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民遇上冒牌鬼 lelaki harapan dunia 救世男子汉(2014) 影评:颠覆

https://scontent-a-sin.xx.fbcdn.net/hphotos-xap1/t31.0-8/p640x640/10834963_1537754399814566_8060675258200731685_o.jpg

lelaki harapan dunia 影评:颠覆

碎瓦般的剧情如澎湃的毛笔在宣纸上泼墨。非景非物,导演画的是 矛盾。

故事简介:pak awang是村里的一员。为即将返乡定居的女儿,pak awang号召邻里到丛林把白木屋迁回村里。但不幸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

颠覆

在白木屋white house前大呼“kita ialah lelaki hrapan dunia!!”,我们是就是救世男儿。

电影开场的十五分钟,如预告片和电影海报般亲切可爱。若,我们的世界里有抢劫谋杀,在我不是活着的另外一片土地上,有借由种族名义的武装冲突,还有存在看起来很文明很高雅的社会的狡诈与陷害,电影可以是片乌托邦净土。

电影当然也可以是直接裸露社会的现实阴暗面。

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似乎都在颠覆。如果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气味,让不同的人除了脸孔身材还有另一层辨识度,那电影除了拍摄音乐剧情等,还能有一种近似气味的氛围,我想在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里,是一种贯彻颠覆的气味。

电影开场十五分钟,把欢天喜地的村民为搬屋而一同奋斗一同努力所呈现的团结轰轰烈烈地表达出来。当预告片海报都如此欢喜,喜气洋洋,电影在十五分钟后所呈现的直坠式悲情,和电影开场时的欢乐是一个巨大落差。落差的缘由,我想是电影的个性:颠覆。电影剧情自此也走上了陌生路。像小段小段的支线剧情被拼接,而显然,似乎这又是导演刻意想突出的。如果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的剧情迷走,是为了突出情节里所隐藏的讯息—–在弱化剧情本身,去凸现情节里的各人物之间的冲突,身在大马这片充满幼稚矛盾的土地上,我们不难在现实里找到吻合电影里一些同样幼稚可笑的情节。

剧情分三线。一是pak awang的主线,二是放骆驼的孩子的支线,三是非法滞留大马的黑人索罗门。

pak awang

pak awang是个悲剧人物。在现实里的悲剧人物。而屠害他的凶手不是什么命运还是什么撒旦,而是人。pak单纯地想搬屋,让归乡的女儿有个落脚处。号召村民一同搬屋,齐声齐力的团结景象,可以搬动一间被取名white house的白木屋。当日常不常见的不幸一一发生,牵动了村民保守的思维,并开始向搬屋行动发出挑战。当索罗门出现在白屋被边缘人wan看见,谣言,中止了搬屋行动。也成了压垮pak awang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们总愿意看到他所相信的。

哪怕索罗门不出现,我想wan可能还是会把飘落的树叶或把树枝的影子当成油鬼orang minyak。而村民急需一个证人去证明搬屋是危害村子团结和谐的罪魁祸首。wan也需要村民认同,接纳。更需要乱世里的机会,去搜钱:偷东西卖钱。

pak awang在罗里上被搬屋的村民要求歌唱,到后来往wan手里塞钱要求wan否认他所看到的orang minyak,是一种狼狈。

不被村子接纳的pak awang,不再被村子排斥的wan。两人似乎被命运的锁链紧绑着。搬屋前,wan被边缘化,搬屋后,pak awang被边缘化。仿佛,一个村子里,必当要存在这么一个人,被大家针对,如同上小学的我在一群同班同学里向一位被边缘化的同学发出伤人的言语。成人做着小孩般幼稚的事儿。而把pak awang真正唤作撒旦的,是几位村里小孩。大人们,只是用行为表示着pak awang是撒旦。但诚实的小孩,直接用言语说出来。

小孩坏不坏?小孩只是诚实表达大人们的看法。而村长委婉地推辞pak awang搬屋的计划,村民们在背后的冷嘲热讽,最终把pak awang推向orang mingak的路。

成佛成道成仙成魔成妖,似乎就看旁边的人怎么说。

放骆驼的孩子

村长在晚餐时向孩子谈起骆驼为何被杀的缘故:因为要代替人献祭。孩子问:”那为什么要杀骆驼?不能换成羊吗?”村长回答:”还不是一样”

骆驼和羊的生命在村长眼里,其实并不一样。只是履行前人所奉行的法规,按照前人所作去维持这样的传统,有助于稳固村长的地位。在孩子眼里,也透露血淋淋的事实:凭什么骆驼的命就比羊来得可贵呢?为什么羊可以死?骆驼不能死?

村长的孩子,选择放生骆驼。就简单地想救骆驼。就像他觉得pak awang是撒旦,他就偕同伙伴向pak awang扔石块。

孩子的角色是诚实。自在不受拘束表达自己的看法,于是,孩子放走骆驼。村民的角色是伪装。在考虑搬屋所带来的影响,村民漠视并造谣pak awang。孩子的单纯,让善良变得更亲切,让恶劣的品行更显得恶劣。

孩子所放走的骆驼,以及随骆驼出场的Mr.seri juta,外表是典型的政客,尽说些看似有意义其实都是废话的废话。可我觉得seri juta一只比骆驼还惨的家伙。骆驼的出现是为了祭祀仪式,seri juta的出现是为了拨款。年长的村民看不见骆驼的生命,只看见骆驼的用途;村民同样看不见seri juta,只看见seri juta口袋里支票。但小孩真心爱着骆驼,seri juta却没遭人真心喜欢。

骆驼被割喉,小孩哭了。

黑人索罗门

索罗门是另一个被边缘化的人。吸毒,是他最后的去处。哪怕,他曾努力地工作。努力地逃避追捕。电影里也无声地淡描追捕索罗门的是被一支gangster追捕。流氓居然有设路障的能力,答案直接明了。

十分给七分半。电影<lelaki harapan dunia>,剖开一些马来西亚现象,赤裸裸地把社会的冲突和矛盾展露出来。或许是一种提醒,提醒逐渐被麻痹的大马人,这些矛盾的存在。就像马来人和华人和印度人其实文化上真的存在差异,同时部分的肤色民众和政治领袖也互相敌视不同族人来团结己族。我们宁愿不把话说清楚,宁愿这份矛盾最好沉在湖底,但屡屡被搅动的湖面,泛起的涟漪告诉所有大马人不能再忽视了。神奇的是,大家还是能选择性失聪。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新闻《救世男子漢》老外都看懂‧劉城達盼獲華裔觀眾支持link

《救世男子汉》载誉返马 刘城达静待评价link

“杯葛我电影只因我是华人?”link

Lelaki Harapan Dunia(wiki/imbd/facebook/official website/douban)
Directed By Liew Seng Tat
Produced by     Sharon Gan
Written By Liew Seng Tat
Music by     Luka Kuncevic
Cinematography     Teoh Gay Hian
Edited by     Patrick MinksnLiew Seng Tat
Distributed by     Everything Films
starring  Wan Hanafi Su, Soffi Jikan, Harun Salim Bachik, Jalil Hamid, Azhan Rani
Release Date November 27, 2014
Running time     94 minutes
Language     Malay
Budget     RM 2.5 million ($ 750 000)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