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5/1/2:2014照片回顾(下)

P1140438-001

木栏—台北,北投

那依旧是个热天。被树叶剪落的光,洒在地上成暗明之别。木栏后是红砖砌的房,日治时代有名的温泉馆,如今的温泉博物院。在厚重的历史里穿梭,没有沉闷的注解,反倒简易的图文并茂再搭点幽默,风趣了历史。如“1945以后,浴场在光复后二楼改为中山堂。每逢十月三十一日蒋公华诞,学生由学校老师领队,至中山堂向蒋介石图像鞠躬敬礼祝寿后,每人可以领取一个寿桃,再回学校上课。在物资较缺乏的年代,学生们都很高兴可以有寿桃吃。”

蒋公被幽默了。

在台湾,留下的日式建筑挺多。处处体现工整和一丝不苟。而日本又在历史里和古代中国来往甚密,儒家茶道书法等文化皆在日本土壤的酝酿下,生成与古中国不同的面貌形态。当日军攻入宝岛台湾,撤去的黑旗军,让出这片土壤,让中华台北被日本统治近五十年。

中华文化由古代中国向朝贡国日本传播,而近代日本又以重整的军事力量向台湾下意识地填灌大日本主义。二战之后,蒋公由中国大陆登台,在日治时期成长的台湾本土人,又再被另一组军阀用同样大的文化力量扭曲已经习惯说日语的台湾人。

战争,分不了对错。苦的,永远是底层的百姓。

**台语片的特色(图link)—笑

P1140592-001

图书馆—台北,北投

女生漂亮。

IMG_20140829_160544-001

可乐真可口—台北,北投

不知从何时开始,走累了旧习惯买瓶可口可乐坐在路堤上,呆看来往的车和人。望着蓝天无白云的景象,再看看冒汗的可乐瓶,高兴地微笑,心想:heng啊~还好我还有可乐,哈哈哈哈

旅程归来,每当心情不如意,工作不顺,就习惯到便利商店买罐饮料坐在路堤上,小口小口地抿。思绪就飞到印度的街口,台北的街道,越南的小街—-我也是这样拿着一瓶饮料看着人来人往车龙穿行。

烦恼的事儿,就离弃我,自个儿走了。

P1140702-001

母女—台北,北投

夏天的台北,到北投的人不多。温泉,或许得名于冬季。因为在夏天里,那根本是热到要死的超滚烫泉水。

喝完可乐,躲在树荫下漫走。累了就歇一会儿,闷了就走一会儿。停停顿顿到了一温泉小溪,就掀起泡脚的念头。扯下鞋,双脚浸入水。呼,夏天的温泉,还真是夏。

远看一母女坐下,脱了鞋也泡脚。

戴顶帽子的女娃好可爱,妈妈问她一句她就回一句。

有天,能手牵一小娃,到北投泡脚,我想,这辈子应该无憾了。哎。。。。。(长叹)

P1140757-001

一抹云和那裙摆摇摇的女生—–台北,淡水

独走,似乎是我内心的想法。而出走,绝对是脱离群体的一种方式,而脱离的目的是为了挣脱人羁绊,人际关系的羁绊,金钱欲望的羁绊等等。我需要一个陌生的环境去寻找自己。未必是大山大海,可以是在一间咖啡馆里的一张小茶几上,我抿着小口的咖啡,脑袋转着手里小说刻画的场景。

然后我可能就找到寻找自我的蛛丝马迹。

旅途里,常一人。独行,非我所爱,但我需要。也因为这样,每每遇上情人伴侣,更显孤单的落寞影子,更显安静。

如果就这样一个人走到最后,是我所向往的吗?

老实说,我不晓得。但至少我不会太害怕。结果就这样,走着走着,自己越渐坚强。从前看得起的,现在觉得自己配不上了,从前以为很适合的,现在觉得其实未必。相信,唯有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的这么两个人,在一起,才有幸福。或许说,不会因为害怕孤独,而拒绝分开。

我总是做最坏的打算。我想,我看淡一些事情,也把一些东西给看得更重了。

P1140824-001

自由广场—-台北

夜黑,人心火热着。自由广场,不是拿来看的,不是拿来装饰用的,更不是拿来申报世界遗产的。是保障这城市里的所有人,不会受强权威迫抑制言论自由。

那晚,在地摊买了一件t-shirt。一份很好的纪念品。

P1140830-001

共存—–台北

喜欢台北的规划。森林城市共存。而这不只是政府功劳,民间的反响,社会群众对民主的参与更是重要。人文氛围的发展,还有爱林爱生活的意向,我喜欢这座城市。新加坡除了gdp还有效率以外几乎都存有政府的痕迹。新加坡人,确切地说更像是一部机械里的小齿轮。作为领航者的精英政府已经安排好你这个新加坡人要怎么过要怎么生活。如果伊斯兰的可兰经里把穆斯林的大小事都明文规定,那新加坡政府可媲美可兰经的细则。

台北,不是台湾政府告诉台北人,你们应该如何建设台北。而是台北民众告诉台北市长,我们要的台北是个啥模样。这在本质上就超越新加坡人的想象。如果台北是个宜居,适合生活的都市。那新加坡可被定义为,适合生存,适合找吃的繁荣地方。生活与生存,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

P1140894-001

烟囱—–台北台大

P1140956-001

美哟—–台北捷运

留台几日,愕然发现前几天的惊讶凋谢成不解。

便利商店的超级便利和贴心,简直是把一间不大的店面用到尽。享受着便利商店的猎奇行动,对柜台服务员的礼貌问候更是记忆犹新。但过了几天,开始不习惯。日本的“礼”似乎延续到了台湾人身上。而倡导礼的孔子,就是中国人。当话语,变成一种礼时,并没有不好。只是当话语缺乏真心,缺乏诚心,那便利商店的“欢迎光临”显得伪。我甚至怀疑,是否踏入店内的是一只流浪狗,店员也会像播放无表情的卡带开始一连串的话术。

如果魔术叫我猜不透他是怎么变得,那话术就是让我不晓得他到底有想要我回应还是只是要我安静地听他把话说完。

返家的前几天,开始不习惯这类不真诚的谈话。直到一中学生模样的服务员心情好好地和我闲聊,我才发现,这或许是成熟便利商店店员的职业病。

美,则显得刻板僵硬。

这张照片是捷运站上拍的。第一天在台湾,心情超好,到处都是正妹。可时间一久,女生的美,似乎有一个标准的定义。而许许多多的女生,就朝向那个定义去装扮自己。瘦,高挑,白。

看到好多相似的女生。心理就起怪异:妈的,干嘛这么像的?!

我们要寻找的,是自己,而非一味的模仿。美,有客观性,但也存在主观的审美角度。我若不爱自己,爱一个大家爱着的那个她。那“我”,是否应当被遗弃?

hebe问,怎么着世界每个人都不快乐,怎么着世界每个人都爱别人,不爱自己。

P1140970-001

捷运站的光—–台北,大安森林公园捷运站

P1150125-002

跑—–台北

公共建筑link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