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随写ing 《关于香港占中》

我只是把我在facebook写的摘过来。这不是新文章,只是一篇集摘

《何佩然教授 討論關於香港現時的罷課行動和民主未來發展》

我个人的看法:
“我覺得並非用好或壞去評價學生參加社運,而是當一個人去尋找知識、去反思這個社會需要什麼改革。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如果完全沒有經過思考,那你對社會發生的事情是完全沒有感情,那麼便不需要帶領和參與運動。在成長的過程中,思考是有必要的,那樣你才可以想將來,,因為你在想什麼是對社會更好,其實已經是很好的思想訓練。”

上周到麻坡出席王丹的讲座,同席还有马华副主席颜丙寿和行动党议员刘镇东。王丹用比较易懂的方式去谈他个人对民主的理解,其中谈到社会运动,学运等等课题。关于学运里的学生,是否会被政客操控。王丹说,如果和成人比较,可能被操控的是成人反倒不是学生。然后又谈及街头示威造成一些做门市生意的中小企业被迫停业,示威是否造成国家经济倒退。
我发现我们很多想法,是从“安居乐业”里延伸出来,我越长大,接触越多这类“好好读书认真上进工作,我的未来就是一片光明”。我很不能理解这类想法的逻辑性:凭什么你好好读书,不参加示威不碰政治,只做国阵政府认为对的事,那你就平步青云,前途一片光明?学生不参加学运,乖乖在家念书,长大后找份好工作,努力工作,结婚生孩子,这就是幸福,如果你参加学运,碰政治,你就等着死吧—–这想法顽固地驻扎在大马教育体系下的好学生脑海中。当掌握国家权力的政府机构滥用霸权,甚至到侵犯个人人权,威胁他人生命的时候,这些亲爱的好学生,依然在埋头苦读准备考试,这已经不是社会问题,是整个教育体制被国阵政府绑架,推行“爱国爱党主义”,控制教育控制思想以达到稳定不要乱。
对示威造成经济损失,王丹指出在一个社会里,我们必须对各项原则进行优先秩序的排列。例如美国就把自由言论放在第一位,若经济成长和自由言论选一项,自由言论是比经济发展来的重要的。
按照王丹的逻辑重演大马人的原则排列,我想,经济发展是第一,安全稳定是第二,人权道德什么民主价值自由言论,应该被排在最后几个。
“香港社會,由變成殖民地到回歸,大家可以見到這裡的人很現實,因為香港人可以說是一班流動性很強的人,例如1850年代的苦力、豬仔其實是華工,經過香港然後到全球的,然後跟著太平天國亂事、軍閥混戰、中日戰爭、國共內戰、文革,經常有人進入香港,香港就像是一個避風塘。然後他們離開這裏,去美國、歐洲、東南亞,到全球去。這裏的人只是想有暫時安穩的生活,所以對這個地方,他們只是想得到最大的經濟利益而已。但現在的社會轉變了,很多人說六十年代的新生代,令港人的身份意識提升,從人口結構來看,五十年代尾出生的嬰兒,佔了香港人口的一大部分,所以香港社會的人對香港社會的看法其實有所改變,尤其是八九十後,很多人視香港為家。這些人和只利用香港的人是不同的,我所說的經濟現實是如果有人視香港是踏腳石或是視之為家,這樣出發有異,故對社會的看法亦不同,所以你會看到年紀較大的人和年輕人有不同想法。另一個因素是因為年紀較大的人經歷過戰爭,他們對生命的看法也有所不同,可能覺得安穩的生活已是最幸福,但另外有些人認為有其他的事更值得追求,例如人和萬物之間有所關係,無論地域抑或人種,都不會只顧及自己,也會考慮大家的利益,所以大家出發點不同是自然不過的。”——————–“這裏的人只是想有暫時安穩的生活,所以對這個地方,他們只是想得到最大的經濟利益而已。”这句话尤其能代表一部分自我贬低为二流公民的大马华裔,因为他们只是要钱,只把大马当成一片可以赚钱可以谋生的中转站,可以住下来就住,住不下就离开,反正离开的时候只要口袋有满满金银财宝就已足矣。
友人问:你会参加吗?
我答:自97回归,香港的经济直上,从宏观的经济数据理解香港 中共对香港的经济政策是有利的。但在高gdp增长底下,收益的却未必是全体港民,相反的 受益者其实也只是少部分的港人。富者越富,贫者越贫,贫富悬殊的情况加剧,而不少的大陆人视香港为安全的投资地,置产香港,造成港人的生活被大陆客影响。如果我是一名港人,工资不高,生活方方面面都被大量的大陆客影响,那香港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香港,那我和香港的关系是什么?我又期待香港变成什么?是让情况继续恶劣下去,还是选择站出来,展示我的看法,在合法聚会合法示威的情况下,去表示我的看法和立场。
担心香港和中国因为示威而分裂,我想,所有政策,必然有收益的一群和受损的一方。通过游行和和平示威,表达民意,以纠正政策上的偏差,是民主社会重要的一环。如果中共以国家安全维稳的名义去镇压罢课行动,而非通过更多地的对话以了解港人的不满情绪,选择不妥协不和解,反以暴力镇压,最后用“外国势力影响国家安全”为由,解释这次的罢课行动,我想这只不过是在宣扬“中国中央拥有香港绝对的控制权”的霸权概念。
香港是属于中国,但不代表,香港人只有认命的份。如果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不可被分割,那港人也是香港的一部分,也不可能忽视港人的想法独断地改造中国想法的香港。
如果一座城市不属于住在那里的人,那这座城市属于谁?
如果我在香港 我会参加示威 不是因为我反叛叛逆 我只是希望 香港的发展 可以是由香港人决定 而不只是 中共的一意孤行。
《熱血少年2013創刊短篇 一千O一》
https://www.facebook.com/cellarfcpfcp/media_set?set=a.282217095320736.1073741837.100005973420858&type=1
刽子手只是执行他的任务。
军官也只是执行他上头的命令。
受刑的民众也只是因为他破坏规矩所以才被带上绞刑台。
我们受制于群体,享受群体带给我们的安全感,苟活着总比被带上绞刑台来的好。一个不存在异议的社会,可能是一个独裁集权的社会:一个只会关注秩序,不管道德人权自由的社会,里头每一个人都是铸造社会悲剧的始作俑者。
如果 刽子手 枪口没有对向军官,而是小孩,难道他就错了吗?如果你是刽子手,你会把枪口对向军官吗?崇尚个人英雄的出现,恰恰表达了这个社会里的人即是无助也是无能。为了自保而选择服,却期待别人做更多,凭什么又是为什么?
社会秩序,如果高于人权自由,那请问社会秩序是什么?表面上的安稳?表面上的稳定?为了表面上的稳定对异议者进行暴力镇压,那“社会秩序”充其量只是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王权的出师有名。
为了社会秩序牺牲人权自由牺牲表达言论的权利,还民什么主?直接回到奴隶制算了
《从人权走向公民权的香港社运》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8295?page=4
原文:“在北京看来,香港特区的特首是中国的中央政府任命的,他或她怎么能够仅仅服务于本地居民的利益?如果某个特首认为北京的某项主要政策不合乎香港的本地利益,就顺理成章地公然拒绝接受,那怎么办?
更具威胁性的是(这是指北京的担忧,不是说香港居民决心如此行动),选举本地区政府的主要官吏只是现代公民权的初级和中级表现,其高级表现还包括“自决权”(self-determination:列宁的政党就是以此为手段,一劳永逸地把外蒙古从中国分离出去的),也即本地居民有权决定他们是否分家单过、建立一个独立的政治单元,就像刚刚结束的苏格兰居民公投一样。如果允许香港居民开放性地选举本地政府的高级官员,若干年以后,他们再实施公民权的高级阶段,那怎么办?他们要是这么做,台湾呢?这是一个巨大的困境。”
我个人的看法:北京考量vs港民要求
《只許讚好的專斷》

我自己最怕不对焦的敌我两方辩论。因为各说各话,像我前几天看凤凰台关于占中的节目,完全从反占中的立场去谈。这只会让占中人士更反感,为什么不让两方人士开场公开交流呢?里边谈及关于占中人士背后不止有外国势力介入,还有大笔资金汇入占中领导人的户口。为了反对而反对。
我不觉得没有外国势力做后盾。但,我不相信所有参加占中的港民都收了外国人的钱。如果中共以这个理由为所有占中人士戴上这顶叛国贼的帽子,而不针对诉求进行直接的回应,这只会制造更多的占中人士。
那个节目里还谈及参加占中的人只是港民的极少数。我觉得说,民主本身就不是多数人罔顾少数人的暴政,而是惠及大部分人利益的同时也必须兼顾少部分人的利益。(所以一个政策出台可以谈很久,如果你想快速有效的行政方针,去独裁国家最快)
这些参加占中的港民或许只是少数,但他们所关心的议题不代表不重要。
当焦点放在关注占中人士影响交通运作,影响外资进驻香港等等经济课题,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不是每个人都青睐美国那一套:以言论自由为最高准则,其他经济什么的都必须让位给言论自由这一不可逾越的最高原则。
若大部分人赞同示威必须让步于经济,这其实就会把香港推向“宏观经济发展”的道路上走。而港民期待的香港,是经济数据漂亮领先其他国,还是香港的发展必须以港人高素质生活为首要,这其实就看占中行动的后续发展,占中参与者和香港政府之间到底是以妥协收场还是演变为动用武力驱赶。
回到中国中央的立场上看,中国中央不能接受的是香港过多的自治权到底会不会演变为港独。但中国中央也没清楚表达这一底线,我怀疑中国中央或许在未来的日子里有想把一国两制进化为一国一制。所以不想把话说死。
民主里有对抗,也有妥协。但如果双方各说各,不存在交集也不愿对议题正面交锋,一个说外国势力介入,一个说要真普选,在互相不聚焦议题互相把对方打造成敌人的情况下(尤其是香港政府),会没完没了。其实我并不介意没完没了,但一些耐心不足的港人介意。
推荐阅读《「香港發生什麼事了?」香港中文大學老師從頭解釋給你聽》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77826/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fb随写ing 《关于香港占中》

  • chenghui0706

    后续 11/10/2014 :

    一友人问:可是个人看法,如果今天不是中国接手,香港更加没有竞争能力。。
    而且,香港人一直有很偏激的思想,很严重的种族歧视,这当中的种种令我不相信香港学生占中只是为了民主。。

    我写: mm。。香港的经济确实因为回归中国而得到发展。香港也没得选择,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历史的事。中国确实推动香港经济,可这就像大马的gdp一直在7,8%,可我真的不觉得国家好我们百姓就会好。香港的贫富悬殊也没好马来西亚多少,获益的是那些有房有楼收租公收租婆,很自然地不希望示威出现,尤其是罢工罢课影响香港金融地位。我认识的港人不多,但是读到那些没富爸爸的他们对未来的彷徨,似乎可以明白年轻一代在寻找希望的曙光中迷失了。

    回到香港的市容,因为过度依赖中国游客,景观就变了。那时有这么一件事,有间lv店不准香港人进入,只为中国大陆客提供服务。当香港已经不是港人所认识的香港,一些港人会不快。

    或许过度依赖中国,在一国两制下,出现很多社会问题。例如中国人为得到香港特区的护照到香港生产,香港医院竟挤满了中国人。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要去香港?或许大半都有想在香港买地产。在中国,其实很难保护你的私有财产,因为得罪官,你就呱。不少走出中国国门的中国人是因为外国的法制保护。

    除了房地产被中国人影响,酱油,奶粉被抢购那个才夸张。中国的公共机构已完全失去它的公信力。我们看到的是香港经济被中国推动,实质上,这种被抢奶粉抢酱油被炒房地产,影响最大的是还是港人。

    如果大陆游客只是游客,那ok,但他们来抢酱油抢奶粉,这个就有问题了。我觉得中国把自己搞好,香港这类问题就会少,这类问题少,港人就不会不爽。

    当港人开始以“蝗虫”嘲讽中国大陆客,当时特区政府没有对话和交流区明白港民的不满,而任由港民情绪膨胀到今天的占中行动,其实特区政府必须负责任。最近还耍赖取消和罢课的学生交流,这真的是把香港推向两极化。

    我不赞同那些拿英国国旗出来的港人,因为占中本身就是为普选,不是为了香港独立。但中国显然不怎么想,或许中国是这么思考:我现在向港民妥协,之后他们要独立怎么办?

    但中国中央也聪明,它不说它的底线是 香港绝不能脱离中国。因为这一讲,就露底牌,改天不想一国两制想一国一制,那就麻烦了。

    外国势力一定有。但不至于所以港人都收了外国人的钱。事出必有因,没有愤怒和不满,外面人要烧也烧不起来。

    但占中人士必须把主题抓紧,就是普选的课题。凡港独什么屁课题都必须被打压,因为只有和政府展开对话,示威才有意义。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香港也是属于住在那儿的港市民。香港的未来是更倾向富裕人口还是贫困下层,还是向中国打开更多更多管道引进中国人民币。这不是由中国单独决定,港民有理由参与其中。

    当然我也说个人看法啦 哈哈哈哈 欢迎交流

    香港友人回答: 香港人一向都是政治冷感,只要有得食有得住,努力有回報,邊個會甘得閒去遊行示威. 問題係經濟年年新高,樓市股市年年破頂…….但係大家住既地方越來越偏越來越細,如果我無記錯,家庭每月收入有3萬只有8.5%左右,呢8.5%既人借9成買樓只可以買300萬左右,連既窮人恩物都買吾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