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6/6:步行

IMG_20140607_110227
在中国念书的时候就爱步行,一个人走,经过那剪影下的树,安静的邻里,一小片花草丛,看一两幼儿躺在那儿私语。经过篮球场,中学生清朗的声音,为投空的射篮“哎”一声,没来得及悔悟,就赶紧回到后场防守。经过公厕,记得头一天到校,就冲进这间公厕解放将决堤的膀胱。隔了一堵墙的里外,变化竟是如此之大。厕所没水,每个解放容器里,都有一陀你我都熟悉却始终觉得恶心的泥色团。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进去过。

充满深刻回忆的厕所之后,沿着路两旁,一边是学生宿舍,一边是大礼堂和网球场。然后是食堂,再来就到我住的宿舍。

走一趟要三十分,久一点,可能坐下休息,可能耗上一个钟。

车入院近一个月,上下班都用走的,一趟也需半小时,来回就一个钟。刚开始还不习惯,习惯车子代步,一切机械式的起床刷牙剃胡子换衣穿鞋开门锁门开车转弯碰上红绿灯前停,脑子才清醒,:
哦,绿灯了,是应该踩油门了。

没车的时候,打从锁上大门的那一刻起,转身面对卓然升起的高阳,脑子就是醒的了。

抵达公司大门,往往汗湿了衣裳。其实这感觉挺不错的。

想起大学里充满枝叶剪影的那条小径,就觉得,大马的街道,不适给人走,是为车子而设的。规划城乡里的连接,本应以公共交通为主,而非私家车专用。因为私家车一多,公路的拥堵反而造成无效率及汽油的不节约。城市化提倡的人口密集,其一项重要的目的在于节省能源。当人住的密住的紧,人与人之间就距离而言就更靠近,而来往联系之间所需要的能源就少。假若我住高楼里的小单位,底层就是熟食中心和百货商场,我就不需要走的老远去吃饭去购日用品。而在大马,似乎不存在城镇规划这回事儿。我以为是这样。有天,一同事在闲聊中拿出一本书,他笑着对我说,这是本城的城市规划书。

呵,我笑了。

不是没有,是没人去跟。所以我坚信,大马不是法制国家,是威权式恐吓制度国。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