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8 阅读笔记:杨照 一个正直的人

IMG_20151027_181624

 

“不是回头再一直去看自己的特殊性”———杨照

电影我的少女时代在台湾票房破亿,登大马荧幕后,票房也告捷,关于回忆我们有的共同点太多。或为下课后第一个冲进食堂,或为拿到考卷的大家都谎称自己没念而爆笑,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事情,年幼一辈大概不能全部理解,也因为这样,我们所经历的才显得独特,和其他年龄层的不一。电影我的少女时代为八九十年代的校园背景下足心思,对我这个年龄层,好多画面是似曾相识。

我的少女时代通过画面和剧情,勾勒过去的那个我,一部能令人产生共鸣的电影,我想,共鸣的很大部分原因是 我们在电影里都看到了自己。

我晨早习惯到临近的咖啡店对本书发呆,偶尔会有人拼桌。和年龄较大的老uncle闲聊,话题免不了迁回到过去是多好,虽然物资匮乏,却有着现在所没有的欢乐。

他们经历八九十年代大马经济腾飞的那段岁月,辉煌绚烂的经济现代化成果一一体现在各个方面,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面貌,意识形态上。

而如今在贪污普遍,国债一年比一年高,国家赤字持续的情况下,我们陷入一种忧躁的集体氛围。对于当下不满足,对于未来更是深感害怕。当大格局无法被我们控制,或者说无法如我们想象中一点一点地改进,一些选择政治参与,一些选择退回到自身,关注自我生命的成长。无论哪一个选择,我们都是为了让自己更舒服更快乐一点。

当台湾经历台商涌入大陆的辉煌开创期,到今天中国大陆崛起,台湾正致力于身份的建构上。到底台湾人和中国人是两人不相干的个体还是藕断丝连的区域性称呼?同样来自对现世不知所措,所以从过去寻找自我的特殊,用回到过去的方式解答现下的无方向无头绪

在马来西亚这想法又更激进了一些,因为我们华人就回到中国老祖宗,马来人回到马来西亚脱离英殖民帝国独立的辉煌,印度人或从宗教上得到对现世的满意解答。

当下怎么样,未来就应该会延续现有的情势发展。

“台湾要什么”“台湾要成为什么样的社会?”

同理,不思考“马来西亚要成为什么样的社会” 我们应该没有出路,只有末路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