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5/1/9 : 随笔

三两友人闲聊。其一谈及他一位富有亲戚到日本豪花七万。

然后就或自嘲或羡慕的语气去包裹这位神级亲友。

话语背后所隐藏的,是对富裕的渴求。而这友人同时具备迥异的另一个个性:爱谈知足。

我身边不乏这样的人。我看他似矛盾重重,可他觉得正常合理。

有钱时就享受奢华,没钱就谈知足。在不同的时刻使用不同的价值观,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连价值观都可以被选中加以利用。

在我看,他是恋奢侈物质享受的。也或许,他只是跟上群众的脚步,融入人流里,享受正常合理的称号。

若知足,为何富有了就改变对钱的态度了。因为没钱,所以接受知足。假若一个人连自己也可以骗,那要骗世界其他人应该也不是难事。

友人三十几,大我几岁。我是看人说话的伪人。因为不知道比知道的好。过了静下思考的年龄,也无须学会反思了。

我若指出友人身上的矛盾,他或许可以解释,或许陷入深思。但我不觉日常不做反思,不爱静心的人,可以瞬间顿悟。或许一件大事可以振叹他心,让他陷入泥沼不能自拔,但我不觉得我的只字片语可以启发他什么。

他也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于是让价值观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被用上。

那些爱满口知足常乐,自己却在富裕时候享尽各种奢侈糜烂生活的人比那些穷时说爱钱,富时更爱挥霍的人更不诚。人若不诚,谈什么,或许都是假义。因为大家这样做他才这样做,而做法的背后,是为融入群体中寻找归属感,还是,他已经迷失了自己,找不回自己,那就随波逐流,浮萍也没有不好。

那我爱補抓事物背后本质的态度,是不是一种刁难?在他看来,是。那对于我呢?

我爱補抓事物或人背后的本质。一些不明白的事情,可以因此而看明白,而一些事情却也因此搞混了。

曾有友人这么说我,说我想太多。我之所以想多的原因,一,是我不想盲从。二,是我不想做些不知道的事。

我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做任何事,我都必须找到目的和方向。而做这一切有否违背我的原则,若有,那就不做了,不然就必须按照我的态度去做。

当友人谈及那富有亲戚,眼里绽放的光芒,我不晓要如何做表情。我没歧视富人,只是你要我羡慕他们,我做不了。你要我为钱自嘲,我也办不了。因为”我“,是唯一的,既然是唯一的,为何要在世俗的标准上进行比较,进而奚落自己?

我不爱我,我还可以爱谁呢

在钱上互相羡慕,我不晓得好还是不好,对我,钱,是可以尽努力去争取,但未必会得到东西。

一人若拼命挣钱结果惹一身病痛,最后为病痛洗尽身上一切银两,那他拼命挣钱的那几年,若只视金钱为他的回报,那如今一贫如洗,是否就意味着他那几年是白活了?

或许他会回答:幸好我拼命工作存了点钱,不然哪有钱找医生看病啊?

过了那个静下思考的年龄,我觉得就无需去指出对方的矛盾了。

我们对价值观对生活态度的取决,不过是我们想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过得好一点。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