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1 居銮gunung lambak原著民被逼迁

https://fbcdn-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xfp1/t31.0-0/p600x600/11952900_10153666030972400_2949631815108020460_o.jpg

photo from facebook link

推土机先行,一群像警察也像政府官员的黑衣人接着往前行
黑衣人不由分说,挑了一木屋便开始动手
“吧吧”,脆弱的木板被人为拆下。

我眼眶泛泪,头转向一侧试着不看。却发现,一女孩哭了。

“吧吧”被强拆的木板发出最后的吼叫。不放过在场的我的耳朵。

我无法冷静,于是走开。以为离远一点,心里就好过一点。

结果没有。

黑衣人被上司要求暂停

原来 原来
我到后来才清楚
这是先恐吓,后谈判的方式

让原著民接受“被拆迁”是个事实,那逆来顺受的他们,就容易被说服。有点像古时候爱你先上你,再娶你做老婆的野蛮逻辑。最无奈的是,你同意嫁给他,结果你不是正室,只好被逼当小三。

黑衣人的头子有几个,分别隶属几个部门。要求YB和益工matt不能旁听黑衣人和原著民的谈判。

这是个很聪明的举动。试想如果一小孩拥有一片土地,一大人许诺用一年份的糖果跟他交换,小孩开心地答应了,请问这是合理的买与卖吗?

市场原则的买卖,若在双方势力悬殊的情况下,看似双方满意,其实是极缺乏公正公平。就像我家小孩病,我急需钱,结果我把身上的肾卖了。我是卖了肾拿了钱,但这绝对不是公正公平的交易。

这叫乘人之危

先拆房,后谈判,隔开YB陈弘滨和益工matt等闲杂人 单独和原著民谈判,就是这样的逻辑。

因为市政府的逼迁,已有一半以上的住户离开。据说部分得到政府援助,部分是靠自己的薪金在外头租房子。还有一部分从政府分配的房子逃回村落,因为那儿除了荒凉,还有瘾君子,吸毒人众。

剩下的这一半,大概十几户,都是无经济能力搬迁。前几天的报章里写着森林土地局驱赶这群原著民的理由是:非法侵占土地。

从法律角度理解,他们的确错在先。哪怕有位老人已经住了四十五年之久。“侵占”这两字,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他们日子过得很舒服很写意。

若今天拆迁的是一家非法占有土地的工厂,我想我不会如此激动。因为工厂工业涉及商业利益,会赚钱的。当你非法占有他人土地的时候,谋取利益的时候,直接造成土地拥有者因为你的非法侵占而失去使用土地的权利。

但,这些被控非法占有土地的原著民,非商业盈利用途,而这片地也属森林保留地,不属私人用地。且,他们无水无电,家徒四壁以外,连张像样的椅子都没有。

若今天拆迁的是一栋非法侵占土地的三楼私人豪宅,我想,我也不会说什么。因为犯法嘛。

但今天,他们所拆所逼迁的,是家徒四壁,用木板搭建的无水无电的矮木屋子。

看这些走投无路的社会边缘人,你说他们侵占土地犯法?我想回问:如果法律连基本的生存尊严都保障不了,这部法的意义为何?

他妈的 为何?

事件的结果是,黑衣人用甜言蜜语告知原著民在另一头已经有美丽的住房等着他们

只是还没建

还有一两千的补助金

只是还没拿

现在他们就先迁入临近的大会堂暂住,这些东西稍后就补上

只是没有白纸黑字的书信保证

白纸黑字的书信会在周五准备好给大家签名

呵呵呵

现剩几户原著民仍守在木板搭成的无水无电的矮屋子里。候周五的白纸黑字书信出现,才搬迁。

其余几户原著民听到黑衣人头目们的口头保证,皆搬了。

首相纳吉曾保证大道起不价。结果前几天起价了。但首相没保证不收26亿捐款,所以他收了。

黑衣人说的话可信,牛会爬树。

蜗牛 嘛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