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之 秋叶

IMG_20141024_034821

秋天的风把挂在树上的落叶给刷下。

我如往常拿着一份报纸和热茶从7-11便利商店走出来。觅公园的一长凳,坐下,打开报纸,当即向邻座道歉,因为左右都是和我一样的刚出来社会打拼的港民。三人坐的长凳挤上了五人,想当然尔,自然就不能随心所欲地把报纸完全打开,只能折成小页,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细细阅读。我妈常说我应该为我港人的身份感到光荣,课本里也是这么说,爱港爱国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公民义务。记得二十年前,也就是2014年,那时亚洲金融纽带香港差一点就被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毁于一旦。

犹记上小学时,那位说得一口字正腔圆普通话的小学老师,谈及那天发生的事情,眼泪就掉下来。她悲慨地说,那次佯装民运的外国侵略运动是香港面临史上最大危机的一天,因为外国势力的鼓动,中小学生竟然相继罢课,而极少数的香港市民,竟然瘫痪了中环交通系统,严重影响香港人的生活起居和严重破坏香港作为国际都市所享有的美誉。老师说得伤感,触动我内心深处对香港的热爱和保护香港的勇气。打从那天,我就决定要当个好市民,对于一切意图破坏香港的人,我都将不客气地向警察叔叔举报。

我拿起报纸看着头条新闻《香港自杀率创历年新高》。我心纳闷:为何?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想不开?隔壁大概年长我七八岁的港人看我蹙眉,过来搭话说:“小弟,你觉得港人自杀率居高不下很怪吗?”

“erm。。。是啊”我犹豫着是否该接话而回答。

港男感慨地说:“我爸是占中分子”

“噢。。”我心一惊,脸上却表现得淡定。

“我想你怕我吧?呵呵”港男不理我的反映继续说:“占中如今和中国大陆的六四事件一样被封锁。我爸常告诉我,香港的贫富悬殊日益加大,穷人很辛苦,辛苦没关系,最重要的是看到希望”

港男低下头略有思索地用手指在大腿写些什么,像画圈。是找不到解答的无穷尽的烦恼像圈一样不停地回到原点,还是他想着港人机械式的工作和圈子一样,不停地绕圈圈。还是,其实他什么也没想。

他看着我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说:“今天是占中二十年的纪念日,去年的这一天,是我哥的忌日。”

不等我回答,港男眼眶打转着泪水,看着地上那一块块的崭新路面说:“我哥,兼职三份工作,前些年开始吃抗忧郁的药,他老在那边想,为什么我们的日子不能轻松一点,大家不能走慢一点,看看天空的云和地下洼地盛满的水的倒影世界”

“去年,他自杀。邻里的老人说,如果我哥可以接受香港的现况,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或许他就不会忧郁而跳楼”

我抓起报纸,回看报章的标题《香港自杀率创历年新高》,心想:是因为穷吗?我妈说,有的吃饭就很好了,有钱才去想奢侈的东西,没钱,就安心赚钱好了。我问港男:“你哥为什么要忧郁?能活着不就很好了吗?”

港男被我一唤,回到了现实,回到了长凳上的我俩,他眼睛泛红地看着我说:“是他多想了吧”

香港警察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一手就把港男给抓起,还来不及惊讶,反手已被戴上手铐。

秋天的风把落地的棕色叶,移动了几毫米。

是我录音录影发去警察局的。作为一个爱港人士,我不能容许任何人破坏香港的安全和稳定,尤其是佯装外国势力的占中人士。警察朝我微笑,我回笑,心想:幸好有警察,不然香港怎么办。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想歌唱祖国国歌的情意,对于祖国,对于香港,我如感到光荣能成为香港泛泛众生中的一位,哪怕挤公车,挤地铁,偶尔在超市还买不到酱油,但这些都在香港伟大的国际金融地位显得琐碎。而那些想破坏香港治安和平的外国势力,就是想乘机分裂祖国,祖国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我放下报纸,饮尽热茶,起身,往公车站走去。皮肤粘湿的建筑工人操着一口山东腔一人霸占了两个座位。我看着来自祖国的同胞,微笑说:“能让个位给我吗?”“阿,行行,你坐你坐,呵呵,累坏了,躺下就犯困着了,不好意思阿小兄弟,俺占位了”

我坐在公车上,打开手机,面子书尽是撒面子的友人发出的消息。在对抗外国势力的占中行动有功的梁振英的孙女儿和我同班,她正坐着宝马新系列回访母校。真希望在香港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我也可以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宝马。公车突然一个刹车,车上的乘客皆前扑后倒,但幸好没人受伤。山东男,倒在地,不醒了。

附近恰好有医院,我向公车司机说明情况,能否把山东男送到医院门口。司机一面听着赛马一面摇头,说偏离了公车路线,不符合香港法规,反问我:如果人人都不守法,那香港不是大乱吗?

我无奈地转向乘客群,大呼:大家帮忙把山东男送到邻近的医院去吧

如同在空旷的教室里一样,我只听见自己的紧张又无奈的声音。我背上山东男,离开公车往医院的方向走去。目无表情的民众看着我背着一个彪形大汉,就像看着老鼠背着猫一样,都只是好奇,掩嘴一笑后,视线又回到了手机。

穿过两条街,经过无数或笑或怀疑的目光投射后,总算到了医院。卸下山东男后,汗流浃背的我向柜台护士说明来意。护士向我索要山东男的身份证明。情况紧急,我搜了山东男的裤袋,发现一本中国大陆护照外,就别无其他证件。护士打开护照本一看,里头并没有香港入境的盖章,隔壁的护士见状拨打紧急号码,求警察协助。我一愣,说:“护士小姐,不是应该先救病人吗?”

负责打电话的护士小姐瞪了我一眼说:“你不知道香港法规里写着若发现违法者必须通知警方这一条吗?”

“但,这是一条人命阿!”

“人命又怎样?香港的法规必须被遵守,如果每个人都不遵守法规,那香港不是大乱吗?”

“这。。。没关系啦,你帮我治他我付你钱”

“如果医药费是十几万,你给的起吗?”

我愣。脑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梁孙女,我的同班同学。我转身快步到她面前,但她四周挤满着记者和大小官,据说她是特首的有力竞争者。我曾在课本上看到印度的种姓制度,就是官的子孙就是当官,贱民的子孙还是贱民,而我爸是劳工,所以我是劳工,而梁孙女的爷爷是当官,自然她就是当官的。

我向梁孙女挥手示意,她仿若视而不见,我冲上前大呼:“梁xx,我是你的中学同班同学”

背对我的记者转身让出亲近梁孙女的位子,我大胆走上前,伸手示友好,接着说:“能借我一点钱吗?我有位朋友病了需要钱治病”

“你是谁?”梁孙女用怀疑的眼光打量我。眼睛里抖动着一丝丝不安,但转瞬即逝。我哑张大了嘴,被记者重新挤出亲近梁孙儿的位子。镁光灯和喧嚣热闹的一群人如蝗虫般离开。不巧,醒来的山东男正努力站立,看似想离开医院。被记者一撞,当即倒下。梁孙女满不在乎地跨过山东男的身子继续往前行,一随行的记者当即抓下镜头,嘴里念念有词地说:“傲慢梁孙女跨过伤者尸体。。。这标题不错,明天就上头版。。。”

那记者后颈被随行的保镖一提,离地。保镖振振有词地说:“你是外国势力,意图破坏香港特区的和谐稳定发展”记者被揪离开梁孙女的身边,我见保镖拿出手机致电,眼神不悦地叽里咕噜地说着“。。。你们报社的记者意图扰乱香港稳定与和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应该明白吧?需要我提醒你吗?。。。”

秋风渐强,刮起落地的棕叶。

我看着山东男痛苦的表情,着急地问:我能做什么吗?警察快来了,我可以做点什么吗?

山东男气急又衰弱地说:“我操,还不是你去找警察的。。装什么善良阿,败类”

“我。。我。。。”

在旁的护士看着我说:“你想帮他逃跑?你想破坏香港的繁荣与稳定?香港是有法制的,我们必须按照特区政府所颁布的条例去行事,不得有私心”

“可。。可。。他”我着急地说:“他。。。看起来就快死啦”

“我现在不理会他死还是不死,身为医务人员,我必须关注患者的健康,但身为香港人中国人,我有义务奉行法规!中国人是必须被管的!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因为同情心而乱了法规,那香港不是陷入无序的状态?我们可是个金融大都阿!国际金融大都市哦!”

“。。。为港。。。为祖国”我稳定自己的情绪,努力拼凑我最熟悉的字眼:“爱港爱祖国。。。没错,爱港爱祖国。。。”

护士似乎得到满意的答复,说:“你走吧,警察来了自动会把这人带走”

我踏出医院大门,思索着爱港爱祖国和梁孙女的宝马还有她身边的记者群和保镖。

爱港的背后,是让社会精英分子继续掌控香港,让香港继续成为亚洲的金融纽带,这是正确的,这是。。。正确的吗。。。

我和山东男一样,都是靠劳动获得收入,只是他没有香港身份,而我有,而他垂死在香港医院门前,那我呢?

梁孙女对我而言,是不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香港种姓制度的高门槛呢?因为我爷爷不是梁振英,我爸爸是劳力工作者,那我就必须一辈子都靠劳力过活吗?那我只求三餐温饱,和那驾宝马的梁孙女一比,是不是我就是香港种姓制度里最地下的贱民了呢?

又是那家7-11便利商店。地上的落叶被秋风牵着走,临近沟渠边。

我进入,买了半打啤酒。我走上天台,看着天空和底下人流攒动的车龙,香港国际大都,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儿:香港不是我的,而我,是属于香港的。我的存在,是为了成就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我的守法,是为了维持香港的和谐稳定,我的呼吸,只不过是泛泛港民众生中,为上层人士服务的一个小小齿轮。没有我,香港也能运作。

扔下余留半罐酒精的啤酒,我看着脚低下离我四十公尺的车龙。

落叶,坠入沟渠,乘水离开。

“出了香港”落叶自问自答:“应该会比较好吧”

IMG_20141024_034740

为什么只看到US?没有看到HK?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