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台湾之公共建筑

P1130841-001

背着一大背包,行路不便,外加病未愈,脑袋三不五时还发昏一下。为等另一沙发主的接待,于是就挑了中正纪念堂做短休处。

另一沙发主是我的中学同学,当天才从越南河内回来,在未确认航班时间,我又失联的情况,于是我决定到中正纪念堂呆一呆。

出了捷运站,往回走,就碰上国家大剧院。临近公路的那一侧有一喷水园,小孩嬉戏的声音,吸引我走过去。卸下沉重的背包,于路堤坐下。看着小孩往水柱中奔跑,一些父母选择在旁静候,一些父母则选择和孩子在水丛中追逐。

在台期间,最大的感触是公共建筑的使用:公共建筑回到公共的身份,回到民众的世界里。

如果公共建筑是有表情的,那台湾的公共建筑是友善的有笑容的,而大马的公共建筑是森严的是陌生的是冷的是不近人情的。

之后几天,感触更急切。有天我到国父纪年馆,那是个艳阳天,在太阳底下行走,没两下子我脑已发昏。踏入国父纪念馆景区,随同大川旅客涌入国父纪念馆,我不禁停下,回退到馆前的绿荫底下。静看眼前的游客,听口音大部分来自对岸的中国大陆,喧哗声匆匆来又匆匆离开。余下纪念馆环廊的嘻哈音乐,诶,为什么是嘻哈音乐?

头一扭,转向走廊一侧的大小朋友,一群年少就在那边舞跳。或一个,或两个,有些甚至是一群。这很合逻辑,若按照小学华文作文的写法就是:放暑假的日子里,小明和小光天天到国父纪念馆的有盖回廊里练舞蹈,他们认真地排舞,是为了参加下个月的嘻哈舞蹈比赛。

在马来西亚就不可能,我不可能写:学校假期,我和小明天天到公共XX馆的回廊里练习舞蹈。。。

因为纪念馆不是给我拿来练舞的,哪怕是回廊都不行,因为会影响美观。

公共建筑,在大马,美其名叫“公共”,实质上是“公家所拥有,百姓可用一用”这样的情况。若我想在XX纪念馆的回廊里练习舞蹈,无需写申请函,馆长会直接了当地说:“这里不是给你们玩耍的!”

在台的一天,我到友人工作的医院里去看看。我喜欢这样的方式去理解台湾,从各类的人,景,物上。友人带我到处窜,从候诊处,到病房外的走廊,每到一处,我必问:“喂,我可以进来的吗?”“哎哟,他没说不可以进,你就可以进阿”

在马来西亚不是这样,在大马的公共建筑里,它明写着“你可以进入”你才能进入。像前阵子踏入大马市议会,我就是战战兢兢找指示牌,不敢乱窜,深怕后边有把声音叫住我“HEY,you datang sini buat apa?!”喂,你来到这里干嘛?!

哪怕是门卫还是市长或者在里头工作刚好经过的公务员,冷冰态度的事实,似乎表态一种情绪:官比民大。而这冰冷声音的背后,是威权政治的主导:民众是必须被管的。而法律的人人平等在于民众之间的纠纷,而非官民之间的对抗。当法律的人人平等是不包括官府在内,也就是官人有特权享有超越法律的权利,我想,公共建筑跃升为帝国统治者的堡垒,就很合乎逻辑。

公共建筑,回归不了公共的身份,而公共建筑在设计和管理甚至是使用上,都为显示大马统治者的卓越开明领导而建设,流于表面的设计和管理,自然显得冷冰不近人情。

facebook短文《马的,我连市长是谁都不知道!干!

P1140003-001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随便写:台湾之公共建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