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5

随便写2015/7/27:亚航飞机场积水

IMG_20150727_231514

Screenshot_2015-07-27-19-10-31

Screenshot_2015-07-27-22-07-19

 

他还真当我是白痴

我是一名结构工程师,八年经验,若计上加班,我的经验应该超过十年。(没在炫耀,因为三四十年建筑经验的人到处都是)

 

我们先看这句

“(机场)公司坦承,他们在动工建筑机场时,就已预测到土地将会沉降,而如今它每周都向利益相关者汇报维修状况,以及交流机场营运课题。”

每一栋建筑,都必须根据它的使用情况去设计。像民宅,我们不可能把它所承受的荷载(简单讲就是重量啦)和重型工业相提并论。因为使用的情况不一,基于更经济更有效地利用材料,我们将各个不同功用的建筑,以不同的荷载计算。

除了荷载以外,我们还还会计算建筑的沉降情况。像之前我设计的一个厂房,由于机器设备的关系,沉降量每一方米(m2)不得多过3mm(其实我真的忘了),不然会直接影响机器的使用寿命。

我们再看回这句话

“(机场)公司坦承,他们在动工建筑机场时,就已预测到土地将会沉降”

它没有表明,沉降量是否在限制的范围内,而是说“已预测到土地将会沉降”。他的意思是:我们在做之前咧,已经知道会沉liao的。

你是不是和我感觉一样,觉得他好像很厉害?

一般上,大型建筑工程都会进行地质勘查。检测土质的强度,成分等等等。若检测报告里透露说,这片土地的承载能力弱,那表示,地基处理就必须砸更多的钱。不然就换地方。

如果地址不能更改,那只好砸大钱。

所以,那句“已预测到土地会沉降”是完全不合逻辑。

字面上理解,沉降的多少决定了建筑是否能安全使用。沉降是必然的,但重点是,必须在限定的范围内。机场,理应不能有积水。(我想念小学三年级学生应该都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在机场沉降量不均且超过指定限度的情况下,那位建筑商和工程师,应该直接拖出去填机场的地基。

如果一开始就晓得土质的承载能力不足,那要嘛换地方,不然就砸钱修筑地基。荷载和允许沉降量是不能通融也不能被更改的,所以只有提高土质的承载力和砸更多的钱在地面结构上,才能符合飞机场严格的使用标准。

“(机场)公司坦承,他们在动工建筑机场时,就已预测到土地将会沉降”

说这句话的家伙,也应该拖出去填地基。

 

看老廖

“这不是水灾,只是积水”

玩这类文字游戏,他应该回家找他儿子,而不是在媒体记者前暴露他的无知无能。

如果你这么问:“如果是水灾,飞机场还叫飞机场?”

估计他应该会这么答:“mmm。。可以考虑坐内陆码头”

一句话总结老廖:脸皮够厚,天下无敌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值得深思的地方是,媒体无问责能力,民众反应冷淡,直接造成部长和众官员养成说蠢话的习惯。他们不是真蠢,而是在媒体记者前装傻,装笨,就可以逃过一劫(不过说真,我还真觉得老廖应该不是装的,他应该天生就是这样)

执政者散布白色恐怖并打压言论自由,一可压制反对声音以及政府惹上的丑闻,二来可让民众和媒体记者自我检查:哪些报道不能见报,哪些话不能讲,那些事情不可以谈。

但越是不见光的内容,如此次的low yat冲突案,就越可能在全国大选时被利用。执政党掌控的司法机构并没有明确地把此次lowyat事件说明白:偷窃案和之后的暴力冲突是否带种族色彩。不去否认也不去确认,这就让巫统有了操作空间:大选前,就可在felda区看到巡回播放的“华人欺骗马来人”的lowyat视频。

我想 我们还不够勇敢去面对种族差异。我们只想高喊“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的口号,继续沉浸在这空泛无内容的“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我们并不想坐下来通过交流去理解并接受我族和他族的不一。我们只想高喊“我们是马来西亚人”之后,尽可能拿走最多的利益。

华人对华人说:“这个国家给华人管 就不一样了”一转身面向马来人,立即变脸,笑嘻嘻地说:“we r malaysian!”

连坦诚的勇气都没有,注定大马的种族氛围依旧持续。比起马来人极端主义者,华人只是把种族歧视藏在华人和华人之间的对话里。

orang cina memang pandai

Advertisements

Still Alice (2014) 依然爱丽丝 我想念我自己 影评:不适合看惯好莱坞的观众

https://fbcdn-sphotos-g-a.akamaihd.net/hphotos-ak-xta1/v/t1.0-9/s720x720/10922847_1547577382165149_5032834993383641664_n.jpg?oh=292699a8e80adf0420f0501bf699b6bb&oe=56556B04&__gda__=1444583291_e6902b4c41df872d411b274fd2254a0c
生命如坠下的雨滴,在接触地面的霎那,散落一地。

在空中下坠的时间,就是我们活着的长度。一些人,不过,比较早坠地。可能空气阻力不足。一些人,迟了一些,但,仍在下坠的他,无可避免生命的尽头。

阿兹海默症。女主角alice,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学教授,语言理论奠基人。电影开始即以alice操弄着丰富的词汇在演讲台上,弦扣台下观众的注意力。

电影的气氛,没有浓烈。也没有窒息和过分的悔恨。当报章固定一版在每一天坚持报道着社会的黑暗面,抢劫强奸走私贩毒,就有另一版面,固定报道着人间有爱,患癌患者如何克服重重障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等等诸如此类。like buy&sell。读者你要看的,你要buy的,我都sell出来。

世界的部分,确实是我们所看到的样子,但整合起来,有欢喜也有悲伤,有激励人心也有雨后无彩虹,还可能天气持续阴霾。

电影still alice,用平淡的说话,没有刻意的夸张,没让每一颗alice脸颊上的眼泪以慢动作的形式衬托alice的悲。反倒像一只猫,一只狗,一个花瓶,一朵云,一株草观摩着alice的生老病死。

像一首无副歌,无铺陈无高潮的歌曲。看似平淡,却恰恰真实地揭露生命依循自然规律的生老病死。alice从开始的多语,用词恰到好处,到渐渐地迷失,不说话。瞳孔里似乎不住着灵魂,而是空虚。

alice走到了阿兹海默症的后期,只剩下一个躯壳。一个余下四堵墙壁的无人烟房子。

仿佛等着破旧,等着蔓藤攀爬,等着鸟儿下蛋做窝,一阵暴风雨,倒下的树压倒了房子余下的一堵墙。不再是封闭空间的房子,就不能被称作为房子了。

回忆过往,alice和丈夫在沙滩上走着拥抱着。正打算出外跑步,alice回过身说要如厕。却迷失在两楼不大的房子里。开门闭门开门闭门,那是房间,那是衣柜,偏偏不是恭候你光临的白瓷马桶。

alice,最后尿在裤子上了。丈夫安慰着他,说我们去换裤。

父母终将离我们而去,孩子迟早也有属于他们的家庭,而老伴,却是厮守终身,我不离你不弃地走下去。

本以为真会这样。很多大道理,似乎只出现在童话中,王子和公主没有白头到老,可能另结新欢,就bye了。我不是王子,你也不是公主,况且,你我若是王子公主,可能,也不是那对被祝福到老的那一对。

聪慧的alice,身任大学教授,膝下两个孩子都上大学,另一个则叛逆地走上演艺道路。alice为两个孩子感到骄傲,而孩子,也为母亲感到骄傲。这份交换的荣耀,在阿兹海默症下,中断了。

母亲不再记得事情。说话,也出现困难。当女儿anna的孩子出世,alice想抱孩子,anna和丈夫犹豫了一阵。这是被当成freak的征兆:给alice抱孩子会危险吗?

赤裸的事实让人难受,而那些大义凛然的“子女应当孝顺父母”则令我更想作呕。在面别人面前,我们这些爱讲大道理的儒学文人,除了用铺天盖地的大义言辞遮盖这些小心眼的想法以外,不让这些事件发生在他人的视野里,这样就好了。

但,人,是有感触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一样知道我在想什么。但alice不懂。因为阿兹海默症,已经让他失去记忆。像毛毛虫啃噬着大脑叶片。

对功名成就的孩子,对同是大学教授的丈夫而言,alice,still alice。alice永远存在我们的心中,而眼前这个,已经不是alice了。

可能还是个freak。

个人私生活与照顾病患有了冲突点,日常起居就会出现解不开的毛线团。

最叛逆的小女儿最后回来照顾母亲。我想,如果她要走,我也不能说什么。对于alice,当她深知自己患上家族性遗传的阿兹海默症,就赶紧召开家庭会议,并向几个孩子说明病情的遗传性。她哭了,她对孩子说对不起。

我想,alice除了一名阿兹海默症患者,还是一名尽责的母亲。她为自己录上一部影片,指示着患病后期的自己服食安眠药自杀。最后没成,因为看护刚到家。聆听那脚步声的alice,掉了一地的安眠药,同时也忘了自己要服食安眠药自杀的事儿。

alice在检测的前一天,仍旧是个大学教授,嘴里依然可以吐出华丽的词藻时,半夜起床大哭。

生命如坠下的雨滴,在接触地面的霎那,散落一地。

在空中下坠的时间,就是我们活着的长度。一些人,不过,比较早坠地。可能空气阻力不足。一些人,迟了一些,但,仍在下坠的他,无可避免生命的尽头。

alice觉察出来,自己即将坠地。而坠地的方式,不是躯壳,肉身的死亡,而是记忆的剥夺。

十分给八分,电影故事很平。不适合看惯好莱坞的观众。这里没有爆炸,没有夸张的落泪,只有真实,平淡而赋予人思考的真实。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推荐阅读Eliot專欄 / 《我想念我自己》:失溫的靈魂<eliot專欄 《我想念我自己》:失溫的靈魂=””>

推荐纽约时报《一个我们曾经讳莫如深的健康杀手》

still alice(wiki/tomatoes/imbd/mtime/douban/official website/facebook/开眼/hypesphere)
Directed by     Richard Glatzer, Wash Westmoreland
Produced by     James Brown, Pamela Koffler, Lex Lutzus
Screenplay by      Richard Glatzer, Wash Westmoreland
Based on     Still Alice
by Lisa Genova
Starring     Julianne Moore, Alec Baldwin,  Kristen Stewart,  Kate Bosworth,  Hunter Parrish
Music by     Ilan Eshkeri
Cinematography     Denis Lenoir
Edited by     Nicolas Chaudeurge
Production company  Killer Films,Backup Media, Big Indie Pictures, BSM Studio
Distributed by     Sony Pictures Classics
Release dates    September 8, 2014 (TIFF),  December 5, 2014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01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5 million


关于 lowyat的偷窃与暴力

午饭时间写出来的小小说 <阿狼与阿彪>

 

阿狼走出了lowyat大厦,从口袋拿出一包烟。

被燃火的烟头,呈炽热的红色。阿狼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

“啊彪”他对同是孟加拉人的啊彪说:“作莫这样的?”

“什莫”啊彪一面抽着烟,一面玩着手机的candy crash“你讲什莫?”

“诶,啊彪,你看昨天,一个马来人来一个华人店讲要换手机。那个华人讲马来人偷手机,于是,这两个人就找了一批华人一批马来人打起来了。”

“噢”啊彪继续玩candy crash“然后咧?”

“然后警察就来了拉”

“马的,我当然懂啦,我是讲你想讲什么?”

“我是觉得阿”孟加拉阿狼一手捏着香烟,一手摸着下巴那浓密的胡须说道:“你不觉得很好笑咩,大家不关注这个华人卖家到底有没有卖假手机,而这个马来人买家到底是不是在这里买的,却关注在这两个人是华人和马来人”

“哦”啊彪继续玩candy crush“然后咧”

“我在想,为什么这里的华人和马来人,比我们隔壁的印度人还balia咯”

“噢。。。哎哟作莫酱,又输liao”啊彪用手指大力地戳手机荧幕,继续candy crush“哎。。。那你做莫觉得他们balia咧?”

“我就在想啦”阿狼丢掉烟头,说:“其实啊,只要叫马来人买家看单据不就好liao咯。就知道他是不是在这边买的。而单据上应该有记录这架手机的序列号和买主姓名,就知道到底是谁的错了咯”

“马的。。。又输了”啊彪关上手机,说:“阿狼,如果是华人卖家骂马来人去死咧”

“a….”阿狼想了想说:“这至多不过是口角咯。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可以变到这样复杂咧”

“阿狼”啊彪用严肃的眼神瞪着阿狼“如果今天我给别人欺负,你会帮我吗?”

“邦戈拉,一定帮邦戈拉的ma”阿狼顶起胸膛,用印度片里男明星的帅气眼神看着啊彪:“谁动你!走,我们去找他!”

啊彪大笑“阿狼,你看你,你连我做什么狗屁给别人欺负,你都没有问,就要帮我出头,读书很重要的,但独立思考更重要,我就叫你不要看这样多英雄救美的电影啦,看一下interstellar,inception的电影啦”

“啊彪。。。你讲的也是对ho。。。”阿狼继续用手摸着下巴浓密的胡子说:“诶,啊彪阿,一般上,我们都认为马来西亚是个法制国家对不对?那法制国家,应该和我们以前乡下一有事就各自找黑社会大哥帮忙不一样嘛,这里有警察哦,不是应该找警察的咩”

“噢噢噢~~阿狼,做莫你变到酱聪明?!你应该是吃很多营养产品对不对?”啊彪用认真的眼神看着阿狼说:“以前,我偷渡到欧洲做工的时候,警察是很忙一下。不只是要抓贼,还要处理一堆有的没的。有次我隔壁的同居男女朋友吵架,男的说要分手,女的发狂,乱丢东西,男的就去报警。马的,吓到我整条狗样,但是阿,那个女的,看到警察来,直接发飚说‘你报警抓我??!!’”

“那个女的是华人。不晓得在欧洲的警察,是类似一个公正人,也就是第三方。因为如果今天你欺负我,我找我爸爸来,你也找你爸爸来,我们爸爸可能为了面子,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怪对方错。所以咧”啊彪看着阿狼认真听课的表情不禁眉头上扬,有点飘飘然地说:“就需要警察咯”

“但是为什么这件事情一开始,大家就不找警察叔叔咧?”阿狼发问

“阿狼,我问你,我们这些拥有准证的外地人,除了鬼和老板,最怕谁?”

阿狼若有所悟:“警..察…”

啊彪满心欢喜地看着徒儿阿狼,继续说:“如果今天我爸是蔡cd,你是平民百姓,你认为警察又会帮谁咧?”

阿狼更用力地摸着下巴浓密的胡须说:“。。。我死咯。。。”

“如果如果,这群马来人是xx党派出来搅局的,而警察已经知道是xx党的阴谋,你认为警察会怎样做?”

“哇。。。。”“要不要他妈的这样复杂哦,比电影inception还乱咯”

啊彪看着脑袋错乱的阿狼继续问:“如果哪个华人也受xx党指示,演演一出戏,你觉得会怎样咧?”

“walao eh。。。”阿狼大叹:“真的是步步惊心哦。。。”

啊彪点燃香烟说:“我个人认为”阿彪摆起一副评论家的模样说:“如果用阴谋论的角度理解,自然得到阴谋论的答案,如果用种族角度理解,自然就得到种族的答案。我想,马来西亚应该是完蛋了,我们还是回孟加拉,那里的人没有这样复杂。有事没事就讲华人有钱马来人有权,有钱有权的来来去去不是那几个人,你看”啊彪指着收纸皮箱的华人auntie说:“你有钱吗?”

“噢”阿狼大悟:“马来西亚人连一件小事情,都可以酱复杂,看来,还是孟加拉好”

the end

 

Screenshot_2015-07-16-23-20-23 Screenshot_2015-07-16-23-20-32

 

 

我的看法:

偷窃 本身 不是种族议题。但之后针对华裔的报复行动,却带有种族色彩。一开始并非是种族议题,但之后针对华裔发生的报复行动,是带种族色彩。

偷窃 和 报复行动。他讨论的是报复行动。

确定为种族议题的目的是 设定更好防治种族歧视的法律以正视大马种族言论/行为的传播。

否认这是种族议题的目的是 我个人的偏见是 意指 把所有问题的矛头都指向巫统。只要巫统下台,所有问题都会被解决。

我个人的看法是 我们和马来人确实不同,在经济层面文化等等。我们在高喊“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认同时,忽略了我们华人对固打制和马来人对固打制的看法。

只有正视我们的不同,和我们共同的马来西亚人身份,做更多的沟通,更好的马来西亚有理由被期待。

偷窃不是种族议题,但后来针对华裔的报复行动有种族色彩。我是这样认为。而背后所涉及到的,是大马真实的现状:华人对华人说 马来人懒,华人对马来人说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我所闻所见有限,这只是我个人观察。但我所接触的一些马来人(我认识的马来人真的不多)会觉得华人真的富有。

如何打破种族隔阂,我想坦诚的沟通是最好的方式

xxxxxxxxxxxxxxxxxxxxx

对lowyat暴力的噤声,有利于首相納吉乘机对付缠身的丑闻案。因为对付新闻自由,并棒打出头鸟,能有效阻止影响支持率的新闻传播

而对lowyat发布噤声令,能在之后以忽悠的手段去愚弄支持者。打压媒体对lowyat事件发表自身观点,使lowyat事件沉入湖底,以小道消息散布有关lowyat事件的种族言论,将彻底分化土著与非土著的和谐关系。这也让贯彻种族主义的投机政党,在全国大选占据更有利的位置。

只有公开信息,进行公开讨论,民众与媒体反思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才能避免下次的重返。

当面子书只顾着传送“禁止种族言论”时,我看到的是,大马华裔在505大选后,找到了民联领导人和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之后,就无法突破现况:民联没有很好,马来西亚人也只是另一个“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

我们需要更多地沟通,更多的对话,才能在共同努力下遏制种族主义言论的滋长。不是不理不听不看,我们必须正视我们华人与马来人印度人的不同,并在“马来西亚人”共识上,做更多的努力,行更多的体谅,寻找异中求同的同时,做“同中存异”的尊重。

不是不看不听不理,巫统倒台,一切问题将烟消云散。而是正视问题,正视我们的差异,并在相互尊重的原则下,寻找我们共同的方向。

马来西亚人,我们需要做得更多。不是政党而已,民众才是真正的大马领航人


terminator:genisys(2015) 终结者:创世纪 影评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en/b/bc/Terminator_Genisys.JPG

terminator:genisys 影评

2029年领衔人类军团的connor将军,为屠下机械军阀skynet抵达了总部。而在skynet被击毁前,终结者T-800被遣入时空隧道,抵1984年狙击connor他娘,简称connor娘。

军人kyle奉命回到1984救connor娘。

可在1984年,玩家不再是终结者T-800和来自未来的kyle,而是由终结者-诺和connor娘主导。

失控时空的错乱着

九岁的connor娘遭终结者T-1000袭击,终结者-诺,不知何故(可能源自电影终结者第二集,终结者-诺是被connor改造并被送到过去以拯救connor娘)以养父身份照顾着connor娘。

klye的出现,是为了交配以诞生connor。

轮回

终结者前几集的重要逻辑是:未来世界的connor派kyle回到过去拯救connor娘。kyle和connor娘交配后,connor才得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终结者电影系列奠定了这套逻辑后,续集terminator genisys也在这套逻辑上运转,同时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出一套新的世界观。

终结者-诺

阿诺回归终结者电影系列,在认清年纪不轻的情况下,如现实般的老姿态回到大荧幕前。享受终结者-诺的强悍和机械动作。那不灵光的手指,不经意地提醒,终结者第一集是在1984年。事隔三十年,终结者-诺的出现,是缅怀,也是感慨:被命名为终结者的机器人,抵抗不了岁月的催老。

强悍的connor娘,别于过去的弱女子。拿起枪杆,配合终结者-诺的计划,干掉一个个从未来世界穿越时空的终结者型号机器人。反倒交配用途的klye显得懦弱。似乎在等着精虫上脑的同时,他所作的,似乎就和我一样在电影里迷失。

当一连串的为什么不断地闪出脑海,电影以娱乐性压制剧情的漏洞和瑕疵。

十分给六分,娱乐性高,除此之外,无他。承接人气和票房的续集,本就不应该被看好。所以自然,这电影,也没什么好看。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推荐古阿莫终结者youtube link

Terminator Genisys(wiki/tomatoes/imbd/mtime/douban/开眼/facebook/hypesphere
Directed by     Alan Taylor
Produced by     David Ellison, Dana Goldberg
Written by     Laeta Kalogridis, Patrick Lussier
Based on     Characters
by James Cameron  , Gale Anne Hurd
Starring     Arnold Schwarzenegger, Jason Clarke,  Emilia Clarke,  Jai Courtney,  J. K. Simmons,  Dayo Okeniyi,  Matt Smith,  Courtney B. Vance,  Lee Byung-hun
Music by     Lorne Balfe
Cinematography     Kramer Morgenthau
Edited by     Roger Barton
Production company Skydance Productions
Distributed by     Paramount Pictures
Release dates        June 22, 2015 (Berlin premiere)    July 1, 2015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26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55 million


林吉祥为民联瓦解道歉 读后感

untitled

林吉祥道歉的文章link  m.malaysiakini.com/news/304806

 

你无需道歉。在民主投票制里,候选人利用选民和选民利用候选人,我觉得是常有的现象。我也没期待民联会做什么,因为极度痛恨巫统挑起种族争端以掩盖本身贪污滥权的行为,我支持民联,因为民联是对抗现有的腐败巫统/国阵。

当亲爱的yb您说要找老马共组什么大会。我真是傻眼。有位民联党员对我说,您是要搅局,升华納吉和老马之争。

我想,yb你可以用谋略的方式,看起来好像很聪明地做一些分裂巫统的事儿。同理,我也可以把我手中一票很愤怒地不投给你。因为我觉得这不合我对民联的期待。

你站出来道歉,想必应该又是一个带策略带谋略性质的行为。

或许道歉可以化解一些尴尬:505大选时行动党伊党友好关系到今天撕破脸———确实应该尴尬。

但 yp你无需道歉什么 民联是大马人期待的结果,不是因为三党团结,不是因为身为民联人的你们渴望更好更平等的马来西亚,绝对不是因为你们这些政客才有民联。而是我们,才有民联的诞生。而是我们这些在这片土地上活了几十年的大马选民,渴望大马可以摆脱种族政治的选民,才是民联的真正推手。

没有我们这些选民支持,三党不大可能会团结组成民联。在我看,这也是buy and sell的关系。你sell民联idea,我buy了。有需求才有供应的可能。

所以yb你不用道歉,我并不相信民联是你的成果,这也不是三党努力的结果,是我们选民努力的结果:因为我们比你们更渴望一个平等的马来西亚。

yb,你们身在政坛里,作为一名选区候选人,就是要票,要选票,没别的了。就像我工作就是为了赚钱。所以你无需道歉什么的,因为民联破裂,也不是一天事。只要马来西亚人有意大马朝向更民主更平等的方向走,新的民联还是会出现的。对抗巫统霸权,对抗贪官污吏的阵线还是会出现的。

但民主素养不高的我们,民主意识不强烈的马来西亚人,要跨过的不只是对贿赂贪污的厌恶,还有王权,宗教等等课题。

所以yb,你真的不需要道歉。因为打从一开始,你利用我的同时,我也在利用你。候选人和选民,是平等的关系。你尽力做就好了,别去搞什么策略阴谋。但你要去搞,我也不怕,因为选票还在我手上呢。

政治人物,是人不是神。政治人物,要的,是在选区胜出。若我们马来西亚人只是期待一位神人降临,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光明的未来,我想,这位神人,应该很快带领马来西亚去荷兰。


随便写2015/7/10:过节 读梁文道 味道之第一宗罪

IMG_20150710_082600

 

 

偶尔会离开一下,一个人到外地住个两三天。

因为被日常麻痹的生活,已经被不容被质疑“习惯”占据。像周一至周五上班,周六日就呆在家休息。可能负债太多,不能松绑不堪言的自我,可能本身就安逸于规律的生活,在熟悉的日常里,享受一种安全感。

所以偶尔会离开,只身离开。

把自己置入一陌生环境,从抵达飞机场的那刻,思绪开始敏锐,洞察周遭,看着一位当地司机主动朝你走过来,心里就想:他会不会提高价位

在一个陌生环境里,思考,会频密的多。因为不安,因为没有安全感,因为吃饭上厕所都得问人,但这也激起强烈的好奇。

贴在各类事物上的诸多问号,原来也可以是有趣的。未必是令人害怕的。

每每从旅途归来,回到那熟悉的日常,好奇心会持续一段时间。于是就有了“为什么父亲节就是要带一家人上馆子吃饭?”“为什么圣诞节男女朋友就要以庆祝为名,吃一顿丰盛的?”

或许,我们也只是为了给过于规律过于“正常”的生活松绑,在美食上,释放我们的好奇。

或许吧


随便写2015/7/2 :忆起小伙伴

P1170176-001
忆起小伙伴

一个人踏上旅途,或慵懒或一天跨十几公里的壮志激昂,跳脱个人与大自然或老建筑的安静对话,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挺有趣。

临近傍晚,大雨倾盆而下,我依着店家叫唤,推着单车到他店前的屋檐躲雨。珠大的雨水,落在锌板屋面,哗啦啦地喧哗。那雨,落在沙尘地上,聚成小溪流,往低洼处,成一小滩池。一公鸡一母鸡携小鸡过黄色泥巴凑成的溪流。展翅拍打了一下,就跃了过去。小鸡在犹豫,像在徘徊着想:过去不?

道路上有车,有电单车改装的tuktuk,也有骑着电单车,单车的旅客群,在大雨下,笑声不断地往城里走去。

好一会儿,大雨歇,换小雨。

我对着店家老板尴尬微笑,骑着自行车,返回住处。

约莫半小时,行进一泰国餐厅,点了一个看似猪扒饭的煎蛋饭。吃得一点都不开心,付款,离开了。

回到酒店,一身脏兮兮,汗与雨水交汇,搞得上衣湿嗒嗒。洗刷完毕,倒在多人间的大床上,就觉得神仙的日子可能也这样。

大门被打开。一戴草帽的女生动作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溜出来。
身后拖着个小行李箱。

我俩对望,她用中国味儿的英文”a….”了几下。

我说:你刚到?

“哎哟”她乐翻了:“你会说中文,那太好了”

我和小妹子就这样聊了起来。

在国外旅行,不像职场上和同业者打交道,毕竟良好的语言能力,能带出个人的形象,这往往就区别了你与其他竞争者的不同。在国外旅行,人与人沟通,不是面子问题,而是回到语言最原始最基础的功能:交流。大家尽可能明白你在说什么,同时也尽可能让你明白他要表达的是什么。

一两周独游所说的英语,可能比我一年累积下来还多得多。

不负重地说话,不必顾及他人脸色地表达自己的想法,那没歧视的国度,我想,它或许是个动词:旅行ing

中华小妹子见到会说中文的我,顿时高兴得不得了。我又何尝不是,面对一群老外,交谈多半点到为止。有限的英文单词,始终是个超越不了的障碍。中华小妹快乐说话时,像掉入玻璃罐的核桃,咯咯地响。

言语里安耐不住第一次独自旅行的兴奋。

生命如厮,如初升阳光的灿烂,如落日夕阳的轰烈,令我羡慕极了。

生活,本应该拥抱热情才是。

最近常加班,想起中华小妹子,那位说话像掉入玻璃罐的核桃的小伙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