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梁文道 在铁路上开餐

梁文道  : 味道  在铁路上开餐

原文:“我们不让这些人在车厢里饮食,不让放学的孩子在车中零嘴,甚至一些病人喝水都要特别解释,为的是甚么?据说是为了干净。说到干净,世上恐怕还真没有比香港更干净的铁路了,干净到车站里头没有厕所的地步。就和小贩绝迹香港街头一样,听说也是要使市容更加整洁。每次在香港辩论小贩政策,我都会想起日本,因为日本的街上也有小贩,甚至面摊;但他们的环境难道要比香港脏乱吗?同样地,日本的火车也不见得比我们的港铁更污秽吧?

不建厕所,不准饮食;说穿了,这不是衞生考虑,而是节省管理和清洁的成本,更是肆虐香港达数十年之久的“管理主义”幽魂。请注意,它不一定更善于管理,只是更能斩草除根地净化一切而已,把整个铁路系统净化成一个不能吃喝拉撤的纯粹交通空间,犹如将街道净化成一个无法停留闲散的单纯通路一样。讽刺的是,在赶走了在车厢里卖花生和钵仔糕的阿婆,以及九龙塘车站内那间卤水味飘香的小吃店以后,他们却加进了永不休止的电子屏幕,把乘客全数卖给广告商。”

 

铁路交通,不属于通行的人,不服务通行的人群,那 铁路服务于谁呢?

广告商 哈

每每到访新加坡,都觉得特别干净。和大马的无序成了极大的对比。新加坡的地铁也是禁止饮食行为在通行的地铁里发生。在新加坡,我不晓得你有无这样的感觉,好像所有的条例都是有道理的,而怪异的是,我或反驳或质疑,就会被回馈以怪异的眼神询问:就是这样的啊 你为什么要那样想

新加坡上回选举的反对票有三成之多。因为选区和制度的不公,反对党得到的议席只有一成。我想 质疑的声音开始逐渐增加

像新加坡的拥车证,一般解释是 为了控制新加坡通行的车辆 所以添加了一个“拥车”证明,让需要拥有车子的人用竞购的方式竞标拥有车子的权力。

我就不了解了,为什么政府在剥夺我(假设我是新加坡公民)拥有车子的权力,却没做出合理的赔偿?

我原本只需要付出购买汽车的价钱,灌满汽油就能开车上路。现在我因为要缴一笔可观费竞购拥车证,才能让车子上路。而拥车证以竞标的方式分配,这表示,我这个穷人不能注定只能搭地铁。因为我负担不起。

这里其实涉及一个关键问题:驾车是否是我们的应有的权利?

按照新加坡的建国思路,政府保你吃饭睡觉,其他一概听政府的。让权力由市场定价,让价高者得 这本身就让人反感。尤其是我这类穷人。

如果我能说服自己:政府已经完善了铁路交通,为什么我还要花多余钱购车呢?

同理还有 如果 香口糖掉在地上,多难处理啊

如果地铁里不禁止民众的饮食行为,如果食物掉在地上,那怎么办?

我想 那上回选举三成的反对票,可能 有部分 是不认同 那么多的“如果”。而那投支持票的六成多新加坡民众,可能有部分是认同 “如果”行动党下台 那新加坡怎么办?

前阵子看了电影pk 里面谈及一些宗教师利用人对神明的敬畏之心 迷惑/恐吓信徒。

政治人物 也挺像的。大马的政客也一样 只不过顽劣的政策 普遍的受贿行为 没能诱起民众的敬心 只好用畏惧的姿态 以白色恐怖逼迫选民 投他一票。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