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 2016/7/25 : 说真,我不清楚伊斯兰

“極端伊斯蘭的陰影,薰染歐洲的天空。伊斯蘭聖戰者,在法國那象徹「自由、平等、博愛」普世價值源頭的國慶日,駕車橫衝直撞,殺死八十四人;阿富汗背景的德 國難民大喊一聲真主偉大,拿著斧頭狂斬,這次香港人也置身其中,重傷入院。然後在德國慕尼黑,一個槍手在購物中心一間麥當勞外瘋狂開槍。”—–<盧斯達:人在死,而且會繼續死>

https://i2.wp.com/dadazim.com/journal/wp-content/uploads/2016/07/die.jpg

 

如果我们只看好的一部分,刻意忽略坏的一部分,那世界就一百巴仙纯正的真善美,比纯果汁还纯

我不认识伊斯兰。我只能通过零星的文章和周边的穆斯林朋友擦边伊斯兰。

有次我和穆斯林同事闲聊到伊斯兰恐怖主义炸弹式袭击,他就说,真正的伊斯兰不是这样

正如文章里提及的:
“好像世界真的有一個純淨存在、「真正的伊斯蘭」這形上的東西。就好像我們討論一些信仰基督教的人有一些問題,他們會說,他們信錯了,「真正的」基督教不 是這樣……然而,所謂真正的伊斯蘭教或基督教都不存在。我們不能說,好的東西才是伊斯蘭教提倡,壞的東西就自動與它無關。”

但我的同事因攀不上官僚,无法在土著特权及朋党里获得利益。只好继续小确幸生活。对于政治,他们反感,觉得肮脏,而且相互憎恨嫉妒陷害。他们不喜欢这样,就干脆不听不管不看不理

当伊斯兰被推上风口的浪尖,却始终不见大部分伊斯兰人站起来对恐怖主义做出驳斥。

就我对穆斯林同事的理解,站出来驳斥不是他们的态度。他们期待温和,亲善,友助的社会文化。当社会发出恐惧邪恶的杂讯,他们选在避开,不去看不去理解。回归宗教回归自身回到思绪的安宁和平静是他们的小确幸

我和即将大学毕业的实习生闲聊,也频有这种感触:小确幸 是我们能看到并且能得到的。脸书用户,也一样。

大马的政治文化牵扯皇族,宗教,种族,三者拧在一起,不易分辨他者,大脑只好做简单处理:政治就是乱啦,不理啦

和本土穆斯林的安分守己小确幸,我在被指控为外来者的华裔同样感受到如出一辙的感触:华裔有无站出来反对华裔掠夺财富的指控?

有反对,但没用。如果伊斯兰如一堵墙在众多私人公共事物中隔绝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连公积金都可以分伊斯兰和非伊斯兰户口),那华裔也在华社的圈子里自顾自搞得大张旗鼓。像庙会,大节日,各大会馆的千人万人宴等

我不觉得统一语文,统一种族就能解决问题。所以我也不觉得三大种族同上一间小学就能解决大人们的种族课题(不满的都是大人,叫各族小孩一起上学,有个屁用?真的是头脑生草)

除去马来人华人的身份,我们还是大马人,johor人,居銮人,百顺花园人。在这些共同身份里,有许多我们可以拓展的空间,让彼此不被巫统的种族主义得逞。因为不了解,没接触,才会恐惧和害怕。

躲在彼此的圈子里 揣测对方 就像冷战的男女朋友,最后只能是不欢而散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