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4

2014 in review 点击率报告(没什么好看的)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 为此博客制作了一份 2014 年度报告。

下面是一段摘要:

悉尼歌剧院音乐厅可以容纳 2,700 人。2014 年,此博客的浏览量约为 13,000 次。此博客若是在悉尼歌剧院举办的音乐会,这么多访客全部看完需要 5 场满座演出。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报告。

Advertisements

随便写2014/12/28:随笔

半掩着的大门,透出一点车子撞开空气的声音。

雨滴掉落在地面上的嘀嗒声,在宁静的夜晚透露着一丝不安宁

又是十二月。十一月过后,就是十二月,这正常。可就像超速驾驶会收到罚单,我存有侥幸的念头,去看到每一个年月日,但就在碰上十二月最后几天时,心里就揣揣不安。

年头去了趟蛮差劲的旅行。和熟悉的朋友,但不自在的玩法冲撞了几个本可以很安稳很平静的休息日。

那趟印尼日惹,我到现在连照片也懒得整理。因为没感触。

旅行,真的是自己的事。

附和别人,在日常里,我做太多了。在短暂的出走,就图个自我安稳舒服开心就好了。

自己也活在越来越狭隘的空间,在固定的方向撞击。试图撞出一个头绪来。

习惯晨早到公司对面的咖啡店用咖啡,看书。看书的速度慢了,但思考的力度强了。这么撞一撞,笔不停地在书的空白处写,好容易就填满了一页纸。喜欢这种氛围,也享受其中,因为试图击破自己的盲点,把脑袋翻一翻,很多希奇的想法就跑出来。一天最有意义的时候,就是上班前的一个小时,那是我最能体会的自由。

前不久碰上一好女孩。她说她在网上碰见一位幼稚园同学。那位同学找了她二十年。

我怎么想也觉得这是个骗子。我以为她不会和他在一起。

怎么可能

结果,她和他真地在一起了。那人看来还忠厚老实。

相信爱情,于是,她得到她要的爱情。

她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一直想找个基督徒作伴侣。我不虔诚,我心里是个怀疑论者。虽然我是基督徒,但我的信仰还是偏向科学的质疑论。不能笃信神的话语,少了那份抛开世俗拥抱神的国度的勇气。我想,我真的配不上她。

前阵子和同事聊。他谈及他的人生观,结婚生子看孩子长大。他是一位马来穆斯林,相当传统的马来人。当大部分都以此为价值观,那在婚姻里的两人,是可以很好的妥协。当离婚变得不吉利,那婚姻的美满就容易被等同于幸福。我认识的马来同事普遍有一种知足的态度。在积极的角度看,这或许是怠慢。但在生活不好不坏的情况下,这很容易让婚姻里的两人快乐地过着并相信着小确幸的日子。

偶尔我会这么想:我何尝不也是。

走到今天的自己,已经固定好一套价值观。而延续这种态度走下去,是我自愿的。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叫机会成本。指的是你做了这件事,就没机会做另一件事,而没机会做的那件事就是你的机会成本,因为你丧失了这个机会。

我觉得人生好像也这样。

我选择了这样的人生观价值观,就注定我必须向一些事情告别。

在寂寞空等的某个夜里,手把持着啤酒罐,眼看着吊顶下的风扇,会做个假设:如果我。。。那我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这是个没有结果的假设。就算是了,那又如何?我的现实面总提醒着我,别回顾过去。看似我是个爱在回忆中掉泪的家伙,其实一年里也就那三几天。现实的个性,让我对过去的缅怀只存留在酒精下肚后的感性泛滥。隔天醒来,又是现实的自己。

我希望自己真率。别玩弄那些让人揣测的文字和语法。唯有真心相待的人,才能碰上另一个真心以对的人。我也相信一个人能过得很好的人,唯有碰上另一个让自己一人也能过得很好的人,这样的两人在一起,才有幸福可言。

因为分手或许很难过,但至少,还不至于跳楼。

因为现实个性,让我不对结果饱希望。努力做到最好,享受其间的过程,至于那结果如何,真不容我期待。因为一开始都不饱最好的结果去做事,反而很多事情都作得不错,外界回响,我根本不想听,自个儿快活才是我要的结果。

前阵子一电影公司邀请看首映。开心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没去。

本应该感到骄傲的事情,在自己的态度映射下,就变成:如果没人找你看首映,你就不写了吗?

这种自我批判已经成了习惯。从对立角度去理解自我,然后自己就会收心,把自己放在低点,简单地享受敲击键盘组装文字带来的乐趣。其实我总是意图摆脱周遭复杂的纠缠,想回归最原始简单的快乐。那晒着阳光也可以微笑,那看见雨后低洼处积水的倒影也可以欣然的审美,那跑了几圈上衣已全然湿透的快感—-我在挣脱金钱的捆绑,还有复杂人际的纠缠。

自从印度回来之后,自个儿就变成这样。工作烦闷的时候,就会到便利店买可乐或者果汁,坐在路旁,看车子川流不息地经过。我的视野,沉静着,捕抓着忙碌的世界。在路边瘫一阵,心情ok了,就回办公室工作。

生活,回退到简单的部分。那复杂的,留给其他人享用。

最近一件事儿打破我以为的自信。我以为享受过程最重要,结果有天我曾经的一位学生说要去中学当老师,还说我是最认真教书的老师。(认真不代表教的好,这小妮子话中话阿~~呵呵呵~~不过我还是很开心)

其实我一直想摆脱我对大家的重要性。像上面提及的“结果”。我的现实层面告诉我这些都难预料,所以更妥当的方式是享受间中的过程。为了顾及结果,很可能离开原有的初衷。为了让学生记得我,而弄些不三不四的行为,这又何必?为让大家记得我而去迎合群众,这不就丢了自己反去找一个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样子的大红人形象吗?

我必须承认我自私。因为我所作,都我所喜。

但,当这位亦友亦师的同学告诉我他记得我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

或许,我是害怕结果不如人意的软弱人。

相信自己是什么样子,你就是什么样子。我相信孤独的出走,可以升华我的生命,可以深刻我的人生。一次次的出走,一次次的和旅行的同伴分离,我在和巨蟹座的恋家个性告别,为的是找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在周遭环境都静下来,我才能作得思考。

日常操控我们太甚,我们总以为我们操控人生掌握人生,其实有多少人不是为了房贷车贷奔波劳碌去找比吃饭还要多更多的钱。广东话有句“揾食”,字面是找吃的意思,但真正的意思是找钱,赚钱。吃饭不难,难得是填满人的欲望。

鼓励消费,鼓励购物,鼓励投资,鼓励买东西吃东西买东西吃东西,除了让鼓励我们赚更多钱花更多钱,似乎没其他什么意义。但,人很容易就陷下去。

我恋家,从小学就开始想着和老师的女儿结婚。结果她的孩子都出来了,我还在维持单身。

就差练童子功了。

出走,不是为了找刺激,也不是为了找艳遇,为的是求一孤独,让独孤把紧系在身上的纠缠给斩断。

在一街道旁,握着一瓶可乐,在大太阳底下汗流浃背地瘫坐在一靠墙的路堤上,回看日常的自己,不就是一只被钱和欲望玩弄的蚂蚁吗?

新的一年,赶紧出走呗。


撒娇女人最好命 影评:娱乐性极高

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xap1/t31.0-8/p480x480/10519180_345225478996256_7188166891433704915_o.jpg

撒娇女人最好命 影评

在一个相对简单的两女一男的爱情故事里,用现代流行的手法轰列出一对真爱男女应有的下场(笑)。

内容简介:周迅和小明本为大学同学兼工作伙伴,因隋棠成程咬金,劫走小明。本以为可以等到春天花开,夏收果实的迅儿终究未能与小明连上线:再近的两条平行线也不存在交点。迅儿于是展开撒娇计划,对抗骚浪贱的绿茶娇隋棠妹妹。。。。。

导演彭浩翔的《志明与春娇》套出都市爱情的简单实话。香烟不离手,寂寞岂能走,爱与不爱在心理和身理上老实交待。一部只懂得讲道德的电影,只能是一部道德宣传片;已不能浓缩真实,正视事实的电影,可以是一部佳作。

电影,替我们说了我们或许在大众面前不敢说的话。

电影:撒娇女人最好命,片名像是在嘲讽,像是在突兀隋棠骚浪贱在现实社会下的超然地位。迅儿的真,在现实底下,被直率地扔了。所幸,小明最后捡回来了。

电影里玩弄的梗相当多,情色不低俗的暗语隐藏在对白之下,惹得和我看电影的一众男生会心大笑。迅儿对抗骚浪贱绿茶娇的隋棠,用女人抢男人的撒娇战略部署一趟旅程。迅儿在用心追回小明,也没堕落了自己,只是勇敢地用一个吻,去解释对他的爱,持久至今,迅儿还是爱着小明。

浪贱小姐的闻风而至,激烈的男人争夺战的战况。两女幽默不失雅的做作,让心知肚明两女好战的小明在尴尬中用大声欢笑的方式透露一个男人若夹在两女的战火中,只能用微笑面对一波波的攻势。看似置身事外,或许,小明不能弃迅儿不顾。

最后的圆满放在迅儿和姐妹们相会的咖啡厅里。小明在背景音乐《突然好想你》中奔跑,趴倒在迅儿前的茶几前。豪气吞下姐妹们为迅儿爱情孟婆汤—–就是一杯画有猪头的咖啡。染上咖啡泡沫的小明,紧张又文艺地喷着嘴里的咖啡,说着告白的那些事儿。

爱情回到最干净,最直率的那个点上:我爱你,因为你就是你。

撒娇女人好命否,我不晓得,但不代表不撒娇的你,就断然是死路一条。成就更好的自己,在未来的那个时间点上,迎接最好的他的到来。撒娇女人,令男人心疼,但一个连做作的女人都无法辨识的男人,其实,根本不值得你爱。

迅儿的演出真没话说。尤其在高尔夫球场上学着爹声爹气地说:“人家不知道啊~~~”,我都笑趴了。隋棠的绿茶娇确实是把利器,刀面看似平滑,侧面一看锋芒毕露,对峙迅儿的骚浪贱霸气升华了战斗指数。小明的哈哈哈最令我印象深刻。最强悍的,当属导演和制作团队,不管是对白,剧情还是雅黄色的密集笑点,让一部简单的爱情故事,套上华丽的外衣娱乐了整个戏院里的观众。hold住姐和锥子军团,烘托了气氛,完美成就配角的任务。镜头的捕抓略带诗意,像小明和他爹庆生,镜头从镜子转到小明帅气的脸庞,放大了小明的感情。文艺风的题材(如朱铭)和中国大陆本土的味儿(大学上图书馆,偷脚车)都充沛着电影走向细致仿高雅的小确幸生活。

十分给七点五,娱乐性极高。恰到好处地利用隋棠的撒娇,没泛滥爹声爹气的轰炸,我想导演做得挺好。现在的我,还记得周迅那句“讨厌”还有隋棠的“兔兔”说。

(每每看完爱情电影都有这么一个不解的疑问像洗衣机里的漩涡般绞痛着心情:为什么普天下这么多的青梅竹马,就没有分给我一个?!干,所以说不止话故事在骗人,电影也一样!)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撒娇歌youtube

撒嬌女人最好命(wiki/imbd/baidu/douban/mtime/facebook/weibo
导演     彭浩翔
监制     王中磊
编剧     彭浩翔
主演     周迅,黃曉明,隋棠
制片商     華誼兄弟影業公司
产地      中国
语言     普通话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2014年11月28日(中國大陸)
2015年1月1日(香港)
2015年1月1日(台灣)
发行商     華誼兄弟影業公司,黃曉明工作室,周迅工作室

《撒娇女人最好命》人物特辑之周迅 预告片

以下是十六分钟的完整预告片


乡民遇上冒牌鬼 lelaki harapan dunia 救世男子汉(2014) 影评:颠覆

https://scontent-a-sin.xx.fbcdn.net/hphotos-xap1/t31.0-8/p640x640/10834963_1537754399814566_8060675258200731685_o.jpg

lelaki harapan dunia 影评:颠覆

碎瓦般的剧情如澎湃的毛笔在宣纸上泼墨。非景非物,导演画的是 矛盾。

故事简介:pak awang是村里的一员。为即将返乡定居的女儿,pak awang号召邻里到丛林把白木屋迁回村里。但不幸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

颠覆

在白木屋white house前大呼“kita ialah lelaki hrapan dunia!!”,我们是就是救世男儿。

电影开场的十五分钟,如预告片和电影海报般亲切可爱。若,我们的世界里有抢劫谋杀,在我不是活着的另外一片土地上,有借由种族名义的武装冲突,还有存在看起来很文明很高雅的社会的狡诈与陷害,电影可以是片乌托邦净土。

电影当然也可以是直接裸露社会的现实阴暗面。

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似乎都在颠覆。如果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气味,让不同的人除了脸孔身材还有另一层辨识度,那电影除了拍摄音乐剧情等,还能有一种近似气味的氛围,我想在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里,是一种贯彻颠覆的气味。

电影开场十五分钟,把欢天喜地的村民为搬屋而一同奋斗一同努力所呈现的团结轰轰烈烈地表达出来。当预告片海报都如此欢喜,喜气洋洋,电影在十五分钟后所呈现的直坠式悲情,和电影开场时的欢乐是一个巨大落差。落差的缘由,我想是电影的个性:颠覆。电影剧情自此也走上了陌生路。像小段小段的支线剧情被拼接,而显然,似乎这又是导演刻意想突出的。如果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的剧情迷走,是为了突出情节里所隐藏的讯息—–在弱化剧情本身,去凸现情节里的各人物之间的冲突,身在大马这片充满幼稚矛盾的土地上,我们不难在现实里找到吻合电影里一些同样幼稚可笑的情节。

剧情分三线。一是pak awang的主线,二是放骆驼的孩子的支线,三是非法滞留大马的黑人索罗门。

pak awang

pak awang是个悲剧人物。在现实里的悲剧人物。而屠害他的凶手不是什么命运还是什么撒旦,而是人。pak单纯地想搬屋,让归乡的女儿有个落脚处。号召村民一同搬屋,齐声齐力的团结景象,可以搬动一间被取名white house的白木屋。当日常不常见的不幸一一发生,牵动了村民保守的思维,并开始向搬屋行动发出挑战。当索罗门出现在白屋被边缘人wan看见,谣言,中止了搬屋行动。也成了压垮pak awang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们总愿意看到他所相信的。

哪怕索罗门不出现,我想wan可能还是会把飘落的树叶或把树枝的影子当成油鬼orang minyak。而村民急需一个证人去证明搬屋是危害村子团结和谐的罪魁祸首。wan也需要村民认同,接纳。更需要乱世里的机会,去搜钱:偷东西卖钱。

pak awang在罗里上被搬屋的村民要求歌唱,到后来往wan手里塞钱要求wan否认他所看到的orang minyak,是一种狼狈。

不被村子接纳的pak awang,不再被村子排斥的wan。两人似乎被命运的锁链紧绑着。搬屋前,wan被边缘化,搬屋后,pak awang被边缘化。仿佛,一个村子里,必当要存在这么一个人,被大家针对,如同上小学的我在一群同班同学里向一位被边缘化的同学发出伤人的言语。成人做着小孩般幼稚的事儿。而把pak awang真正唤作撒旦的,是几位村里小孩。大人们,只是用行为表示着pak awang是撒旦。但诚实的小孩,直接用言语说出来。

小孩坏不坏?小孩只是诚实表达大人们的看法。而村长委婉地推辞pak awang搬屋的计划,村民们在背后的冷嘲热讽,最终把pak awang推向orang mingak的路。

成佛成道成仙成魔成妖,似乎就看旁边的人怎么说。

放骆驼的孩子

村长在晚餐时向孩子谈起骆驼为何被杀的缘故:因为要代替人献祭。孩子问:”那为什么要杀骆驼?不能换成羊吗?”村长回答:”还不是一样”

骆驼和羊的生命在村长眼里,其实并不一样。只是履行前人所奉行的法规,按照前人所作去维持这样的传统,有助于稳固村长的地位。在孩子眼里,也透露血淋淋的事实:凭什么骆驼的命就比羊来得可贵呢?为什么羊可以死?骆驼不能死?

村长的孩子,选择放生骆驼。就简单地想救骆驼。就像他觉得pak awang是撒旦,他就偕同伙伴向pak awang扔石块。

孩子的角色是诚实。自在不受拘束表达自己的看法,于是,孩子放走骆驼。村民的角色是伪装。在考虑搬屋所带来的影响,村民漠视并造谣pak awang。孩子的单纯,让善良变得更亲切,让恶劣的品行更显得恶劣。

孩子所放走的骆驼,以及随骆驼出场的Mr.seri juta,外表是典型的政客,尽说些看似有意义其实都是废话的废话。可我觉得seri juta一只比骆驼还惨的家伙。骆驼的出现是为了祭祀仪式,seri juta的出现是为了拨款。年长的村民看不见骆驼的生命,只看见骆驼的用途;村民同样看不见seri juta,只看见seri juta口袋里支票。但小孩真心爱着骆驼,seri juta却没遭人真心喜欢。

骆驼被割喉,小孩哭了。

黑人索罗门

索罗门是另一个被边缘化的人。吸毒,是他最后的去处。哪怕,他曾努力地工作。努力地逃避追捕。电影里也无声地淡描追捕索罗门的是被一支gangster追捕。流氓居然有设路障的能力,答案直接明了。

十分给七分半。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剖开一些马来西亚现象,赤裸裸地把社会的冲突和矛盾展露出来。或许是一种提醒,提醒逐渐被麻痹的大马人,这些矛盾的存在。就像马来人和华人和印度人其实文化上真的存在差异,同时部分的肤色民众和政治领袖也互相敌视不同族人来团结己族。我们宁愿不把话说清楚,宁愿这份矛盾最好沉在湖底,但屡屡被搅动的湖面,泛起的涟漪告诉所有大马人不能再忽视了。神奇的是,大家还是能选择性失聪。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新闻《救世男子漢》老外都看懂‧劉城達盼獲華裔觀眾支持link

《救世男子汉》载誉返马 刘城达静待评价link

“杯葛我电影只因我是华人?”link

Lelaki Harapan Dunia(wiki/imbd/facebook/official website/douban)
Directed By Liew Seng Tat
Produced by     Sharon Gan
Written By Liew Seng Tat
Music by     Luka Kuncevic
Cinematography     Teoh Gay Hian
Edited by     Patrick MinksnLiew Seng Tat
Distributed by     Everything Films
starring  Wan Hanafi Su, Soffi Jikan, Harun Salim Bachik, Jalil Hamid, Azhan Rani
Release Date November 27, 2014
Running time     94 minutes
Language     Malay
Budget     RM 2.5 million ($ 750 000)


2014 巫统大会

wu

2014巫统大会

马来人至上

强调土著特权以及现下土著所面临的经济不平等,是巫统大会的主轴。”马来人至上”在wikipedia的解释指出”这是一种种族主义信条,认为马来人是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主人或特权者;马来西亚华裔和马来西亚印度裔构成了马拉西亚的重要少数种族,被认为是承蒙马来人的恩惠,通过承认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里规定的马来人优待,而获得公民权。”

马来人至上主义贯彻至国家政策上,就形成土著特权。

青体部长凯里道:“如果马来人可以接受,不去挑公民权课题,承认并保证不会关闭华淡小,为什么却有人不遵守契约?为什么有人去质疑,甚至要求废除马来人特权?为什么还有人去质疑马来统治者的权威?为什么还有人不会说国语?”

强调马来人至上主义,是种族政党巫统的必然出路。和其他以种族号召作为政治资本的政党共组国民阵线—国阵,似乎回到英殖民时代,用简单的肤色区分你我族类,而不同族人则由相关的甲必单,苏丹管理。又如早期下南洋的中国人,在马来半岛各处形成帮派(如福建帮,客家帮,广东帮等等),为争夺矿产或地盘,私下进行大规模的械斗。

这不禁让我反思,今天和昨天,今年和去年,独立之后五十年和独立前,一些事,一些思维,始终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

历史事件,是重复着;历史不是翻旧人的帐,而是提醒现在人,别重犯过去的错。而历史,又是随时间不断地重演那屡屡再现的错。

不是不知悔改,而是所有的械斗,歧视,种族主义,不过是背后强大利益所驱使。马来至上主义所保护的,是寄生在国家政府机构或半官方公司的既得利益者。试着想象,这群人除了煽动种族主义言之外无他技能,那他能活吗?或者说,当赚钱变得更简单更容易的时候,你我应该不会自找麻烦去用更困难的方式赚钱。而这群在土著特权的阴影下的既得利益者,背对着占人口大多数的穷苦马来人,在巫统大会上高喊土著所受的不平等待遇,私下却踩着穷马来人被负债所压驼的背,手持黄金白银享受真正的“土著特权”。

不关闭华小淡小

青体部长凯里道:“如果马来人可以接受,不去挑公民权课题,承认并保证不会关闭华淡小,为什么却有人不遵守契约?为什么有人去质疑,甚至要求废除马来人特权?为什么还有人去质疑马来统治者的权威?为什么还有人不会说国语?”

言语所指,显然是非土著不遵守契约。而”承认并保证不关闭华淡小”,也只是首相口头承诺的权宜之策,对其他非土著源流的暂时对策。在教育大蓝图里,从始至终以白纸黑字写个清楚明白:马来西亚最终的媒介语只有一个,那就是马来语,理由是统一语文有助于国民团结。而统一语文的绊脚石—华小淡小,在教育部的认知里,是危害国民团结,原因无他:华小淡小的存在无助国民团结。而承诺不关闭华淡小,却不接纳华淡小在未来的教育大蓝图里扮演关键的角色,这是在大马落根的母语教育在政治现实下的妥协:没有未来,只好顾及当下。

这是一种悲

我们在文字游戏里寻找自己的角色——承诺不关闭,并不代表承认华淡小在未来教育蓝图里的地位。而在政治现实下,承诺不关闭已等同承认华淡小在目前的大马教育中的角色。承诺不关闭华淡小,在政府预算案里的解释就是:拨款减少一半,从一亿缩减为五千万。不关闭,不发展,渐断粮,自枯萎。

在政治现实和理想中,部分大马非土著在接受政治现实后,接受自己是二等公民的身份。部分大马非土著欲求更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追求政治理想以摆脱政治现实困境。当国阵成员党马华以“这是个马来人占多数的国家”为由,延伸出“执政党里不可以没有华裔”为竞选口号时,就是彻彻底底的接受二等公民的身份。政治现实是当下的事儿,但面对一个没有愿景没有放眼未来的政党,只考虑政治现实,是不足以唤起民众支持。

承认巫统长期执政的政治现实

当教育,经济政策被扯入政治现实的漩涡中,我不禁自问:何谓政治现实?

政治现实,在我看,有两方,一是历史根源,巫统领导的国阵争取独立,以及马来人至上主义一再申明的“马来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二是现实里,马来人在经济上处劣势。而这两者的前提是巫统长期执政(或者说,至少巫统短期内不可能下台。加快两线制终结巫统霸权,视反国阵为长期计划,我想是比较合理的。而直接对准巫统要害进行攻击的有黄进发的非土著向土著对策论<link>)

马来人的经济上处劣势是巫统大会高唱的主旋律。而以种族肤色区分一个种族是否处于劣势,我想不合理之处在于:当我们承认一个种族处在经济弱势,被分配的大部分资源却流向占金字塔顶端的同族富裕阶级,罔顾底下的同族穷苦阶级,这是不智不当行为。当面对在野党要求更惠民更公平的政策时,种族政党巫统就把这群穷苦人搬出来,化作尖矛,直接捅破所有极可能让大马朝向更公平更惠民的政策方针。

巫统在政治现实里的历史和经济现实中都占利的情况下,所作的就是不断地重申巫统的历史地位—–争取独立和巫统是土著捍卫者—-“马来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不断地宣传马来人困境,并激化马来人至上主义,诱导穷马来人把对经济概况不满的愤怒指向非土著,进而拥抱土著捍卫者巫统的统治。

要激化马来人至上主义以团结土著,就必须强调马来人困境。因为唯有现实情况的恶劣,才能衬托马来人至上的重要性;只有现实情况中的马来人过得很惨很苦,马来人至上主义才能发挥的效用。当巫统大会里的巫统人相继从就业,住房等进行“马来人很惨”演讲竞赛,在享受着凄凉悲哀的自我沉溺,以合理化自己在土著权益政策下获得的利益。而那些最惨最糟糕同是土著的穷困人,却始终沉默着,垂着双手等待救援。

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也出现在马来人身上。而利益的分配为何没有贯彻到每一个马来人,而只是利用马来人总人数占国家人口的比例,去向非土著追究经济责任?若调查马来人贫富悬殊的报告被大肆宣传,巫统在“捍卫土著权益者”的角色上会被穷土著讨伐。唯有制造非土著掠夺经济的假象,才能在暗地里协作啃噬国家财富。

“马来人很惨很可怜”

女青团代表发表研究报告说“47%的马来人踏入职场时的月薪低于一千五百,其他种族之事33%,这是对马来大专生的一种歧视”

当我们强力贯彻种族思维去解剖任何事情时,必然得出种族主义的答案。就像这位可爱的小妹妹,也可以到医院做研究,看看得到糖尿病或者车祸的受害人数里,华裔和巫裔何者占多数,然后再写一篇“为何车祸人数里,非土著所占的比例偏少”。在狂妄自大点,则以华人偏好驾大车,所以出事率少,而马来人在经济不平等的情况下只能驾摩托车,所以车祸死亡率远远高于华裔。哪怕研究属实,被种族主义者利用也只能推论出“马来人很惨很可怜”,而非“降汽车税务,鼓励民众购车”或“兴建更好的公共交通系统”等等。

巫统大会直接影响执政党国阵的政策方向

巫统大会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巫统是国阵里的大党。在国阵执政下,身为最大党的巫统,只要任职其主席职位,就问鼎国家最高领导人—首相的宝座。而巫统大会所论及的土著受威胁,重申土著特权马来人至上主义,其实都实实在在地奠定由国阵出任的执政党,在国家各类政策上,必然向种族主义靠拢。

最近发生的华小被要求冠上爪夷文显示校名,以提高国语(马来文)的地位。正是内政部长所强调的四事项不可碰:伊斯兰,统治者,马来人权益,马来文地位之一:马来文地位。早前的路名更改,则关系着马来统治者。当内政部长强调的四事项不可碰,国家政策却以这四事项为政策方针,扰动在野党和民众的耐心。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想而知,这四项不可碰的课题将会成为国家政策的唯一方向。而凡阻碍者,必受刑。

巫统积极利用不可碰的课题引诱在野党和异议人士发出指控。为寻找异议人士的最好方式,就是制造不必要的课题,让敢于呛声的民众或在野党惹上官司,被法院纠缠。先指鹿为马制造乱象,然后棒打出头鸟利用法律攻击现身的异议人士,进而杀一儆百恐吓民众,制造白色恐怖。

众声静默。

静默,或许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套我爸那句老话:好好一个国家,为什么要搞到这样?

人不犯你,你不犯人。人若犯你,你若不反,他必犯你again again

again ….

IMG_20141129_102232-002

wu1


社论 巫统大会前

IMG_20141119_133951-003

对巫统大会的恐惧来自举剑。象征马来土著特权的短剑,被台上领导人高举,用激烈的带偏见的带种族歧视的言论激化现场的巫统人众。

团结一致,枪口向外。

举剑动作引起非土著的激烈反应。近几年的巫统大会,关于举剑的动作消散了,但挥不去的种族主义仍旧在言语和思想中蓬勃发展。巫统大会,是巫统领导人争取政治资本的重要会议。

前首相马哈蒂在巫统大会前即掀起“富人说英语,穷人说母语”的教育课题。背后似乎为他执政时以英语教数理辩驳,对于各源流学校的存在,始终被质疑是危害各族团结的制度设计。之所以出现“富人说英语,穷人说母语”的现象出现,是因为各族坚持母语教育的后果。

破坏和谐,破坏团结,一直是巫统所在的国民阵线的政治论调。大马教育极力撇开政治元素,殊不知已然被政治所吞没。教育服从政治,是大马的教育原则。当我们的教育不在为孩子服务,不在为学生服务,教育还可以是什么?教育不是团结各族的工具,教育是为孩子而存在的制度。

当大人把种族和谐的想法流于表面流于形式,让各族小孩同上一间学校,并把学校命名为宏愿学校,我想,大人把自己对种族和谐的期望强制套在孩子颈上形成枷锁,这是一种自私。大马的种族言论并非因为不了解其他族的文化而产生的误解,而是因为法制松懈纵容放任所至。若种族言论者可以不分党派而一致被捕,那种族言论自然会被限制,至少不会频密地见报。像巫统大会里的各方领袖,在台上高喊的种族言辞,和国庆广告以及旅游宣传海报里的各族团结和谐彻底相违。矛盾被视而不见,埋藏在各人心里的团结和谐只好向无反抗力的小孩下手:把各族小孩挤进一间学校。以为让这些小孩有其他族的朋友,长大后就不会有种族歧视的行为。

那现有的贫富歧视现象,是不是也要按照个人的收入情况分配学校?那男女歧视的现象,是不是也可从小抓起,让课室里的男孩邻座一定是个女生?

教育的服务对象是学生,是孩子,绝对不是政治,更不是以为同上一间小学就能解决种族问题的家长们。

我们对解决种族言论问题的渴望,在面对政治现实时碰壁,只好寻求幼稚的解决方法:宏愿学校。回到法制,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根本方式。而政治现实告诉我们,至少在目前,大马没有回到法制架构的趋势。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被捕被罚者,必然是非执政党人士。

法律前人人平等,在大马政治现实下,显得幼稚。民众为求自保,选择接受执政党对和谐团结的政策方针,我们不止拿其他人做政治牺牲,连孩子也即将被推入火坑。

 

facebook link<笨蛋说>

 


黄飞鸿之英雄有梦 影评:洋飞鸿

https://scontent-b-sin.xx.fbcdn.net/hphotos-xfp1/v/t1.0-9/p552x414/10710793_610973989012197_4703305804811075439_n.jpg?oh=c4cb55b63734047131b32b2c300bb9d0&oe=551F353C

黄飞鸿之英雄有梦 影评

西化的中华英雄。

这是黄飞鸿电影系列的第一百零一部。而新晋导演周显扬的黄飞鸿电影,注定要被嵌入黄飞鸿的电影时代被比较。看完电影后,老友说这电影酷似电影sherlock holm福尔莫斯。

洋化的黄飞鸿:洋飞鸿

导演为黄飞鸿嵌入现代拍摄手法,从开始的雨里战,彭于晏饰演的黄飞鸿以一敌众,动魄的打斗于画面和声效展出。可惜不彻底,少了一点暴力美学。或许,导演始终未能在东西方的特色中寻找到平衡点,选择在观众对黄飞鸿的既定刻板印象上,用自身酷爱的西化式镜头,去解构武打场面,去理解中华武术,我想,电影《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的败笔在于导演无法挣脱传统的黄飞鸿角色,被旧有概念所缚,可又为了迎合市场引进西化的拍摄手法,如构建三百六十度的环视武打效果。

如果电影可以是一道美食,那《英雄有梦》就是在一碟港式烧腊突兀地淋上沙拉酱,不中不西。若导演能全盘西化,重新解构黄飞鸿,我想效果更好。电影《英雄有梦》在部分现代化拍摄手法的牵引下,乱了庞大的剧情线。美学在构筑一些场景,如杨颖的死,一刀未剪的久长镜头,最后一战频频出现的三百六十度武打视野,其实在抗衡在对抗黄飞鸿背后复杂的剧情线。

黄飞鸿和赤火本为推翻黑虎帮的黑势力,分别投入作内应和在外组织反抗团体。他俩之间又有两女的感情线联系,而黄飞鸿本身的性格其实在这部电影里是相当复杂,在未有更多的笔墨去描绘黄飞鸿在赤火死后的心理状况,以及黄飞鸿和两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还有背负的梦想,电影《黄飞鸿之英雄有梦》毅然掉入西化的美学空间(或者应该说美学陷阱),在不当的时候表露《英雄有梦》的洋皮肤。

在剧情,人物个性的塑造,与频频打断氛围的洋化景,奠定了彭于晏饰演的黄飞鸿,注定是个洋飞鸿。

在娱乐声喧闹的娱乐界,西采东用,灌上大卡司大制作,忽略了本意,未深入探讨黄飞鸿的本质,流于表面的洋化拍摄,把这第一百零一部的黄飞鸿电影退变成洋飞鸿,未能从新的角度出发去构筑一位新时代的黄飞鸿,只好回退到既有的中华英雄黄飞鸿的旧画面上,用一些看起来推陈出新的手法去演绎武打动作,在我看来,旧有的黄飞鸿战胜了电影的制作团队。

临尾前,飞鸿和最终boss决战前,在愤怒人众前,再三叮咛大家:如果我死了,千万不要报复。

我心想:不报复,难道可以不当一回事回家睡觉吗?

这飞鸿的软弱,是飞鸿的言辞缺乏正气。从预谋作卧底进入黑虎帮,到目睹兄弟赤火的惨死,飞鸿的内心挣扎其实剧烈的。在梦想和残酷现实间拉扯,飞鸿的角色已经不像过往那么简单,一双拳头,一对无影脚就能解决。当足智多谋的飞鸿率众怒到黑虎帮前叫嚣,实没理由吩咐大家“如果我飞鸿挂了,大家不要报仇,都回家”。软弱的背后,是不合情理的飞鸿人物塑造。像开仓分金两,穷人鄙见金银,为何不争着去抢?甚至发生采人事件?

若电影放任剧情和现实贴近,那飞鸿的人物角色将和nolan的蝙蝠侠三部曲有相近之处。在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中,去绘策剧本,再安插飞鸿等人进入剧情中,但又不得不为了飞鸿这金字招牌而添加绯鸿的戏份,于是剧情和飞鸿的人物塑造失衡,而洋味儿的镜头理解,更突兀这部电影的风格。

剧终前,飞鸿大而无畏地要求大家若他战死请回家,别报复的言论,是对过去黄飞鸿系列电影的嘲讽。英雄电影除了超强的战斗力,就是那正义凛然之气。而以人物的行为,表情和言辞凝聚浩然正气在最终一战之前,面对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境地,对着自身的命运和众人所托付的希望,孤身上梁山,不成王就成寇的与最终大坏蛋一决生死,那份动容,触之以情的战前演说,是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正义浩然之气!可。。。这位飞鸿呢,除了婆妈地叫大家回家,身上缺乏一股正义凛然的王者气。

或许他当了卧底。为了目的,它可以忍。那这样的他,为什么还再三嘱咐大家“如果我飞鸿挂了,请大家回家,不要报仇噢”。

你不觉飞鸿好娘吗?

十分给六分。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推荐阅读《图解”东方超级英雄”黄飞鸿》—mtime

黄飞鸿之英雄有梦(wiki/mtime/douban/yahoo/weibo/baidu/facebook)
导演     周顯揚
主演     洪金寶、彭于晏、井柏然、王珞丹
梁家輝、Angelababy
配乐作曲     梅林茂
摄影     伍文拯
剪辑     张嘉辉、邓文涛
制片商     安乐电影有限公司,万诱引力电影有限公司,升飞国际数码特效制作有限公司
片长     131 分鐘
产地     香港,中国大陆
语言     普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