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11/12

IMG_20141023_045802

久不碰上烦事,就觉日常的安逸是合理和正常。当一小事儿到访,破坏平时的宁静,如一石投入心湖,泛起涟漪,为此愤怒,寻找合乎自己逻辑的理据,用一把对自己有利的尺子去衡量事情的对错。

陷入自哀自怜,为自己不平而深感无奈的境地。

昨天午后,到一工地,为解决桁架支撑力不足提供建议。说是建议,其实不存在选择性,更恰当地说法是强制性建议。建桁架的员工不愉,因为被吊上屋梁的桁架还是好好的,没有坍没有塌。

计算的结果往往和现实情况不符。因为计算中有大量的系数,把人为失误和材料缺陷放入考量范围内,所以一般缺个5%10%是不出事的。大马的建筑法规只存在片面的书信文字上,落实到现实里,利益关系,金钱原则就超越建筑法。这背后是大马不是一个倡导法治的国家,没有极力完善法治体系,法律反倒成为执政党对付异议人士。法律的人人平等原则,似乎只存在于中小学课本里的乌托邦世界。

那天,也就是昨午,在我强制性建议下,引起建筑工人不悦。不能正面对我起冲突,无权力表达自我的不满,他趁我不留意,偷走建筑尺子。我不喜人偷偷摸摸,正面冲击远比背后偷袭来得爽快。对我而言,这是小人之作。

但对他而言,他不这样做他能怎样?

跟着自我逻辑去看他人,总能得到圆满的自我合理化。倘若从对方角度出发,我则是闹是非的人物。

他若不偷尺子,他能怎样?

关于泄恨,有人酗酒,有人抽烟,各类方式去疏导心中的不快。他若不偷尺子,他或许是抽多两包烟。抚慰心中的无奈和不解。而我,用自己的正义君子逻辑去评断对方,这不对。真的不对。

他若不偷尺子,他不能与我正面冲突,因为我的职权拥有他不敢冒犯的权威。光明磊落的鲁莽汉子和嬉皮笑脸的伪君子,前者比后者可爱多了。或许,小人也曾想过当汉子。

如果世界不允许你成为一个好人,那我们必须谅解别人的伪装,因为更好的伪装是他生存之道。但我必须警惕自己,不要因为被人陷就用同样的方式去陷对方。

活在这个世界,谁不想光明磊落,谁不想当条汉子,谁不想当个好人?

唏嘘。人生,没那么复杂,就如你想的简单。用善的角度理解,树,花,草,都是善的。像电影<interstellar>里的一段对话,内容谈及狮子吃羚羊,没有好坏之分,是人赋予它意义。或许,这只不过个是现象,自然现象。

而我,用什么心态审视世界,世界其实就是我所想的样子。

是拿尺子以缓解内心的不悦,或只是一个贼,都是内心想法的反射。心善,看啥都善(双手合十。。。)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