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1 社论:对一盘四百多令吉鸡饭的沉思

https://scontent-sin1-1.xx.fbcdn.net/hphotos-xla1/v/t1.0-9/12931043_970692849693936_848764940473311522_n.jpg?oh=38883073277ec76750ee996fcfa66e96&oe=577C0FBB

星洲日报website link《16人吃雞飯418令吉‧網民驚呼“進了黑店”》

照片LINK

 

不禁提出一个疑问:卖贵,有错吗?

问一律师朋友,若一摊主在同样一件商品上卖你的价钱,比卖别人贵,那摊主有错。可能涉及欺诈,歧视等法律条文,视现场情况而定。

若商家所卖物品,一律统一价格,那他错在哪儿呢?

或许在道德上,你能指责他贪婪,贪得无厌,但在法律上,他并不违法。

我们受不了一家高价鸡饭,却可以忍受星巴克的十几元咖啡。我们嫌邻里茶餐室的黑咖啡起价,却视电影院一瓶三四元的矿泉水为正常现象。我们为一毛两毛高涨物价愤愤不平,我们却计划买下一部七八万分期付款的车子。

在大马,我常处在忍受怪异现象,不管是政府政客,还是大马民众。

先谈贸消部查四百元鸡饭的事儿。

我并不觉贸消部有权利调查,除非鸡饭业主只针对这群人调高价格。而鸡饭也非政府定价的统制品,贸消部若要彻查鸡饭到底有没卖贵,那贸消部就必须为鸡饭定一个价格,如果鸡饭售价高于这个价格,那就是卖贵了。问题的关键就是:如何定一个合理价?

根据食材,店祖,人力,手艺相加估算价格?

手艺怎么计算合理价?可能这是我爸的爸的爸传下来的食神刀法,一盘鸡饭的售价就是三十元,要嘛你进门,要嘛你就走开。

所以食客很可能未清楚价格就跨门入店。点了好些饭菜,买单时,就愣了。可能之后就致电贸消部,做了投诉。

而贸消部也只能确认鸡饭业主,是否刻意调高售价,若业主平时都按高价位售鸡,那贸消部岂能有资格根据“食材,店祖,人力,手艺”估算一盘鸡饭的合理价呢?

贸消部针对的只是刻意调高售价的商家,而无资格要求商家调低商品价格。

而一马商店,一马食品等等,以政府为后台的商业手段,在我看就是破坏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原则。而一马商店还享有政府以国库支出津贴(据2012年的数据提供是一间五百多万),这直接让一马商店在自由市场竞争中,享有更高的优势。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马商店说穿了也只是另一个利惠朋党的分钱计划,我也没见着一马商店里的东西啥便宜了。

从更大的一个层面上理解,国阵政府正不断通过公权力打开更多的财汇路,例如一马房屋。国阵政府利用公权力打破自由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以政治权力及国库白银,在一片又一片的土地上盖起一区又一区的居住单位。国阵以较低廉的价格向民众出售居住单位,而又从国库中以惠民的名义提出资金,让朋党分包建筑工程项目,利惠朋党,看似一举两得,其实是在国家连年财政赤字上划多一道伤口,在官僚朋党中养肥更多的政权支持者。

近来报章似乎受政府指示,频频追报民间买贵新闻。

当二十多亿捐款变成四五十亿

当外劳人头税增至一倍

当政府为搜刮民脂民膏而启开的苛捐杂税陆续有来

报章媒体围绕着一盘四百多元的鸡饭转,这不是愚民愚智,是什么?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2016/4/1 社论:对一盘四百多令吉鸡饭的沉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