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一开始,我们就错误认知民联

https://chenghui0706.files.wordpress.com/2014/08/a095c-10509529_442979939172258_228604496493169669_n.jpg
打从一开始,我们就错误认知民联。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林冠英,大选前网上不断流传林冠英亲民,廉政首长坐廉价航空的照片。当面子书风行崇拜民联各领导人的大小事,空前热闹的大马人,从过往的冷感到当时的激情,从不屑政治不敢触碰政治害怕政治到愤怒勇敢咆哮,民联如久旱逢甘露,为嚷嚷着移民的大马华裔看到希望,看到除了选择移民,我们还可以选择留下来改变这个马来西亚,我们住的地方。

犹记当时华人,基本分两派,一派挺民联,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挺民主行动党,而另一派则力挺国阵阵营里的马华。两派人相碰,如私会党恶斗,在网络尤其如此。篡改照片,附上一些不理性的暴力文字,贴上面子书,喧哗取众。当紧闭的言论空间,突然间松绑,理性的,不理性的,如酝酿已久的活火山,怒喷熔岩,灰烬弥漫整个言论自由的天空。

当时马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不入阁宣言。在部分民联支持者眼里,这是在威胁。在部分马华支持者眼里,这是下决心,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民联三党象征性的三党团结一致,突出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而不是土著非土著,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的狭隘观念。超越了种族束缚的民联,所提出的愿景是不少选民所期待的。当时有一些民联领袖及支持者提出两线制,但远不如被神化的民联领袖的伟大人格更为吸引人。这体现部分大马华裔,尤其是半城乡地区的华人,期待的政治改变,是换另一批人执政,把大马带向光明美好的未来,而自己则可以过着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纵观世界,欧美各国,民众上街示威从不间断。这非是说示威多国家就兴旺,例如频频爆动频频发生战争的中东和非洲就不如欧美国强大。西方欧美各国植根于列强之原因,来自政治,经济,教育,历史各方的综合原因,而非单一地模仿高楼大厦的马来西亚政府所能理解的。在19世纪,日本和中国同时被欧美列强侵略,而日本和中国当即采取改革运动,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洋务运动就是在外患下发生的。而在1895年日本大败中国的甲午战争中,日本革新的成果体现了中国洋务运动的失败。同样的学习西方,中国为何败给日本?其中一个观点认为中国自视过高,以为只要学会西方的坚船利炮,就能于之抗衡。而日本,更准确地认知西方的强大,绝非坚船利炮而已,其中政治,宪法,社会组织,军事制度,科学精神和方法才是西欧列强立基于强国的原因。止于表面的改革,为当时中国的满清政府提供装饰性的炫耀功能外和自欺欺人,实无多大实际用途。关于以法治国和强调科学精神的西方软势力,在当时的满清政府眼里,不足一提。

而与西欧强调法制分权等在政治上的重要性相比,中国崇尚的是一套以德治国,人息政亡的例子在中国历代决不少见。一位爱民如子的父母官,就是祖上积德。这想法由下南洋的华裔祖辈在登陆东南亚后传承开来,而这衡量标准放在政治上,政治人物自身的勤廉亲民就成了唯一的硬性指标。民主选举如一买卖,候选人卖的,是手持选票的选民所想买的。选民期待一勤政爱民如天降神仙无一缺点,不恋财不贪污,为带领马来西亚人民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而不辞劳苦地工作,赢得大马人的信赖,而故事的发展往往就是突然有那么一天,乌云密布,半仙领导人一个错步,失足摔倒,不幸逝世,大马举国哀悼,老的哭得吃不下饭,小的无心上学,就业人士无故爱望天兴叹,半仙领导人葬礼那刻,随车的人龙近十公里。。。

这就是部分华人最期待最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碰上的领导人。

两字总结:做梦

三字总结:做梦啦

类似绝对权力造就绝对腐败的西方哲言,似乎永远和这些老想法碰不上边,擦不起火花。民主制度的缘由,是利用三权分立及票选遏制滥用权力的现象,对于手握权力的人来说,只要不犯大错,就好了。而基于崇拜人格力量的传统华人,对手握权力的伟大领导人,是期待他创出一个新格局,人更接近神的完美形态。但是不管怎么等,也等不到。直到大选505,一群号称廉政大军的民联出现,大伙儿就急着把这群人捧上神台,就差烧香叩拜。

民联当真如此之好吗?

其实不然,是国阵太烂。选票,具惩罚效用,而被严惩的对象是执政五十年不停地滥权不停地买贵不是贪污的不倒翁国阵。而投给民联非投给国阵更长远的原因是为大马国内两线制的奠基。

当网络上亢奋的网民高调谈起林冠英林吉祥被受政治迫害而遭囚禁,而不论两线制及林氏父子的执政能力时,爱谈政治的我的父亲就说:“那些年轻人一直讲林冠英林吉祥被政治迫害被内安法令逮捕而被监禁,那是不是被内安法令逮捕就很厉害?不是嘛!你看我这种没读过书都被内安法令关八年,关了几年不是什么本事啦。我们今天要看的是国阵的腐败,两线制的重要,讲真的啦,完善三权分立的制度比崇拜林冠英林吉祥来的更重要啦”

大选候选人只会打扮成选民期待的模样,因为他要你手中的票。所以林冠英亲民,坐airasia,民联里的领导人各个和蔼可亲,对伊斯兰刑法等等有争议有损形象的课题,能避就避,能不谈就不谈。因为选民不喜欢,选民不喜欢各领导人争得面红耳赤,选民希望各政党领导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好好地谈,和气生财,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大家同心协力,携手共渡难关,关关难过关关过,大马就能如日中天,晋升先进国。

如果我们的领导人真有那么好,那还需要什么三权分立?分什么执法司法?三个权力机关相抗衡相互削弱彼此的权力,那为了什么?

打从一开始,我们就错误认知民联,而错误的基础是,我们对三权分立,司法执法立法等的民主程序和架构,全然不解,期待一个神空降大马把一切种族问题贪污舞弊一扫而空。我们期待一个天降一个伟大领导人,而非急于纠正司法体系以及在民主结构上做更多的进步。若,我们抱着对领导人的继续盲目崇拜,一百年后,大马只会更糟糕。若,我们不求自身改变,去摒弃种族观念,还有贿赂的习惯,而期待一个半仙降世带领大马前进的同时还把一切陋习改变,一千年以后,大马可能就消失在地图上被他国并吞也不一定。

而州务大臣卡立被逼宫,把票投给民联的支持者中,有部分民众支持民联,有部分支持卡立,但极大部分皆不想看到这类局面的发生。而国阵支持者则嬉笑民联甩不掉撤换州务大臣的大包袱,看着民联内斗加剧,报章大力报导民联内讧,这实让执政党国阵大快朵颐,继续国阵对民联的例常指控:民联内部根本不团结,没有执政经验,若把国家政权拱手相让,马来西亚会没有明天!

民联和国阵,不过是两头狼。只是一只因过于独大而开始张狂目无法纪,而另一只则是常年被国阵狼所欺压,不能透气的弱身民联狼。而选民是一群小白羊,但白羊有权力选择让其中一头狼看管粮仓。如今国阵狼恶习难改,却威迫利诱小白羊群支持他,同时利用不利的言论攻击民联狼。让这两狼在一公正的平台上互揭疮疤,这就是两线制的开始。而两线制的成熟,则是由两狼在政策拿出政治家的本事,而非持续低级笑话,如讥笑女人有月事不能任职大臣的性别歧视。

回到卡立被撤的事件,民联的内斗是必然的,国阵不过团结一致把枪口对准民联,而非更好地经营马来西亚。而我们自然也不能无私地支持民联,至少他必须做个交待,甚至在某些做不好的事情上道歉。

我的立场是,两线制是大方向,但在短期内,我们可以要求民联候选人作的更好。而不是夹着51%的支持率,夜郎自大。

IMG_20140809_071429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打从一开始,我们就错误认知民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