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4/12/28:随笔

半掩着的大门,透出一点车子撞开空气的声音。

雨滴掉落在地面上的嘀嗒声,在宁静的夜晚透露着一丝不安宁

又是十二月。十一月过后,就是十二月,这正常。可就像超速驾驶会收到罚单,我存有侥幸的念头,去看到每一个年月日,但就在碰上十二月最后几天时,心里就揣揣不安。

年头去了趟蛮差劲的旅行。和熟悉的朋友,但不自在的玩法冲撞了几个本可以很安稳很平静的休息日。

那趟印尼日惹,我到现在连照片也懒得整理。因为没感触。

旅行,真的是自己的事。

附和别人,在日常里,我做太多了。在短暂的出走,就图个自我安稳舒服开心就好了。

自己也活在越来越狭隘的空间,在固定的方向撞击。试图撞出一个头绪来。

习惯晨早到公司对面的咖啡店用咖啡,看书。看书的速度慢了,但思考的力度强了。这么撞一撞,笔不停地在书的空白处写,好容易就填满了一页纸。喜欢这种氛围,也享受其中,因为试图击破自己的盲点,把脑袋翻一翻,很多希奇的想法就跑出来。一天最有意义的时候,就是上班前的一个小时,那是我最能体会的自由。

前不久碰上一好女孩。她说她在网上碰见一位幼稚园同学。那位同学找了她二十年。

我怎么想也觉得这是个骗子。我以为她不会和他在一起。

怎么可能

结果,她和他真地在一起了。那人看来还忠厚老实。

相信爱情,于是,她得到她要的爱情。

她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一直想找个基督徒作伴侣。我不虔诚,我心里是个怀疑论者。虽然我是基督徒,但我的信仰还是偏向科学的质疑论。不能笃信神的话语,少了那份抛开世俗拥抱神的国度的勇气。我想,我真的配不上她。

前阵子和同事聊。他谈及他的人生观,结婚生子看孩子长大。他是一位马来穆斯林,相当传统的马来人。当大部分都以此为价值观,那在婚姻里的两人,是可以很好的妥协。当离婚变得不吉利,那婚姻的美满就容易被等同于幸福。我认识的马来同事普遍有一种知足的态度。在积极的角度看,这或许是怠慢。但在生活不好不坏的情况下,这很容易让婚姻里的两人快乐地过着并相信着小确幸的日子。

偶尔我会这么想:我何尝不也是。

走到今天的自己,已经固定好一套价值观。而延续这种态度走下去,是我自愿的。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叫机会成本。指的是你做了这件事,就没机会做另一件事,而没机会做的那件事就是你的机会成本,因为你丧失了这个机会。

我觉得人生好像也这样。

我选择了这样的人生观价值观,就注定我必须向一些事情告别。

在寂寞空等的某个夜里,手把持着啤酒罐,眼看着吊顶下的风扇,会做个假设:如果我。。。那我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这是个没有结果的假设。就算是了,那又如何?我的现实面总提醒着我,别回顾过去。看似我是个爱在回忆中掉泪的家伙,其实一年里也就那三几天。现实的个性,让我对过去的缅怀只存留在酒精下肚后的感性泛滥。隔天醒来,又是现实的自己。

我希望自己真率。别玩弄那些让人揣测的文字和语法。唯有真心相待的人,才能碰上另一个真心以对的人。我也相信一个人能过得很好的人,唯有碰上另一个让自己一人也能过得很好的人,这样的两人在一起,才有幸福可言。

因为分手或许很难过,但至少,还不至于跳楼。

因为现实个性,让我不对结果饱希望。努力做到最好,享受其间的过程,至于那结果如何,真不容我期待。因为一开始都不饱最好的结果去做事,反而很多事情都作得不错,外界回响,我根本不想听,自个儿快活才是我要的结果。

前阵子一电影公司邀请看首映。开心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没去。

本应该感到骄傲的事情,在自己的态度映射下,就变成:如果没人找你看首映,你就不写了吗?

这种自我批判已经成了习惯。从对立角度去理解自我,然后自己就会收心,把自己放在低点,简单地享受敲击键盘组装文字带来的乐趣。其实我总是意图摆脱周遭复杂的纠缠,想回归最原始简单的快乐。那晒着阳光也可以微笑,那看见雨后低洼处积水的倒影也可以欣然的审美,那跑了几圈上衣已全然湿透的快感—-我在挣脱金钱的捆绑,还有复杂人际的纠缠。

自从印度回来之后,自个儿就变成这样。工作烦闷的时候,就会到便利店买可乐或者果汁,坐在路旁,看车子川流不息地经过。我的视野,沉静着,捕抓着忙碌的世界。在路边瘫一阵,心情ok了,就回办公室工作。

生活,回退到简单的部分。那复杂的,留给其他人享用。

最近一件事儿打破我以为的自信。我以为享受过程最重要,结果有天我曾经的一位学生说要去中学当老师,还说我是最认真教书的老师。(认真不代表教的好,这小妮子话中话阿~~呵呵呵~~不过我还是很开心)

其实我一直想摆脱我对大家的重要性。像上面提及的“结果”。我的现实层面告诉我这些都难预料,所以更妥当的方式是享受间中的过程。为了顾及结果,很可能离开原有的初衷。为了让学生记得我,而弄些不三不四的行为,这又何必?为让大家记得我而去迎合群众,这不就丢了自己反去找一个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样子的大红人形象吗?

我必须承认我自私。因为我所作,都我所喜。

但,当这位亦友亦师的同学告诉我他记得我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

或许,我是害怕结果不如人意的软弱人。

相信自己是什么样子,你就是什么样子。我相信孤独的出走,可以升华我的生命,可以深刻我的人生。一次次的出走,一次次的和旅行的同伴分离,我在和巨蟹座的恋家个性告别,为的是找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在周遭环境都静下来,我才能作得思考。

日常操控我们太甚,我们总以为我们操控人生掌握人生,其实有多少人不是为了房贷车贷奔波劳碌去找比吃饭还要多更多的钱。广东话有句“揾食”,字面是找吃的意思,但真正的意思是找钱,赚钱。吃饭不难,难得是填满人的欲望。

鼓励消费,鼓励购物,鼓励投资,鼓励买东西吃东西买东西吃东西,除了让鼓励我们赚更多钱花更多钱,似乎没其他什么意义。但,人很容易就陷下去。

我恋家,从小学就开始想着和老师的女儿结婚。结果她的孩子都出来了,我还在维持单身。

就差练童子功了。

出走,不是为了找刺激,也不是为了找艳遇,为的是求一孤独,让独孤把紧系在身上的纠缠给斩断。

在一街道旁,握着一瓶可乐,在大太阳底下汗流浃背地瘫坐在一靠墙的路堤上,回看日常的自己,不就是一只被钱和欲望玩弄的蚂蚁吗?

新的一年,赶紧出走呗。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