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6

2016/4/26社论:mydeposit计划就是一场政治秀

https://scontent-sin1-1.xx.fbcdn.net/hphotos-xfp1/v/t1.0-9/13094122_988402887922932_5898007353684713529_n.jpg?oh=7e2dd63d4909074507dfd1fae14e1ee6&oe=57AC17D8

照片link

政府于今年四月推出mydeposit计划,为月收入三千至一万的无房大马人在首次购买价格介于8万至50万的房屋时,得以向该计划申请房价的10%或最高三万零吉的辅助金。相等于政府帮你出首期付款,你接着偿还每个月的银行房贷。像家里年迈父母看孩子买不上房,于是拿出从以前积下来的血汗钱,充做购房的头期款项。而孩子则负责三十几年的月供贷款。

mydeposit的两亿总额辅助金,若被除以每个人得以申请的最高辅助津贴三万,mydeposit计划援助的人数大概就六千六百人左右。援助范围有限的mydeposit,更像杯水车薪,冀望用一杯水,扑灭房价飞快高涨的大火。不谈政府这项辅助政策将如何公正公平发放,就总额两亿元的辅助资金来谈,这只不过是又一次的派糖果戏法。这是一次性的发放津贴,非是可持续的后续政策。但金额不多,涉及人数有限,房屋市场对此的反应,应当是不痛不痒,无关痛痒,或许就是政治秀一场。

mydeposit针对的对象是月收入三千至一万收入的大马无房族。为何限定在月收入三千以上的无房族,而非月收入两千呢?这或许是银行贷款审核通过的最低薪资下限。去年“大马雇员财务承担能力”的抽样调查中,76%的受访者无法即时拿出一千元应急,而个人破产的原因中,房贷排名第二。

这项抽样调查向我们透露出一个可能性。

抽样调查里的大部分受访者无法拿出一千元应急,这表示若他们月收入介于三千至一万之间,他们拥有申请mydeposit计划的资格,而无法拿出一千元应急的他们,却能在mydeposit计划下得到一笔最高达三万的辅助金作为购房的首期付款。

这会否让更多的大马人步入无法偿还房贷进而导致自身破产的境地呢?

由于家庭债务已高居国内gdp90%,国家银行透过限制放贷,为国内爆发由个人破产导致的借贷危机设置一防卫底线。国行以更宏观的视野,而非透过短视的放宽房贷政策拉抬国家gdp制造经济繁荣假象的行为,值得赞许。但这也显示建筑业发展与国行不放宽房贷的政策有所冲突。

mydeposit计划的出现,其实是政府介入房屋市场的不好范例,让原本连首期都无法支付的中产无房族,接下三十几年的房屋贷款。这或许会让财务状况已亮红灯的中产无房族步上破产路。

拨一笔款项津贴收入介于三千至一万的无房族购首房,这本身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政府更应该做的,是直接打压房价,或推出类似新加坡的组屋计划,我们追求的是可持续的发展政策,而非昙花一现的派糖果效应。高消费带来的高比例家债问题,应可被分拆为日常消费,车贷房贷,医药费用,孩子教育成本及供养父母的费用等。政府需要介入的不是以mydeposit等一次性惠及少数群体的撒钱政策,而是应该针对公共交通,公共医疗体系等公共领域上做更有效的投入。

高收入,未必意味着高素质的生活。2020宏远提出的人均高收入并不能代表高素质的生活。当医药费高涨,公共交通无效率,教育政策颠三倒四,平均工资的提高,也抵消不了国内公共领域低素质所造成的额外高支出。若考虑国内贫富悬殊的现象,人均收入的提升,其实也只不过是有钱人更有钱,穷人继续穷下去的大马常态而已。

Mydeposit计划,就是一场政治秀。秀出的是,政府在公共政策上的无所作为,及派钱政策的短视。

 

Advertisements

2016/4/23随便写:对母校中学,我已陌生

https://scontent-sin1-1.xx.fbcdn.net/hphotos-xpa1/v/t1.0-9/13043772_10154016305552400_3990987440471910525_n.jpg?oh=e945d67659c36a8aeda37ac5fed9fa8f&oe=57BEB6B6

 

前几天訪母校。让位给新建大楼的凤凰木,无声地存在。

或怪罪政府不拨地,不拨款,也可说让位给建设与发展是旧时代产物的命运

但我总会莫名的哀伤。

集体的记忆从此消失了,那种失落不是匆匆路人可以体会。

到访外宾待遇甚佳,或董总或母校銮中出钱出力。在各岗位严阵以待的学生,充满干劲的上下奔跑。

午餐时间我到二楼处用餐,为外来宾准备的餐点挺丰富,一旁还有几位同学,负责讲解黄姜饭的特色,还有几位同学负责收餐盘。服务周到,让我陷入沉思:这是一间民办学校,还是资金充沛的贵族学校

民办,未必要搞得自己穷酸。在稀缺的资金上,我更倾向把钱花在学校的主体:学生的身上。而非,那匆匆的陌生过路客。

崭新的建筑丛林,掩盖不了学术气氛的压抑。对母校中学,我已陌生。

凤凰木,不再,或许更好

https://fbcdn-photos-g-a.akamaihd.net/hphotos-ak-xft1/v/t1.0-0/s417x417/13051616_10154016305677400_2178624918432995108_n.jpg?oh=4f0c11c2a4145c6326937e12f4bfc3b6&oe=57AB0BA9&__gda__=1471040746_24f47e7a3152e07c6e6a6472d25f9074


2016/4/20随便写:中国升学展&发传单的领悟

IMG_20160420_222538

今天返母校銮中,助中国升学展。銮中没邀我,对大款的老大哥级我避都来不及,怎可能恭迎。另一母校暨南大学也有参展,我主动提出愿意从中协助。

也没干什么,就发发传单,和离我多多届的学弟妹闲谈聊。

不自觉毕业十年。当初的小伙子,如今头发稀疏不说,那心态是转变的利害。当初的我也没想到自己变得这个儿模样。

犹记中学时的梦想,无非是耕几亩田,和妻子养几个胖娃娃,就此度这一生。结果辗转至此,思维的逐渐敏锐,对事物的看法趋向深层次理解,而非简单的概括,始料未及自己今天竟长成这个模样。

我以为我会耕几亩地,然后长时间呆在家教小孩读书写字。现单身不说,还老往外跑。六月将至,三周的西安单飞游又要开始啦。

我还真的不晓得自己要干嘛。
或许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选择出走。

今天在銮中,派传单也派得挺有心得。
凡经过的同学,若你和正对眼,一微笑,把传单送到他面前,他基本上都收下。从发传单的效率来说,这ok了。但从销售角度理解,传单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让对方/顾客获得传单上的信息资讯,进而在双方同意下完成一笔交易:你给钱,你提供你商品/服务。

这就涉及到筛选过程。不少学生拿了一大叠升学目录,传单,大学介绍简章等等等。打死我都不相信他们会看。最好笑的是我偷听到一最真诚的学生悄悄话“诶,你看那个香港中文大学,名字很好听一下咧”

在十几二十家的大学,你如何在众多学校中选取你要的大学呢?倘若学费不是问题,名字取得好一点的大学,可能真的占优。像中国有家建筑公司,叫鲁班,我在中国念书的时候,教授就说,这家公司就一般,但名字取得好,容易记,所以大家都记得他。

另一间香港的x大学采取不一样策略,放一老外做门面。

我在上海工作的友人曾谈起洋人在中国工作,虽然工作量差不多,但他们领的薪资可以是当地人的一倍。若公司里有个金发白皮洋人坐镇,说真,上门的顾客看了或许真的觉得这间公司应该是达至跨国集团类别。

许多学生就被老外吸引过去了。如果这间大学下回找个洋妞,我看其他大学的招生情况应该挂零。

在不清楚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的时候,姿色,是判断此药好坏的唯一线索。

之后我就和辅导处派来的小妹闲聊:如果把大学里毕业的名人都搬出来,是不是学生都被骗上门了?

假设范冰冰,胡歌都毕业于暨南大学,我把他们都搬出来,做个一比一比例的人形板,那会不会真的有学生就因此报考暨南大学呢?

可能不会,但这会让有留意的学生留下深刻印象:因为是范冰冰,不是阿猫阿狗

这其实和大学的本质有差。第一,范冰冰胡歌念过的学校,你去念, 你未必会成为范冰冰或胡歌。很可能大学教育对范冰冰和胡歌今日的地位和名气只有很小一部分的影响。

第二,挑学校,是要看学校的教学质量,校园环境,以及学费等事宜,靠一两个明星充场,在学校里教书的又不是胡歌或范冰冰,基本上这间大学的教育素质可以和之前有无明星就读无关。

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如果今天谈起二战罪犯希特勒在xx德国大学就读,你大概不会想去念这样的学校。或因为移情作用:我们喜欢或欣赏一个人,而他所触及的事物,就会莫名其妙地蒙上一层梦幻的面纱。

回想当初莫名其妙踏入广州上学。那莫名其妙,还真的妙得可以。

为什么我就没上一间胡歌或范冰冰上的大学呢?

如果我在范冰冰或胡歌念的学校里上学,我土木工程的理论知识会更牢固?

神经病XD


the kid from the big apple(2016) 我来自纽约 影评:合家观赏,流畅度不足,诚意有余

IMG_20160416_224604

 

内容简介:纽约女孩sarah到马来西亚的外公家住。

纽约小女sarah在德士抵目的地后,被设计师母亲要求下车。sarah操一口流利美语大呼要回美国纽约。母亲坚持她要留在外公家里,住一段时间。

没打闹,痛哭,趴在地上要求母亲别走,sarah更像个成人,而非上小学的小孩。也或,在纽约长大的sarah已养成独立个性。

宣萱饰演的设计师母亲,尴尬和父亲,sarah的外公碰面后,把sarah交付给他,就直走了。狄龙饰演的外公,像苦口婆心的老丈人。以中医谋生的他,只晓中文,和愤愤不平只说英语的sarah鸡同鸭讲。

隔了一代的两人在同一屋檐下,一在沙发上吃着包装薯片,另一在餐桌上吃着捧碗吃白米饭。一瞪着手机的微信app,忙着和母亲闲聊,另一正经八百地坐在餐桌前,夹起白斩鸡,下咽后,抓起鸡脚凤爪,啃得开心。

“hahahaha”sarah肆无忌惮地大笑,操着英语说,你这个怪家伙吃些怪东西,哈哈哈

导演兼编剧张爵西,置了这么一个场景,让隔了一代的爷孙俩人,在不同文化背景成长的基础上,碰钉。用自我文化否定其他文化是容易的,难处在如何觉察两者的区别,并从中认识自己与他者之别,追寻源头。

隔了一代的爷孙,代表着两种文化。西方的放,东方的敛。

外公在sarah身上加上诸多传统枷锁,如筷子的握法,汤圆的吃法等等,守着传统,那看似古得可以的外公,心里却挤满着对孩子的爱:唤邻居小胖子,帮忙录了一段视频交待身后事,还提到购了一间新房子做孙女sarah未来的安乐窝。

像我爸妈,不说我爱你,但我知道他们是爱我的。也正如我没对他们亲口说我爱你,但他们也知道我是爱他们的。

sarah在返美前,着急地抱着外公痛哭说:如果你跌倒怎么办,如果你生病了怎么办,如果没人照顾你怎么办

这都是爱。一个隐,另个显。

庆祝农历新年与圣诞佳节也互作对比,但其间添加过多的笑点,破坏了不多的严肃,让这些中西冲突的例子,没法在爷孙俩引起破坏力大的矛盾。反倒多一份和气,有点“多庆祝一个节日,也挺好的”的马来西亚过节方式—-找机会放假休息,找机会庆祝开party

中西的冲突文化被过多的和谐,幽默,变质的中西传统,就成观众眼底下的笑料。而背后的严肃意义,被和缓和谐和解了。我想这是电影剧本优秀,但执导能力有待跟进的缘由。(也有可能那些暴发户赞助商指导导演如何导戏,这些有钱的大款就是不知所谓地干涉创作,有钱儿,就了不起。不过。。。这是真的。。。)

小胖,小呆,短发妹把电影带入儿童剧场。像周六日早晨九点开始至下午一点电视机里播放的儿童卡通综艺节目。ivy姐姐角色的出现很突兀,如不小心闯入片厂的路人乙。谈及的小天地更突兀,我还以为是为一个名叫小天地的游乐园做广告。

或导演儿时嬉戏的隐秘地,就叫小天地。

想起小时候我和两个小朋友在沟渠旁的小巷打羽球,我常追着掉入沟渠随污水漂流的羽毛球。羽毛球被捡起来以后,味道不好闻,但,我们还是乐呵呵地打着特别有味儿的羽毛球。那地方,是我小的时候的小天地。

ivy突兀出现,又口口声声念着小天地的好,像mamak档突然出现一位穿晚礼服的金发法国妹向马来大叔问说:could u show me the menu?

而ivy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熟悉的陌生人格调,让节奏不畅的电影更添顿点,像一部跑车驶在布满坑洞的马路上,不得不放慢速度,就违和了。导演可考虑加重ivy角色重要性,不然就干脆不要,把她删了,为电影留多一些空间。

突发性的灾难

爷孙俩突然换上整齐衣服,画面色调突然从暖变冷,爷孙俩人突然就骑着单车在一湖边开心欢乐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外公,这里很好耶”
“喜欢吗”
“外公,如果没有买这里的房子,我们可以进来骑脚车吗?”
“那我们就买吧”

整整几十秒钟的广告,以完全不协调不搭调,像一莽撞的大汉把一头可爱的羊咩咩给X了一样,马星地产用低素质劣制的手法,把一段几十秒的广告直接插入电影里。直接上演马星强暴电影的A片剧场。

mahsing group马星集团,用几十秒钟毁了一部电影。我这部电影以及所有本土电影感到悲哀,难过。

在此默哀三秒钟。。。1,2,3,继续XD

宣萱与狄龙的对戏,虽然两人说起普通话有些变扭,但演技上佳的两人交出不错的亲情戏码。回忆片段里的两人留着长发有点怪之外,无可挑剔。小孩的对戏,基本以儿童剧呈现,欢乐惹笑,一家老小喜欢的格调。当这两者在电影不同时间占居主导地位时,就有些违和。我想部分观众给予劣评的原因在于,电影《我来自纽约》的整体性较逊色。

十分给六分半,本土电影,支持一下吧。适合合家观赏。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我来自纽约(baidu/imbd/douban/开眼电影/facebook

导演: 张爵西(facebook/漫画link
编剧: 张爵西
监制: 潘大年,徐若瑄
主演: 狄龙 / 宣萱 / 陈沁霖 fb/ 陈智深 fb
类型: 剧情 / 家庭
制片国家/地区: 马来西亚
出品公司:    三人行电影工作室
语言: 粤语 /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6-03-10(马来西亚)
片长: 120分钟
又名: The Kid from The Big Apple

推荐阅读

“沁霖第一次來見我時,一眼我就定了她是Sarah。酷酷的,有點傲慢但又像是腼腆,十分文靜但聽她說故事人物又滔滔不絕,英語說得非常白但完全不扭捏,她一笑起來。。喔,她眼睛都笑了!”————张爵西jess teong谈纽约孙女sarah facebook link

“一開始,狄龍大哥不是我筆下的公公阿根,因為狄龍在我記憶和印象中是個大俠, 大佬, 影帝。《林鐵根》卻是個古板固執,思想封建的孤獨老人。在2012亞太影展看見龍哥,他神情威武,氣概非凡,嚴肅且不拘言笑的坐在貴賓廳沙發上,我的心跳 加速,“我的阿根,就是這樣的!”。”———-张爵西jess teong谈男主角狄龙 facebook link

“徐若瑄表示第一次看到剧本就很喜欢,「这个题材幽默又温暖,给社会带来更 多正面力量,我觉得是现在社会很需要的。」看了剧本后,她觉得编剧一定是一位内心温暖的人,而在和张爵西碰面后,她说:「导演美丽又有才华,而且觉得她对 电影很诚恳,又很用心,接触到这个故事,认识导演都是很有缘份的事,在这份感动下,决定支持并参与这部动人的电影。」

刚升格为人母的她,看完电影后,感触更深刻,「未来我会找机会让我的孩子 和爷爷奶奶、阿公阿妈等长辈一起来看这部电影,我觉得这电影可以让孩子们成长,更可以让长辈了解现在的孩子们在想什么,『老幼代沟』确实是现代很多家庭都 有的问题,这部电影告诉我们,爱是可以跨越这些鸿沟,我非常喜欢这样的题材。」”———-baidu《我来自纽约》剧本幽默温暖, 徐若瑄首任监制盼电影感动全世界
btw,狄龍不知道什麼是麥當勞這件事真的讓我無法過得去,還有狄龍、林家冰以及眾多演員的捲舌音也是,讓人疑惑這些人究竟身在何處。我的感覺是:你來自紐約,但是你去了哪裡?然而,《我來自紐約》絕對不是爛片,甚至可以說是好的,只是我不喜歡。“——-插班电影人facebook link

“《我來自紐約》亦是首部在該頒獎典禮上,以橫掃之姿奪獎的大馬電影。”——-中国报 link大馬電影《我來自紐約》 澳門橫掃4獎

youtube link电影我来自纽约于澳门得奖片段

**推荐cari forum<【2016年3月10日】我來自紐約 狄龍/ 宣萱/ 陳沁霖/ 陳智深>—-(除了看众人恶评好评外,还有许多其他资料,挺长的)

youtube 《我来自纽约》幕后花絮

youtube Bell宇田 – 小天地 【我来自纽约】电影主题曲 歌词版

google link《纽约为什么叫big apple》

 


2016/4/16 :大柔佛标题《街头流浪者计时弹?》

https://scontent-sit4-1.xx.fbcdn.net/hphotos-xpt1/v/t1.0-9/13010645_981716995258188_8167569698169032124_n.jpg?oh=409c29b22d94e7448b17ea50e01cd454&oe=5774B9AE

photo facebook link https://goo.gl/ouum6S

我觉得他们是人,不是计时炸弹

为了愉悦消费者而增加看报体验,可以有多个方面

而其中娱乐大众,夸大事情的卖点是一个

被抓来娱乐戏弄的对象,如果可以 请排除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我相信人人平等 社会应该更公正公平对待每一个人。我相信 所有我愿意从我口里检讨我对他人的人身攻击。我想剔除嘴里脑里对他人的歧视。报章媒体的存在,除了监督公权力 维护三权分立,应该也有维持社会的正义的责任

我想 或许报章也受民众监督舆论,所以才打着“街头流浪汉 计时弹?”这样的疑问标题。因为可以被记者辩驳:“我写这个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问而已”

在寻找拥有爆点新闻价值的社会事件,考虑着如何放大炒作,同时也伺机推卸责任

 

想起前不久日本的一则新闻,东京筑地市场卖出一条毒鱼。

原文:“日本東京築地魚市場本周二賣出一條毒魚「玫瑰紅斑」( Variola Louti)令東京沸沸揚揚地追蹤騷動,終於在周三(4月13日)下午獲得東京中央區一中華料理店報稱買下該魚並提供給6名消費者,但6人並沒感到中毒症狀後,終於暫時落下帷幕。”

“毒魚案說明,忙亂表象中仍有東京都政府管理食品安全細緻至一條魚的責任感;有傳媒固執追求食品安全的使命感;有市民高度重視食品安全的意識和不乘機詐取賠償的是非觀。”—————<BBC特寫:看日本如何對待食安:一條毒魚引發東京全城通緝>link
我们期待的社会 好像应该是人人负责任 共建一个更好的社会

难道不是吗?

 

大学毕业后,离开校园的简单,步入社会的复杂。最不能明了的是 报章上政客们充满歧视的言论为何没得到对付。再之后赵明福冤死,蒙古女郎被炸,到印度裔大马人频频在扣留所暴毙,社会充满着暴力血腥,但我们似乎很有默契地翻看娱乐版及万字摇珠号码

或已麻木或已选择忽略。我们的视野就停留住家篱笆内,那块我们用二三十年贷款购得的土地及土地上的楼房

篱笆外的马路,可以是洞洞补补,沟渠可以阻塞,大水沟旁的栏杆可以生锈破损一腿就倒。我们驾着车,躲着公路上的坑洞,享受着空调冷气,听着电台的流行歌曲。一下车,就觉得好热好热。

我们从一个自家的封闭空间,躲入车内的封闭空间,再到上班的公司———又一封闭空间。手机上网浏览似乎能增广视野,但app个性化的选择,让你爱看的新闻才pop出来,没兴趣的新闻则隐蔽之

活在自己小确幸。结果,我们连底线也失去了。那就是身为“人”,我们应当享有予人尊重,受人尊重的平等价值观。大马人冷血,不是说着玩闹的。最无奈的是 我们无法看清自己的残忍,视性命为无物。

“他又不是我的亲人朋友,关我什么事?”我似乎可以听到有人这么回答

大柔佛Facebook link
https://fbcdn-photos-e-a.akamaihd.net/hphotos-ak-xat1/v/t1.0-0/p235x165/13012711_981717091924845_5510235860119158404_n.jpg?oh=555215fec0ef4259839054a8f654d51b&oe=57B5A165&__gda__=1471697945_c6bf0d52c4b5d68c4e50191e1603378e

 


2016/4/16阅读随笔:华夏地理2014年2月份

https://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xpf1/v/t1.0-9/13006655_10154004728442400_8066967162463194516_n.jpg?oh=729c54859a8886e5c6a51b6daab15042&oe=577FD544&__gda__=1471871547_665eb240aa6f4663a3474563f4bc99eb

https://scontent-sit4-1.xx.fbcdn.net/hphotos-xpt1/v/t1.0-9/13015449_10154004728502400_5295020600683891961_n.jpg?oh=59407b38b13fe149005ffe88c25bedc9&oe=57B193E7

https://scontent-sit4-1.xx.fbcdn.net/hphotos-xtf1/v/t1.0-9/12993625_10154004728567400_3539535819337548264_n.jpg?oh=7471038d973e1aeeec0b51a861ae36d8&oe=57B2FF5C

facebook link   https://goo.gl/OaU2Q7

最近碰一旅人,来自台湾。闲聊下,那句句围绕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的生活的话题,让我缓下脚步,静思南洋过客的身份

前阵子在北京和一司机交谈,论及下南洋谋生的中国南部人,给出了对应的北方人闯关东。没得吃,就跑呗

上一代的风尘仆仆,落脚南洋,怀着返故乡的心愿扎根于南洋群岛的土壤上。在这片土地上成长的这一世代,更多的把自己的未来和这片土地联系在一起。但国内就 业机会稀薄,相比彼岸的高汇率新加坡,在面对高物价高通膨以及国内政府政策的三心二意,华裔能保障自己的,就只能靠 钱

每每经过新柔长堤,成群的电单车,步行越堤的过路客,排着长队伍候公共巴士的无表情者,那一个又一个的面容上,表述着多少的无奈,而其中又不乏佼佼者在新国职场上脱颖而出

有次从新加坡返马,过了长堤,转身看着涌入新加坡的大队伍人流,脑海浮现一个想法:在马来西亚工作薪资两千,但越过长堤,那收入或也是两千,但是新币。

汇率一叠加,那份量就厚重了

于是有了爱丽丝梦境的想象:只要忍着度过那排队出入境的郁闷,手里的钞票就翻几倍了

但可怕的也是,兑换的不只是排队入境的郁闷,还有买不回来的时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只好挑一样

 

图片来自国家地理杂志-华夏地理2014年2月份,标题是梁文道大马访谈录

言辞中有不屑有不满的大马人,或许是少数,也可能是多数。我们有各自的局限,视野的大小以及成长环境奠定的价值观基础,影响我们看事情所处的原点角度

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心酸血泪的故事
只是不说罢了。但愿同理心,可以让我们看得豁达体谅他人多一点

祝周六愉快

好奇一问:你怎么看待新马两地?
而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感觉 又如何?
若你在新加坡工作,你会留在新加坡吗?
你若离开新加坡返马,那又为何呢?

新马国界看似模糊,但又张扬的可怕。那凌晨五六点在关卡入境的人龙,拿着一本本马国护照,过了关卡抵彼岸工作。入夜,返马。刷牙洗脸睡觉,隔天天未央,起床。拿着马国护照,在人龙里,等着过关。

出入境如此频密。以至于,国界,逐渐模糊。或许新马,只是一个是工作的地方,一个是入夜就寝的地方。

我想,确实是这样

你怎么看?


随便写2016/4/14:北京机场 & 空调遥控器

 

意外访北京。贵为当下中国大陆权力政治中心,历史朝代元明清的易主更迭,北京,不容忽视的崛起国度 中国的首府。

其实我并不向往之。像其他国的首都,皆忙着掩饰骨子里匮乏的低俗模样。不爱国家首都,因为遮丑行径太强烈,失真的东西我不喜欢。

这回意外访北,来自一友人建议。她上北寻旧情,或续弦或不续,我不晓得,但乘这机会到平时不恋也不想去的地方,其实也挺好。意外,可以带来点惊喜。

准备功夫不足,随手定了酒店机票,就待那日临至,坐六七小时的亚航,到陈升歌曲里的那个one night in北京

抵达北京是凌晨一点。虽预定了房,但外地事儿,难保他不见我踪影,就转手租给别人了。一如我过往的计算:最坏的结果如何?

不就睡机场呗

出了机场大门,找了德士,一问价钱。三百,一百,到七十。我就找机场的服务员诉苦,她就说太过分了,你上网举报那德士司机去。

这是中国人特性之一,不事解决问题,给你些无关痛痒的说法,转移你问题的焦点。

调高价格的德士司机大有人在,防也防不了,我只好回到机场处,看看有无善心人给我搭顺风车。酒店离机场大概一两公里,但一定要上高速道,人不准步行在高速道上。

一个上身穿着tenaga外套的中年男子被我盯上。我一说:hi,你好,你马来西亚来的吧

呵呵,在国内我都不理人,自个儿有难的时候,表情情绪就特亲切。

对方一见生人,心就怯,小心翼翼地说:你好。。。

似乎气息已断。我知道碰上钉子了。

不久又来了一批人。诶,这不就是让我和他换座位的马来西亚人吗

他一句:刚才你帮了我,现在我帮你咯

我就上了他的小巴士了。后心想:若当下我没帮他,他可能就不帮我了

 

从熟悉的环境出走,让新鲜的事物,激荡自己倦怠的心跳。一件事,一句话,都值得令人沉思。

帮,原来是在互益的基础上建立。交换利益,以“帮”作美化,有点伪。还有点伤人,因为真实太令人感到可怕了。

 

入住酒店已凌晨一点半。我办了手续,交了押金,就入房梳洗。

一些看起来间的事儿,关键的时候,显得复杂,麻烦。冷气空调的遥控器,不见了。我那房刚好没窗。心想:看来今晚就要窒息毙命在这房里了,呵呵

我走到柜台,向小伙儿管理员问:房里没遥控器

他回答没房了,只有这一间。

我问:能借我一个遥控器吗?

他回:等等我找找。诶,有,你拿去试试看

呵呵,不同牌子阿。当然,就用不上啦,呵呵

我开始调整房门的角度,并在门后置了一橱柜,心想:让空气流通,又不想让贼进来吓唬我,只有让门缝窄到人进步去才行。

探头探脑瞎搅和一阵,还是不行。门缝大了,贼进,门缝小了,空气不流通。mmm….还是找隔壁房借好了。凌晨两点,我敲门被揍的机率,应该相当高。巧,一群老外入住。小伙子服务员应付的有些紧张,舌头都打结了。

呵呵,俺的英文水平,可是有小学三四年级的程度阿。

但,够用了!

小伙子服务员逃过一劫,赶紧说,诶,等会儿我跟你换个房

我乐得大笑,没关系,我跟老外借空调遥控器就得了,不用换房了

老外疲态皆露,没友善的笑容,想是这几天闹得不愉快,也或许凌晨一两点已经是就寝的时分了。

我借了遥控器,嘟嘟两声,看着冷气机缓缓吐气,我终于知道每一个细小的事情,都可以是关键!

 

幸福是什么?!

当我失去冷气遥控器,被迫拆开冷气机寻找启动按钮,却没一丝成果。

当我找不到内置的启动按钮,我被迫对着房门和橱柜思考: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通风,又不让小贼入内

当我终于认清门缝通风法不是个好办法时,我回到寻找遥控器的路上

终于,让我看见了一群老外。而老外的房里有同牌子冷气机的遥控器

当冷风缓缓划过我的面孔,我觉得,好幸福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