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巫统大会

wu

2014巫统大会

马来人至上

强调土著特权以及现下土著所面临的经济不平等,是巫统大会的主轴。”马来人至上”在wikipedia的解释指出”这是一种种族主义信条,认为马来人是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主人或特权者;马来西亚华裔和马来西亚印度裔构成了马拉西亚的重要少数种族,被认为是承蒙马来人的恩惠,通过承认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里规定的马来人优待,而获得公民权。”

马来人至上主义贯彻至国家政策上,就形成土著特权。

青体部长凯里道:“如果马来人可以接受,不去挑公民权课题,承认并保证不会关闭华淡小,为什么却有人不遵守契约?为什么有人去质疑,甚至要求废除马来人特权?为什么还有人去质疑马来统治者的权威?为什么还有人不会说国语?”

强调马来人至上主义,是种族政党巫统的必然出路。和其他以种族号召作为政治资本的政党共组国民阵线—国阵,似乎回到英殖民时代,用简单的肤色区分你我族类,而不同族人则由相关的甲必单,苏丹管理。又如早期下南洋的中国人,在马来半岛各处形成帮派(如福建帮,客家帮,广东帮等等),为争夺矿产或地盘,私下进行大规模的械斗。

这不禁让我反思,今天和昨天,今年和去年,独立之后五十年和独立前,一些事,一些思维,始终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

历史事件,是重复着;历史不是翻旧人的帐,而是提醒现在人,别重犯过去的错。而历史,又是随时间不断地重演那屡屡再现的错。

不是不知悔改,而是所有的械斗,歧视,种族主义,不过是背后强大利益所驱使。马来至上主义所保护的,是寄生在国家政府机构或半官方公司的既得利益者。试着想象,这群人除了煽动种族主义言之外无他技能,那他能活吗?或者说,当赚钱变得更简单更容易的时候,你我应该不会自找麻烦去用更困难的方式赚钱。而这群在土著特权的阴影下的既得利益者,背对着占人口大多数的穷苦马来人,在巫统大会上高喊土著所受的不平等待遇,私下却踩着穷马来人被负债所压驼的背,手持黄金白银享受真正的“土著特权”。

不关闭华小淡小

青体部长凯里道:“如果马来人可以接受,不去挑公民权课题,承认并保证不会关闭华淡小,为什么却有人不遵守契约?为什么有人去质疑,甚至要求废除马来人特权?为什么还有人去质疑马来统治者的权威?为什么还有人不会说国语?”

言语所指,显然是非土著不遵守契约。而”承认并保证不关闭华淡小”,也只是首相口头承诺的权宜之策,对其他非土著源流的暂时对策。在教育大蓝图里,从始至终以白纸黑字写个清楚明白:马来西亚最终的媒介语只有一个,那就是马来语,理由是统一语文有助于国民团结。而统一语文的绊脚石—华小淡小,在教育部的认知里,是危害国民团结,原因无他:华小淡小的存在无助国民团结。而承诺不关闭华淡小,却不接纳华淡小在未来的教育大蓝图里扮演关键的角色,这是在大马落根的母语教育在政治现实下的妥协:没有未来,只好顾及当下。

这是一种悲

我们在文字游戏里寻找自己的角色——承诺不关闭,并不代表承认华淡小在未来教育蓝图里的地位。而在政治现实下,承诺不关闭已等同承认华淡小在目前的大马教育中的角色。承诺不关闭华淡小,在政府预算案里的解释就是:拨款减少一半,从一亿缩减为五千万。不关闭,不发展,渐断粮,自枯萎。

在政治现实和理想中,部分大马非土著在接受政治现实后,接受自己是二等公民的身份。部分大马非土著欲求更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追求政治理想以摆脱政治现实困境。当国阵成员党马华以“这是个马来人占多数的国家”为由,延伸出“执政党里不可以没有华裔”为竞选口号时,就是彻彻底底的接受二等公民的身份。政治现实是当下的事儿,但面对一个没有愿景没有放眼未来的政党,只考虑政治现实,是不足以唤起民众支持。

承认巫统长期执政的政治现实

当教育,经济政策被扯入政治现实的漩涡中,我不禁自问:何谓政治现实?

政治现实,在我看,有两方,一是历史根源,巫统领导的国阵争取独立,以及马来人至上主义一再申明的“马来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二是现实里,马来人在经济上处劣势。而这两者的前提是巫统长期执政(或者说,至少巫统短期内不可能下台。加快两线制终结巫统霸权,视反国阵为长期计划,我想是比较合理的。而直接对准巫统要害进行攻击的有黄进发的非土著向土著对策论<link>)

马来人的经济上处劣势是巫统大会高唱的主旋律。而以种族肤色区分一个种族是否处于劣势,我想不合理之处在于:当我们承认一个种族处在经济弱势,被分配的大部分资源却流向占金字塔顶端的同族富裕阶级,罔顾底下的同族穷苦阶级,这是不智不当行为。当面对在野党要求更惠民更公平的政策时,种族政党巫统就把这群穷苦人搬出来,化作尖矛,直接捅破所有极可能让大马朝向更公平更惠民的政策方针。

巫统在政治现实里的历史和经济现实中都占利的情况下,所作的就是不断地重申巫统的历史地位—–争取独立和巫统是土著捍卫者—-“马来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不断地宣传马来人困境,并激化马来人至上主义,诱导穷马来人把对经济概况不满的愤怒指向非土著,进而拥抱土著捍卫者巫统的统治。

要激化马来人至上主义以团结土著,就必须强调马来人困境。因为唯有现实情况的恶劣,才能衬托马来人至上的重要性;只有现实情况中的马来人过得很惨很苦,马来人至上主义才能发挥的效用。当巫统大会里的巫统人相继从就业,住房等进行“马来人很惨”演讲竞赛,在享受着凄凉悲哀的自我沉溺,以合理化自己在土著权益政策下获得的利益。而那些最惨最糟糕同是土著的穷困人,却始终沉默着,垂着双手等待救援。

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也出现在马来人身上。而利益的分配为何没有贯彻到每一个马来人,而只是利用马来人总人数占国家人口的比例,去向非土著追究经济责任?若调查马来人贫富悬殊的报告被大肆宣传,巫统在“捍卫土著权益者”的角色上会被穷土著讨伐。唯有制造非土著掠夺经济的假象,才能在暗地里协作啃噬国家财富。

“马来人很惨很可怜”

女青团代表发表研究报告说“47%的马来人踏入职场时的月薪低于一千五百,其他种族之事33%,这是对马来大专生的一种歧视”

当我们强力贯彻种族思维去解剖任何事情时,必然得出种族主义的答案。就像这位可爱的小妹妹,也可以到医院做研究,看看得到糖尿病或者车祸的受害人数里,华裔和巫裔何者占多数,然后再写一篇“为何车祸人数里,非土著所占的比例偏少”。在狂妄自大点,则以华人偏好驾大车,所以出事率少,而马来人在经济不平等的情况下只能驾摩托车,所以车祸死亡率远远高于华裔。哪怕研究属实,被种族主义者利用也只能推论出“马来人很惨很可怜”,而非“降汽车税务,鼓励民众购车”或“兴建更好的公共交通系统”等等。

巫统大会直接影响执政党国阵的政策方向

巫统大会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巫统是国阵里的大党。在国阵执政下,身为最大党的巫统,只要任职其主席职位,就问鼎国家最高领导人—首相的宝座。而巫统大会所论及的土著受威胁,重申土著特权马来人至上主义,其实都实实在在地奠定由国阵出任的执政党,在国家各类政策上,必然向种族主义靠拢。

最近发生的华小被要求冠上爪夷文显示校名,以提高国语(马来文)的地位。正是内政部长所强调的四事项不可碰:伊斯兰,统治者,马来人权益,马来文地位之一:马来文地位。早前的路名更改,则关系着马来统治者。当内政部长强调的四事项不可碰,国家政策却以这四事项为政策方针,扰动在野党和民众的耐心。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想而知,这四项不可碰的课题将会成为国家政策的唯一方向。而凡阻碍者,必受刑。

巫统积极利用不可碰的课题引诱在野党和异议人士发出指控。为寻找异议人士的最好方式,就是制造不必要的课题,让敢于呛声的民众或在野党惹上官司,被法院纠缠。先指鹿为马制造乱象,然后棒打出头鸟利用法律攻击现身的异议人士,进而杀一儆百恐吓民众,制造白色恐怖。

众声静默。

静默,或许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套我爸那句老话:好好一个国家,为什么要搞到这样?

人不犯你,你不犯人。人若犯你,你若不反,他必犯你again again

again ….

IMG_20141129_102232-002

wu1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