对公共事务进行讨论辩论,然后表态。绝不是搞弟子规,乐龄歌唱比赛等等,那些文娱不是政党的核心任务。马华对伊斯兰刑法表态,这是正确的,但背后隐秘的支线剧情,我想是巫统要求马华根据华裔威胁论这剧本进行必要的演出。

当大小华团群起鼓动着反伊斯兰刑法的声音,在巫统刻意的歪曲下,乡间马来人很容易就会相信华人反马来人这样一种伪像。

马华,爱钱爱当官,而巫统为树立华裔为敌人以团结马来人,必须要马华充当丑角,去塑造强大华裔的角色。“巫统即使有弊病,它仍旧是土著的捍卫者,在捍卫土著的权益上决不妥协,若放弃巫统选择公正党或伊斯兰党,试问日子真的会更好吗?”—————我想,这是巫统渴望看见的马来人思维。

愿充当丑角的马华,巫统以官位和金钱为酬劳,两者相收益,苦的是霸权下被熄灭的生命,她的名字叫 赵明福


maleficent 沉睡魔咒 影评:jolie的独唱

https://fbcdn-sphotos-c-a.akamaihd.net/hphotos-ak-xpf1/t1.0-9/10351575_808931575786469_9135418487546351506_n.jpg

maleficent 影评

故事简介:坏巫婆的咸鱼翻身

电影从另一角度切入经典童话睡美人。赋予人性的巫婆,也渴望爱情,从最纯真的天使堕落成为众人惧怕的巫婆,命运大神必须给她一个机遇,而这个机遇,让她合理地成为巫婆。

叛逆

颠覆经典童话,需要勇气,更需要贯彻电影始终的强烈原则。电影<maleficent>平反巫婆的角色,并从巫婆的角度去打开经典童话睡美人,而电影并没完成陈述睡美人的故事,而是继承大家对家喻户晓的童话《睡美人》的理解去拍摄巫婆的番外篇。电影开始时,以天使样貌出现的巫婆,亲切可爱,那对羊角和唇红虽然不称,却突出天使的形象,格外凌驾在众生万物之上的天使。幼年的天使步入青少,渴望爱,也陷入爱,直到失去爱,被爱背叛,而还略有人性的情人,只割下她的双翼,向人类世界的国王兑换权位和公主。利益的驱使,使人恶。成为国王殿下的旧情人对羊角天使,或许有那么一点不舍。她,或许是他心里年幼记忆的组成部分。亲手抚刀,斩下,拭血,割断自己与过去的关系,我想,这不容易。我想,这也是他犹豫后,割断天使双翼的原因。他,不能全然割舍过去关于她的一切。

羊角天使成恶。由恶导致的恶,延伸出来的恶,形成因果关系,他人的因,造就本身的果,而自身的恶,在别人身上结成恶果,并连锁繁衍。因因果果,串联不熄。当王后诞下公主的那一天,普天同庆之时,羊角天使蜕变成巫婆,放下不可逆的魔咒:公主十六岁生日的那一天,陷入不醒的沉睡。

在城堡出现的巫婆,穿过戴着羊角帽的女士先生,震惊四座地许下咒怨。饰演巫婆的angelina jolie脸上突起的棱角,还有冷艳的面容,确实震惊四座。剧情的高潮随巫婆极艳恶的演出而推向极致。绿色的魔光散了,巫婆走了,宫殿里寂寞了,剧情也随之坠下深谷,失了方向的巫婆,下了最恶的诅咒,之后要干嘛?这是件为难的事。仇都报了,就等十六年后验收恶果,在精灵世界里坐看人生,为破解诅咒而努力,却惨被命运大神一手推向注定的安排。

公主的长大,看似融化巫婆内心的冰川,由爱情背叛所凝结的冰川,为抵挡下一次背叛所筑起的高墙,渐渐被小小公主暖化。电影至此,巫婆似乎突然就变成善良天使。羊角天使既然可以因为爱情而堕落为巫婆,巫婆自然也可以因为爱而蜕变回天使,但前提是这必须有个机遇,必须有个强烈的转折点。

巫婆嫉恨背叛情人,何不化身为妲己,报复情郎。童话睡美人贯彻始终的原则是公主与王子的完美结局,而电影<maleficent>为颠覆巫婆的丑恶形象,理性地去阐述巫婆之所以是坏巫婆的缘由,但巫婆的情绪似乎在城堡留下恶咒之后就回到当初天真善良的天使形态。我想说,巫婆走上咒怨这条路,就注定与人类世界为敌,而可以对抗众人厌恶的眼光,是因为她心里有着那么一段坚定她报复情郎的爱情故事。

当恶不能延续,在许下咒怨后,就被可爱的小小公主唤醒一点一滴当初的良善。电影<maleficent>走不出大圆满的框框,躲在童话里头继续着大圆满的结局。当公主一点点地长大,我看到的似乎不像是个巫婆,像angelina jolie在扮演真实的自己,一位爱孩子的母亲。剧情脱离原有的叛逆精神,回到皆大欢喜的结局路上,我想,电影<maleficent>在剧情的控制上,是不美的。但美学布局的运用,却很好地贯彻始终,说到底,若这电影只是还原经典童话的睡美人,而非颠覆巫婆的角色,只专注在颜色,背景,奇幻布景的运用,我想这或许更值得一看。正因为导演选择颠覆巫婆的刻板角色,创新地打破巫婆就是坏的传统,去塑造一个更为人性的巫婆,但可惜没能继续解剖巫婆的内心世界。像为何巫婆看见逐渐成长的小公主,为何没想过报复?她内心必须挣扎,为什么小公主可以这么快乐,而我,这个巫婆却要忍受寂寞忍受背叛忍受我情愿为爱付出却被情郎拿着我的爱去兑换他的权位和幸福?那幸福是什么?我爱他,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我?那现在他幸福快乐,我一个人独守着空林,那我失去双翼带给他的快乐,是不是值得得?爱情是不是一定要牺牲?而我愿意为他牺牲吗?难道只要他快乐我做什么都可以吗?这就是爱情吗?———–诸如此类的挣扎不是童话探索的范畴,是大人世界复杂的思索。

可能她一辈子都找不到答案。但,却必须为此困陷一生。

当开朗的公主面向邪恶的巫婆,她俩的关系,像当初的羊角天使和小男生。可惜电影没解剖巫婆的内心世界,只是表面地带过,把巫婆说成是一个被欺凌的善良天使,因为背叛,所以堕入恶魔的陷阱,放下最重的咒怨。之后神奇地被公主唤醒良知,进行命运的对抗,并愿意舍身为小公主,进入城堡,为破咒怨。发疯的是国王,他不知为什么一直要惧怕巫婆,或许是内心的一点善,那不忍割喉只好割下天使双翼的挣扎心情,电影对此没说什么,只是在公主诞生的那天,让重见巫婆的国王突然间就丧心病狂,似乎命运的大手始终就没离开过,哪怕编剧打从头就想颠覆巫婆的角色,但最后还是退回到了童话世界的框框,用大圆满结束一切。

十分给六分,angelina jolie的演技在整部片子占极重要的位置,可惜除了许下魔咒的那段,基本就没亮点。惊艳的造型从一而终,羊角,或许让整部片子变得和普通童话电影不一样,但若单靠这对羊角贯彻两小时长的电影,也没这么容易。jolie的独唱,似乎没能挽救剧情的不整。

小时候听的童话,是非黑白清楚简单。漂亮美丽的白雪公主必然是善的一方,而丑恶蒙上黑布的巫婆必然是来自黑暗势力,而善恶对立的二元法则,没有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一个好人,就不大可能做出什么坏事,一个坏人基本上就没可能干什么好事。简单的善恶价值观架构着童话世界,骑着白马的王子到你跟前低头亲吻你的手背,这象征着幸福的到来,坐上白马的你入住外有士兵镇守的城堡,就意味着你奔向幸福。而生个小娃,接受底下民众的祝福和欢呼,就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

原来幸福是那么简单。呵呵,然后在百货公司就可以看见一群小女孩站在巴比娃娃公主系列的玩偶前露出渴望拥有的眼神,呵呵呵(卖娃娃的商人在奸笑)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website link动画电影中的”反派翻身做主” 从《怪物史瑞克》到《沉睡魔咒》
Maleficent (wiki/tomatoes/imbd/mtime/豆瓣/official website/facebook)
Directed by     Robert Stromberg
Produced by     Joe Roth
Screenplay by     Linda Woolverton
Based on         Disney’s Sleeping Beauty,    La Belle au bois dormant by Charles Perrault
Starring         Angelina Jolie,    Sharlto Copley,    Elle Fanning,    Sam Riley,    Imelda Staunton,    Juno Temple,    Lesley Manville
Narrated by     Janet McTeer
Music by     James Newton Howard
Cinematography     Dean Semler
Edited by         Chris Lebenzon,    Richard Pearson
Production  company         Walt Disney Pictures,    Roth Films
Distributed by     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
Release date(s)
May 28, 2014 (United Kingdom)
May 30,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97 minutes
Country         United Kingdom,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80 million


随便写2014/6/11:视频&杀意少年


中学时学吉他,不断地练指法,和一起玩吉他的朋友聊的话题从手指生茧到作曲填词。一首首属于青涩的青春的歌,就这样诞生了,也这样被遗忘了。

好的,总会随时间而沉淀。时间退去棱棱角角,杂七八的曾自以为很好的作品。当时老在幻想,写一首畅销的超级好歌,然后不再出写歌,因为再也写不出比这首更好的作品。有归隐的书生味儿,隐士之类的潇洒倜傥,不惹尘埃,穿梭在风尘间,衣裳却没沾上半点凡俗。

年少就爱做梦,梦醒了,继续作。那似懂非懂的脑袋,总可以蹦出许多可爱的想法,但都离不开名利。大学毕业,踏入职场,生活太乏味,除了工作加班就是睡觉吃饭。

最大的嗜好就是做视频。一首用window movie maker的视频,大概耗我六到八个小时。点击率也不高,就自娱自乐,现偶尔无聊还是会打开看看。然后就在想,当时为什么可以做出这种东西?

后来改编<没那么简单>,点击率突然爆增。做这段视频的原意是当天周日上班心里超不愉快,没人可怜,只好自怜,就改那首<没那么简单>来玩。结果点击率就高了。原想继续改编歌曲,延续点击率的爆增,但后来没做,为了点击率而花时间做视频,其实违背我的初衷,也因为如此,从制作视频里逃出来,寻找其他途径去感受生命。

最怕自己为了他人眼光而去努力。若一件事不是我喜,我不会为别人的赞赏而去做。也因此当我做了决定,我也不怎么听别人的劝告。我的固执和顽固,受抨击,有时我也不晓得,我不偷不抢,为什么不能做自己。

或许,抨击我的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看着这视频,两小孩的RAP。很帅。我寻找的,也是这份真。如果歌曲里头写的是真的,它就可是撼动人心的好作品。回想年少的自己,沉溺在无可救药的浪漫诗人情怀里,无关痛痒地哀伤与忧愁,明明就爱玩爱闹,还死要装着高深莫测。这像是能让我更接近伟人。伟人是不是这样,其实我真的不知道。看似在批判过去,实是警惕现在的自己。

做一个真率的人,或许会给别人看不起,但若成为一个装模做样的伪君子,自己都没办法接受自己,那别人看得起你,又如何呢?

视频的小孩用被暴凌的经历,写了这首歌。犹记一位舞蹈老师对我说:艺术源自于生活。若艺术如华山绝顶高不可攀,离开了生活的艺术,可能不会活力,可能也不会有传承。小孩在这首歌道尽自己的故事,真实的东西,总是那么有说服力。但我能想象,当他被暴凌的时候,一定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回到家,又不敢对妈说,一个人关在房间,小孩不明白的事情太多,诸如“为什么他要欺负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等等之类的问题,可能到最后都没有一个答案。

于是用RAP的,通过RAP找到一个出口,而出口的终点未必有着答案,但它绝对是一个宣泄情绪的管道。

我想起前不久的台湾地铁杀人案。年少的他,持刀在人群中挥砍。划破被刀子触碰的衣裳,释放被刀子割开的肉。就这样砍伤好一些人。

道德指责随之而来。然后杀人犯的母校出来道歉,父母出来道歉。这是父母没把孩子教好,还是学校没尽责?还是这是社会孕育出的个别现象?其实我心里也不安。充斥网络的电玩从暴力到色情,什么都有,而杀意少年本身之所以在人群中拿着刀挥砍,可能不单只是沉迷电玩游戏这么简单,更可能是综合朋友不多,不善交际,父母缺乏关心,社会缺乏关注,在面子书的LIKE&SHARE的价值观,自己缺乏吸引人的特点,却渴望被人理解,在失去生存的渴求下,要用一桩大事件去为自己的死做一个完美的收尾。

若我们始终以集体道德批判的态度去咒骂杀意少年,我想,这类事件可能会重演。问题的关键,不是宣扬道德的真善美,而是知道杀人是错误的少年何以持刀到人群中挥砍。他难道不知道是错的吗?

像我们从小就知道乱丢垃圾是错的,但大家还是一样乱扔。

由法律角度出发,可以得到法律的解释,由伦理学角度出发,可以得到伦理的解释。

在马来西亚,暴力,是被压抑的。符合传统东方思维。我妈从小就告诉我,什么不可以,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这样是不好的,这样是好的,我脑海里是先有对错,之后才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像暴力是不好的,虐待小动物是不正确的,但我记得我小时候最爱拿盐巴往蜗牛身上撒。这是很毒的,我父母给我,或者说,我生活圈子里的长辈给我的教育,就是很多东西,尤其是欲望之类的,是错的,你不可以碰。

但我小时候真的很热衷于拿盐巴撒蜗牛。看着蜗牛流血,萎缩,像急速枯萎的花,我发现生命,好脆弱,又好像很美。当时我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私底下作,没让大人发现,因为这不好。

我做任何事,都是先有对错,对与错永远是摆在最前面,而自己做了爽不爽,开心不开心,这是后面的事情。一个瘪三,可以是衣冠楚楚,讲求门面,华丽的外观造型,只要是不漏破绽,就行了。瘪三,也没什么不好,如果说瘪三可怜,我觉得把自己装成不似瘪三的瘪三,这才可怜,因为连他都不接受他自己。

“伪”,是我最常见的景象。尤其在人的语言态度中,刻意隐瞒,温文尔雅背后,见不得光的事儿,大伙儿心知肚明,却一同健忘。像一群爱找妹子睡觉的男人。我个人的偏见是,人有原始的性冲动,需要疏导,一些人可以在艺术或激烈运动下释放,但一些人选择用更直接的方式,如射精,直接释放原始的性冲动,这谈不上对错,只是个人生活的选择。

但我所被灌输的教育,就直说这是错。

在集体价值观下,每个人互相监视,把一些看似道德不允许但大家都在做的事情遮遮掩掩。

“难道要提倡这些不道德的行为吗?难道批判这类不道德的行为,是错的吗?”

你看,对错又来了。

基督教,华人传统文化等,对欲,采取压抑,打压的对抗形式。而崇尚个体独立的西方,则认同人的欲,并尽可能用符合社会伦理道德价值观地引导欲的宣泄。

像那位rap小孩。

像我一直不断地要重复说,“西方崇尚个人的态度不一定是正确的”“不能以西方做标准”等等。好像,大义在前,我不得说其他的话。若大家循规蹈矩,社会就不乱,强加教育及更犀利的道德批判,则是惯用手段。

继续地道德批判,杀意少年,就会减少吗?

“难道要提倡这类行为吗?”mr.对错愤怒地说着。

若能够,我们必须从另外一角度去看事件,那我们才可以阻止这类惨案的发生。被杀意少年伤的人,是受害者,在我看来,杀意少年,可以也是受害者。

“那没有元凶咯?又是社会的错啦?”mr.对错愤怒地质问。

如果可以从杀意少年的角度出发,从他的视角理解这个世界,我想,我们可以帮助更多像这样需要帮助的人。他们的声音,往往被埋没,而他们对抗的,不是一个个体,像是临终前的反击,用生命对抗整个世界,是什么束缚他们,囚禁他们,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若一个社会只能充斥道德的批判,在越来越讲求个体个人的世界,这一套,似乎越来越不管用。

“那是不是要提倡大家都去杀人啊?”

mr.对错又生气了。


随便写2014/6/6:步行

IMG_20140607_110227
在中国念书的时候就爱步行,一个人走,经过那剪影下的树,安静的邻里,一小片花草丛,看一两幼儿躺在那儿私语。经过篮球场,中学生清朗的声音,为投空的射篮“哎”一声,没来得及悔悟,就赶紧回到后场防守。经过公厕,记得头一天到校,就冲进这间公厕解放将决堤的膀胱。隔了一堵墙的里外,变化竟是如此之大。厕所没水,每个解放容器里,都有一陀你我都熟悉却始终觉得恶心的泥色团。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进去过。

充满深刻回忆的厕所之后,沿着路两旁,一边是学生宿舍,一边是大礼堂和网球场。然后是食堂,再来就到我住的宿舍。

走一趟要三十分,久一点,可能坐下休息,可能耗上一个钟。

车入院近一个月,上下班都用走的,一趟也需半小时,来回就一个钟。刚开始还不习惯,习惯车子代步,一切机械式的起床刷牙剃胡子换衣穿鞋开门锁门开车转弯碰上红绿灯前停,脑子才清醒,:
哦,绿灯了,是应该踩油门了。

没车的时候,打从锁上大门的那一刻起,转身面对卓然升起的高阳,脑子就是醒的了。

抵达公司大门,往往汗湿了衣裳。其实这感觉挺不错的。

想起大学里充满枝叶剪影的那条小径,就觉得,大马的街道,不适给人走,是为车子而设的。规划城乡里的连接,本应以公共交通为主,而非私家车专用。因为私家车一多,公路的拥堵反而造成无效率及汽油的不节约。城市化提倡的人口密集,其一项重要的目的在于节省能源。当人住的密住的紧,人与人之间就距离而言就更靠近,而来往联系之间所需要的能源就少。假若我住高楼里的小单位,底层就是熟食中心和百货商场,我就不需要走的老远去吃饭去购日用品。而在大马,似乎不存在城镇规划这回事儿。我以为是这样。有天,一同事在闲聊中拿出一本书,他笑着对我说,这是本城的城市规划书。

呵,我笑了。

不是没有,是没人去跟。所以我坚信,大马不是法制国家,是威权式恐吓制度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