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6/6/28:返广州母校 同学聚会

P60625-164356-01
毕业十年,重返大学母校,星期五抵澳门,碰了三两友人。其中一位在澳门当媳妇,两个女儿一个一岁,一个四岁。当初稚气的脸孔,隐约透露在谈笑话语中,但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很自然流露一种气度。

看着孩子时的慈母面孔

自问,十年,我成了什么?

约了大学同班同学,两个来自香港,一个来自澳门。谈论我余下不多的发毛,我们在嬉笑中找回了熟悉。曾经同桌的你,如今是孩子眼中无所不能的父亲,身份的转变,迎合自己的行径在时光中唤醒的父亲,丈夫角色。

我是谁 十年我又成了什么

疑惑没逗留太久,经过澳门海关,到了珠海拱北,似曾相识曾经走过的路。那带着眼睛斯文模样的十八岁的自己,似乎正拖着行李箱,从走道,随着群众的脚步,走到海关,出示护照,在离开前,对海关人员说了声“唔该”。就乘着巴士,与即将离境的飞机会面。

依稀记得他看见他父亲,那头半百的头发,他来不及反应,眼泪就直掉。于是他躲到厕所大哭一场,才敢出来。

如今,父亲已不在。但,当初的他,和现在的自己,还是可以突然就喧哗大哭。

仍旧,那个样子,掩饰不了情绪的老孩子。

买了从珠海到广州的巴士车票,路上风景已不同截然。笔直的路的两旁,有秩序地排列棵棵树。从前的无序,到今天的渐有序,这路也走了十年。未来在前头,没到哪儿,也不晓得会变成啥样子。今天的你,和昨天告别,而明天的我,向今天说bye。时间像溪流在大石上浅浅流淌,当时打在石上溅飞的水花,如今或在面向长江的太平洋。

溪流还是溪流,但不一样了,老实不一样了。

到酒店报到后,晚上饭局,平时少沾酒的我,也变得爽朗痛快,一杯干了一杯。

同学李欢和我闲聊,说记得我求学的认真。我也不理他是真说还是说假,但我真记得他。他是我大学生涯里,影响我很深的几位朋友。

有天上课,我和一澳门友人就发现李欢的课本被翻得黑垢垢。我俩就像周星驰的无厘头愣子,把双手握在课本的两旁,努力地摩,像把课本弄得黑一点。好像有那么一回事,就是把课本弄得黑一点,就证明自己很努力很勤奋地念书。

当时嬉戏一场,却在我脑海丢出一个疑问:读书,可以是为了求知的。

我曾以为读书就是为了考试,考试就是为了分数,分数就能让我继续升学。

自惭形愧啊,原来我的好成绩不是因为我的求知欲,而是我重视考试胜过于,求取知识。李欢那本黑垢的课本,老实地给了我一记耳光。
原来读书不是这样的

心里有这些人,曾经经过路过看过我。不知怎的,有点高兴和感动。

 

P60625-164326-01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