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6/2/4:夜班醒来

凌晨两点睡不着。一罐啤酒能带来的浅睡眠是短暂的,我只好在夜半醒来,向庸碌的规律抗议。

自怕规律,又享受规律。日常习作,规律感其实带来安全感,也有归属感。在熟悉的画面,人事物,例常发生的事情上,我们知道在这个时候要干嘛,要做什么,像无数个箭头在每一刻每一分在你顶上指出方向。

有方向,就不迷茫。

而偶尔确切需要一些迷茫,至少我是这样。因为老不能肯定自己走的路是内心所喜,还是随众人所行的方向就是正确的路。

时不时,就必须停下脚步,停一停,去打破已经刻板式的生活。我还怀疑,我是生存着还是生活着。

生存,是一种状态,需要足够的氧,食水,碳水化合物以及各类维生素纤维蛋白质等元素协调身体细胞的协作,从外观理解,只要呼吸着,你就在生存的状态里。

生活,对我而言就迥异。至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更为严谨的定义。它至少提醒着我,你活着是有目的。而这目的,把能自由行动的我,和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管子靠呼吸器维持脉搏跳动的我,区别开来。

一陷入日常不可避免的庸碌,像渐加温的热水里的青蛙,我深怕自己不晓得自己已经在煮沸的水里流失生命

所以不定时脑海酒浮现一个想法:出走

我若甘愿接受热水榨干我的生命,我生活里也不会浮现这么多矛盾。但我就不愿意

所以我养成觉察矛盾,又尝试化解矛盾的习惯。一些解开了,一些没有。对我来说,能觉察自己行为内心的矛盾,胜于全然无视内心的挣扎,也不为内心冲突而产生化解矛盾的想法。

要嘛接受,要嘛叛逆。环境对你残忍,不代表我要接受,我想,我可以选择改变。

在这个大环境下,如何存在对比,我们很容易找到让自己舒服解脱的理由。你看非洲或叙利亚无休止的战争,什叶派逊尼派过千年的争斗,那在刀子枪弹底下呼吸的人,能为这一刻活着而感激,却不清楚能在下一刻继续呼吸而失去对自我生命的控制。

在巨大的不可预知的未来里,不存在对未来生命的伟大构想。有可能的发生的是,在能安然呼吸下,享受太阳底下的温暖,或饮一杯茶或吃一块饼,或和家人攀谈或和友人闲趣谈话。

我们能对未来有一点规划有一点想法,能提出幸福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并能追着幸福的尾巴跑—————在我看能追着幸福的尾巴跑,就已经是幸福的了。

这或多或少是建立在我们这个大环境赋予我们更多的资源,更平和更需要人们追求幸福创造经济利益,而非在警报中,躲入防空壕,除了祈祷,生命是终点还是延续,就看顶上的战机如何落弹了。

能频频顾及此,我们自然活得谦卑。本来觉得应该有的,转念间,也成了感恩感激的对象。

但老在拿比我们悲惨的例子提醒自己是多幸福,还真有那么一点病态。像大婶对着孩子说,有饭吃还不吃,你知道非洲一年多少人饿死吗?

大婶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去非洲,也不会想知道非洲一年饿死的人有多少。

所以大婶也就不会像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成人孩子,从自己舒适的生活跳脱,赶到穷乡僻壤去改善当地人的苦境。

我希望自己是这么一个的人。想起父亲,不禁怆然涕下。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唉,呼。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