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综艺节目“开讲啦” 嘉宾:阿信

那年,我23,2007年头到吉兰丹中华中学报到。我的职位,是一名老师。

那时很轻,很嫩,记得踏入初二b班时,黑板写着“杀不熟”。“杀不熟”意味着半生熟,是俗称。意思是,我在成年与幼年之间,那个不上不下的阶段。同学很皮,很直率地表达了他对我的看法。

杀不熟

若,这同学不这么写,或许,我就不会对初二b班有这么深刻的印象了。

有些事,会一直记得,不管它多远,多琐碎,有些事情,就这样,会牢记在心中。

我今天没想谈我的教师经历,那些好多趣事,留着以后,不是今天写。

我和这群同学有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们都在听五月天的歌。这很神,大概我是在高中才开始听五月天的歌,那时候的五月天,像青春期的我,莫名其妙就哀伤。为一片叶,一朵云,或者某些文字,但很多伤感的时候,并不是真的,是我想要悲伤,所以我去找一朵云,一片落叶,催化我悲伤的心情。

那时挺假,伪得很。当然,现在也没很好。

到了我上大学乃至我踏入社会工作,五月天的人开始老了,但歌曲却年轻了。一些热血沸腾的音乐领着我继续在深夜加班,如《生活之下生存之上》,一些歌曲让过去的一些人在脑子里打转,例如《突然好想你》。我喜欢真的东西,伪的声音和作品,不耐久。唯有真挚,才能和真诚的心发生共鸣。五月天的歌,是这样。

阿信的演讲,并没有很好。相对主持人小撒言辞的洒脱,阿信更多的是拘谨,很小心地用字。犹记一句话,“用这一生做好一件事,其实这就是伟大了”。阿信是唱歌的,他未必需要很好的口才,甚至一个美满的家庭去衬托他五月天歌坛巨匠的身份。相反,专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做好眼前的事,这是我从这视频得到的启发。

视频后半段比前半段精彩,而偷看手稿的阿信显得更真。而到场的观众像是来看演唱会多过是听演讲。在提问环节,阿信没给一个完美的答案,甚至有些回答不到点。一些人了不起的地方,或许在于回答别人的问题,一些人了不起的地方,或许是投入在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不能要求阿信作出一个完美令人热泪盈眶的伟大演说,因为这样很可能他就去参加政治去搞演说,不做音乐了。

把握好自己热衷的事情,别被外人影响,倘若我们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选择退回大家期待的样子,忽视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安全区守候,或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真正的快乐。像提问环节里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和别人不一样?”,和别人一样不一样,其实不在考虑的范围内,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因为喜欢做的事情和别人不一样,我选择退缩,那我这一辈子就算和别人一模一样,到我白发苍苍时,回头一看,那一模一样的人生,不会令我感到骄傲

我会后悔为什么我就要和别人一模一样

如果你曾是丹中的学生,希望年轻的你,勇往直前。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