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6

2016/12/28 阅读 James c.scott Pg.96 权力转移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726733_1192144827548736_9181691102395805910_n.jpg?oh=d9df5dcd58b2d97cbe8efc5e396fcf30&oe=58ECD910

 

Pg.96 权力转移

成为官方语言的马来语,让马来语为母语的马来族,享有特别权力。

非土著的我们,始终有个想法,到市州议会办理一些行政事务,还是必须找马来人做代理。

如果政府的存在,是因为民众通过全国大选暂时赋予一部分人治国的权力,那政府存在的目的应该是服务于民生,而非家长权威式地颁布不符合民意的施政。

关于一马公司的调查,在原发地大马已结案。在他国却仍旧继续。可该受惩的,依然逍遥法外。这项不符合民意不符合民众利益的施政,似乎屡屡出现在国阵内阁的施政方针中

如果政府事服务于民生,那市议会州议会就应理所当然让各族人民上至八十岁不识字的阿婆,下到六七岁只能说淡米尔语的小孩,都能清楚理解州市议会的新政策新动向

归咎在石油代开的资源诅咒是其一:过往中央政府靠着石油税收饱坐资源财富,无需向民众纳高额税,也就无需理会民生问题,民众的反应也就无关紧要。

但对于赋予马来语官方地位,让通晓马来语的民众享有特别权力,这不止在本质上把非马来语为母语的非土著族群从出生就被边缘化,还把涉及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军人等职缺土著化。

通晓马来语才能更接近权力中心。不晓马来语,连市议会门槛都跨不入。

马来语虽作为官方语文,却未能连续著作文化工程。被政治人物屡屡提及的马来人焦虑,或与之有关。如果语言未能与国际接轨,未能填充新知识新科技新事物的新字眼,而只是照搬英文,这或许会让以此语言为母语的族群,退后到更保守的思维:在旧事物中寻找理解当下新事物的方式

新的事物,或可以从旧思维理解,但新想法新架构思维去体会去明白去理解,才可以形成更多面的思考,才能更具逻辑及说服。

通晓马来语是提高社会地位的必要能力之一。从现实角度上看,是这样没错。但从理想的角度出发,关于平等和公正的讨论,或许压根地就不存在这个国家。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726622_1192144844215401_4409208586997083817_n.jpg?oh=259e89ad996eaa5bed662d15a5b56f2a&oe=58EA3015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726238_1192144857548733_3609145044282620008_n.jpg?oh=9d9f30c96c06ecadaa60882e91d0eafe&oe=58DE8A66

Advertisements

2016/12/22 乐观的财长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672684_1188111111285441_98741881342072259_n.jpg?oh=e8483f2e573848b067cdd38a3b01998e&oe=58E2335F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31.0-8/15585439_1188111147952104_2437935913461368673_o.jpg?oh=ef41b54ce540784eb844250350dc3e12&oe=58E64804

 

第二财长说外资始终会回来,马币迟早回升。

不给出日程表,空说白话,前任第二财长无故被裁,给现任的他一个警告:说恰当的话,做适当的事儿

自从副首相木油丁被革职,首相纳吉内阁里的人物,像失去自主能力,跟着主人屁股走,说些不切实际的乐观谎言。

大马货币大贬,美国央行升息是一个大环境原因,一马公司导致的国家信用破产也是一个因素。大量使用外劳,外劳频频寄钱返乡也是导致马币下跌的原因

美国央行使出量化宽松qe,我们没法阻止,只能利用货币政策,升息降息发放国债等金融手段去遏制热钱大量流入流出,以稳定马来西亚货币

一马公司丑闻在新加坡瑞士美国等地都在调查,而我国已欣然结案。而我们只能坐视首相纳吉在革职副首相木油丁后,悠然自得地坐在首相宝座

司法的独立性备受质疑。而前国家银行主席在发表一马公司不利的言论之后,悄悄下任。

一马公司,已成为公务员/执政党不能说的秘密。公开机密内容的公正党议员拉菲兹,被法院判处入狱,现进入上诉程序。

外劳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更显猖狂。靠廉价劳动力出售廉价产品,比的就是商品的廉价。若马币强升值,雇佣外劳的工厂很可能移居他处。几百万外劳大军,携带着每个月的工资到汇款处寄钱回乡。马币兑换成他国货币,致使马币大量被抛,马币只好挫向低谷。

若美国的金融政策是影响马币狂跌的外在因素,那一马公司则是致使马币爆跌的内在短期因素。外劳,则是马币未来走向弱势的内在长期因素。

在横竖都是死的困境下,中国大神携带大笔钞票空降大马半岛。全马人民笑呵呵

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要靠国外的汇款帮助,这实在证明了这个国家无自力更生的能力。一无长远的经济发展计划,二舍远求近,投机行为从民间到政府必然猖狂嚣张。

短视造就乐观。第二财长,乐观得短视。我只能说,拿高薪说蠢话可能是每个大马人的梦想。我不怪财长

但我能怪谁?

我又不明白了


2016/12/22 孤独六讲:结论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621944_10154596739447400_5942707923479074874_n.jpg?oh=f75847deebc1474e6df71578fb248cf6&oe=58DE8CBE

 

前几天和一小同事谈一视频节目,逻辑思维。

那一集谈的是心理分析。从心理分析的角度理解当下成人的一些行为,似乎都和婴儿幼儿时期的心理特征相关

我聊了一下,他听毕,说:所以,结论是什么

回想之前和他的谈话,我发现“求结论”是他的一个习惯

在工作,在会议,我认为是必须有结论。且结论必须精准,甚至是绝对的准确。因为这涉及接下来的工作分配,分工效率

在生活,在人生观之类的人人事儿,就难下结论。因为下了,仿佛这就不可违背不可逾越我们定下的结论。我老觉得,关于人与人的事儿,只有对自己有效,对于其他人只能用做参考。

关于求结论,我想起在中学执教的那些日子,那些发考卷的日子

我站在黑板前,手拿试卷和同学一同对照答案。

当我不厌其烦解释着推导过程,同学就起哄说:老师答案是什么,答案是什么

好像这一题的答案在日后会一个模样地出现,仿佛就会在下一张卷出现。

之后辗转到建筑业,当起了工程师,和同僚相处,渐发现,懒得想,是个通病。如教室里的学生不理推导过程,就想得知准确答案一样

得到准确的简单指令,像机械般重复同一动作,似乎是职场通病。

想起日本的匠心精神,不追求完美,而是醉心于完美:把自个儿融在自个儿创作的作品中

热带国家马来西亚难铸匠心。若视工作为痛苦根源,就成就不了匠心。可能,也是价值观的根本不一。有人服侍,打断腿赖床一世,胜于健全身躯劳逸于忙碌工作中

这或许是made in malaysia 始终难媲美made in japan的原因吧


电影 你的名字(2016) 不是影评:原来最痛的,不是遇不见你的遗憾。而是我认识的你的一切,都将随时间消逝,殆尽

http://mmbiz.qpic.cn/mmbiz_jpg/aWOBvy45t4qKrX2rrvqyccaRVKGaibcEAxjf4l5p4XDjmXDxVbXQPpyv5VSdk9gAInfdI0jgsqutYfukOamqcDg/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梦里逢人不见,若只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

被凿开的山路,石子从滑坡上滚下。投入水面,泛起涟漪。被搅动的河床,沉寂的泥壤,喃喃自语地浑浊着河水。

像搅动过往的记忆,那些曾经。

穿着小学校服的我,站在一女生前,喝斥来袭的恶言冲击。

戴上眼镜的我上了中学,黑板前的老师奋力地用粉笔刻画一幅幅我看不懂的风景,我心里在乎的是后边的女孩,何时用用脚踹我的椅子。呵,她揣了。

临近冬天的一个夜晚,我骑着自行车,在不说话的街灯照耀下,载着一女孩上医院看病。那年,我二十岁。

在五六年后,我重返校园,和一学妹逛了广州一天。在公园里,她累得坐在石板凳上低头模糊地看着自己的双脚。

前两三年认识的实习生女孩,明年结婚。她是个好孩子。

被搅动的泥壤,喃喃自语地浑浊着河水。

像搅动过往的记忆,那些曾经。

电影你的名字,单纯地唤醒,那些回不去,又让人有些愧疚有些遗憾的回忆。在时间流逝面前,我们似不平等。但新来临的选择,我们却是平等相同。拥有相同选择幸福,选择让自己过得比较好的机会。而一次又一次的抉择,成就现在的我们,当下的自己。

从一个不经意的身体互换,男孩躲到女孩身体上。女孩活在男孩身体,去到向往的东京。像诸多爱情故事,闹着笑话与幽默,女孩帮男孩向一女生提出约会。在约会那天,女孩在镜子前,哭了。

机缘巧合,在没碰面的情况下,拾起一件件属于他生活的事物,捧在手心仔细端详,那最熟悉的陌生人,好像就在眼前。我没遇见你,但你就好像活生生地在我眼前,做着日常的事,说着平时说着的话。我感受了你真实的厚重感,谢谢你也用同样的方式体会我的一切

柏拉图在两千多年前写下:每一个人都是被劈开成两半的一个不完整个体,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却不一定能找到,因为被劈开的太多了

男孩女孩庆幸,自己找到了。

他俩决定越过地域的限制,寻找彼此。才毅然发觉,原来时间开了个玩笑。

我喜欢你,而你已不在。最糟糕的,不仅仅是这样。

不是我熟知你的一切,我却没遇见你。

而是,我竟然记不住,关于”我喜欢你”的这件事。关于你的名字,你上的学校,你的外婆,你的同学,你的校服,我所熟知的你的一切都将如滑坡上的石子坠入湖水中,泛起涟漪后,永远沉寂在湖底。我俯视不带涟漪的湖面,上一秒还痛哭流涕,下一秒,我已忘却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原来最痛的,不是遇不见你的遗憾。而是我认识的你的一切,都将随时间消逝,殆尽。不留痕迹地从我脑海抹去,那份空白,被诸如“莫名其妙”的字眼填充。如一把匕首捅开我胸膛,不流血,却也不会愈合。

我去你住的地方,原来只是偶然兴致勃勃地观光。我心急如焚徒步走上那座你外婆带我去的神山,其实是我不知所以然走到了那儿,然后不晓得为何在那儿睡了一夜。

原来爱情最大的敌人不是外来者,而是失去的共同回忆。

在那看似美丽,却带着诅咒的流星前,男孩知道若此刻停下,这辈子也就见不到女孩。

至少你活着,我和你就有希望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不期而遇。哪怕我不认得你,但只要你活着,我就有遇见你的机会。

流星将至。

黄昏,我终于遇上了你。

生命最好的事情,或许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或许不是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你,走到公园晒太阳。或许不是我在诞下我俩的爱情结晶,那份来自神祝福才拥有的喜悦。

而是,好不容易,我终于见到你。

我着急,我激动,在你手心写下字。也嘱咐你赶紧在我忘掉你的名字之前,把你的名字写在我手心。

而你只在我掌心留下的不全笔纹。因为黄昏已过。

而我在你手心写下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我还来不及说出口的四个字:我喜欢你

 

流星来了。而我,在忘记了“你”的一切之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因为关于你的一切信息,都将被抹去。只是那份空白,那坑洞,其他人怎么也填不下。

 

柏拉图在两千多年前写下:每一个人都是被劈开成两半的一个不完整个体,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却不一定能找到,因为被劈开的太多了

 

不评分,这是一部好电影。时间如结绳。结绳代表时间的流动,也表述着人与人的羁绊。羁绊,就是幸福的一种阿。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你的名字(wiki/douban/facebook

推荐阅读

《新海诚到底用了怎样的套路,让你乖乖进电影院? 》link

youtube


2016/12/19 阅读笔记:名字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622160_10154589086322400_2536102639413704297_n.jpg?oh=76b5230479a26f4201890e2b0cc57236&oe=58E12487

 

 

刚尼泊尔徒步行,回到令人怠卷的日常,原以为可以离开的上班的公司,今早还是得回去上班。

关于我和我老板的趣事儿,我想可以整理五到十篇的精选文,这次暂不提。

在尼泊尔山里徒步的一个清晨,说清晨也不贴切,因为太阳还没出来。那是一个看日出的凌晨时分。

我手握电筒,在光束的引导下,登上连绵不绝的阶梯。我本来就是个贪睡的家伙,看日出这事儿,就我身上的贪睡毛病而言,日出,就是太阳升起来。

相比日出,我更喜欢自然醒后在充满温暖阳光的餐厅里,吃着加蛋面包的愉悦。若还有一杯奶茶或咖啡那就更好。

凌晨时分抵海拔三千多的山顶,候第一道曙光的出现。因攀了半小时左右,身体暖呼,除下外套,上身剩一汗衫。向导递了杯热茶过来。我手接,顾不上渐微亮的天空,吮吸铁杯子里的奶茶水。

我凝视染橙的山峰,像新生儿般地初视世界,一杯茶一座点燃的山峰,仅此而已,就让人心意满满。

例常照相以后,和周围人闲谈,熟悉的中国大陆口音, 不熟络的英语,若心诚不带歧视,语言未必会成为沟通障碍。回到日常工作环境,语言没啥问题,但却常出现沟通障碍。

碰上前晚遇上的西班牙人,那时我们几人坐在电视机前专注西班牙甲级联赛巴塞罗那主场硬碰皇家马德里。身为巴塞粉丝的我与同一巴塞粉丝的胡子大叔风趣地调戏另一皇马支持者

不知名与姓,入夜深睡,隔天已碰不上面

在山顶上相遇,交换电邮后,互报名字,皇马粉丝,原来叫大名鼎鼎的hoseh。

我一听,不可思议地乐得大笑。他见我笑如厮,问这在马来西亚当地语言意为何

我说,财富,发达,发财的意思。

真没想到上山看日出,竟然让我遇上hoseh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578933_10154589086112400_6112865303053574788_n.jpg?oh=678d429802e2222b5cfcffe82b77134f&oe=58E0B2BF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541527_10154589085962400_1508026908692167896_n.jpg?oh=8368bc26b2b47f7e8fcdae515756ee17&oe=58FAEF3C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578837_10154589086012400_8489307077507223176_n.jpg?oh=138717eec7884f34c23487802fe0a2a2&oe=58FBFAF8


随便写2016/12/15 :似行星,我知道你在那里,但我晓得,我永远无法靠近

dav

前日结束徒步登山,现赖在加德满都一家旅社的床上。和同寝室的老外用马来语聊了一下,除了惊讶,真觉得自个儿的年龄已不允许继续装嫩

刚和一登山巧遇的女孩吃饭。二十几,在西藏开客栈。话语不经意的流露的老练,像小时候听大人说的,商场如战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解狡猾,未必是要去害人坑人,防身而已。

小姑娘身上有商人的灵敏,像迷一般的身世,老实地吸引着我。我喜欢有故事的人。每个人都像一本小说,细细阅读,或恍然大悟,或泪流直下,或荒唐大笑。前提是,她愿意与你分享她的故事,她的曾经,她的过去。

因为世道或安全或危险,隐藏,不是不信任,或是自保的方式

有些些时候,我讨厌大人。但,我就是大人。我也伪装,我也隐藏。正因为这样,在碰上一位说起话来让人舒服的姑娘,因为培养不起熟络,我们聊着摸不着边的话题。

虽然有趣的对话不无聊,甚至欢腾。但我知道,你似行星,在漆黑夜里闪烁,我看见你,知道你在那里,但我晓得,我永远无法靠近你

就有点遗憾。成人,就是把一个个遗憾,贴满新房,,在某天某个夜里某个时分,在回家的路上痛哭一场

对遗憾,感到珍重,惋惜,是诸多人生不顺之事的一种审美态度。

我今年三十二,还是喜欢幻想