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寫:2014國慶

IMG_20140831_111635

大概國慶前一個月左右,執政黨就不斷喊愛國,愛國的本質是空泛的,主要是圍在:銘記”獨立時國陣領導人的努力和貢獻”,呼籲民眾要珍惜現有的和諧。

國慶,就是讓民眾百姓悼念先輩們的辛苦,那些官二代官僚朋黨,就是把國慶搞得莊嚴搞得華麗就行了,其實最該反思的就是這些官僚朋黨: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受人尊敬,是因為他對國家有貢獻,而今天那些一直要求人民感恩的執政者,除了他老爸很厲害或者他攀上權貴得以榮升為大人物之外,有甚麼好尊敬的?!

國慶演變成教育民眾的日子,同時也讓我們深刻去體會:獨立後五十幾年(尤其近幾年),我們還徘徊在種族和諧,不要吵不要亂,穩定最重要的官府思維。不能面向於未來,只懂高喊”一個馬來西亞”,還有不斷地闡述”轉型計劃”,然後又拿出一堆的數據證明政府自己在進步中,這種自娛自樂的態度,你不覺得就是一個敗家子拿著61分的道德教育考卷向母親炫耀說”你看,我及格了哦”,敗家子在學校還推人下樓,姦殺不用負責,買貴又不是貪汙等等等,你覺得好笑嗎?及格又怎樣?(搞不好還是你作弊的~)你朋黨里的那些種族極端者,你又不抓?(專抓反對黨和民眾)

近幾年,緬甸宗教衝突事件頻頻,佛教徒穆思林的爭端只有升溫的趨勢。據說一開始是起因於其中一方侵犯另一方,然後演變至今就變成教徒互屠行為。我不從宗教角度出發,別跟我說佛教徒應該守甚麼戒律,穆思林應該守甚麼伊斯蘭法,我只從俗世的法律里找答案:反正誰犯法,就上法庭被告,要嘛罰款要嘛坐牢。

緬甸的衝突延續至今,很大的因素是軍方放任衝突的產生,沒有堅守維持社會穩定的職責。誰錯你就抓誰,兩方都有錯就一起抓,執法者,以雙重標準執事。軍方之所以選擇放任,很大程度在於緬甸民主化後的選舉。因為唯有陷入白色恐怖的民眾,才會願意走回老路,尋找舊政權的庇護,哪怕舊政權再遭再爛,至少 安全。

大馬執政黨就是這樣。放縱部分種族極端言論著,讓大家害怕,莫名其妙的害怕可以讓我們回想起曾經的好,哪怕這個政權很糟糕很貪很腐敗,但至少他很穩定,可靠—–執政黨國陣一直用這個攻擊在野黨民聯。我不會理這麼多,我看重的還是兩線制,而我看到的部分民眾其實是渴望也嚮往民聯可以對馬來西亞進行大改革大創新,所有大馬的弊習都在一夜消失殆盡,隔天立即踏上夢與理想的路。

民主,本身就是慢來的體制。它不急,因為一個政策可以吵幾天甚至幾個月,但是它和獨裁體制比較,民主畢竟靠的是選票,它可以在滿足大部分人利益的同時,兼顧少部分人的權益。

這樣談很妙,因為我每次這樣想,可現實的馬來西亞始終不是這個樣子。不談種族利益的分配,談最基本的教育,醫療等基礎權利。凡是公民,就必須享有最基礎的教育和醫療權利,這是無可厚非。但今天我們看到年年有多少個全A學生被拒,又有多少病人為了在政府醫院里優先得到治療而找官人去疏通。

當最基礎的權力被侵犯,更上層的權力被剝奪自然就容易得到解釋。而部分華裔選擇捍衛的立場,是站在種族上。像華文小學不足,就上書申請,同時找熟人官人去疏通等等。這體現兩點,一是法治概念的不強,老想走後門,二是被”華人”這個概念給束縛,綁死。

我支持國人應享有基礎教育和接受母語教育,那華文小學的申辦,我一定支持 那印度小學需要幫忙,那是不是應該去支持一下?如果只從種族角度出發,不能把課題進化成普世價值的思維,華人,就像巫統指責的那樣:自私,富有

馬來西亞會更好?你我甚麼都不作,馬來西亞就只會更糟糕。

馬來西亞生日快樂,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救出來的,因為 我也想在馬來西亞 活下去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