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11/24

IMG_20141124_103542

小学的时候就想着和补习老师的女儿结婚。

对结婚也没概念。

后来她婚了,我还单身。

当初的憧憬,一些从电视剧里得到的灵感,例如白婚纱,撒花瓣,上台开香槟,接受亲友的祝福,就老实呈现在眼前。

当初对爱的遐想,对婚姻的期盼,对组织家庭的必然使命,就和我小学三四年级在某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会老会死一样,我很认真看待这些事情。我觉得这就是人生,我一定会结婚,正如我一定会老会死一样。

可现在我不确定。未来太远,似乎又太近。眼前的不确定,让人生充满着变数。我似乎在等,也似乎在维持一种独立的高姿态,努力去完成我想做的事情。而对爱情,似乎总是抱着等待的态度。有好的,适合的,就表白,希望自己简单,所以一有feel我就告白了,快刀斩不了乱麻,却让对方心情乱七八糟。

或许准备萌芽的爱情,也因为我的直率,被弊了。更可能,她对我没感觉。我更接受后者,因为有和没有的暧昧,我呆不下。

在这类一刀切的分明的手段,让我把好多关系都看简单。朋友,回归朋友,还是朋友。

痛个一周多一点,听足一天八小时的伤情歌,触碰已经裸露的伤口,一遍又一遍。直到麻痹后,用一罐啤酒,一篇文,用敲击键盘宣泄伤痛。

 

隔一天两天,复活了。

重复着这样的循环,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很强,又好像弱不经风。自己的样子,越加清楚,个性的直率,这辈子,看来都改不了。有朋友劝我应该如何如何把马子,我听了,我还是走自己这一套。我希望我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若按别人的想法去做,我或许可以恋爱拍拖甚至结婚,但我最怕的是,我找不回自己。强调自己存在的想法太激烈,而激烈的过程发生在自己和自己的对抗。所以外表上我和别人相处我尽可能扮演配角,可当碰上自我抉择的时候,那份自我存在感被唤出来,就陷入挣扎,对抗。

因为自省,所以爱找矛盾点。因为成了习惯,开始不那么容易交朋友。因为一些不真的人,很难聊得来。有个朋友谈起知足常乐,谈了好高兴。隔几天,他谈起他的一位富贵亲戚如何如何富贵,谈得兴高采烈。

在我看,这是分裂,自我的分裂。倘若知足常了,何必为富贵贫贱而开心或难过?

当时我不提,只是微笑。搞砸气氛,真得不好。所以我选择沉默。我不迎合这类好大喜功,夸耀炫富的言论,尤其三两朋友就在竭力地比较谁的亲戚谁的朋友更有钱。

不能驳,只好微笑。

因为不善也不乐和别人攀交情,我朋友也少。但如果朋友太多,真心的没几个,我想我更痛苦。回到纸和笔,电脑和键盘,小说和评论,我脱离了群众,走向让我比较舒服的世界。

小学的时候就想着和补习老师的女儿结婚。

后来她婚了,我还单身。

我不忌单身,最怕丢失了自己。

补习老师的女儿,其实也十几年没联络了。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