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6

随便写2016/5/31: 挪威的森林 pg212

https://scontent-sin1-1.xx.fbcdn.net/v/t1.0-9/13335968_10154089023617400_5602574431573234832_n.jpg?oh=779ac3eb7f56a4122c74dd4bc60bfe01&oe=57C899F6

 

挪威的森林 pg212

“为了避雨而聚在鸟舍的后方静悄悄地互相紧靠着身子“

渡边到访直子住的地方。那是一处森林,医务人员看似比病人更有点像病患的疗养院。

似乎正常和不正常,在每一个人身上综合地体现着。我觉得我不正常的部分在于,我偶尔会一个人说话,自言自语。之所以觉得不正常,是因为周遭都没人这么做。

像我觉得炫富,撒谎在我的世界观是不正常,但因为周遭都在贯彻这样的行为,我多少明白了,占多人一边的行径,就是正常。反之,就不正常。

我蛮排斥流传的成功学和正能量。成功学和正能量,被网传后,被表面化简化。这是不喜欢的地方,因为大家只想看到成功学和正能量好的一面。

因为大部分人喜欢,所以成功学和正能量变形了。

站在成功的对立一面的是失败。如果我那天有机会写篇文,我真想写一篇叫“我是怎样失败”的文章。

成功,似乎带着积极,开心,愉快的氛围,而失败似乎就表露着痛苦,难过的情绪。

面对失败的方法,就是期待成功。让成功消除失败所带来的不愉。

我不觉得这样是唯一的解。记得有次在旅行途中迷路,在一个山区。我就想死了死了,这次怎么办。于是开始认真看小径上的各类粪便。

粪便的大小,应该和动物的体积成正比。于是我就东看西看,像寻宝似的找粪便。

我猜,我可能今晚要露宿山里了至少,没有大猛兽来访,我可以睡得好一点。我当时是这样想。

但脑筋一转:操,如果我发现了一坨大粪便,那我还要露宿山里路,那我怎么睡啊?

于是我就呵呵呵地自笑了三声:呵呵呵,死定了,呵呵

心,反倒平复下来,继续在山里探路。

如果换作表面正能量和表面成功学,就不停地呐喊加油,不停地说:你可以的,你是可以的!

情绪high了一下,对当下可能也没用。

渡边和直子还有直子室友三人晨早到鸟舍喂食。雨落,“为了避雨而聚在鸟舍的后方静悄悄地互相紧靠着身子“。

人与人,在害怕的时候,能聚在后方静悄悄地互相紧靠身子。比叫我上进努力就会脱逃险境,管用的多。

道理,大家都懂。通过传唱,大家似乎更能确信自己所相信的是正确的。

可能 这是我不正常的地方吧。虽然 我看周遭 都或多或少存在着歪斜。

写多了,祝你心情愉快XD

Advertisements

2016/5/26随便写:读 挪威森林–歪斜

13239214_10154077204132400_762138281766462568_n.jpg (540×960)

 

“不是为了矫正歪斜,而是为了适应歪斜”

被要求和群体一致,一样的行为,价值观,渐渐面容也相仿。个人被群体掩盖,像一群蚂蚁里,我们看到的是同样形状颜色大小的蚂蚁群,而不是单个单个的蚂蚁。

不想给其他人添麻烦的想法,加重了意图矫正歪斜的内心负担。

直子是这样,像我们生活中的一些人一样。不接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或和社会主流形象不一的自己。

矫正,听起来就很痛。于是,一些人聪明地选择伪装,表面说一套,暗地里做一套。因为老实地言行合一可能会遭致社会舆论排挤,所以用最轻,简单的方法让自己和社会都在不矫正自身下,活下去

一些人就不行。他觉得行为和想法必须一致,那些好的想法,价值观,让他在这个强调伪装的社会,选择沦陷,沦陷自我。

大学毕业十年,因为不久要去广州参加同学聚会,所以才想起来。经历了好一些事,不晓得有没有大不了,因为在我身上发生的,未必会在你身上发生。而看来是大事的事,在别人眼中可能也渺小。但我是经历了好一些,才渐渐成为现今的自己。渐渐适应自己,适应自己的歪斜。

从我看到的世界里,歪斜,是每个人的特征。因为经历事件的不同,每个人对每件事就可能出现不同的看法。

和其他人不一样,如果是歪斜

那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歪斜 吧

只是他知道 或者不知道 或者 假装不知道
这样而已

但 那些愿意承受“不想麻烦别人”的内心负担的老实家伙
我想保护这些人
多么老实的家伙阿


随便写2016/5/21: 喜筵

又一场婚礼

像时间逼着我们成长。周遭环境,是一个客观指标。带出你还未婚的信息。这意味着,未婚也没有女友的我,就必须专注做点什么。时间,似乎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显珍贵。哪怕小时候的一分钟一小时一天,都和长大后的一分钟小时候一天时长一致。变化的是心态。

在饥肠辘辘的晚宴开始前一小时半,似乎在汽水和啤酒饮料之间作选择:挑哪个好呢?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喜帖上的开席时间永远不能准时。似乎在喜帖上说些谎话,是可以被原谅的。但也因为大家都在喜帖上虚报开席时间,不知觉就成了潜规则,在喜帖上撒小谎达成共识。坐在位子上看着被填满的酒杯,我心里挂念着炒饭和炒米粉。可以的话,我还想加个煎蛋,最好淋点酱油胡椒粉作调味。抿一口冒气泡的啤酒,阿,由衷地叹一声:好饿阿

宴席开始前,新娘新郎必从正门入内,走过红地毯,到台上接吻或说些感谢语。

第一道菜,上桌了。

大概第三第四道菜,换了套服装的新娘新郎,重新经过正门,走过红地毯,又到台上应主持人要求,作些敬酒的惯例行为。

不喜欢喜筵的原因是,喜筵的本质,在我肤浅地看,就是等吃饭。其二,就是可以看到很多穿着漂亮的男生女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综合上述两点,喜筵,应该就是穿得漂亮得体的男生女士们,在一张圆桌子上共享用七八道美食。

我一友人谈起他的喜筵经历。他说,当时你看到几十张桌子都坐着你的亲朋好友,就觉得很热闹,也很开心:怎么到处都是熟人

对一场饭局,或许,我说的太多了。

祝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新婚快乐

但,不由得我说,快乐不快乐,是他们的事吧。我插手不了

我写多了,大家晚安。


随便写2016/5/20:阅读 挪威的森林 – 都走了

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xlf1/v/t1.0-9/13239034_10154065442142400_159017953723227840_n.jpg?oh=f6d87724abf974b5d0be3a52c0d4fce6&oe=57D0DC74&__gda__=1470074607_6e4767cbd45e902b9c9ed7c77ccbe6b3

kizuka离开前和渡边打了一场桌球。直子,消失了。像把回荡在峡谷中的声音,我知道她在远,却见不着她。

室友突击队退学。

记得小时候搬家,我对着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道别,因为他们跟不了我去新的家。那扇推开关上就会发出哑哑声音的门,那灼热年老的钨丝灯,那被摸得光亮周遭却被氧化变黄的电流开关,那转两圈就发出嘚嘚声的三叶风扇。

不知怎么就哭了。鼻涕眼泪都混一起从脸颊上成滩地滑落下来。

我怕生。但更怕那份熟络感,不再出现,不再相见。

知道它们活得好好的,心里就有份感激。也不敢多想,因为谁知道它们过得怎么样

而 人 是最难被忘记,想要忘,偏偏他就跟你一辈子。

晨读挪威的森林,kizuka,直子,突击队,消失了,不在了。

搞到清早的我,好像喝酒,大哭一场。


随便写2016/5/18 : 人生态度,令人煎熬

工作占据我活着的大半时间。曾惹笑朋友说,我进入公司有八九年,假如把加班时间计入,我的工作经验应该有十一二年。

有那么段时间,加班,纯粹就为了加班费,为了钱,为了多几个银两。养成了这么个习惯,就是白天不做事,拖至晚上加班的时候才作。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两年,我渐发现,我不止耗损公司的金钱,也在消耗我的精力,我的时间。

前几年开始,我就选择不拿加班费。不是了不起,而是我想对得起我的人生。人生或长或短,我们最熟悉的未来生词就是明天,而恰恰明天可以是我们最陌生的日子。

因为不到那个时刻,你真的不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是什么。习惯按常理推断,周一至五,周六日,你干什么。但仔细一想,我碰上意外,或者意外砸到我头上的时候还真不少。在某种程度上,我想当短视。尤其朋友在买第二套房子,把更多的钱投资在十年信托等,对于钱,我相当短视。

谁知道十年后你在哪儿?

或许一个人惯了。按我现在活法,一个人生活是有可能的。既然不晓得未来如何,就恣意妄为地潇洒一回儿。若撒钱让我快活,那我就撒。个性使然,我是个吝啬鬼。但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个吝啬种,所以在为他人解囊的时候,我掏出内心看了一下: erm,他比你需要钱,他得到这部手机,会比你快乐的多。

我按照自己的演算方式,用一个幸福总量的方式,去计算我的金钱得失:如果这小钱用在他身上,他会更快了,何乐不为?

因为是小钱,吝啬种的我,可以接受。若花在我身上,我想这就是大钱了。(丝毫没想掩饰自我的吝啬态度)

也因为精于计算和看重自我坦诚,我常矛盾。

像我工作了八九年的公司,我真不喜欢。一没鼓励他人向上的制度,二老板不坦诚,三工作气氛慵懒。

我的较真,一部分表现在我对工作的态度。我希望自己是个有工匠精神的在职者,我的作品必须好的,完整的,精细的。而我最喜欢的就是:关于“好”这是个无法定义,只有随着知识的积累而不断调高的评价。

这是证明我活下去的证据,我做人的原则。

我不是个好人,我希望自己是个好人,但我知道我不是。我不是个聪明人,但我一直希望自己能用勤奋和努力和刁钻的态度去琢磨每一件在我名字底下的作品。

在一间养老,听老板话的同事群里,我何止格格不入,简直是大妖怪。我二月提出辞呈,五月尾离开公司。老板和我耍太极,我真不喜欢这样不坦诚的人。但因为有一场大工程必须接手,所以我又丢了一张六月去西安的来回机票。

辞职,被挪后了。

哪怕公司不付我薪水,我还是会想干掉这位屡屡阻扰我去西安的大魔头。

不因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态度,这是原则。

我不想给人添麻烦
但,活在这样圈子,多一秒钟,我也觉得是在消耗我的生命。另个角度看,其实我很固执。我固执地不想放纵自己成为听老板话,慵懒的办工态度。

我为我的固执难过
也为我的固执感到骄傲

因为我他妈的还是我自己。我正走在成就更好的自己走去。眼下是短暂的,我要去的那个叫梦想的地方,那个被称作志业的理想,是我豁出这条命去拼搏的一大千世界。

人生态度,令人煎熬,但可喜的是,我有我的态度,我也尊敬我的态度。呼~


惊爆焦点 聚焦 Spotlight (2015) 影评:追查神父性侵孩童

 

https://i0.wp.com/www.impawards.com/2015/posters/spotlight_ver3.jpg

 

并没像预告片的煽情激荡。择平白叙述的方式,勾起更多反思。

我不觉得世界是黑白分明,这和我小时候老师告诉我的世界,是有别的。小时候认知的世界,就像无数个卡通片里的英雄与恶魔,不管在服装言语行为上都是截然不同。让小小的我轻易就分辨何者为善何者为恶。渐长大,善与恶就不似我想象中的单纯,更复杂了。像老师告诉我不能乱丢垃圾,但如果一个路人甲在我面前随地乱丢垃圾,那我该如何是好?

在一旁的路人乙的反应是我最好的参考答案:视而不见。

在我谈及恶的时候,似乎非要扯到大错大非上才是恶。小恶,能被视而不见,那大恶又有什么理由被别人看见呢?

电影《spotlight》以叙述的方式讲述一起教会包庇神父性侵犯儿童的丑闻。而可怕的是,神父性侵儿童已晋升为现象级的层次。这就不是教会里的最高神职人员对媒体的官方回答:这些神父只是少数,异类。

从利用惩罚力度阻止悲剧重演的角度理解,被投诉性侵的神父,只是暂时停职,或被调离该地,到另一个地方当神父。

教会对社区的贡献良多。设立幼儿园,补助养老基金等等等,教会不只是一间只属于精神领域的信仰机构,它所覆盖的范围是生活物质上的方方面面。当一户贫穷家庭的孩子被神父上下其手,而每个月教会所提供的捐助金却是这个家庭维持基本温饱的重要来源。似乎就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和谐。

哪怕,这是神父滥用职权。但似乎得到当事人的默许。

而间中,有部分家庭想反抗,想揭露神父的罪行。在教会势力庞大地笼罩着波斯顿这座城市,在经济利益及社会地位上被笼络成为教会一分子的精英阶层,共同构起这座任由神父恣意性侵儿童而无需得到惩罚的坚实堡垒

报社媒体,被赋予监督政府揭发不正义丑闻的报章媒体,也同样染上类似的病:视而不见的病。像醉酒的人不觉得自己醉。

由一位新上任的犹太籍美国人,要求spotlight栏目的记者团追查神父性侵孩童的事件,掀起了波斯顿惯罪的波澜。记者的崇高道德行为和律师的执业道德被重新被唤醒。

这在一个乌烟瘴气,华尔街搞出一堆的金融衍生品,投机石油铁矿等大宗交易品,世界经济持续凌乱,看不见滥发货币的前路是悬崖还是天堂的真实世界里。

回到职业道德,回到人性的光辉,回到崇高的价值观,或许才能稍微矫正已向利益及权势倾斜的社会态度。

剧中,一位神父向记者坦诚性侵的事实,脸上却不带任何羞耻。我心下振叹:恶的可怕在于,它不觉得自己是错的。陪着孩子荡秋千的父亲,儿时曾被神父性侵,那位同是被性侵的同性恋胖子,叫他们要带着什么信念活下去?

一部好电影。十分给八点八分。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936339_958091334313373_2594738210212586403_n.jpg?oh=809636b99f1a65ebd1a9d35cd8735593&oe=579C0E22

推荐阅读:

“Marty Baron was new to the paper, having just come to the Globe from the Miami Herald. After he learned that the judge had sealed the court records to prevent the personnel records of the priest from going public, Baron became determined to dig deeper and discover the truth. He launched an effort to go to the courts and get the records unsealed.”————–《The story behind the ‘Spotlight’ movie – The Boston Globe》—-有真实人物和电影人物照片比对

spotlight facebook

“《聚焦》没有刻意走渲染人物情感的道路,选择了客观呈现人物的状态,每个人都是无比的专注,一丝不苟,用大量严谨的事实陈述和访问对话,来呈现每个人面临的心里重压和坚定内心,就这样一步一步迎来胜利的曙光”——–如何拒绝上帝之手——北美新片《聚焦》漫谈 douban


随便写2016/5/12:浅谈 奇葩说第三季《有后代or没后代谁抢险》

https://i2.wp.com/c.hiphotos.baidu.com/baike/c0%3Dbaike272%2C5%2C5%2C272%2C90/sign=6ba544a53cc79f3d9becec62dbc8a674/38dbb6fd5266d016abbc9f72902bd40734fa35c6.jpg

奇葩说第3季-爱奇艺自制综艺-爱奇艺

 

奇葩说第三季-第十期 有后代or没后代谁抢险

题目是一个是有孩子家庭的有后东,另一个则是未婚男无后米,这两人都是核能科学家,实力相似的情况下,如果要派其中一人去维修已核泄漏的核电站,你会选择谁去?

此去必死无疑。

支持无后米去的反方先开口,说就两人能力而言,无后米比有后东优。因为家庭让有后东费时,无后米可能没家庭顾虑,全心投入到科学的研究中,无后米的工作能力可能就比有后东高了一点。

支持无后米的反方,以孩子家庭受的伤害少,为辩论核心。孤家寡人,你不必顾虑太多。

那是否是说,单身未婚,就应该英勇就义,就该先身士卒?该为国捐躯时,就你先?

支持有后东去的正方,开头以人生是一段一段的连接,家庭生活是其中一段,而这恰恰是无后米没有的,他的人生匮乏的。所以有后东应该让无后米留下来,让有后东承担这个义务。

照顾老弱病残,到今天社会文明为同性恋者争取权利,社会文明的发展,已渐渐越保护每个人内心的脆弱的部分。我们思考得越来越纤细,怕伤害对方,尤其在公共领域上,那些可能具有映射歧视的字眼,在越文明的国度,就越让文明程度高的百姓发现,并排斥。

我心目中的文明进步不是针孔摄像机偷拍女生更衣,不是利用匿名在互联网上煽动情绪无理谩骂。我心目中的文明进步,是人与人之间,哪怕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不同语言不同种族,而我们会为我们不认识得对方,为了顾及他心里的感受,而向一些歧视看法说不。

放在有后东和无后米身上,如果这两人都不愿意去,我不会强要求无后米去,因为这是把无后米当成人类世界里的一只米虫来看待。

人性是有光芒的。正因为我们放大每一个人类生命的重要性,我们人类世界才脱离自然界的丛林法则,我们没丢下老弱病残,我们人类文明向更团结更维护人身尊严的方向发展。

假若这两人都是自愿的。

我宁愿抽签最好连我都参与抽签。

康永举了例子,当那些进入已发生核泄漏的福岛核电站的维修员,大家是不敢看他们的。之后他们患上血癌,癌症各种急性慢性病,公众媒体都不刊他们的照片。这或许是尊重,但也承认一件事:我们人类世界能向前迈进,不致灭亡,是因为每当有重大危机发生的时候,有那么一些数人站出来被牺牲。

选未婚单身的无后米先去,如果核电站修不好,再由有后东补上,这是康永的总结。选无后米的原因是,相对有后东,无后米对社会伦理的影响比较小。

当我们放大着并看重着每一个生命时,到危急时刻,真要在有后东和无后米之间选择,我们考虑的是他们两的牺牲谁对社会影响的较小。按这样的逻辑,就是说,如果今天是在有后东和有后西选择,两人都是有家庭的,那我们就看这两人的孩子谁多,谁的老婆多,谁是上市公司的执行总裁,谁是国会议员。

人,本来就不能被拿来比较。

如思米达说的,你说你有后东你有孩子你留下,那无后米搞不好你有成千上万的侄子呢?

支持无后米的反方,逻辑观必然走进总量计算的邪恶面。

而正方相对得益的是,他展现的是人性光辉的那一面,也是契合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我喜欢晓松说的,人是有献身于事业的精神。不管是无后米还是有后东,如果把家庭身份强加给有后东,叫有后东回家照顾孩子去,那是否罔故了有后东对献身的态度?

所以我觉得抽签是最好的方式。因为用随即的方式,避开对两人背景的考量,其实是在尊重双方的献身精神。

艾力站起来说那话让我特伤感。他说他父亲因某事故在他的工作上牺牲了。但他父亲的举动,永远是他学习的榜样。

孩子在一个家庭的出现,其实会让身为家长的你,更勇敢更小心更在意你的行为你的行径,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都会投影在孩子的小小心理。想像站在核电厂前的有后东,他可能懦弱得很,但是抽签被选上他也没办法,你觉得身为父亲的他会退却吗?

我想,哪怕他再懦弱,再贪生怕死,他还是会去。因为活下去的不只是地球上的许许多多人,还有他最爱的孩子,妻子,那个延续他生命的家庭。

按真实情况处理,我偏向有后东慷慨就义。因为我相信他修好核电站的机率比无后米大,而无后米是否会最后一刻落荒而逃,这也值得考虑。

最后还是落到黑暗的算计上。

假如人类不搞出核电站,那就没事发生了。

向因福岛核电站牺牲的维修员致敬。而我们还是一样浪费着电源。哎

看这期节目,我想起我的父亲。自从他逝世后,我更警惕地使用时间,因为人生在倒数,明天的日光未必会打在我惺忪的眼皮上,可能,我是那具没了体温的尸体。

我爸是我的榜样。他认真活着,为他认同的民主政治,献出许许多多的时间。

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
我想用我的文字,继续父亲的生命。所以我开始以父亲的名投稿报社,但他们不刊。笔太利,割伤了国阵政府的心。犹记五六年前我投稿东方日报,语句不通顺也登,论点不清晰也登。

或许切不中要害,才能登。

隔了一周,便用我的名字,向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投稿。

应该添个父亲的名,在众多读者来函中,亮一下这个让我想起他我还是会哭的人。

有后东和无后米。让有后东慷慨就义,因为在他身上不只是寄托着一位拯救世界的英雄,还是担当起责任的勇敢父亲。他不只要拯救世界,他还独有这个资格让他的孩子明白,父亲爱你,所以更必须踏上这条慷慨就义的路。

如果哪一天,身为另一个小孩父亲的你也碰上舍身取义的不二选择,你必须成就一位父亲用身教教小孩的伟大使命。

我想,这就是父亲。
我好像我爸阿。真的好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