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4

关于综艺节目“开讲啦” 嘉宾:阿信

那年,我23,2007年头到吉兰丹中华中学报到。我的职位,是一名老师。

那时很轻,很嫩,记得踏入初二b班时,黑板写着“杀不熟”。“杀不熟”意味着半生熟,是俗称。意思是,我在成年与幼年之间,那个不上不下的阶段。同学很皮,很直率地表达了他对我的看法。

杀不熟

若,这同学不这么写,或许,我就不会对初二b班有这么深刻的印象了。

有些事,会一直记得,不管它多远,多琐碎,有些事情,就这样,会牢记在心中。

我今天没想谈我的教师经历,那些好多趣事,留着以后,不是今天写。

我和这群同学有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们都在听五月天的歌。这很神,大概我是在高中才开始听五月天的歌,那时候的五月天,像青春期的我,莫名其妙就哀伤。为一片叶,一朵云,或者某些文字,但很多伤感的时候,并不是真的,是我想要悲伤,所以我去找一朵云,一片落叶,催化我悲伤的心情。

那时挺假,伪得很。当然,现在也没很好。

到了我上大学乃至我踏入社会工作,五月天的人开始老了,但歌曲却年轻了。一些热血沸腾的音乐领着我继续在深夜加班,如《生活之下生存之上》,一些歌曲让过去的一些人在脑子里打转,例如《突然好想你》。我喜欢真的东西,伪的声音和作品,不耐久。唯有真挚,才能和真诚的心发生共鸣。五月天的歌,是这样。

阿信的演讲,并没有很好。相对主持人小撒言辞的洒脱,阿信更多的是拘谨,很小心地用字。犹记一句话,“用这一生做好一件事,其实这就是伟大了”。阿信是唱歌的,他未必需要很好的口才,甚至一个美满的家庭去衬托他五月天歌坛巨匠的身份。相反,专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做好眼前的事,这是我从这视频得到的启发。

视频后半段比前半段精彩,而偷看手稿的阿信显得更真。而到场的观众像是来看演唱会多过是听演讲。在提问环节,阿信没给一个完美的答案,甚至有些回答不到点。一些人了不起的地方,或许在于回答别人的问题,一些人了不起的地方,或许是投入在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不能要求阿信作出一个完美令人热泪盈眶的伟大演说,因为这样很可能他就去参加政治去搞演说,不做音乐了。

把握好自己热衷的事情,别被外人影响,倘若我们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选择退回大家期待的样子,忽视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安全区守候,或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真正的快乐。像提问环节里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和别人不一样?”,和别人一样不一样,其实不在考虑的范围内,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因为喜欢做的事情和别人不一样,我选择退缩,那我这一辈子就算和别人一模一样,到我白发苍苍时,回头一看,那一模一样的人生,不会令我感到骄傲

我会后悔为什么我就要和别人一模一样

如果你曾是丹中的学生,希望年轻的你,勇往直前。

Advertisements

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猩球崛起2 影评:好电影

https://i2.wp.com/www.hollywoodreporter.com/sites/default/files/custom/Blog_Images/dawn_of_the_planet_of_the_apes_a_p.jpg

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影评

故事开始于超智慧人猿逃离人类奔向森林后的十年。而这十年,由科学研究室传染开来的人猿流感(simian flu)散布全球,对物种人类造成灭亡的威胁—–恰如我们对一些濒临绝种的生物这般称呼,物种:人类。人类苟存的机率为十分之一,为控制病情,人类社会对患者进行隔离,看来妻离子散也未必发生在战争。目视妻子自此离散的十分之一苟存者,选择对抗死亡的畏惧,拥抱患病的老婆孩子。用爱去解释一切,人性的光辉,超越了简单物种的丛林法则。各国政府因为民众的对抗,随之倒台,毕竟人也差不多死光了,管和不管,已经不大重要。人从各国分治,从人与人的斗争到国国相争,再到无国界的跨越,竟然不是人类相互妥协,而是靠病毒。

何其讽刺

人类社会的复杂性,诸如妻离子散,为爱牺牲,道德沦落等,我们很容易就陷入不可自拔地偏重人类社会的描述,但导演对剧本进行修改,试图平衡并加强超智人猿的部分,其实这部分作得非常好。电影在大局上的掌控,让坐在影院的我不知觉地过了两小时多。

毫无疑问<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是一部好电影。

电影分两部分,一个是人类世界,另一则是超智人猿世界,虽然他俩存活在同一个星球。像当初白人殖民地开始侵占美洲,对红印第安人而言,这不过只是另一个部落,不因为肤色的差异,而向其他同肤色的印第安人要求结盟对抗白人,一开始不是这样,直到白人拿起炮火枪械指着手拿弓箭和铁刀的印第安人,“嘭”地让对方体会血溅的痛,印第安人才真正进行部落的联盟和印第安人的团结。

超智人猿和人类也一样,在同一个星球,但不来往,由人猿流感在这两物种间进行有效的隔离。无政府状态下的人类世界是饱受惊慌的懦弱,生死离别让惯于享受生活的它们,顿时陷入黑洞般的恐慌。这恐慌没有激起对抗的想法,因为对手是人类自己研发出来的病毒。对于不可视的敌人,仿如鬼神,我们会更畏惧。对于看得见的对手,我们会选择用比他们更强大武力装备去打到对方,争取更好的资源和生存空间。

争斗,人对人都这样,更别说对其他非人类。但这时候的人类存在畏惧,生活充满恐惧。停止了对超智人猿的探索和对抗,直到苟存在一防御性建筑物的人类为寻找电源打破了人类与超智人猿之间的隐形性隔墙。位于三藩市的人类区分两派,一动议打击超智人猿,多数派,二为通过和平手段去交涉,以重启水坝发电的运作,少数派。而更多的人类,是彷徨和喧闹和要求索取更多资源,而资源怎么来,他们不理,因为这是领导的事儿。

可笑的大多数。

有次和友人谈及东马原住民的处境,因为州政府大建水坝而对这些处在原始生活方式的原住民进行驱赶。我想,我们没有理由去改变对方的生活方式,只要他们没触犯基本的道德和法律,我们绝对没有理由宣称自己是更文明更了不起的文化,因而强迫他们去接受我们的自认为高尚的文明。

而人类malcolm是这方的代表,而同是三藩市的人类区领导人的dreyfus则是人类大我主义。dreyfus可以为人类物种的延续而牺牲,他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如何,过得怎样,但他愿意在这乱世中,用自己的性命去保护更有价值的东西。这东西叫:人。

当人类推崇至高无上的献身精神,崇尚为战而死的光荣,我看到彼岸,那三藩市铁桥指着的森林里的超智人猿,他们要的也不过只是延续后代,保护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最简单的要求,在不信任和拒绝交流和妥协下,回到最原始的方式,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武,为止戈,何谓止戈?我侵犯,你若反抗,这就是造反,这就是戈。

对和错,好像都不存在意义了。各执一词的双方,看来都是对,但结果往往更接近更坏的方向。我们在寻求自己的合理性当儿,忽略对方的合理性,而断然下的决定,就是以暴力冲突去解决所有问题。看来是解决问题的方便手段,但其实是衍生更多的问题。

故事的开始以回到森林的超智人猿为序幕。

驻入森林的超智人猿,如原始人类社会的重生。领导人是武力最强者,以个猿威望去熄灭反抗的苗种。”apes together strong””Apes not kill apes “等简单的规则,扶驯超智人猿,电影开始不久,即以超智人猿caesar利用智慧对抗灰熊,显示超智人猿有别于兽类的鲁莽和冲动。超智人猿的内部纷争随着人类的加入而扩大。像人类社会里主张和平的鸽派和主张武力对抗的鹰派,在议会中大动干戈。超智人猿也一样。

当caesar不得不领大批超智人猿到人类的土地上炫武扬威,以警惕人类勿越过界限时,这由大多数决议的方案,让超智人猿完整地呈现在慌张的人类社会中。这,不是caesar想看见的。因为接触的开始,就是猜疑的开始。信赖,只存在人与人,不是人与人猿。

同是求生的两类生物,在猜疑和忌惮之下,战争,难免。而同是人和超智人猿里,同样有着为和平要求妥协,一同共存的想法。当主张武斗的人和人猿碰在一起,注定是战争。在美国上世纪六十年代里,白人视黑人为异物,和兽类差不多。类似一些餐馆学校禁止黑人进入等等,只是凤毛麟角地体现社会的不平等。而不平等把黑人推向社会的边缘,选择以非暴力的和平手段抗争的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后,美国黑人选择用暴力武装自己。

人对人,且这样。更何况对的是人猿。

似乎,我们没能重新定义我们所习惯的事物。当哥白尼强调日心说,教会用火焚让周围的人明白,教会是至高无上的。当超智人猿用人类的方式,和人类交谈,谈判,我们不能接受。所以,选择武斗。而在电影所设定特殊背景下:大部分人类被病毒灭杀的背景下,人的恐惧心理更甚。害怕,让我们选择用更简单的方式去解决当前面对的问题: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像超智人猿caesar之所以能服众,让众猿推举他做领袖,靠的就是强悍身理条件。

人与人猿渐渐分不清。

当超智人猿koba在人类的军库里被发现时,那充满仇恨的脸,顿时变得滑稽可笑。装疯卖傻的koba用天然的小丑演技逮到生存的机会。koba被嘲弄一番后,被放逐离开,而拉下真实脸孔的koba立即回到更为险恶的表情。

若被发现的是caesar,我想,caesar有可能和koba一样,卖傻。人类不能接受人猿说话,表明自己超智的身份,很可能就在这儿结束了。

koba忆起被关在实验室里的痛楚。不想回到过去,也不能把过去给磨灭忘记,在接受过去转身面对未来,koba选择用暴力回应。所以koba一直认为caesar在逃避。是不是唯有单一强者才能在这星球上立足?其他物种皆要被管制或忍受屠杀的命运?koba认为,人猿若不犯人,人始终会侵犯人猿。那为什么不在人还没有做好准备时,立即屠杀人类?

caesar是另一个想法。像打打停停的以色列巴勒斯坦战争。和平似乎只让双方短暂地喘气,而在之后,又是择日再战。据陶杰说,以巴冲突是历史上还在延续争斗的第二古老冲突,第一是伊斯兰教里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争斗,而第二古老则是以巴冲突。

和平,对caesar来说,或是在koba眼里是苟且偷生的想法,但caesar对族人的爱,是建立在家庭和朋友之间。caesar每每回到族里,必先问家里人如何。爱,有亲疏之别,我爱我爸必然胜过我爱你爸。而caesar对于超智人猿的未来,没有宏观的计划蓝图,这和koba的伟大的民族复兴壮业显得渺小。但也因为caesar对族群的想法是构筑在朋友家人的爱的基础上,所以caesar不会走得太远,不会像koba为了民族复兴的壮业,亲手把不听命的超智人猿rocket从二楼丢下。

若没法反思我们当前的行为,执迷不悟地固执己见,很可能这结果和我们一开始的初衷是截然相反的。

而koba,显然已走上复仇的道路,而非壮大超智人猿的宏伟壮业。当处高楼悬崖边的koba对caesar说“apes not kill apes”。koba单纯地回到求存的务实态度。而caesar回答“you are not apes”

而里头充满的是失落,caesar曾以为人猿比人类优秀。他也力图以这样的方式管理着人猿族群。caesar失去的不只是koba这位朋友,也是对人猿纯然的信心。似乎,我们没能重新定义我们所习惯的事物。

十分给八点二分,毋庸置疑,这是一部好电影。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wiki/tomatoes/imbd/official website/facebook/instagram/mtime/douban)
Directed by     Matt Reeves
Produced by         Peter Chernin,    Dylan Clark    Rick Jaffa,    Amanda Silver
Written by     Mark Bomback,    Rick Jaffa,    Amanda Silver
Based on     Characters created by Rick Jaffa,Amanda Silver
Premise suggested by Planet of the Apes by Pierre Boulle
Starring      Andy Serkis,   Jason Clarke,    Gary Oldman,    Keri Russell,    Toby Kebbell,    Kodi Smit-McPhee
Music by     Michael Giacchino
Cinematography     Michael Seresin
Edited by         William Hoy,    Stan Salfas
Production  company     Chernin Entertainment
Distributed by     20th Century Fox
Release date(s)    June 26, 2014 (San Francisco),   July 11,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31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70 million


我的偏見:大馬首相致電叛軍

IMG_20140723_024638

马来西亚首相致电乌克兰叛军

前不久中国旅客在沙巴遭外来军队绑架,中国政府静候大马政府的行动,并未施加干涉手段,凸现中国对大马政府的信任。绑架事件以中国人质平安归来为完结,中国政府的耐心和对大马政府的信赖,是绑架事件的另一焦点。

大马首相纳吉亲自致电乌克兰叛军,就黑箱及遗体达成协议,看似外交手腕的成功,却埋下沉重的伏笔。

国国之间必须按照既定的程序去进行协商和谈判,在互相妥协下,去达成协定,这是最初最简单的外交方式。倘如谈不拢,要嘛继续谈,不然就断交,再不然以军事行为迫对方就范。

大马首相亲自致电乌克兰叛军,既承认叛军在乌克兰东部的统治地位,也无形中为已分裂的乌克兰局势添油加醋。一国家的独立,必须得到国际的认同,而这认同除了是各国大使馆入驻他国,也可以是各国领导人对该国进行访问。

而首相纳吉致电乌克兰叛军,显然已把叛军的地位拉高至最高级别,也就是最高领导人的层次。对于正处于动乱的乌克兰,这显然不会是好消息。而首相纳吉密电的内容是什么,也格外令人猜疑。是提供金钱让叛军得以继续和乌克兰政府继续角斗,还是提供额外的国际援助或成为叛军在国际上的盟友?

显然首相纳吉在国际外交上犯下失误,因为不管是提供金钱的援助或是成为国际上的盟友,皆会造成乌克兰的分裂情势加剧。这也符合俄罗斯普京的意愿,大马无形中成了俄罗斯的盟友,在往后的中俄美角力中,大马在联合国将更难抉择。

一国政府的正统地位,必须由人民和国际上的盟友支持,才能得到认同。显然大马忽视乌克兰政府,主动采取行动追找回黑箱,这在外交上,是一笔重大的失误。

倘若之前的中国人质被绑架事件中,中方在知会大马政府后,独自和叛军谈判,这显然是对大马政府的最大侮辱。而中方若和叛军谈妥条件,事件的发展最后以中国人质释放告终,试问,大马政府不担心中方和叛军的谈判内容吗?

不管是金钱援助或国际上的认同声音,这对分裂一个国家是强有力的支持,从宏观角度上理解,这是外国干涉本国内政,外国势力侵权的行为。

若沙巴绑架事件重演,而被绑架的人质是来自乌克兰,那是否乌克兰政府可以致电叛军直接进行协商?

显然,首相致电叛军找回黑箱,看似完美的外交手腕,实则为未来的国际外交埋下沉重的伏笔。若致电联络叛军的是外交部长或其他人,以不曝光的方式低调和叛军接洽,或许,这更恰当些。

回想中国当初把人质事件全权交由大马政府处理,显然,我们在学习受别国尊重的当儿,并不晓得尊重他国。


transformer 4 变形金刚4 对于一部这么长的广告我不懂怎么评

https://chenghui0706.files.wordpress.com/2014/07/af752-michaelbaymustbestopped.gif

(照片来源:http://the-nerdy-side-of-life.blogspot.com/2014/07/optimus-prime-and-little-girls.html)

transformer 4

商业电影远不如商业广告来得更商业化。《变形金刚4》不是电影,是广告。

电影打从开始即以宏伟的大局观去奠基整部电影的架构,即和平年代,任何独大不可抗衡的力量终究需要被制衡。这是人类的逻辑,三权分立,民主都说这些事。但这制衡论放在外星机械人身上,似乎说不通,因为他们太强大了。

唯有,灭。

属正义一派的optimus prime和他的战友,纷纷匿藏,但人类的嚣张源于愚蠢和骄傲,面对逃跑的正义派机械人,人决定赶尽杀绝。任何的不回应,表示着默许认同。而逃跑的机械人,明摆着就是你有罪。

对于坏人,似乎什么逻辑都能用上。最重要的是结局,是你死我犹在。

机缘巧合下,一人类老爹把optimus prime给带回家,并重启prime的生机。警察总能在适当的时候到来,而老爹和辣女儿也就这样简单地被通缉。机械人群雄在prime的呼叫下,齐聚一堂,所剩不多的机械人,决定找出人类谋杀机械人的真相。电影至此,已结束。接下来的是,广告。

敌人分两类。一,外星使者Lockdown。二,宿命敌人,由megatron变形的galvatron。外星使者没啥了不起,就头能变成一把枪,能咻咻咻地开枪射射射而已。而galvatron则是由科技公司KSI从MEGATRON死去的躯体中研发,为megatron的投胎做准备。由于galvatron是由记忆分子技术所制造,所以基本上是不灭,直到踏出影院我都还不明白为什么galvatron不去和prime血拼。

可能galvatron收了赞助商的广告费,被迫把戏份让位给广告商的商品,不得已下一集才出现。

电影开始时的流畅到了prime和他的伙伴冲入KSI科技公司后就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而老爹的幽默对白也在植入性商品频频出现下,逐渐显得生硬和让人不解。李冰冰的出现,正是<变形金刚4>从电影转型为广告的转折点。

之后无缘故把场景迁入中国,其实把场景设在中国也没什么,不过那牛奶阿那地产公司阿还有那出现两次的蛋白质产品啊,似乎已经和本来的故事线拉得老远了。之后的恐龙机械的出现,令人怀疑这是不是玩具公司的要求。导演michael bay显然是为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来,而失智的表达,让变形金刚变形为小丑,而里头的主角配角更像代言人,而非演员。

当我生命中最伟大正义角色optimus prime变形为衬托商品的跑龙套,导演michael bay毁了一个我年幼时期最崇拜的正义英雄。

电影化为广告,演员化身为代言人,我仿佛听见耳后的制片商和广告商在大声说着:“呵呵,你看这群人真逗,竟然花钱来看广告,哈哈哈哈”

白痴

不给分,这不是电影,是广告,对于广告,我不懂得评。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wiki/imbd/tomatoes/official website/facebook/douban/mtime)
Directed by     Michael Bay
Produced by         Don Murphy    Tom DeSanto    Lorenzo di Bonaventura    Ian Bryce
Written by     Ehren Kruger
Based on     Transformers
by Hasbro
Starring         Mark Wahlberg    Stanley Tucci
Music by     Steve Jablonsky
Cinematography     Amir Mokri
Edited by         Paul Rubell   Roger Barton   William Goldenberg
Production  company         Paramount Pictures   di Bonaventura Pictures   Hasbro    China Movie Channel   Jiaflix Enterprises
Distributed by     Paramount Pictures
Release date(s)
June 19, 2014 (Hong Kong)
June 27,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65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China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210 million


隨便寫2014/7/14 : 世界杯決賽

IMG_20140714_070341

我不喜德国,像按照剧本演绎的高效足球,像现代化的高效率工业一样,缺美感。德国队员的跑位像机械里齿轮,活塞等零件,按照既定的方式操作,德国队如一辆马塞迪轿车,稳定,安全,实际。德国队的简单短传有效提高控球率,鲜少长传和边吊中,或许也和德国队要求高控球率有关。进攻模式简单实际,唯独缺美感。

阿根廷队在策略上采取保守的防守反击。进攻由messi和higuain率领,其余人则负责铲断和在禁区做人墙。在德国队延续西班牙”占尽控球率”的策略上,阿根廷采取后防置人墙,中场破坏及采取犯规来打乱德国的传球节奏。这有效地遏制德国的进攻,流畅度大减。阿根廷队的铲球动作相当果断,或许这也和德国踢法简单实际有关,容易被预测的传球球路,以及进攻节奏不快,让阿根廷捡了便宜。用禁区置大巴的战术,让前九十分钟的德国,徘徊在禁区线便停滞不进。

德国高控球率的地面短传,在遇上阿根廷禁区置大巴战术,凸现德国队缺乏西班牙队的细腻球风,但德国队严谨的战术跑位却是西班牙队不可匹比的。阿根廷队从世界杯开赛到决赛,以黑马姿态一路闯关,单从小组赛的犹豫地摸索进攻,到决赛的果断,阿根廷队整体而言进步特多。阿根廷回归到南美洲个人技术流的团结战术。策略围绕着messi转,但后防中场前锋在传球上更为自信,和传地面球的德国相比,阿根廷在球员的个人技术上明显高一筹,也因此阿根廷在中后场组织进攻上,特潇洒,但锋线messi的搭档并不给力,在射门的完结上缺乏终结者的气度。也或许阿根廷采取防守反击,大部分球员以防守和中断德国队传球为主,所以在进攻模式上只能由两三人完成前场的进攻,德国门将的稳健特值得一赞。阿根廷队员好几次切入禁区左边并得到一对一射门机会,但德国门将很好地封堵射门角度,除了保持零失球至比赛结束,也让德国队中场得以继续前压,无需频频回后场协助防守。

阿根廷队的messi始终是德国队严防的对象,但个人能力突出的messi能在三两德国队员防守下仍能突围而出,足以显示德国队在防守上除了门将有突出的表现,中卫的表现则可圈可点。

正规赛的九十分钟,德国队门将和阿根廷的一众拼死烂抢的中后防线值得一赞。德国进攻球员muller表现一般,德国中场面对禁区大巴战术无力反抗,反倒被拼死乱铲的阿根廷队员屡屡找到反击机会。精准传球的德国队中场除了在回传球和组织进攻稍有亮点,其它时间都在欣赏阿根廷的大巴战术。

当德国前锋klose下场,换上gotze,情况略有改观,但九十分钟正规赛的战术布置已决定让比赛进入加时。加时的德国焕然一新,加快节奏,屡屡创造攻势,而阿根廷似乎在不断地拚抢中耗费过多体力,并在后防松懈下,由德国队九号于左边突破传中至替补的gotze,胸停球左脚抽射,德国队坚持的短传高效控球得到了回报。而这回进球的基础也建立在阿根廷后防的松懈及中场过于靠前,而阿根廷门将也不如德国门将稳健。

必須說德國隊表現得真的不錯,眾多歐洲隊在世界杯比賽,好像都受天氣炎熱水土不服的影響,會感覺歐洲好像比較慢(除了一直在衝刺的荷蘭robben)。德國發揮穩定,決賽踢得不急躁,被阿根廷爛鏟,還沒有失去自己的節奏,德國確實是實至名歸。

我是阿根廷球迷。若说德国队实际高效的球风得到了大力神杯,我想阿根廷团对建立在球员个人技术的球风更接近我所期盼的足球:如一匹骏马在草原上奔跑,个别肌肉收缩和松弛,营造浑然天成的美感,大脑messi领衔的锋线,虽未能打破德国奔驰的大门,但他真的帅呆了。哈哈哈哈哈


隨便寫2014/7/12:我認識的緬甸外勞

IMG_20140712_052454

今早驱车到建筑工地。那太阳不大的天气,宜人。对着肤色黝黑的缅甸籍劳工,我夹着英语专有名词的马来语,生涩地和他们沟通。直到比手划脚也不说不清时,直接拿笔画图,一目了然,我们用笑容达成共识。

由于小错误不少,这一趟耗了几个小时。没居高临下的姿态,迁怒他们,我一般不这样,而且当我知道他们来自缅甸,不为钱,而为逃命而落脚大马,我心就狠不下。

我向一小伙子搭话,他说他十九岁。我问他,何时抵马,他说去年。我问为何而来,他说缅甸局势乱,矛头指向穆斯林,他以难民身份逃来马来亚。我问,你怎么来,他说,坐船,一个月左右。

我真忍不住想抽支烟。受港剧感染,凡碰郁闷不可解答之事,皆由烟酒消愁。虽然最后我没抽(因我本不抽烟),但回程的心里不好受。那稚幼的脸孔贴上两颗少年人的酒窝,我想起南来的祖父,是否,也这样,坐船一两个月才抵南洋,双脚踩在看似海南省彼岸的码头,人生的不可测,好像比较往好的方向走。

那赤膊上身的十九岁孩子,或许也是这样。

每回到那工地,我最怕见那孩子,因为会想很多。

今早没碰上他,却发生另一件事儿。

由于小错误不少,我和缅甸工逐一理清并针对每个错误提出我的建议。方法总是有更好的,带头的缅甸工在其中一项错误中,提出一个更好的建议,我大赞:u pandai!(你真聪明!)

结束,已接近午饭时间。正准备驱车离开,带头的缅甸工走过来同时挥手,示意我停下。他打开我的车门,手里握着两张五十元钞票,说:“minum kopi”(喝茶,意茶钱)

我吓一跳,拒绝,我回他说:你赚钱不容易,你收着。他说没关系,我有点火了,我直说,你做工作得好,做得正确就好啦,不用额外给什么钱啦。

我隔壁的华裔工头看我俩僵持不下,就对缅甸工说:不用啦,你自己收啦。

他,微笑走了。

关上门,我就和工头聊起来。原来吊车的华人主动向他们要钱,所以他看我是华人,也以为我可能我也要茶钱。

我很想揍那华人。

我一两个朋友很爱把华人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挂在嘴边,说真,我受不了。我所见的大马华人,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总爱拿着“中华文化”这金子招牌到处炫耀,但今天能谈得上什么是中华文化的,绝对不多。

每每见三五大老板在哪儿高谈阔论中华文化好,然后就把矛头指向马来人印度人,说他们文化程度低。

人类文明的发展,始源于摆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我们在其他物种脱颖而出,靠的是人类大脑的发展,或者也可以解释为人类用双脚行走,释放双手以操控器具,作更复杂的作业。人类文明走到今天,商场上的弱肉强食依然是丛林法则,而对于个别文化的相处,我们找到一种叫多元主义的共处方式。在不违背各方认同的基础道德上(普世价值观),大家互相尊重彼此,互相扶持。

今天一些大马华人的歧视性批判,是建立在对自身文化认知不足的情况。从夏商周到今天大国崛起的中国,我们的中华文化里夹杂着属于胡人,蛮夷等等中原以外的少数文化,其中纯汉人种基本上应该是不存在的。文化对待文化,必须是尊重,理解,并交流,而非由几个大商人在那谩骂,以“中华文化”之大名鼎鼎向其他文化作进攻。

像张无忌解救明教众生,为的就是心里那纯真的善良。各大正派于光明顶上的围剿,不过是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没有对人的善,何来的正义可言?

我真想揍那华人。

善和正义,是超越肤色的。干~凸=_=”


短文:我沒錯

我就是不给他打屁股,因为台下的同学会笑我。

训导老师见我不配合,脸上紧张,气愤地说:“好,你不要打屁股,你就准备记大过,我如你所愿,就打你手心!手伸出来!”

我当场就想出拳揍他,但我忍,因为在学校,他的地位仅次校长副校长。在训导处记过后,我经过他的车子,用两角钱硬币,刮了一只乌龟的图样。我知道我错,但谁叫他惹我。

当天,我爸爸在我放学后,再次被训导处叫去。爸二话不说,一巴掌就刮过来。我想哭,但我忍。早上睡迟,还不是因为你昨晚叫我去夜市帮忙守着摊位卖菜?你怪我对师长无礼,那你有看过训导老师气焰嚣张地在这么多同学面前叫我是懒猪笨猪吗?我是你生的,为什么你不帮我竟然帮他?

“叭”又一个耳光。

我泪在眼眶打滚。从来我就不在老师面前哭,就算被打,我也要忍,因为我不可以在看不起我的人的面前示弱!我不可以哭!

“叭”又一个耳光。

“诶,郑爸爸别这样别这样”训导老师装模做样地拉住爸的手,说:“小孩犯错是平常的,只要他肯认错,肯改过,下次不再重犯,那就好啦”

爸凶狠的双眼瞪着我。我转过头,不让他看见我直流的泪水。

“说!你知错吗?”他用吼的。

我抽泣,不作声。

“快说!你到底知道自己错了吗?!”他怒了,绝对是怒了。

我低下头,说:“对不起。。。老师,对不起。。。”

“好好好,没事没事,下次别重犯就好了,郑爸爸,你别生气啦,小孩犯点错是正常的,他答应不再重犯那就好了,不过。。。我还是必须记过处分,不然对其他学生不公平”

“erm。。老师,能不能通融一下”爸着急地问

“这不行啊,他公然在学生面前和我对峙,不记过处分,会造成其他同学的有样学样啊”

“求你了,这孩子他妈临走前就希望他能把书念好,平时是我管教不严,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向你下跪!”

“哎哟,郑爸爸”训导老师暗喜地忍住得意之情,双手扶起爸,一脸为难地说:“好吧好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啦”

“好好好”爸如久旱逢甘露,高兴得不得了。向训导老师说什么大恩大德,有教无类等等恶心话。只见训导老师一脸得意还装愧疚说没交好我是学校的责任,呸,大人爱面子就没错,我爱面子就必须记过,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啊?

我遮着脸,不让他们看见我满脸的泪。

我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