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16 随便写:烟霾

那天空还是没有变蓝,弥漫着灰沉,却没扬起尘埃。

来自远方的林木,被火化尽,余下了残木与灰。随风携带,大小适中的灰,停留在林火的对岸,有人类活动的都市里。林木亡矣?还是,化作灰泥为护芽。

彼岸的人开始喧闹,林木开始又一次的重生。

国国边界,各国家领导人伸出外交的膀臂,向邻国表态烟雾的严重已经深深影响国人的安全。政客站出来道歉,但没表示明年还会不会继续烧芭。

一幼芽从黝黑的土壤钻出头,迎着灰蒙蒙的天空,似乎略带失落,却又略带庆幸:至少我活过来了

彼岸的人继续骚动。报章开始新一轮的知识宣导,专家学者开始陆续接受访问。政治人物相继登台秀场,发出激动的控诉的同时,还温馨地提醒民众记得戴口罩。好像大家都忘了他吞了几十亿。

一幼芽从黝黑的土壤钻出头,迎着灰蒙蒙的天空,似乎略带失落,却又略带庆幸:至少我活过来了。随即又陷入失落:哪天,我是不是也要化成灰呢。。。

还不习惯思考的幼芽突然被搅入土中,被翻动的黑泥像把铁锯,碎尸了幼芽。

“我地都系揾食,你以为我系印尼有钱华人乜,成日训觉。印尼华人都有穷的ma,你以为个个都有钱咩,你条数,我听日还卑你啦,得不得啊?咳咳咳咳,好多尘阿,顶不顺阿,咳咳咳咳”

高举的锄头,插入地面,拔起,翻起黝黑的土。伴随的咳咳,在喉间做短暂停留,就以唾液的方式,或和大地或和空气交融。

彼岸的一户家庭,封闭的玻璃窗外看见一家三口围着餐桌,八岁的女孩看着母亲用哀怨的眼神表态着:我不想吃药。

母亲摇摇头,说:“吃了药,才不会咳嗽啊”
坐在一旁的父亲眼里尽是怜惜,忽然想起今早夹在报页里的传单,一架五六千的空气过滤器。

天空还是没有变蓝。

女孩看着父亲问道:“爸爸,天空还是没有变蓝,但是明天会更好的,是不是呀”
父亲看着孩子说:“当然啦”,心里惦记着空气过滤器。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