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17社论:闲谈大马政局

上周最引人注目的政治消息,就是幕友丁丁成立土团党一事。

当伊斯兰党招徕国民团结党组成和谐阵线,号称第三势力,但更像是计划在大选后为加入获胜的一方,暂不作表态。

而幕友丁丁的土团党,无论在大选前与谁结盟,都将瓦解上届选民的固有思维:不是国阵,就是民联,不是民联,就是国阵的二元思维。

下届大选,将极大挑战选民投票意向,从长远的角度理解,这是一次选民升级的机会。因为我不再受缚于“反对巫统,支持民联”,如今民联三党已瓦解,世俗派的诚信党离开保守派当政的伊斯兰党,与公正党,行动党组成希望联盟,简称希盟。

公正党在雪兰莪州的执政政权上,56个州议席,公正党占13,行动党15,伊斯兰党占15,国阵占12,独立人士占1。去年在诚信党成立之时,宣誓成为中委的伊斯兰党雪兰莪州议员的有五位。这表示,公正党,协同行动党和诚信党暂且拥有33席,过半数,仍可以执政雪兰莪直到下一届州选举。

当行动党狠批伊斯兰党的伊刑法,甚至撕破脸,公正党的立场却显得不偏不倚,从选民角度分析,行动党的选民大部分是华裔,而华裔对伊斯兰党的宗教化理念是怕是忧是担心。华裔选民对伊斯兰党的宗教氛围不喜,直接导致行动党对伊斯兰党采取摒弃姿态。

槟城的华裔选民居多,行动党老树盘根,无需理会雪兰莪政权的稳定,向伊党割席,是行动党针对华裔选民的反应。

公正党的左右逢源,显得婆妈。立场不定的缘由是雪兰莪州政权的不牢固。虽诚信党,行动党与公正党的州议席过半,但下届大选的风吹草动,很可能让公正党失去雪州政权。关键看,诚信党能否取代伊斯兰党在雪州州选区获胜。其二,则看行动党是否会投向国阵(link)。

倘若诚信党在大选皆墨,那象征世俗派的诚信党,或毁于一旦。

伊斯兰党在下届大选必然死磕诚信党。这直接导致国阵候选人的胜算机率提升。这是伊党惩罚诚信党,也是宗教色彩浓厚的两党注定只有一方能存下来的擂台赛。公正党以保住雪州政权为目的,在大选成绩未明朗化的情况下,对伊党撕破脸,显然是不智之举。而期望伊斯兰党能实现上届大选的战术:一位在野党候选人对垒国阵候选人,以不分散不满国阵的选票数上,集中火力反国阵反巫统,赢得选举。

曾经的民联三党如今聚散离合,为下届大选新增变数,而组新党的幕友丁丁,代表着前首相马哈蒂,前副首相幕友丁丁势力的土团党,则为下届选举增添异数。

就目前所看,浓厚土著氛围的土团党,似乎是巫统在野党的姿态。幕友丁丁被纳吉革职,想当然尔,幕友丁丁很可能被中央要求退出下届大选。不愿政治身涯就此荒唐了结的幕友丁丁,组新党,任党主席,目的再简单不过:先胜选,再视巫统的大选成绩能否让纳吉倒台。

如果纳吉领衔的国阵,大选成绩较上届差劲,那幕友丁丁很可能班师回朝,作为一位反纳吉的头号巫统领袖,幕友丁丁很能登上巫统主席的舞台。但巫统内部有不少挑战者,像锡山木丁等。幕友丁丁离开巫统,组土团党,似乎就是为了班师回朝。

如果土团党愿意加入希盟,这将直接导致本来就不怎么有说服力的希盟,遭到本质上的侵蚀:希盟,是反纳吉,还是反巫统;是追求更公正更民主更正义更进步更世俗的法治社会,还是只是反纳吉,要求纳吉下台,仅此而已。

马哈蒂前阵子签署公民宣言,不提安华鸡奸案的不合理,却只要求倒纳吉;不谈巫统霸政,却只谈一马公司的亏空。

这不禁让我提出一个疑问:纳吉下台,一切都会变好吗?

从法治角度理解,纳吉下台,是具有惩罚意义。当一位国家领导人的私人户口突然多了二十多亿,能在不被撤职不停职的情况继续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这绝对是司法制度出现问题。而接踵而来的一马公司亏空案,在任期内的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能以静默姿态,回拒任何质疑声浪,这足以让以民意以法治为基础的民主制度,深陷无法无天无监督无制衡的唯首相是法唯首相是真理的霸权架构。

纳吉下台,对法治社会,讲究权力制衡的三权分立思维是有着重要意义。但民主制度下的法治思维,是以一套“曾犯下的错误,我们不再重犯”的方式,一步一脚印地缓缓朝更好的方向前行。倘若纳吉下台,换上代表着马哈蒂霸权主义的领导人上台,这是民主社会的堕落。我们渴望回到前首相马哈蒂的辉煌八十年代,却惘故公平正义的重要性。安华被控鸡奸终究锒铛入狱,赵明福坠楼至今未见反贪局官员受严惩,朱玉叶被奸杀却被诬蔑为性工作者,伊党主席哈蒂阿旺要求扩大宗教法庭的权限似乎代表着伊斯兰刑法重启,这一件又一件的社会事件,似乎在不被理清的情况下,草草了事。

国会议员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更改并审核当下的法律内容是否适宜,有无增加或删减的必要。当赵明福坠楼一事已历七年,仍不见更严谨地限制执法单位滥权的法律条文出台,所以我们可以预见赵明福不是最后一个,他只是第一个从反贪局掉下来的反对党政治工作者。

当安华数次被鸡奸罪名提控,而性事到底是私事还是必须受到法律监督,我们在模糊的情况下,只把安华鸡奸案当作党派斗争,这确实也是党派斗争的结果,但从法的角度理解,这也涉及了性事是否应该由司法机构监督。而安华鸡奸罪名成立,也让非国阵的政治领袖,注定被性事纠缠及被攻击。(link)

国州议员们难道就是为了被讨论私人性事而存在的吗?议员们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讨论国家未来发展方向而存在的吗?当幕友丁丁被巫统支持者指控婚外情,我不禁苦恼:我们今天选出来的国家领袖,是一位道德崇高的圣人,还是一位拥有治国能力能提出更优更好的国家经济发展方向的领导人呢?

纳吉下台的意义,不只是让虎视眈眈的渴望权力者上台,而是标榜着大马重返严惩贪污滥权的正确航道。而涉及安华鸡奸案的幕后黑手,也必须被追究责任。

我们追求的不是一位贪了几十亿的领导人下台,而是犯错就必须接受司法制度的审判,我们追求必须是比推倒纳吉还要更高一层的正义公正的民主价值。

这才是推倒纳吉的本意。

从这思维理解,幕友丁丁是否回师巫统,火箭是否加入国阵,只要他们的行为涉及滥权或让司法制度倒退,就必须认错道歉接受司法制度的审判。

这才是有法治的国度应有的景象。人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国不贵于无错,而贵于不重蹈覆辙一错再错。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