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16阅读随笔:华夏地理2014年2月份

https://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xpf1/v/t1.0-9/13006655_10154004728442400_8066967162463194516_n.jpg?oh=729c54859a8886e5c6a51b6daab15042&oe=577FD544&__gda__=1471871547_665eb240aa6f4663a3474563f4bc99eb

https://scontent-sit4-1.xx.fbcdn.net/hphotos-xpt1/v/t1.0-9/13015449_10154004728502400_5295020600683891961_n.jpg?oh=59407b38b13fe149005ffe88c25bedc9&oe=57B193E7

https://scontent-sit4-1.xx.fbcdn.net/hphotos-xtf1/v/t1.0-9/12993625_10154004728567400_3539535819337548264_n.jpg?oh=7471038d973e1aeeec0b51a861ae36d8&oe=57B2FF5C

facebook link   https://goo.gl/OaU2Q7

最近碰一旅人,来自台湾。闲聊下,那句句围绕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的生活的话题,让我缓下脚步,静思南洋过客的身份

前阵子在北京和一司机交谈,论及下南洋谋生的中国南部人,给出了对应的北方人闯关东。没得吃,就跑呗

上一代的风尘仆仆,落脚南洋,怀着返故乡的心愿扎根于南洋群岛的土壤上。在这片土地上成长的这一世代,更多的把自己的未来和这片土地联系在一起。但国内就 业机会稀薄,相比彼岸的高汇率新加坡,在面对高物价高通膨以及国内政府政策的三心二意,华裔能保障自己的,就只能靠 钱

每每经过新柔长堤,成群的电单车,步行越堤的过路客,排着长队伍候公共巴士的无表情者,那一个又一个的面容上,表述着多少的无奈,而其中又不乏佼佼者在新国职场上脱颖而出

有次从新加坡返马,过了长堤,转身看着涌入新加坡的大队伍人流,脑海浮现一个想法:在马来西亚工作薪资两千,但越过长堤,那收入或也是两千,但是新币。

汇率一叠加,那份量就厚重了

于是有了爱丽丝梦境的想象:只要忍着度过那排队出入境的郁闷,手里的钞票就翻几倍了

但可怕的也是,兑换的不只是排队入境的郁闷,还有买不回来的时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只好挑一样

 

图片来自国家地理杂志-华夏地理2014年2月份,标题是梁文道大马访谈录

言辞中有不屑有不满的大马人,或许是少数,也可能是多数。我们有各自的局限,视野的大小以及成长环境奠定的价值观基础,影响我们看事情所处的原点角度

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心酸血泪的故事
只是不说罢了。但愿同理心,可以让我们看得豁达体谅他人多一点

祝周六愉快

好奇一问:你怎么看待新马两地?
而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感觉 又如何?
若你在新加坡工作,你会留在新加坡吗?
你若离开新加坡返马,那又为何呢?

新马国界看似模糊,但又张扬的可怕。那凌晨五六点在关卡入境的人龙,拿着一本本马国护照,过了关卡抵彼岸工作。入夜,返马。刷牙洗脸睡觉,隔天天未央,起床。拿着马国护照,在人龙里,等着过关。

出入境如此频密。以至于,国界,逐渐模糊。或许新马,只是一个是工作的地方,一个是入夜就寝的地方。

我想,确实是这样

你怎么看?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