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5/1/25 : ——___ ——

揭开美国页岩油田的神秘面纱(组图)–from 微博 的 心路独舞 http://www.weibo.com/p/230418a5357a3e0102v7n2?mod=zwenzhang http://www.sinonet.org/news/world/2014-12-03/381074.html

看完这篇文,我真不晓得我要写什么。 或许是脑袋太浊,理不清思绪。

美国的NorthDakota州的Williston因页岩油技术的突破,而成为盛产石油的黄金地。因高油价带来的高回酬,让这小镇人的生活得到颠覆性的改变。零售店的兴起,到房地产被热抄,外来人口增加导致的学校医院等公共设备不足,再到犯罪率增加,我看到“钱”对社会的颠覆性改变。

当初的油价高企,到今日的油价低迷,这小镇可能很快就必须适应另一套生活方式:重回当初的稀少人烟。

国际的波动,更容易体现在美国,身为自由市场经济体先驱的美国。前美联储老大哥林斯潘,曾把美国所遭受的金融危机当作一剂苦良药:金融危机让美国经济更显弹性。也就是对市场的各类事件做出更理性更迅速的反应。因次贷危机造成的美国金融体系的瘫痪所延伸出世界级金融大风暴,显示金融界的嗜利。为了利益不顾一切。而看透金融界里的漏洞的精英,却享受着走漏洞投机赚钱的路。 危害群体利益,独享个人所得。

贫富差距只会更加大,不会缩小。

我念的是工科,经济学是前几年函授学的,科学和经济学两者有个共同处,就是爱量化。就是把各类影响因素化为数字。科学对的是自然。经济学对的是社会乃至个人。这种量化放在经济学上,让人越显得不安。我打个比方,假设一产页岩油的小镇被大财团看中,决定注资生产页岩油。若小镇本身就不存在民主体系,也就是投票机制,那大财团收买高官再以武力镇压反对建钻油台的民众,就无需承担高昂的污染费用。若着小镇本身存在民主投票的制度,那就必须看小镇人民的素质有多高,能否真实预测开采页岩油所带来的环境污染的严重性,再以此为价码向票选出来的市长施压,在开采页岩油上,小镇人可以从中得到多少利益。

但松鼠,棕熊,树木和花,都没有投票权,就算有相关的法律保护着他们,但若人不行使法律诉讼,松鼠,棕熊,树木和花也不可能找律师帮他们告大财团。

从小受理科训练,乃至大学选读了工程科,踏入社会后,再往经济类进修。我学理,在跨入三十岁大关,自己却变得更感性。若花有意识,能哭能笑,我们还会舍得向他们动手吗?还是这已经是个被经济利益牵着走的时代,我要做的只是调整自己去适应它。

看着木制的橱柜桌子椅子,我静默了。

或许我必须去适应。或者,就隐居吧。

link不让看的加拿大油砂田啥样儿?(组图)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