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视频

主讲人宋鸿兵是货币战争的作者,这书我有,看了还挺惊奇,主打阴谋论。也有不少人包括梁文道对货币战争鼓吹回到金本位年代作出驳斥。

近年来宋鸿兵出了一档节目叫《鸿观》,浅白分析中东犹太等等时事历史课题,正如他所言,研究历史是为了看清现在。这一集谈及的是事关马来西亚的tpp贸易协定。

tpp和过往贸易协定的不同,在于tpp有个仲裁机构。凡入tpp的国家必须相应修改当地的法律,以迎合tpp。因为凡涉及tpp条款的法律条文,以美国纽约tpp仲裁机构为最终判决。按宋鸿兵的讲法就是,夹带商业利益的美国集团为了跨境扩大自己的商业利益,搞出了这么个tpp,以期提高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

宋鸿兵提了这么一个例子。比如说北京市提出了在公共场所设立禁烟区的这么个立法。若中国是tpp的成员,而在北京恰好有来自tpp的烟草商进行营运。那烟草商就有理由向纽约的tpp仲裁机构ISDS申请要求北京市赔款,因为禁烟等同于侵犯烟草商的商业利益。若按宋鸿兵的说法,进入TPP自贸协定的国家,就必须服从纽约仲裁机构ISDS的最终裁决。

按宋鸿兵的说法,TPP就是一组以商业利益为主的美国大集团,说穿了也不是为了自由贸易,是因为自由贸易有益于这些大集团,这些大集团也才支持自由贸易。而TPP的仲裁机构ISDS又是什么呢?它是美国政府主导的吗?不是。由爱自由爱经济的美国自由经济学家主导的吗?也不是。ISDS是由美国商业集团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设定的这么个仲裁机构。而这仲裁机构所依循的法律条文,都是这些美国大财团以及许多的律师坐下来一同商量所总结的一个结果。

按这样的逻辑理解,我们就可以知道宋鸿兵的说法是,美国大财团为了打破贸易壁垒,为了扩大市场,而组成了TPP,利用美国政府奥巴马为首,打开各国的贸易大门。

宋鸿兵以实行二十年之久的北美贸易区(加拿大,墨西哥,美国)为例,说当时墨西哥还以为他的人均收入可以在二十年后达至发达国的收入水平,结果今天墨西哥的财富却大部分被大富豪占有,近50%的墨西哥处在贫穷线左右。

网络上对TPP对大马的伤害,有个言论值得留意的是,他们认为TPP会伤害的企业更多的是华裔商家为主。因为土著官联公司已经被TPP接受,剩下的中小企业,大部分为华裔为主。我们可视这是一个机会也可以是一场灾难。

当马华对华裔爱理不理,仗着权势对华社频频官僚作风。华裔对自身在国家的定位开始迷茫,于是转向金钱,从金钱里找来安全感。也因为急功近利,哪儿有钱,就往哪儿投。像许许多多制造业,发财了大赚钱了,不少便涉足地产业。虽然我是干这行的,但我也不怎么同意这样的想法。像一间店屋的价格,被炒高到一两百万。从年租金的角度理解,这是不合理的。但从华人爱买产业认为产业保值的角度上理解,这又是合理的。因为股票浮动大,也不熟悉,地产相对稳健,而且一转手赚个翻倍也屡见不鲜。但,单纯从租金角度理解现有的店屋价格理解,是不合理的。买店屋赚钱的方式,一是收租,二是转手卖。租金上不来,但转手卖却有个好价钱,这是为何呢?因为买方认为转手能卖更高价钱。

也就是说,只要有钱投入房地产,这样的思维模式所创造出来的盈利方式,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这也是我对整个马来西亚不满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把资源把资金都投入房地产,那谁肯向坑钱的研发项目丢钱呢?不会有人这么做。因为容易的钱不去挣,你去挣难挣的钱,你不傻了吗?

我对现有大马经济的偏见是,我们通过棕油橡胶等原产品以及电子零件出口累计了外汇,把外汇投入了房地产,在翻滚吧房价中获取商业利益。而我们未能在棕油等农产品拥有定价权,在电子业的科研投入又不足(钱都流到楼市),那面对TPP里的商业财团,我们有能力抗衡吗?

所以,我们可视这是一个机会也视这是一场灾难。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