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6/11:视频&杀意少年


中学时学吉他,不断地练指法,和一起玩吉他的朋友聊的话题从手指生茧到作曲填词。一首首属于青涩的青春的歌,就这样诞生了,也这样被遗忘了。

好的,总会随时间而沉淀。时间退去棱棱角角,杂七八的曾自以为很好的作品。当时老在幻想,写一首畅销的超级好歌,然后不再出写歌,因为再也写不出比这首更好的作品。有归隐的书生味儿,隐士之类的潇洒倜傥,不惹尘埃,穿梭在风尘间,衣裳却没沾上半点凡俗。

年少就爱做梦,梦醒了,继续作。那似懂非懂的脑袋,总可以蹦出许多可爱的想法,但都离不开名利。大学毕业,踏入职场,生活太乏味,除了工作加班就是睡觉吃饭。

最大的嗜好就是做视频。一首用window movie maker的视频,大概耗我六到八个小时。点击率也不高,就自娱自乐,现偶尔无聊还是会打开看看。然后就在想,当时为什么可以做出这种东西?

后来改编<没那么简单>,点击率突然爆增。做这段视频的原意是当天周日上班心里超不愉快,没人可怜,只好自怜,就改那首<没那么简单>来玩。结果点击率就高了。原想继续改编歌曲,延续点击率的爆增,但后来没做,为了点击率而花时间做视频,其实违背我的初衷,也因为如此,从制作视频里逃出来,寻找其他途径去感受生命。

最怕自己为了他人眼光而去努力。若一件事不是我喜,我不会为别人的赞赏而去做。也因此当我做了决定,我也不怎么听别人的劝告。我的固执和顽固,受抨击,有时我也不晓得,我不偷不抢,为什么不能做自己。

或许,抨击我的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看着这视频,两小孩的RAP。很帅。我寻找的,也是这份真。如果歌曲里头写的是真的,它就可是撼动人心的好作品。回想年少的自己,沉溺在无可救药的浪漫诗人情怀里,无关痛痒地哀伤与忧愁,明明就爱玩爱闹,还死要装着高深莫测。这像是能让我更接近伟人。伟人是不是这样,其实我真的不知道。看似在批判过去,实是警惕现在的自己。

做一个真率的人,或许会给别人看不起,但若成为一个装模做样的伪君子,自己都没办法接受自己,那别人看得起你,又如何呢?

视频的小孩用被暴凌的经历,写了这首歌。犹记一位舞蹈老师对我说:艺术源自于生活。若艺术如华山绝顶高不可攀,离开了生活的艺术,可能不会活力,可能也不会有传承。小孩在这首歌道尽自己的故事,真实的东西,总是那么有说服力。但我能想象,当他被暴凌的时候,一定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回到家,又不敢对妈说,一个人关在房间,小孩不明白的事情太多,诸如“为什么他要欺负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等等之类的问题,可能到最后都没有一个答案。

于是用RAP的,通过RAP找到一个出口,而出口的终点未必有着答案,但它绝对是一个宣泄情绪的管道。

我想起前不久的台湾地铁杀人案。年少的他,持刀在人群中挥砍。划破被刀子触碰的衣裳,释放被刀子割开的肉。就这样砍伤好一些人。

道德指责随之而来。然后杀人犯的母校出来道歉,父母出来道歉。这是父母没把孩子教好,还是学校没尽责?还是这是社会孕育出的个别现象?其实我心里也不安。充斥网络的电玩从暴力到色情,什么都有,而杀意少年本身之所以在人群中拿着刀挥砍,可能不单只是沉迷电玩游戏这么简单,更可能是综合朋友不多,不善交际,父母缺乏关心,社会缺乏关注,在面子书的LIKE&SHARE的价值观,自己缺乏吸引人的特点,却渴望被人理解,在失去生存的渴求下,要用一桩大事件去为自己的死做一个完美的收尾。

若我们始终以集体道德批判的态度去咒骂杀意少年,我想,这类事件可能会重演。问题的关键,不是宣扬道德的真善美,而是知道杀人是错误的少年何以持刀到人群中挥砍。他难道不知道是错的吗?

像我们从小就知道乱丢垃圾是错的,但大家还是一样乱扔。

由法律角度出发,可以得到法律的解释,由伦理学角度出发,可以得到伦理的解释。

在马来西亚,暴力,是被压抑的。符合传统东方思维。我妈从小就告诉我,什么不可以,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这样是不好的,这样是好的,我脑海里是先有对错,之后才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像暴力是不好的,虐待小动物是不正确的,但我记得我小时候最爱拿盐巴往蜗牛身上撒。这是很毒的,我父母给我,或者说,我生活圈子里的长辈给我的教育,就是很多东西,尤其是欲望之类的,是错的,你不可以碰。

但我小时候真的很热衷于拿盐巴撒蜗牛。看着蜗牛流血,萎缩,像急速枯萎的花,我发现生命,好脆弱,又好像很美。当时我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私底下作,没让大人发现,因为这不好。

我做任何事,都是先有对错,对与错永远是摆在最前面,而自己做了爽不爽,开心不开心,这是后面的事情。一个瘪三,可以是衣冠楚楚,讲求门面,华丽的外观造型,只要是不漏破绽,就行了。瘪三,也没什么不好,如果说瘪三可怜,我觉得把自己装成不似瘪三的瘪三,这才可怜,因为连他都不接受他自己。

“伪”,是我最常见的景象。尤其在人的语言态度中,刻意隐瞒,温文尔雅背后,见不得光的事儿,大伙儿心知肚明,却一同健忘。像一群爱找妹子睡觉的男人。我个人的偏见是,人有原始的性冲动,需要疏导,一些人可以在艺术或激烈运动下释放,但一些人选择用更直接的方式,如射精,直接释放原始的性冲动,这谈不上对错,只是个人生活的选择。

但我所被灌输的教育,就直说这是错。

在集体价值观下,每个人互相监视,把一些看似道德不允许但大家都在做的事情遮遮掩掩。

“难道要提倡这些不道德的行为吗?难道批判这类不道德的行为,是错的吗?”

你看,对错又来了。

基督教,华人传统文化等,对欲,采取压抑,打压的对抗形式。而崇尚个体独立的西方,则认同人的欲,并尽可能用符合社会伦理道德价值观地引导欲的宣泄。

像那位rap小孩。

像我一直不断地要重复说,“西方崇尚个人的态度不一定是正确的”“不能以西方做标准”等等。好像,大义在前,我不得说其他的话。若大家循规蹈矩,社会就不乱,强加教育及更犀利的道德批判,则是惯用手段。

继续地道德批判,杀意少年,就会减少吗?

“难道要提倡这类行为吗?”mr.对错愤怒地说着。

若能够,我们必须从另外一角度去看事件,那我们才可以阻止这类惨案的发生。被杀意少年伤的人,是受害者,在我看来,杀意少年,可以也是受害者。

“那没有元凶咯?又是社会的错啦?”mr.对错愤怒地质问。

如果可以从杀意少年的角度出发,从他的视角理解这个世界,我想,我们可以帮助更多像这样需要帮助的人。他们的声音,往往被埋没,而他们对抗的,不是一个个体,像是临终前的反击,用生命对抗整个世界,是什么束缚他们,囚禁他们,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若一个社会只能充斥道德的批判,在越来越讲求个体个人的世界,这一套,似乎越来越不管用。

“那是不是要提倡大家都去杀人啊?”

mr.对错又生气了。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