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巫统大会前

IMG_20141119_133951-003

对巫统大会的恐惧来自举剑。象征马来土著特权的短剑,被台上领导人高举,用激烈的带偏见的带种族歧视的言论激化现场的巫统人众。

团结一致,枪口向外。

举剑动作引起非土著的激烈反应。近几年的巫统大会,关于举剑的动作消散了,但挥不去的种族主义仍旧在言语和思想中蓬勃发展。巫统大会,是巫统领导人争取政治资本的重要会议。

前首相马哈蒂在巫统大会前即掀起“富人说英语,穷人说母语”的教育课题。背后似乎为他执政时以英语教数理辩驳,对于各源流学校的存在,始终被质疑是危害各族团结的制度设计。之所以出现“富人说英语,穷人说母语”的现象出现,是因为各族坚持母语教育的后果。

破坏和谐,破坏团结,一直是巫统所在的国民阵线的政治论调。大马教育极力撇开政治元素,殊不知已然被政治所吞没。教育服从政治,是大马的教育原则。当我们的教育不在为孩子服务,不在为学生服务,教育还可以是什么?教育不是团结各族的工具,教育是为孩子而存在的制度。

当大人把种族和谐的想法流于表面流于形式,让各族小孩同上一间学校,并把学校命名为宏愿学校,我想,大人把自己对种族和谐的期望强制套在孩子颈上形成枷锁,这是一种自私。大马的种族言论并非因为不了解其他族的文化而产生的误解,而是因为法制松懈纵容放任所至。若种族言论者可以不分党派而一致被捕,那种族言论自然会被限制,至少不会频密地见报。像巫统大会里的各方领袖,在台上高喊的种族言辞,和国庆广告以及旅游宣传海报里的各族团结和谐彻底相违。矛盾被视而不见,埋藏在各人心里的团结和谐只好向无反抗力的小孩下手:把各族小孩挤进一间学校。以为让这些小孩有其他族的朋友,长大后就不会有种族歧视的行为。

那现有的贫富歧视现象,是不是也要按照个人的收入情况分配学校?那男女歧视的现象,是不是也可从小抓起,让课室里的男孩邻座一定是个女生?

教育的服务对象是学生,是孩子,绝对不是政治,更不是以为同上一间小学就能解决种族问题的家长们。

我们对解决种族言论问题的渴望,在面对政治现实时碰壁,只好寻求幼稚的解决方法:宏愿学校。回到法制,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根本方式。而政治现实告诉我们,至少在目前,大马没有回到法制架构的趋势。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被捕被罚者,必然是非执政党人士。

法律前人人平等,在大马政治现实下,显得幼稚。民众为求自保,选择接受执政党对和谐团结的政策方针,我们不止拿其他人做政治牺牲,连孩子也即将被推入火坑。

 

facebook link<笨蛋说>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