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7:随便写熟悉的陌生人

上周六开始整理父亲的药店,在哥打丁宜不算繁忙的一条街道上。

爸不爱收拾,和我一样,不过我俩的差别是,我爸管的是一间上千种的草药,我管的是一堆建筑图纸。我和亲戚几人,还有母亲,理了几十袋的垃圾。堆起来,像电话亭这样高。

人手不足,且不时有爸生前的老顾客到访,所以进度缓慢。一老友说要帮,让我欣喜地满怀感激地感谢,结果,还是没来。我一度昏眩,不清晰的脑海跳出这么一个问题:我到底有没有朋友?

心底浮一答案:肯让我要求帮忙的,又肯下手帮的,真的没。

情绪低落在向一远方老友倾诉后得到缓解,我醒神,再冲向那一堆堆杂物中,专职分门别类组长。底下,那说好来的组员没来。我没来得及惋惜,没来得及向内心质问自己“你是什么人,你就注定有什么朋友”,一小伙顾客涌进药店里。

哎呀,门没闭上

一大婶拿着一条汗巾冲我来,说:“算我一块钱啦”。我看了看标价,一块八。“没有人买的啦”大婶扮作好心模样“我跟你爸很熟的,我帮你清这些货啦”

我傻眼看着她,心想: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依我的逻辑思维推导,这类人有个特性,就是价格最低原则,一般的手法就是,每件物品先打个折,总价,再减。

大婶还有一位姐妹,脸长得挺像,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挑这汗巾的毛病起来了。我愣了一下,他俩直接发动进攻:“好啦,就算我一块钱好了啦”

若我保持沉默,他俩就当我默认这条被挑得浑身毛病的汗巾就算一块钱。

这不是数字,价格的问题,而是对方的心态就是要得寸进尺,而我有没有这个度量去容下这些跟我爸很熟很熟的大婶。

后来计价时,他俩果真一减再减。贪小便宜心态作祟,就爱贪个零头。也可以看作是个心理病,就觉得自己占了别人便宜,心里舒畅,欢快。

爸生前对我提过不止一次“有些顾客,就是要减价,要我赔本卖咩?”

爸走后,他话语里的那些人,还真让我深刻体会。爸,真的对他们很熟很熟,因为就算没碰上面,爸还记得这些看似熟悉的陌生人。

我的老友,也既熟悉也陌生人。可能,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