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5

2015/11/26 随便写:怀念着

11_n

不为何的迷恋。我怀念着

上中学喜欢上吉他,或许我想在数学物理等考试科目以外找一项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或许我只是经历青春期那爱尝试爱炫的心态。一碰,就没想过会放手。空闲的时候练吉他,看电视的时候练吉他,夜晚睡不下也练吉他。

指尖拨动琴弦,像刚兴起的网络msn,icq,mirc,我一问你一答。吉他和我就这样,我一弹它就吭一声。

伴随吉他最多的还有喉间挤出的声音。严格说来,那不大像唱歌,更像拼了命从喉间挤出一个最高音,然后自满自喜。少不了的是做梦,明星梦。常在想,写一首传世的歌,就此归隐。就别人在也找不到我了。

向往着隐士,又渴望着名气,活像中国历代的读书人视诸葛亮的三顾茅庐为读书人的最高境遇,最高待遇。

可能,我怕的是失败。所以幻想写一首传世的歌,就归隐。怕批评,怕别人超越。当自己没作品问世,或者只有一首自认的好作品,别人也就难评。要批,也只能批一回。

“她喜欢他用喉头说话,那声音特别浑厚”

爱,好像很简单。
当真正爱上了,又好像不简单了

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长大了,人可能都这样。那些在我们周围淳朴的家伙,我们要珍惜

Advertisements

推荐 视频

主讲人宋鸿兵是货币战争的作者,这书我有,看了还挺惊奇,主打阴谋论。也有不少人包括梁文道对货币战争鼓吹回到金本位年代作出驳斥。

近年来宋鸿兵出了一档节目叫《鸿观》,浅白分析中东犹太等等时事历史课题,正如他所言,研究历史是为了看清现在。这一集谈及的是事关马来西亚的tpp贸易协定。

tpp和过往贸易协定的不同,在于tpp有个仲裁机构。凡入tpp的国家必须相应修改当地的法律,以迎合tpp。因为凡涉及tpp条款的法律条文,以美国纽约tpp仲裁机构为最终判决。按宋鸿兵的讲法就是,夹带商业利益的美国集团为了跨境扩大自己的商业利益,搞出了这么个tpp,以期提高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

宋鸿兵提了这么一个例子。比如说北京市提出了在公共场所设立禁烟区的这么个立法。若中国是tpp的成员,而在北京恰好有来自tpp的烟草商进行营运。那烟草商就有理由向纽约的tpp仲裁机构ISDS申请要求北京市赔款,因为禁烟等同于侵犯烟草商的商业利益。若按宋鸿兵的说法,进入TPP自贸协定的国家,就必须服从纽约仲裁机构ISDS的最终裁决。

按宋鸿兵的说法,TPP就是一组以商业利益为主的美国大集团,说穿了也不是为了自由贸易,是因为自由贸易有益于这些大集团,这些大集团也才支持自由贸易。而TPP的仲裁机构ISDS又是什么呢?它是美国政府主导的吗?不是。由爱自由爱经济的美国自由经济学家主导的吗?也不是。ISDS是由美国商业集团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设定的这么个仲裁机构。而这仲裁机构所依循的法律条文,都是这些美国大财团以及许多的律师坐下来一同商量所总结的一个结果。

按这样的逻辑理解,我们就可以知道宋鸿兵的说法是,美国大财团为了打破贸易壁垒,为了扩大市场,而组成了TPP,利用美国政府奥巴马为首,打开各国的贸易大门。

宋鸿兵以实行二十年之久的北美贸易区(加拿大,墨西哥,美国)为例,说当时墨西哥还以为他的人均收入可以在二十年后达至发达国的收入水平,结果今天墨西哥的财富却大部分被大富豪占有,近50%的墨西哥处在贫穷线左右。

网络上对TPP对大马的伤害,有个言论值得留意的是,他们认为TPP会伤害的企业更多的是华裔商家为主。因为土著官联公司已经被TPP接受,剩下的中小企业,大部分为华裔为主。我们可视这是一个机会也可以是一场灾难。

当马华对华裔爱理不理,仗着权势对华社频频官僚作风。华裔对自身在国家的定位开始迷茫,于是转向金钱,从金钱里找来安全感。也因为急功近利,哪儿有钱,就往哪儿投。像许许多多制造业,发财了大赚钱了,不少便涉足地产业。虽然我是干这行的,但我也不怎么同意这样的想法。像一间店屋的价格,被炒高到一两百万。从年租金的角度理解,这是不合理的。但从华人爱买产业认为产业保值的角度上理解,这又是合理的。因为股票浮动大,也不熟悉,地产相对稳健,而且一转手赚个翻倍也屡见不鲜。但,单纯从租金角度理解现有的店屋价格理解,是不合理的。买店屋赚钱的方式,一是收租,二是转手卖。租金上不来,但转手卖却有个好价钱,这是为何呢?因为买方认为转手能卖更高价钱。

也就是说,只要有钱投入房地产,这样的思维模式所创造出来的盈利方式,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这也是我对整个马来西亚不满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把资源把资金都投入房地产,那谁肯向坑钱的研发项目丢钱呢?不会有人这么做。因为容易的钱不去挣,你去挣难挣的钱,你不傻了吗?

我对现有大马经济的偏见是,我们通过棕油橡胶等原产品以及电子零件出口累计了外汇,把外汇投入了房地产,在翻滚吧房价中获取商业利益。而我们未能在棕油等农产品拥有定价权,在电子业的科研投入又不足(钱都流到楼市),那面对TPP里的商业财团,我们有能力抗衡吗?

所以,我们可视这是一个机会也视这是一场灾难。


2015/11/21随便写:岁数到了

在奇葩说第二季里曾为长生不老展开唇枪舌战。

长生不老指的是,你不会因为衰老而死,但你会因为车祸,失血过多等失去生命的迹象。

一位辩手说,那不就没有老人病了?所有因为年老力衰而导致的慢性病老人病都不复存在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这么急着去上大学,急着毕业,急着找工作,急着拍拖,急着结婚生孩子,急着让孩子报读名校,急着为孩子找好补习班,急着培养孩子各方面的兴趣,急着急着急着,如果可以长生不老,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要这么急?不会因为岁数到了,赶紧找个人嫁了,不会因为岁数到了,赶紧当母亲生孩子,不会因为岁数到了,赶紧随群众的脚步买房置业,男的准备当个好爸爸,女的准备当个贤妻良母。

不会因为岁数到了

当周边人以集体的方式呈现一种现象,例如拍拖,结婚,生孩子,买车买房,这对周遭会产生“岁数到了”的效应。

我们在被影响的同时,也在影响着对方。当对方人众数量可观,这会让平时无法自我定位的我们,产生怀疑:我是不是应该。。。

若人可以长生不老,我们就可以摆脱周遭人集体现象式的束缚

还有一个强烈的说辞,叫遗憾

如果人可以长生不老,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少一点遗憾。想做的事,你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实现。因为时间不再是一个稀缺品,你要有多少有多少。在我看最悲的子欲养而亲不在,发生的机率也大大减少,因为双亲无意外地活得好好的。

康永说,他是个有拖延病的人。如果人可以长生不老,那他可能很多事情都不会去做。因为肯定还有明天,急什么?

我今年三十几,陆续出席老友的婚礼,谈不上欣喜,却带给我更深切的反思。我也是个拖延病患。我像土豪挥霍钞票怠慢金钱,我无视时间的珍贵,总以为我还有好多好多的日子。虽然一再提醒自己,剩下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但我作出最多的改变,就是赶紧出游出国,在旅行中把自己的梦想一点点地实现,像沙发客,做义工,拿着可乐坐在路边对着汽车发呆等等等。

但一般工作日,我确实是在挥霍。为了加班赌气,回到家拼了两场电玩足球赛;在手机上折腾了一两小时,结果啥也没看啥也没做,就like like like。

因为岁数到了,同龄人赶紧嫁出去和娶老婆,我没能赶上这趟婚姻潮,却无意忽略这身边一串串的喜事带给我的启发。我无女友,但我有梦想,而昨天,我把时间耗在一群虚拟的足球员身上,我会否在若干年后,突然惊醒,当我向我爱的人告白被拒,我把我本该给寻觅另一半的时间,转交给了那群虚拟足球员身上,若干年后,我会为我的决定高兴吗?

有时,我庆幸人不能长生不老。因为我们没理由对自己说:急什么,有的是时间

当下,就决定未来的我的模样。我,不接受自己那个样子。我要的,不是这样的自己。岁数到了,确实,我必须加把劲,活得更热更精彩。


2015/11/14 随便写: 十三号的飞机票

IMG_20151114_134037

按理说应该大哭一场,用一罐啤酒扯开嗓门,拧开泪闸,独怆然而涕下。

结果没有。和之前预想的不同,却和放弃出行的初衷合理。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定了张来回西安飞票。上月作了沉重的决定,为一建筑方案否决出走。这沉重决定让我沉重了好些日子,从肩上卸下重担是几天后的事。该学会忘记,也该学会放下,各式境况反应在我们的情绪,就出现喜怒与哀乐,喜怒与哀乐色彩了每一件事,被染上颜色的事件,就让日子变得或活泼开朗或阴暗沉重。

那几天,天空明显沉甸甸地被云朵压着了。

摆脱,投入工作。仿佛细胞也按这样的思路调整着呼吸,身体上下齐心,于是齐力断绪。昨天也就是十一月十三号,那班通往西安的飞机,我没登上。

原想请一两天假,到飞机场看看。来去太匆,总没时间好好凝视机场。每每登机前都怕误了时间,心情忐忑,又怕背囊里少了这个那个活人的杂碎物。但被红尘琐碎释放的松松然很快及时地冲上脑,不吸烟也变得飘飘然,心想:有钱有护照有飞机票,呵呵,够了。

在内心里的天人交战与外界人匆往来似乎搭调也不搭调,反正我是顾不上外界的讯号。

不登机,不大可能去机场。一我没女友,二我没孩子。没事真不会往机场跑。

因为没事不会往机场跑,所以就特想看看那十三号飞往西安的客机。

但,没成。

呼,今天还要在公司加班。哎,没情没感的日子,没血没肉的身躯,我可能,渐渐地不像个人了,也开始像个人了,周遭的人。真讽。


Spectre(2015) 007:鬼影帝国/恶魔四伏 影评:不如上一集skyfall

https://i2.wp.com/marcoskontze.com.br/wp-content/uploads/2014/12/SPECTRE_MK_FAN_ART_03.png

(image from http://www.mi6community.com/index.php?p=/discussion/4602/spectre-fan-arts/p13)
落在墨西哥的亡灵节,成片的骷髅装扮或图腾或木偶,充斥着墨西哥街道。一座大厦哗啦哗啦碎一地,james bond流畅地滑落,巧坐地上的一长型皮质沙发。

追上那看起来可能是坏人的胡须男。登上那载走胡须男的直升机。坠那胡须男和同伙。升起那看起来还不错的直升机。特务占士邦,用一场小轰动制止了一场更大的灾难。

特务占,即将碰上最大的对手,八爪鱼先生。

从墨西哥到英国,再到冰天雪地奥地利,再到非洲无名沙漠,这部占士邦电影系列里的第二十四部,也是饰演特务占的Daniel Craig的最后一部占士邦电影,渴望最大最洪亮最唯一做独特。效果却差强人意。

剧情在一个接一个的人物上承接,像布置好线索的母亲让粗心的小孩不经意发现,唯有这样故事才能继续。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场景,宁静湖面上的小舟,在湖中央泛起波纹。连绵的雪山白茫一片。镜头往外延伸,一木屋恰巧落在山脚。不同色的木房子,那无人迹踪影的雪地,连松鼠也没敢出来招摇。特务占进入木房子,背景音乐让我沉醉在恐怖氛围中,我想这一部零零七做得最好的地方莫过于音效:当剧情,内容,画面,摄影,流畅度,武打场面等都不堪理想,那摆脱视觉困扰的音效就显得出众。

特务占无表情地上了两女。蓝眼的特务占似乎在谈一场不怎么样却导演应要他进行下去的恋爱。这一集邦女郎似女儿似女友似朋友般地存在,如雨后的空气,看不见但有余味。没绝色,也无聪明智慧,作为衬托占士邦的邦女郎,他俩正搭配。

他俩都一样的糟糕。

隐藏多时的幕后大坏蛋,被揭开谜底,原来是占士邦他养父的孩子。电影并未对这两人的童年进行认真的铺陈,只把画面留给奥地利的雪山,非洲的沙漠等等美景。忽略两人童年的羁绊,大坏蛋显得笨拙,有点被宠坏的小孩吵着要爸爸买糖的感觉。

又是以互联网监视世界为大坏蛋的超级阴谋,不新奇,更乏味。老调重弹的监视世界阴谋论,没能激起共鸣的浪花,只好沉入谷底让我一觉不醒。

这一集的占士邦,没华丽的转身,只有西装永恒的笔挺,用老梗扯高票房。若要为这一集的占士邦定位,我想,应该“无脑硬汉的枪法真准阿!”

十分给五分,大失所望。和上一集skyfall比较再扣一分。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james bond Spectre(wiki/imbd/tomatoes/hypesphere/facebook/official website/douban)
Directed by     Sam Mendes
Produced by     Michael G. Wilson, Barbara Broccoli
Screenplay by     John Logan, Neal Purvis, Robert Wade,  Jez Butterworth
Story by     John Logan, Neal Purvis,Robert Wade
Based on     James Bond by Ian Fleming
Starring     Daniel Craig, Christoph Waltz, Léa Seydoux,  Ben Whishaw,  Naomie Harris, Dave Bautista,  Monica Bellucci,  Ralph Fiennes
Music by     Thomas Newman
Cinematography     Hoyte van Hoytema
Edited by     Lee Smith
Production company Eon Productions
Distributed by     Metro-Goldwyn-Mayer Pictures, Columbia Pictures
Release dates  26 October 2015 (United Kingdom), 6 November 2015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48 minutes
Country      United Kingdom,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245–250 million


2015/11/11随便写:阅读小野的《谁帮我们撑住天空》

12219480_10153696545607400_2740975918903994799_n

搣原来以为,人活着是那么理所当然,因为你并非很清楚自己为什么活着。当你觉得你的世界都被别人操控着,你毫无反抗的能力,甚至于失去了反抗的意愿时,你才开始会害怕。

渐渐的,你不再去想像自己的未来,反正就是活着,像行尸走肉,不必多像,不必多做,每天寻找自己认为的小确幸。

可是有些人可不像这样充满无奈和无力地活着。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在他们的人生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想那么早放弃。”出自小野的《谁帮我们撑住天空》。这段话来自对2014年太阳花学运里的大学生的解读。太阳花学运针对的是海峡两岸的贸易协定,当自由与开放的经济体为大家公认的好,那为何台湾会爆出太阳花学运呢?

追求开放自由没有不好,不好的是,盲目地追求自由与开放,而不去追究开放与自由的目的,开放与自由的本质为何。

去年台湾与中国的贸易协定所导致的太阳花学运在我有限的认知,就是台湾中国相互开放商业领域,让两方商家在自由市场竞争的机制下扩张领土。

最近在大马闹得沸扬的tpp太平洋贸易协定和这有些类似。但主导tpp的美国,一是为美国本土企业利用外交手腕打开其他国的门户,二是围堵美国的对手中国。

而台湾中国之间的贸易协定,在中国的立场似乎更多的是政治考量:只要海峡两岸的经济分不开彼此,政治上的统一也就指日可待。

对台湾来说,这更多是在经济前景不明朗,外交政策受挫后的国内经济利益考量。

开放自由就意味着这是好的经济体系吗?犹记在中国念书的那段日子里,当时美国对中国制造的轮胎强加税的新闻被炒得热闹。美国直指中国政府操纵汇率,以被低估的汇率所形成的价格优势,把中国制造的产品推向自由市场美国。这直接导致生产同产品的美国企业不敌中国制造。随后美国在轮胎,电视机等强加税收,以政府介入自由市场经济的方式提高中国制造的价格,籍此稳住美国国内的轮胎制造业,不至于在价格上被中国制造打倒。

自由开放的经济体系,可以让消费者购买更便宜更优质的产品。但同时,这也可能削弱本土商家的存活率。若本土商家因竞争力不足纷纷倒闭,那高失业率将带来更深层次的经济衰退。开放与自由经济体为消费者带来更多更具价格竞争力的产品,但这也在削弱生产同一产品的本国企业。若把自由与开放对立于国内就业率,其实并不过。

前阵子納吉签署的tpp贸易协定,绝对是大马步向更自由的经济体的必经路。但更自由的经济体,好处是否胜于坏处呢?尤其在一个强大的美国身上,我们获得的好处真的能多过tpp贸易协定造成的弊端吗?

当台湾大学生攻入立法院阻止对中的贸易协定通过,那是一群年轻人不甘受制于大人逆来顺受的态度,决心拿回主导权所做的表态。

反观大马教育,读书,就是为了升学,升学就是为了求取更好更高薪更悠哉的工作的俗世功利态度下,我们不大可能出现这样的年轻人。可能,当一位母亲决定孩子上什么学校,念什么科系,任什么职业,就注定,我们的孩子在缺乏思考的大环境下,将选择更安全更传统的趋吉避凶,安安分分地过完他这一生。

或许我们以为tpp的签署,只是大商家大企业的事儿,或许我们以为tpp的签署只不过是政府与国外的逢场作戏,或许我们根本不想了解tpp为何物,我们只想在纷扰的世界里寻找一些小确幸,安稳地呆在家里过我们认同的舒服写意的日子

或许我们已经接受领导人的方向就是我们的方向,领导人的脚步就是我们的脚步,领导人的抉择就是我们的抉择,哪怕前方道路崎岖不平,哪怕未来艰辛万苦,只要我们共同努力一定可以度过难关!

追求开放自由没有不好,不好的是,盲目地追求自由与开放,而不去追究开放与自由的目的,开放与自由的本质为何。

艰辛万苦没有不好,不好的是我们盲目相信团结就能解决问题,而不追究问题的本质到底为何?签署tpp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逐步开放与自由的市场体制是真的适合现下的马来西亚吗?而不受tpp协定干涉的土著公司是否在持有特权后,继续无效率无竞争力还连年亏损?

我对大马前景并不乐观的原因是,我们对未来正努力贯彻一种极度乐观的态度。这就是值得我们悲观的地方。


2015/11/05 随便写: 最近阿~

最近瞎忙。忙没关系,最怕瞎忙。连自己做啥都不晓得。

我不喜这类不确定的感觉。喜欢握紧事情的实质,认准方向,才行动。一改再改的设计图,让我心灰。像打开橱柜上的旧盒子,惹了一层灰。用一次次雷吼的喷嚏才叫停继续翻旧帐的想法。

但个性使然,我还是忍着鼻涕把旧账翻出来,因为迟早要还。不喜欢一项设计暂停三四个月,突然哪天天晴朗出太阳,被顾客吼着喊赶紧接着做啊。

就怕这类事发生在我身上,所以我容不下一个被叫停的设计。如果时间允许,拼拼凑凑给它瞑目。也因为爱较真,所以随便拉撒出来的设计,如果图纸上印着我名字的缩写,我还是不愿马虎了事。

我有位逐渐疏远的朋友就受不了我的个性。玩味的是,我并没侵犯他什么,是他希望影响我,结果我个性强烈,他像往墙壁上扔球,怎么用力扔,依旧尽数反弹。

留在身边的朋友也不多了。近来还有一个在我的社交网络里被封了。个性不一,拉开距离是让彼此更舒服一些。我退让的结果,是他自觉胜利。这就搞得尴尬了。越是长大越是觉得,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吃好穿好住好,节俭捐钱做慈善,从自私的层面看,我们也只想自己过得舒服一点。

如果谈话变成一种压力,谈天说地演变成权势的争夺战,心属平静无大志的我,只好退后,静享海阔天空。人生也就几十年,一些年岁,花在懵懂,一些年岁花在探索,一些年岁花在觉悟,一些年岁花在了解自我,一些年岁花在工作生病日复一日的生活。

剩下的,真不多了。我们的选择,不过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只不过,我选择心向往之的平淡,而他,选择他要走的路。

那,就好好地走吧。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