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5

社论 我不晓得你的情况

m.malaysiakini.com/letters/309579

我不晓得你的情况

我父母都在马来西亚,我的家也在马来西亚。逐渐长大,经历国家教育到出国念书,再到踏入社会工作。我原以为政府许诺的光明未来,会在我努力读书踏入社会后,得以兑现。

但从赵明福坠楼,一村子的买贵不是贪污,再到部长首相荒唐的说辞和行为,我真的不觉得我安静地呆在家看小说上面子书,是可以让我的未来,紧系着大马这片土地的未来,朝比较好的方向前进。

别的不提,你走出门去看沟渠,就知道我国的情况多糟。难道大家不知道不能随地乱丢垃圾吗?再转身看你家里的cctv和过滤器,难道治安不好和越来越肮脏的自来水是我们想要的吗?走进屋内,你翻开你孩子的课本,你真的觉得这样的教育可以让你的孩子在大中小学毕业后成为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吗?你再看看每个月扣除的房贷车贷还有保险,你的工资要多少才能应付越来越高的生活负担呢?

结果有那么一个人就幸运地得到了26亿捐款。

如果你可以继续闭上门,安静地回到你的沙发打开电视,继续看你的韩剧或者中国好声音,请你记得锁好门,因为,去了警察局的你我他都知道,在赌博机色情场所泛滥的情况下,警察除了设路障查road tax以外,似乎就是顶着一个大肚子在妈妈档喝茶。

我没有理由相信治安会越来越好

我想你我都知道。只是我不愿只用嘴巴说,我想用我的行为表达我的想法。那些只说不做的行为,是部长,我不希望是我。

国家今天走到这个境地,不只是巫统的问题,你我的静默都有份参与。有个人得到巨额捐款不是有没有天理的问题,而是不满的人不够数,不能压他下台。我们连问责制都没能搞出来,谈什么教育政策,反贪措施,经济转型?

没能受惩的贪污舞弊,其实就是在间接鼓励贪污舞弊行为的滋生。那些教育政策,经济转型,到最后,有多少是真正利民的?又有多少变成徇私舞弊的工具?

若想移民,请快。不想移民,还想住在这个国家,请用你的言行让这个马来西亚变得更好一点点。用嘴巴说,他装傻,用行动,让他正视你我他内心的不满,他可能会一点点收敛。

未来只会更糟糕

我相信 未来会更糟 所以我选择 gogogo 😀

Advertisements

2015/8/17随便写

「我身边周围也有不少朋友刚毕业就选择到新加坡工作,趁年轻有体力时到邻国赚快钱,增加收入,以应付过后在本地沉重的生活成本开销。」—  www.orientaldaily.com.my/nation/gn201443107

我刚毕业时,好多人也这么对我说。趁年轻,多赚一点。至少,你幸苦一点还有一笔钱。

当未来不确定,一笔钱 能带来安全感。但是,当我们真正工作以后,会发现,我们可能会买车买房,把多余的钱做投资。

一份薪水,被房贷车贷保险信托筛剩的,可能也不多了。“趁年轻,幸苦一点赚多一点”就变成“现在幸苦一点,老了可以早一点退休”

我们当初的想法,直到我们到了三十岁,四十岁,一直在变。

曾以为的道理,也被现实的磨砺后,渐渐趋向一个比较可能达成的目标

所以一些朋友 去了新加坡就没打算回来,一些朋友去了新加坡 多一阵 就回吉隆坡去了

我想 那个单纯年少的大马人 想着“趁年轻 赚多一点”的大学毕业生,节俭地收集着钞票,然后看着汇率高啊高 可能高兴不起来。

做工 那么幸苦 为了什么?

存钱 要存到什么数目?

这样节俭地过活,为了什么?

如果我愿意花钱消费,花钱买快乐,那我当初“趁年轻 赚多一点”是为了老了退休 还是花钱消费让现在的自己开心一点?

我想 答案 每个人 最后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吧

有家庭的 为家庭奋斗

自己一个单身的 为未来奋斗

能找到说服自己努力的理由

那就加油吧

不管你在新加坡 马来西亚 还是美国日本当区部经理还是黑工

我们 不过想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

所以 选择现有的生活。

如果不是你选择了生活,而是生活选择了你

那 要嘛服从 要嘛 反抗

抱怨多了 很伤身

给正在打拼的你 或者 正在努力追求自己生活的你 一个like

或许你也不需要

因为你的选择 也不过是让自己舒服一点

外人的like 好像 不相干


破风(2015) 影评:没能暗色到底,励志的最后必当结局圆满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hphotos-xtf1/t31.0-8/q83/s960x960/1537741_759139997527865_2824328904302607662_o.jpg

取名破风,挺有趣味。破风手为冲线手挡风阻,让冲线手在冲线前保留实力。电影名破风,揭露残忍的事实:配角,就是配角。

电影上半部在青春励志的氛围展开。像夏天的花朵,大太阳下的绽放和盛开,结下累累丰盛的果实。一切的好,都来自片面的感受。像摄影师手中的照片,框起美好,删去瑕疵。那红彤彤的高阳,化作烈日,让汗如雨下的单车选手攀高山,跃下坡。

大局观的场面,于场景齿轮人物间切换镜头,搭配不逊的音乐,东方式的动感,似乎不以剪辑取胜,无眼花缭乱的丰富剪辑,以真实的汗水和态度贯彻之,电影破风洋溢着青春满满,如盛夏的果实,在剧情发展速速的上半部,在彭于晏从破风手转正为冲线手时,遭对手暗算之后,后来追上,那冲线前一两百米的怒吼,不断地嘶吼,脱帽的狂吼

张扬,热血反超赢得冲线,让电影无愧于青春励志这四字。

下半部,则以三人分道,各以冲线手的身份于更大的舞台上较劲。

蠢蠢欲动的现实黑暗面,似乎一下子就涌上眼前。如果电影破风上半部是明朗的晴空蔚蓝,那下半部就是代表现实世界的暗金色。

“今天是你要冲线的时候”即将解散的炫光队领队对着冲线手郑知元(崔始元饰)说:“我必须让开”。破风手的任务,是在适当的时刻,让开。

电影自此踏入现实世界的黑暗面。

彭于晏饰的仇铭,踏出了原有的世界,在赛场上和郑知元角逐第一。好胜,脾气暴的仇铭,像我活在的世界里的精英们,那些被唤作成功人士的佼佼者。好胜,是求胜心切,脾气暴烈,是为了不满原先订好的计划被旁人搞砸。

“我活在这竞争的世界,输赢就是现实”
功名利禄,谁不渴望之?

可能,我们只是用知足的心态去应对,去说服自己,在强调竞争的现实世界里,或许我们本来就不属于佼佼者的一方。

窦骁饰的邱田,在渴望名利,不甘居于人后的信念鼓动下,服了药。戴着明星光环的郑知元,却因为经理人贿赂对手以确保郑知元赢得比赛,而困扰着。

游走剧情边缘的女生王珞丹,起着点缀用。看似可有可无的感情线和友情线,在剧情挤满三大男主角之后,已显乏力。仇铭为女生割下自己一块的肌,仿如上帝从女人身上取了一肋骨制造了男人。

同体的两人,缺陷了自我,却完美了两人。

电影下半部没能暗色到底,毕竟有些可惜。励志的最后必当结局圆满。没能让邱田一蹶不振,仇铭再也拿到第一,郑知元始终就和冠军差一步距离,我想,是电影破风始终顶着青春励志的光环。

十分给七分半,上半部的青春无敌,下半部的真实可怜,可惜结局不够真,不够黑,不够暗,是可惜了点。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最爱这句“取,是能力;舍,是境界。”—–文章link《破风》经典台词 明明很矫情却唏嘘不已

2013年啟用,位於將軍澳的香港單車館,是東南亞數一數二具有國際標準賽道的單車館,也是代表歷年香港單車手在世界賽事上累積得來的成果。香港要拍一部 單車題材的電影,這個場景絕不能少。由於在鑊型賽道上騎車有一定危險,加上場館使用的木地板要經過特別處理,由德國運抵,故有任何損耗均要封館維修,所以 演員要在場館騎車,必先通過考試,獲得「香港單車館賽道使用證」,絕無任何優待。 ——-开眼电影文章link15日的魔鬼訓練

破风(wiki/douban/开眼/hypesphere/facebook/mtime/baidu)
导演     林超賢
监制     梁凤英、余伟国
制片     梁凤英
编剧     林超贤、林逢
主演     彭于晏、崔始源、竇驍、王珞丹
配乐作曲     黎允文
摄影     陈楚强
制片商     英皇電影,恒大电影,爱奇艺影业
片长     125分钟
产地     香港,中華民國 ,臺灣
语言     粤語、國語、韓語


读<吳媛媛:瑞典五十年前的歷史教科書──福利政策的反思系列二>

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20/article/2881

为什么我们要关心教育?

如果政府拨款是立即见效,经济政策是迟个几个月才略见效果,那国家教育,是我们未来五年十年后,必须打交道的成年人。他们可能和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上,也可能成为我们对手或顾客。

他们的性格/思维取向,就注定未来我们国家是否要拨一援助金照顾他们,还是他们能带领我们国家经济冲向高峰。

应试制度下的唯一标准答案,是省时省力。以升学为方向的中小学教育所产出的学子到了大学,除了享受青春的爽朗,除了考试还是考试。

不强调思考,没能举一反三,只会为了面子而反对

 

“台湾教改把重心放在升學制度,對真正應該大改特改的教學內容和方式卻換湯不換藥,導致我們的學子每天花去漫長寶貴的時間來記誦演算,但思辯批判能力仍然低落。”

大马直接完蛋。我们的老师像是要服务教育局多过服务学生。教育部是服务老师校长,而校长是服务老师,老师服务学生。在大马,这直接颠倒。教育部最大,校长次之,老师学生最底层。

老师,只是一份铁饭碗的工作。当师训学院不能培训老师的思辨能力(应该也不可能,在中小学都没有,上了大学突然就学会了,除非吃仙丹),只要求老师们用不同的花样教导学生背诵标准答案。

 

“我們的教育,就是最省錢的那種!我以前曾經認為,注重考試是牽制台灣教育的主因,為了達到考試的公正性,我們不得不採用記憶性的、只有一個正確答案的題目,這也導致了比較死板的教學內容。

然而在看了歐洲幾個國家的考試題目以後我發現,思辯性的能力也絕對可以用公正的考題來評量,只是這些考題的設計和批改都要花去十分龐大的資源和精力罷了。當過老師的都知道,出一道記憶性的題目只要二十秒,但是出一道思辨性的題目,可能要花上幾個小時。”

为什么要思辨?

我们不能对一些呆板印象提出质疑,就用一个common sense去吸纳接受,不管对还是错,这就直接造成言论往更无理更无脑的方向发展。

像“幸好马来人懒,不然如果马来人勤劳,我们华人找不到饭吃”

我真的不明白这种话可以绕梁三日,像传染病一样传开来。

当然这也可以是华人积极乐观的一面。哪怕他的言论充满着种族歧视。

没有思辨,我们就不能让这类蠢话停止污染我们的思维。懒,可以是因为华人你太爱钱,没钱你心里会不安。当你拼了命找钱,发现你认识的一小撮马来人过着悠哉的生活,三天工作,四天休息。

于是你就大不爽了。

如果你爸留给你26亿,你会懒吗?

可能就颓废一世人。

于是你反驳,马来人穷,为什么他们还可以这样悠闲这样懒

甘于平凡,甘于不落入物质生活的陷进,你愿跳入贷款的坑,那你就挨吧。别人不愿跳入坑,关你啥事呢?

于是你说他们有特权

他们有什么特权?除非你爸是皇亲贵族,没能攀上大鳄,他们连在公园牵手都可能被埋伏的宗教师给逮住。

部分大马华人无法在这个多元的环境中 通过文化的差异 甚至是文化对立 去寻找自我传统文化的特性。 只晓得用唯一的标准 去批判所有和他不一样的人

我也是这种悠闲个性 所以 我也曾被华裔友人判刑。不懂互相尊重,我们求同一的脚步往同一个方向走,而不去质疑 这个方向到底对还是错,是个人选择呢 还是违反世俗的大逆不道

我们只懂得呵斥着偏离主流价值观的正常人 是不正常的

 

“綜觀瑞典高中的課綱安排,會發現他們每學完什麼,都一定要「質疑」一下,另外,他們傾向把比較抽象的,偏向哲理性的學習目標放在初級的課綱裡。我想這是因為很多科目的中級,高級課程並不是必修的。許多學生可能學不到進階的三角函數和微積分,但是,數學的意義、數學和人類生活的關係,是所有學生都應該試著去咀嚼和領略的。”

 

今天学微积分 干嘛?

今天学三角函数 为了什么?

物理式子背了那么多 真的有用吗?

 

我们更需要的是 了解学习这些东东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们的教育培养出一群想法一致的考试人才,大学毕业后被送入社会,他们成了一群知道分子。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就像一位实习生 老在高傲地说他懂什么 他会什么

没法质疑自我,只能用强烈的语气保护自己脆弱的自信心。有时候 我更同情这些学生

因为他们被现有教育体制禁锢好奇心 ,被许以一个梦幻美好的未来,让大学生乖乖听话,不去质疑校方,质疑教育,就算质疑,也只在心里嘀咕。不搞示威,不懂人权,不晓得原住民之苦,来纳斯核污染之严重,不想理会马币的大跌造成的影响,更不想知道柔佛苏丹如果成为柔佛的直接统治者,会搞垮现有的君主立宪体制,已经不存在的三权分立会直接消亡

我似乎可以听到这样的回答:“反正 我过好我的日子就好了 别的我不想管”

说这个的 还是top student

如果你孩子考试成绩年年拿第一,我真的觉得你很可怜T_T


碟中谍5:神秘国度 不可能的任务:失控国度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2015) 影评:我以为,结果不是

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xfp1/v/t1.0-9/s720x720/11737990_10153187360667730_488162459482216908_n.jpg?oh=362af85bb8546b2cefd0724e6e457579&oe=5636F7A7&__gda__=1447709814_1f589a150a374c1cc6766f30b62d444a

优雅不急的脚步,攀上飞机的汤哥,大喊“benji,open the door”

电影mission impossible,在展示主角光环的不可能去死以外,还带着优雅轻快的节奏,绅士了整部电影,不见血淋淋的场面。汤哥在benji用电脑窃入飞机电脑系统,准确地打开了门之后,看着面向的敌人,好像还打了一声招呼:hi。

那些被搬上荧幕的武打动作,简洁有力,以轻松的方式呈现在观众的视野中。

CIA向美国高庭要求,暂停另一美国安全组织IMF的运作。鹰眼(我暂时就这样叫他),benji,汤哥等人必须被并入CIA,不然就必须选择离开。

汤哥踏入黑焦唱片行,用类似暗语对答俏龄售货员。汤哥拿起唱片,踏入一间普通的隔音密室,享受看似普通却藏着高深科技的接任务通讯器。一阵白烟,汤哥昏迷。醒来已身在一地牢中。

美女ilsa向汤哥施颜色,尔后丢出钥匙。双手被捆的汤哥解不开锁,情急下奔跳跃出被绑的圆木杆。击倒众人后还幽默地问:“have we met before?”汤哥的不留痕迹的潇洒,飘逸在停止不动的微尘。似乎能选择老或不老的汤哥,肉体选择了后者,精神态度却选择了前者。

着上长裙的美女杀手ilsa步入维也纳歌剧院,以执行暗杀奥地利首相的任务。逸动的金色长裙,如中国金龙,舞动着身躯攀上阶梯,登上一高台,凝聚着视线焦点,延伸枪口的方向,是奥地利首相。

“碰碰碰”汤哥又一次惊险过关。

在细节中留下一个个我看不懂的伏笔,链接着下一幕的剧情。如此到了摩洛哥荒芜的沙漠。出水芙蓉的ilsa用对称均匀的身躯,不多地搭配着”英雄与美女”的美女角色。不过分的美色,堪称优雅的血淋,聪慧的敌我对战,汤哥露上两手拳打,电影mission impossible就准备迎接高票房高评价的荣誉了。

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这回指的是汤哥潜入水中换上电脑记忆卡。电影的剪辑和镜头的掌握,汤哥跳入那圈圈型的水穴,敌人的巢穴也兼具美感。困难像一道又一道看似不能被解开却又在关键的时刻被解锁,电影不可能的任务,谜团层层包围。ilsa看似冷美,却内心脆弱,敌人大boss dunn看似面无表情,却像不可触碰的浓硫酸,老汤不露痕迹地足智多谋,在算计敌我时,加上一剂“豁出去”恰到好处地克敌制胜。

由”惊喜”串起的电影

除了肯定拥有主角光环的汤哥有不死身外,真没有一处内容是可以肯定的。像在摩洛哥,汤哥和ilsa出了水牢,赶来的benji被ilsa夺走装满资料的随身碟。醒来的汤哥问了benji两三次:“告诉我benji,你有做备份(backup),对不对”

结果真有。

追逐ilsa的车子往后冲,我以为会安全着陆。

结果翻个四脚朝天。

冲出车内的汤哥驾驶电单车追上ilsa,眼看在一个转弯后就能追上。

结果ilsa站在路中央,汤哥为了不伤ilsa,翻车了。

。。。。。。

这些无数个预料之外,让整部电影丰富有趣。导演似乎在和观众做心理博弈。否决一般判断,却又把整部电影连贯得恰到好处。

我想这是电影mission impossible强悍之处。

十分给七分半。电影惊喜连连,兼具幽默和美感,英国绅士风的简洁快节奏,这一部不错的商业片子。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曾獲金獎提名的服裝設計喬安娜強斯頓第一次加入《不可能的任務》的拍攝,她曾參與《林肯》、《戰馬》和即將上映的《紳士密令》。
她不但要捕捉沈著優雅的經典氣息,也要做出能禁得起拉扯、摩擦、浸濕和各種極限動作的服裝。伊爾莎佛斯特在歌劇院那場戲的黃色美豔晚禮服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很喜歡那件晚禮服,優雅、性感、浪漫,完全適合維也納歌劇院。」克魯斯說。「喬安娜總是從角色的觀點出發,她知道如何將演員打扮得有魅力而不誇張,且饒富趣味。」——-开眼电影《打造「失控」的風格》

「從沒有過能在智力與體能方面能和伊森這樣對抗的人:伊森在這次任務裡,真的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索羅門連恩這個角色精彩的地方在於,每次你以為伊森搶先他一步,其實他已經落後了。他們就像在下一盤需要體力與智力的精彩西洋棋賽。」劇組再一次找了出乎意料的演員。他們選擇西恩哈里斯.
「看西恩演出很棒,他將連恩的反社會性格詮釋得很自然,讓你相信他如何對付伊森:用殘忍又難堪的手段對他威脅利誘。」
「索羅門連恩是那種語氣溫和但居心叵測的大反派,西恩詮釋他的方法,會讓觀眾知道這個人很危險,不擇手段。」—-开眼电影《任務的新面孔》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wiki/imbd/tomatoes/facebook/douban/mtime/weibo/hypesphere/开眼
Directed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Produced by     J. J. Abrams, Bryan Burk, Tom Cruise, David Ellison,  Dana Goldberg, Don Granger
Screenplay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Story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Drew Pearce
Based on     Mission: Impossible  by Bruce Geller
Starring     Tom Cruise,  Jeremy Renner,  Simon Pegg,  Rebecca Ferguson,  Ving Rhames,  Sean Harris,  Alec Baldwin
Music by     Joe Kraemer
Cinematography     Robert Elswit
Edited by     Eddie Hamilton
Production companies  Bad Robot Productions,  Skydance Productions,  TC Productions
Distributed by     Paramount Pictures
Release dates    July 23, 2015 (Vienna),   July 31, 2015 (Unites States)
Running time    131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50 million


2015/8/5 社论 评 我们有没有可能等马来人在政治上自我觉醒

<有没有可能等到马来人觉醒?>

就“马来人觉醒”这话,其实就是把球踢回给马来人。

我心中有个提问:马来人为什么要觉醒?

从种族角度理解,华人反了,印度人难说,就差马来人了。但细分下,城市马来人基本都反了,乡下马来人基本上都是巫统铁票区。

单就“马来人觉醒”两字来谈,应该指的是乡区马来人。

我在想一个情况:有没有可能说,乡区的马来人觉得华人应该觉醒了,不要再受行动党欺骗了?

如果 大家都在等大家对方觉醒,我们似乎可以看到结果:维持种族猜疑种族冲突的情况。

乡区马来人在上届大选投向巫统,有位评论员认为是华裔为主的行动党太强大。搞到乡区马来人惧怕民联上台后会取消固打制,取消那些利于土著的政策。我想个中原因是,乡区马来人惧怕华人,而这正是巫统想要看到的。

乡区马来人对华裔的不解的根本原因,我认为是 乡区马来人的经济没法独立。华裔之所以可以放弃马华,主要是因为经济独立。一些支持马华的华裔,可能基于利益关系,我也不能责怪。如果马华可以照顾我,那我为什么不支持他?如果马华可以照顾所有华裔,那华裔有什么理由不支持他?

马华对华裔要理不理,促使华人走向经济独立。我从小就被邻里街坊告诉:这个国家不会照顾你的,所以你要努力读书。长大踏入社会,这想法也深深地埋藏在我心底:国家不会照顾你的,找钱最重要。

促使我努力勤奋的原因是:害怕。我怕病怕死怕没钱,没钱就没安全感。经济独立的大部分华人有能力拒绝马华派的糖果。所以马华失势。

巫统呢?乡区马来人之所以是巫统的铁票区,一是经济无法独立,必须靠着巫统才能生存。二是巫统制造马来人对华人惧怕心理。而给出的解决方式就是 马来人必须团结起来(支持巫统)。

像lowyat事件,巫统警方等等直接噤声,也没分析这次的事件到底是谁对谁错。当大家都安静地不谈不看不理,其实只是维持表面的和谐。大家内心里都有鬼,不管是马来人还是华人。因为没在公众目光前探讨此次事件所染上的种族色彩,就给了巫统有了扭曲事实的空间:就是华人欺骗马来人。(我猜大选前lowyat录像带应该重现felda区)

“马来人觉醒”,在我看来很大程度是指乡区马来人投反对票。但,经济无法独立(巫统必须让他们穷下去,不然不好控制)和言论封闭下巫统制造华裔为假想敌,致使乡区马来人必须倒向巫统。华裔若为保清白之身,绝缘政治绝缘社会运动,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上fb,那就注定大马仍旧会走在种族冲突和种族歧视的不归路上。

回到第一个问题:马来人为什么要觉醒?

华人都没有看清现在巫统的铁杆支持者是那些靠着巫统开饭,经济无法独立的乡区马来人。就华人一句话 (准确来说是三个字):“觉醒吧!”就想马来人票投反对党。我觉得真的很难咯

若根据种族角度理解,我们华裔应该先醒过来,才能以更准确的角度理解问题所在。

若不根据种族角度出发,我们所有人都应该醒过来,别去看什么肤色说那些种族很烂,然后就讲自己的种族很勤劳。(说真的,如果我爸留一千亩油棕芭,我真的会懒一辈子。懒是个人问题,不是种族传统。如果你接受xx种族很懒的说话,那我们华人就必须接受“马来西亚华人很有钱”的讽刺。你是华人你很有钱,并不代表同样是华人的我,也和你一样有钱~哎哟~大马人,你做莫酱有脑的~~)

**下图是我写之前看到的一文。有感而发,写了一串~

IMG_20150805_234608


话剧 三炉沉香 观后感

11822609_10153517493632400_1995318787591408078_n

这是一出由学生主导,老师为副的话剧。内容取自导演小时候对宗教仪式,对传统的疑惑。

观后感:

过世的阿嬷的房间

话剧开始,一串似懂非懂的文言文像口号一样,从演员们的口中琅琅上口。汉字不按现代使用的方式排列,我在陌生和熟悉之间捕抓内容的含义,可能,搞不明白才 是最好的理解方式。就像话剧三炉沉香里的小演员脱口而出的“为什么不能问为什么?”,得到的回复是“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中国古代以木为底,在其表面刻字,成简,并编成册。在木上刻字费时,所以用更精简的文句,才成就文言文在当时书写的流行方式,因时制宜。

过世的阿嬷的房间被锁上了

言论的封闭,为政治体系所需。儒家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建立在“家”这个最基础的单位。父亲为一家之主,一个村落以村长为首,一个国家以君王为主。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谈的是礼,礼教,规矩。现代西方科学的冒出头,却强调“质疑”。

这就有打破言论封闭的诉求,“为什么君王高高在上?”“为什么我天生就是奴仆?”“为什么有贵族?”“为什么那些人过得比我苦?”我想,没有质疑,就没有人权,没有民主,没有投票制。

过世的阿嬷的房间被锁上了,里头传来声音

不能以下犯上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只好封闭言论,以辈分的高低为事件对错的判断准绳。

过世的阿嬷的房间被锁上了,里头传来声音。夜半钟声回荡在走廊间,我双后按着垮下,似乎想把如厕的欲望压下去

三炉沉香在演员们例行了仪式后,一小演员开始发问:为什么?

这股声音很快就被压制,制服了。小孩的好奇,可能是一种危险。对于没设防的大人,这或许还威胁着权威,也或许“为什么”其实是件破坏规矩,破坏和谐宁静的刀刃。

好奇捅破了虚妄,捅破了权威,捅出了真相

真相如伤口流出的血水般涌出,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在阿嬷的葬礼上,演员跟着一道士兜着圈子,时而跳跃时而奔跑时而吼叫,被生死界限隔着的阿嬷,会因为我的跳跃我的奔跑我的吼叫而过得更好吗?
“我只能相信阿!我只能信佛啊!如果不信佛,怎么会有菩萨和轮回?怎么会有来世和永生在那里等着他?如果我不信佛,我又怎么能够相信?”一演员表情生动地说着。

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因为“为什么”摔破了相信,割断彼此信以为真的联系,像汪洋里的船,没有星星的指引而失去了方向。迷茫迷惑,在浪涛里翻滚。我是谁?我会去哪里?我应该做什么?我又不应该做什么?我从哪里来?我又要往哪里去?

久被压抑的“为什么”,若忽然在一象征权威的父亲脑袋里炸开,那原本信以为真的天堂,信以为真的地狱,那以为做好事就能上天堂,做坏事就会下地狱的说法,不就没了依据?那爱我疼我的阿嬷,又上了哪儿?而我,又会去哪儿?

不如,就不问。

过世的阿嬷的房间被锁上了,里头传来声音。夜半钟声回荡在走廊间,我双后按着垮下,似乎想把如厕的欲望压下去。在一瞬间,我发现我忍不住了,只好往前奔 跑。经过了阿嬷的房间,阿嬷被锁上的房间,那偶尔传出声音的房间,那四堵木制的墙,隔不开那扰人的声音,那不晓得是什么声音的声音,我奔跑着,我不往回 看,我不能回头,我不敢,我怕。

我怕

阿嬷不是母亲的母亲吗?她生前不老是买了好东西偷偷拿给我吃还刻意不让母亲看到,这不是爱我的阿嬷吗?哪怕在神台面前,她拒绝我烧九根香,拜九次,以让观音普萨更记得我,但,阿嬷她在教训我了之后,不也歉意久久,向菩萨说了好多好多“小孩不懂事”之类的话吗?

阿嬷的房间,为什么这么可怕呢?
人,是否往生了,就和在世的性格不一样了?
电视里的鬼魂,不是都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才变成冤魂的吗?
那阿嬷是否有未了的心愿,才让阿嬷的房间变得恐怖兮兮的呢?
那阿嬷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

“小孩子不要问这样多,静静!”

话剧三炉沉香,打出了童年被埋下的问号。

那些不能问,不可以问的,是否会让我的孩子延续着我被抹煞的好奇心?

“小孩子不要问这样多”

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这么跟我的孩子说

“不要问这样多,静静”

后话:看完话剧后,经过校长室,看见校长室前的美术馆,我和友人仿佛看到了话剧里那间被锁上不给他人进入的阿嬷的房间。

校长,可能,也经不起质疑。

facebook link 居銮中华中学戏剧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