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5/6/25:吴哥和咔嚓

P1170290-001

 

喧闹的咖啡店里,我坐着,例常带了两本书。看不下,可以换一本。

那天,在暹粒,和在当地工作的友人于一间馆子吃早餐。法国面包和冰咖啡后,我骑车往吴哥的方向踩去。

吴哥不是单独的一间两间庙宇,从整体外形上看,吴哥是建筑群。根据建造的年代,位置,功能,外形特征,分为大小吴哥,女王宫等等。而为迎合时下的效率至上原则,于是有了“小圈”“大圈”“外圈“的观光路线:重点式地把庙宇串联起来,以路线长短分别给予小圈,大圈,外圈的形容。

人如蚂蚁于浴巾上爬行,偶尔颠簸偶尔平坦,在吴哥里的观光客也一样。我们只是小众攀附在大神的身体上。

约莫半小时,抵大吴哥。锁了单车,桥口有检票员。桥的部分塌陷,大部分平整,在大石路上,我和众千游客,让大石陷得更深。

我凝视前方,黑褐的吴哥城墙也带湿,更显深色。

咔嚓咔嚓咔嚓,照相机呼应着美景。不是我的相机。

色彩突出的红,似乎特为爱被摄的游人所欢喜。大石被人为地排列组合成具当代意义的庙宇,王朝毁灭后,厚重岁月和快速生长的雨林掩盖并包裹着吴哥,直到法国自然学家持周达官的真腊风土记来到柬埔寨,在丛丛杂草枝丫中,发掘吴哥。

看似吴哥的觉醒,也只不过是人类一厢情愿地以自身为中心思考。

吴哥,一直都在。只不过不被人瞧见。讽刺的是,“觉醒”的吴哥,因游客的涌入,开始塌陷。人类用同等速度的破坏方式,侵犯吴哥,正如强烈的地震,台风。

可能,守护着吴哥的,是潮湿的热带雨林。

我坐在吴哥城里的大石上,看红色蓝色白色彩虹色的游客拿着发出咔嚓咔嚓声音的黑色盒子进出。我放下手中的相机,背靠斑驳的大石墙,凝视骄阳下吴哥庙的顶,突然觉得这样就够了。

咔嚓咔嚓咔嚓。“站在这儿拍”“你别动”“就这样,对,就这样”

打破宁静的红白蓝,继续咔嚓咔嚓咔嚓着。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