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寫2014/7/12:我認識的緬甸外勞

IMG_20140712_052454

今早驱车到建筑工地。那太阳不大的天气,宜人。对着肤色黝黑的缅甸籍劳工,我夹着英语专有名词的马来语,生涩地和他们沟通。直到比手划脚也不说不清时,直接拿笔画图,一目了然,我们用笑容达成共识。

由于小错误不少,这一趟耗了几个小时。没居高临下的姿态,迁怒他们,我一般不这样,而且当我知道他们来自缅甸,不为钱,而为逃命而落脚大马,我心就狠不下。

我向一小伙子搭话,他说他十九岁。我问他,何时抵马,他说去年。我问为何而来,他说缅甸局势乱,矛头指向穆斯林,他以难民身份逃来马来亚。我问,你怎么来,他说,坐船,一个月左右。

我真忍不住想抽支烟。受港剧感染,凡碰郁闷不可解答之事,皆由烟酒消愁。虽然最后我没抽(因我本不抽烟),但回程的心里不好受。那稚幼的脸孔贴上两颗少年人的酒窝,我想起南来的祖父,是否,也这样,坐船一两个月才抵南洋,双脚踩在看似海南省彼岸的码头,人生的不可测,好像比较往好的方向走。

那赤膊上身的十九岁孩子,或许也是这样。

每回到那工地,我最怕见那孩子,因为会想很多。

今早没碰上他,却发生另一件事儿。

由于小错误不少,我和缅甸工逐一理清并针对每个错误提出我的建议。方法总是有更好的,带头的缅甸工在其中一项错误中,提出一个更好的建议,我大赞:u pandai!(你真聪明!)

结束,已接近午饭时间。正准备驱车离开,带头的缅甸工走过来同时挥手,示意我停下。他打开我的车门,手里握着两张五十元钞票,说:“minum kopi”(喝茶,意茶钱)

我吓一跳,拒绝,我回他说:你赚钱不容易,你收着。他说没关系,我有点火了,我直说,你做工作得好,做得正确就好啦,不用额外给什么钱啦。

我隔壁的华裔工头看我俩僵持不下,就对缅甸工说:不用啦,你自己收啦。

他,微笑走了。

关上门,我就和工头聊起来。原来吊车的华人主动向他们要钱,所以他看我是华人,也以为我可能我也要茶钱。

我很想揍那华人。

我一两个朋友很爱把华人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挂在嘴边,说真,我受不了。我所见的大马华人,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总爱拿着“中华文化”这金子招牌到处炫耀,但今天能谈得上什么是中华文化的,绝对不多。

每每见三五大老板在哪儿高谈阔论中华文化好,然后就把矛头指向马来人印度人,说他们文化程度低。

人类文明的发展,始源于摆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我们在其他物种脱颖而出,靠的是人类大脑的发展,或者也可以解释为人类用双脚行走,释放双手以操控器具,作更复杂的作业。人类文明走到今天,商场上的弱肉强食依然是丛林法则,而对于个别文化的相处,我们找到一种叫多元主义的共处方式。在不违背各方认同的基础道德上(普世价值观),大家互相尊重彼此,互相扶持。

今天一些大马华人的歧视性批判,是建立在对自身文化认知不足的情况。从夏商周到今天大国崛起的中国,我们的中华文化里夹杂着属于胡人,蛮夷等等中原以外的少数文化,其中纯汉人种基本上应该是不存在的。文化对待文化,必须是尊重,理解,并交流,而非由几个大商人在那谩骂,以“中华文化”之大名鼎鼎向其他文化作进攻。

像张无忌解救明教众生,为的就是心里那纯真的善良。各大正派于光明顶上的围剿,不过是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没有对人的善,何来的正义可言?

我真想揍那华人。

善和正义,是超越肤色的。干~凸=_=”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